76.V章

无影有踪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秦梵音双腿发软,快要摔倒时,及时扶在门把手上。

    她呆呆的靠在门上,脸色惨白一片……

    外面的讨论还在继续,但已经换了一个话题。

    秦梵音拧开门,她的手在发抖,连拧了几次才拧开。

    房门被打开,秦梵音走出来,外面的人冷不丁吓了一跳。

    “音音……你……你在家……?”王梅话都快说不利索了。

    他们都以为秦梵音出去了,正跟穆城约着会,没想到她竟然在家里……

    秦梵音攥紧双拳,看着她的父母,极其艰难的发出声音,“我……是你们买来的?我,不是你们的亲生女儿吗……”

    “音音,不是……你就是我们的女儿!”秦山急急道,“你听到什么了?你二叔喝多了,一张嘴乱说话,你可别听他瞎扯!”

    他白了那多嘴的兄弟几眼,对方忙接口道:“我可不就是喝昏头了,啥啥都乱说,音音你千万别当真……你是我们从小看着长大的……你当年的出生记录还在……”

    秦梵音摇着头,眼里噙着泪,哽声道:“你们不要骗我……我听得很清楚……二叔说我是买的……妈说看我可怜才买我……你们逼我跟墨钦离婚,就是为了隐瞒我的身世……”

    秦山真是恨不得给这几个大嘴巴几耳光,好端端的扯这些有的没的!千方百计想瞒住的事,竟然就这么被女儿给知道了……天底下还有比这更荒唐的事么!

    王梅解释道:“谁说你不是亲生的,这么多年我们对你怎么样你不清楚吗……”

    他们就是一口咬定的否认。

    王梅走上前,拉着秦梵音的手,“你听错什么了吧……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这几天就看你精神不太好……”

    秦梵音猛地抽出手,后退了几步,眼泪随之震落,“我很确定,我没有听错……是不是真的,我会让墨钦查清楚。”

    她转身,跑出了屋子。

    长辈的叫声在身后响起,她越跑越快,逃也般的冲下楼梯。

    秦山夫妇追下楼,秦梵音已经上了保安的车,车子绝尘而去,他们想追也没办法追了。

    秦梵音在车上啜泣不止,队长见状,给邵墨钦发去信息,“夫人情绪很不稳定,一直在哭。”

    邵墨钦刚下飞机,看到这条信息,马上回复,“发生什么事了?”

    “这个不太清楚。她从家里出来后一直在哭。”

    “看好她,我三个小时后到。”

    “是。”

    车子在街上乱晃,秦梵音没说要去哪里,他们也没问,随便兜着圈子。

    许久后,秦梵音稍微平复情绪,对保安队长说:“在路边停车,我想下去走走。”

    车子靠边停下,秦梵音戴着帽子和口罩下了车,走在少女时代走过无数次的熟悉街道上。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夜空繁星闪烁。

    秦梵音独自行走在路上,目光涣散,思绪飘荡。

    她不停的挖着自己的记忆,可除了那一段突兀出现的被虐待的记忆,其他都是童年趣事……

    她和弟弟嘻嘻闹闹过家家……她带弟弟出去玩……那时候还住在村子里,爸爸妈妈带他们姐弟两一起到镇上去照全家福,那一天她人生第一次吃到雪糕……

    泛黄的旧日画面涌上来,眼泪又一次被催落。

    她一直很坚定的相信,她的家人就是她的血亲,无论谁说她跟家里人不像,她都只是笑笑。后来说的多了,她还会生气,连朋友开玩笑都不准。

    谁会料到……

    有朝一日,她会面对这种事……

    她以为她爸妈是因为反感她丈夫,才逼迫她离婚,没想到却是……

    此时此刻,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父母,不知道该说什么做什么,除了逃避,她想不出任何应对之策。

    只有一个人,是她困境中的希望,是她唯一的浮木……

    秦梵音拿出手机,给邵墨钦发信息,“老公,我打算提前回去。”

    又发送,“我明天就回程,你有空接我吗?”

    邵墨钦坐在车里,车子在高速路上飞驰。他看到秦梵音的信息,回复,“等我,我今晚就到。”

    “到哪儿?”她莫名的问。

    “你家,刚下黄武高速,预计还有20分钟抵达。”

    秦梵音一脸猝不及防,怔怔的看着手机屏幕。他要来了?再过20分钟她就能看到他?

