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V章

无影有踪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她这样的人,就不该在这世上存在……

    从始至终,她都是多余的……

    顾心愿闭着眼,身体不断下坠时,生出一种解脱的快感。

    不用再担惊受怕,不用再患得患失、诚惶诚恐……

    不用为了保住这一切苦心算计,每一天都在煎熬中度过……

    死,才是她最好的解脱。

    就这样死去,余生他们将永远记住她。

    “心愿——”千钧一发之刻,离得最近的顾旭冉冲上前,抓住了顾心愿的脚。

    顾心愿的身体在半空往回荡,幸好墙壁上垂吊着藤蔓植物,她的身体撞上植物,没有受到剧烈冲击。

    顾旭冉死死抓着她的脚,把她往上拉。

    她挣扎着叫喊:“不要管我——”

    顾牧之上前帮忙,两人合力把她拉了上来。

    顾心愿靠在栏杆上,浑身虚脱。顾牧之将她的衣领攥住,扬手就是两耳光,怒道:“你想死给谁看!”

    顾牧之在震怒之下手劲极大,顾心愿被打的两颊火红。

    顾心愿抬起眼,看向顾牧之,双眼里的哀戚逐渐转为激愤,发丝横在脸上,将她的视线变得不那么清晰,连平日里对父亲的敬畏都少了许多分,她喊着道:“我决定不了自己的出生,我连这条命都做不了主吗?!”

    “愿愿……”蒋芸泪眼婆娑的走上前。

    顾心愿看向慈爱的妈妈,犹如被抽空了所有力气,跌坐在地,埋头痛哭:“为什么要管我……我死了不好吗……只要我死了,一切都结束了,所有人都满意了……”

    蒋芸蹲到顾心愿跟前,将她抱住,哽声道:“你在胡说什么……你是我们的女儿……就算不是亲生的,也是我们从小养到大的女儿……这个家里不能没有你……”

    “妈……”顾心愿求死的意志彻底被击溃,将蒋芸抱紧,泣不成声道,“妈……我好怕……我怕你们不要我……我怕一切都会变……我一时糊涂,才会做错事……我不想伤害梵音的……绑架她的人不是我……求你们原谅我……不要赶我走……”

    “别怕,没人赶你走……谁也不能赶你走……”蒋芸抚慰着她。

    顾牧之和顾旭冉站在一旁看着,心中五味杂陈,各种滋味一言难尽。

    良久,顾心愿终于平静下来。

    顾旭冉叹了一口气说:“心愿,你跟我们一起去邵家,向梵音道歉,求她原谅你。只有梵音才能说动邵墨钦不追究,我们都拿他没办法。”

    蒋芸将顾心愿扶起来,安抚道,“只要你知错就改,梵音会原谅你……”

    顾旭冉给邵墨钦发信息,“梵音在家吗?我妈知道了她的身份,很想见她。”

    此时,邵墨钦正在办公室里加班。老婆不在家,偌大的别墅变得空荡荡的,冰冷的让人分外孤单难受,他不想回去。他选择用忙碌来压抑侵入骨髓的思念。

    一个小时前,他给秦梵音发去一条微信。

    当手机提示音响起时,他以为是秦梵音回消息了,脸色一喜。

    拿起来看,却是顾旭冉,眼神黯了下去。

    他回应,“她去老家探亲,几天后回来。”

    发出去后,他又补了一句,“我们不会原谅顾心愿。她和梵音,你们只能选择一个人。做不了选择就不要来找她。”

    顾旭冉看到邵墨钦的回复,脸色几番变幻。他没有回复,将手机装起来,若无其事的对蒋芸说:“妈,梵音回老家探亲了,现在不在家。咱们等几天再过去。”

    他知道邵墨钦说不通,放弃了跟他沟通的打算。

    养育了20年的女儿和流落在外的骨肉,这对他们家来说,是无法做出的抉择。

    .

    邵墨钦盯着手机,屏幕上是他和秦梵音的微信页面。

    她一直没有回复,他忍不住又发了一条,“在忙吗?”

    手机另一端,秦梵音坐在自己的小房间里发呆。

    爸妈突然提出离婚的无理要求,她难以接受。可她不想告诉邵墨钦,以免他对她家人反感,这种无厘头的理由她都没法说。她只想自己解决这件事……

    看到邵墨钦的信息,本该是感觉幸福的事,却让她更难受了。

    她不想离婚……就算是忤逆父母,她也不想离婚……

    她缓缓输入:“老公,今天婚礼有点累,我准备睡了。”

    邵墨钦心中不由得失落,他忍了一天等了一天,就盼着晚上跟她聊几句……但他还是回道:“好好休息,晚安。”

    “晚安。”

    秦梵音躺到床上,辗转反侧。

    次日,一家三口坐在一起吃早饭时,秦梵音脸上挂着很明显的黑眼圈。

    她温声开口,“爸,妈,咱们不要迷信,家里的事跟墨钦没有关系,相反,他还可以帮我们。你们有什么不顺心的,都可以找他解决,他……”

    “砰——”的一声,秦山把碗给摔了。他冷着脸道:“别整这些没用的!这婚你是离也得离,不离也得离!”

    “爸,你这样不讲道理。”

    “你是我生养大的女儿,我要连你的婚姻都没法做主,你就别叫我爸!”

    秦山从饭桌上起身,沉着脸坐在沙发上抽烟。

    气氛再次陷入僵局。

    秦梵音胸闷,又不想跟父母吵架,开口道:“妈,我出去走走。”

    “行,你自己好好想想。”

    秦梵音带上口罩和帽子刚出门,王梅赶忙给那个介绍穆城的亲戚打电话,“音音出门了……你让穆城来找音音,两人散散步聊聊天啊,感情不就培养出来了……”

    秦梵音心中烦乱,在外兜兜转转。

    穆城出现在她眼前时,她正站在母校外的宣传栏旁。

    穆城笑道:“真巧。”

    秦梵音原本对他印象很不错,可父母昨晚的话浮上脑海,瞬间让她对他的抵触情绪无限放大。她淡淡道:“是挺巧的,我过来转转,正准备回去。”

    “我送你?”

    “不麻烦你了。”秦梵音婉拒。

    “这可不是麻烦,是荣幸。”穆城依然在笑,笑的毫不介意。

    “不好意思,我想一个人待着。”秦梵音微微颔首,转身离去。

    穆城看着她的背影,面露无奈。听说她要跟他丈夫离婚了,心情不好,可这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姿态,也叫人难办啊。

    秦梵音回了家,家里没人,她回自己房间休息。昨晚几乎一夜未眠,她倒在床上,没多久就睡着了。

    在她睡觉时,外面的世界已经天翻地覆。

    她跟穆城在一起时被偷拍的照片,被人传到网上。八卦迅速发酵,成为娱乐热点,有说她劈腿三角恋的,有说她婚姻告急的,各种各样的绯闻流言在互联网上漫天飞。

    邵墨钦刚结束一周例会,助理走在他身旁,低声道:“邵总,网上有一些关于夫人的不好的流言。”

    邵墨钦眉头一皱,助理将平板电脑递到他眼前。

    仅凭一个小图的背影,他就能认出那是秦梵音。邵墨钦脸色微变,滑动屏幕,点击放大看那些图片。

    看完后,他对助理下指令,迅速安排专机。

    邵墨钦离开办公室,出了公司大楼,前往机场。

    .

    秦梵音睡得昏昏沉沉的,隐约听到门外有人说话。

    她下了床,走到门边,正要打开门时,外面的说话声进入她耳中。有她爸妈,还有她二叔二婶。

    “邵家财大势大,你们就不担心,那边不肯离婚?”

    “这还没王法了?婚姻讲个自愿,咱音音要离婚,他能强迫不成?”

    “音音同意离婚了?”

    “……这还倔着呢!你让穆城那边加把劲,好女就怕烈郎缠,只要他们好上了,音音就想离婚了……”

    “就怕离不掉,还惹一身骚啊……咱们说翻脸就翻脸,邵家那边要弄咱们可咋整……”

    “大不了把彩礼钱退回去,咱们音音现在是大明星,能挣大钱!”

    “你们可真行,一买买了个摇钱树……”

    “当初是看她可怜才买下来的,现在养了这么多年,都是自己家的闺女了,哪能让那顾家抢走……说什么也不能让这事儿被发现……”

    “行了,不说这个,以后谁也不准提!你们把嘴巴闭严实点!音音就是我们的孩子,我们自己生的养的!”

    “是是是……大哥,你别急。当年知道的就咱们自己家里几个人,大家心知肚明,不可能往外说……”

    “……”秦梵音双腿发软,快要摔倒时,及时扶在门把手上。

    她呆呆的靠在门上,脸色惨白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