    “你……怎么突然过来了……怎么都不跟我说……”她又惊又喜,输入字符时手指都似微微发麻。

    他来的这么恰好……在她最煎熬最难受最不知所措的时候……在她最想见他,想扑进他怀抱里痛哭一场告诉他一切时……他就要来了……

    “老婆乖,别一个人哭,有什么事等老公来。”

    秦梵音看到这条回复,快要压抑住的艰涩情绪,猛然间化为另一股幸福又激动的暖流,泪腺就像失控了,眼泪蜂拥而出。

    她一屁股坐在台阶上,埋下头,疯狂的流眼泪。苦涩夹杂着幸福,混乱却又坚定,不是一个人茫然无助,不是独自面对这令人惊惶的变故,她身边还有一个人。她有她的丈夫,他可以陪她分担一切……

    秦梵音平缓了激动的情绪后,起身往前走。她走的是从黄武高速下来后进城的方向。她只是想离他近一点,更近一点。

    此时,秦家人开着车到处找人。

    秦梵音走到马路边,一辆车在身侧停下,车门打开,秦山王梅还有家里的几个叔叔一起走下车。

    王梅跑到秦梵音跟前,抓住她,“音音,你是要急死我们啊,就这么跑出来……你有个什么万一,我跟你爸可怎么办……”

    秦山堵到她跟前,“有什么事咱们回家好好说,你一个人在外面不安全。”

    “不,我现在不想回去……”秦梵音挣脱王梅的手,往一边躲避,“墨钦就要来了,我要等他。”

    众人脸色一变。

    邵墨钦要来了?!

    秦山攥着她的胳膊,把她往车上带,边扯边说:“他要来也没这么快,咱们先回家,等明天他来了,爸妈跟你一起去接人。”

    “不,他很快就来了。”秦梵音固执的挣着秦山的手,“你们先回去,我就在外面等他。”

    几个保镖站在不远处看着,表情为难。她跟她的家人似乎发生了争执?他们应该上前过问吗?

    秦梵音猛一使劲,从秦山手里挣开,她连连后退,用一种疏离的眼神看着他们,“你们给我点时间……我要自己把事情弄清楚……我不想这么稀里糊涂的过下去……”

    “没什么不清楚的,你就是我们……”秦山一边说一边走近秦梵音,话还没完,余光扫到一辆车冲过红灯狂飙而来,他猛地拔腿往前狂奔,大喊,“小心——”双臂推向秦梵音,将她用力推开。

    秦梵音身体骤然后退,冲击太大,她踉跄不稳的往后倒去,身体摔倒在地时,她眼睁睁看着一辆车飞过来,撞上她爸的身体……

    眼前的画面仿佛被消了音,又仿佛被慢放……她看到她爸的身体飞出去,在半空划出一个抛物线,砸落在地,一摊血泊在路灯下蔓延……

    “爸——!!!!”秦梵音摔倒在地,撕声尖叫。

    几个保镖飞跑上前,扶起秦梵音,她踉踉跄跄的冲到倒地的秦山跟前,几个亲人都围在了周边,有人打电话叫了救护车。肇事车辆在撞人后一秒不停的逃逸了。

    秦梵音跪倒在地,伸出手,却不敢触摸倒在血泊里的父亲。她的表情因极度恐惧和悲伤变得扭曲,她抽着喉咙语无伦次的说,“爸……爸,求你了……你不要有事……不要……”

    救护车抵达时,邵墨钦也到了,保镖迅速告诉他发生的事。

    医护人员对秦山进行急救,将他抬上救护车。

    秦梵音跟了进去,邵墨钦陪在秦梵音身边,将她抱入怀中。秦梵音埋入他怀里痛苦,一边哭一边自责,“……都怪我……都是我不好……我不该不听他们的话……我非得跟他们倔……要不是为了救我,我爸不会出车祸……都怪我……我该死……”

    秦梵音哭的肝肠寸断,邵墨钦眼底斥满难受,手掌轻轻抚着她的发丝。

    “都怪我……我……我……”秦梵音一口气没提上来,在邵墨钦怀里晕过去了。

    邵墨钦察觉不对劲,将她抱起来,紧张的抚着她的脸庞。他一脸焦急又暴躁的拉拽着医护人员。

    车上的医生查看后,安抚道:“不要担心,应该是伤心过度导致昏迷。”

    医院病房里。

    秦梵音躺在床上,邵墨钦守在床边。

    他眼底满是心疼,双手始终攥着秦梵音的手掌。

    医生对他说:“放心,母子都很平安。”

    邵墨钦表情一滞,像是听不懂人话般,怔怔的看向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