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V章

无影有踪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次日,秦梵音收拾东西,回了自己家。

    为了保障她的安全,邵墨钦安排了专机和专车,并有一队保镖贴身跟随。

    秦梵音本来不想这么兴师动众,但邵墨钦一再坚持。为了让他放心,她只好接受。

    秦山和王梅一瞧门外那些人高马大的保镖们,有点傻眼。

    “你还带着他们?”

    秦梵音点头,“这是墨钦要求的。”

    王梅说:“咱们就是回老家道个喜,这么大阵仗,人得说咱们显摆……”

    秦梵音笑着解释道:“到了老家,他们不会一直尾随我们,只在有危险的时候出现,你们就当他们不存在。有点安全措施总归是好的,不仅是为了让墨钦放心,也是为了保障咱们的安全。上次电视台的节目都能遇到意外,何况这次还只是咱们一家人的行程。”

    两口子面面相觑,哑口无言。

    王梅和秦山进房里收拾东西时,王梅嘀咕道:“邵墨钦对咱音音看的这么紧,想离婚怕是难啊。”

    秦山说:“婚姻这事儿得双方你情我愿,一个巴掌拍不响。只要咱们能说动音音离婚就行。”

    “这个我倒不担心,咱们音音是听话的好闺女……”

    行李收拾妥当,一家三人出发前往机场。

    秦嘉阳由于开学了,学校里有课,没有参加此次回乡探亲。

    秦山和王梅不是第一次坐飞机,却是第一次做私人飞机,里面奢华富丽的程度令他们大开眼界。

    经过几个小时的飞行,抵达省城。邵墨钦安排好的车子和司机来接她们,送他们回县城。

    秦山仰靠在椅背上,暗叹一口气,走南闯北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经历这么舒服的旅程。都是为了保全这个家,迫不得已,才想让他们分开……不然音音嫁给这个男人,日子多享福。

    秦梵音有几年没回老家了,这几年过年一家人都是聚在省城里。如今回到县城里,心里别有一番滋味。

    她沿途拍了几张风景照,用微信发给邵墨钦。

    邵墨钦很快回复:“到了吗?”

    秦梵音输入,“还没有,在路上,给你看看风景。”

    “我不想看风景,想看老婆。”

    秦梵音看着他发来的话,双唇抿起,抑制不住的唇角上扬。

    办公室内,本来正在签署一份文件的邵墨钦,拿起手机就没挪开目光。下属等在一旁也不敢催促,boss看着手机微微发怔,像是在想什么出神。

    秦梵音拿着手机自拍,连拍几张都不太满意,恶心的感觉再次袭来,她放下手机休息。另一边邵墨钦良久没等到她的回应,点开了视屏通话。

    秦梵音插上耳塞,低声道:“有点不舒服,可能是晕车……”

    邵墨钦见她脸色不太好,关掉视频,输入,“好好休息,不要玩手机了。”

    秦梵音回复:“嗯。”

    她放下手机,闭目养神。

    没一会儿,车子在路边停下,尾随着他们的保安队长走到车边,打开车门,递上晕车贴、清凉油、热毛巾等物品。

    这是七座的越野车,秦山王梅坐在最后一排,秦梵音坐在中间。

    “附近有一家五星酒店,先去休息两个小时,等吃了晚饭再上路,怎么样?”队长询问。

    “这才三点,再有一两个小时就能到家了,还是一口气开回去的好。”后排的秦山说。

    “可是邵夫人不太舒服。”保安队长为难的说,“邵先生叮嘱我们不要让邵夫人过度疲劳。”

    “不累,我不累。”秦梵音急忙摆手,这种行程安排哪里算累,只是不知道怎么的,有时候会没由来的恶心。“我们继续上路吧,我爸跟人说好了,晚上要一起吃饭。”

    既然秦梵音坚持,只有继续赶路。

    傍晚时,车子开到了秦家在县城的老房子。

    下车时,秦梵音戴着墨镜,偶有来往的人多看她几眼,也只因为她出众的气质,没人会联想到电视上的明星。

    因为他们一家三口回来,亲戚特地在县城最好的酒店里办了接风宴。

    秦梵音不舒服的感觉并没有缓解,看到那些大鱼大肉完全没有胃口,亲戚敬酒时,她闻着那味儿就难受。酒桌上推杯换盏,她身份不一般,更不好拒绝,勉强喝了两杯,又跑去厕所吐了。

    秦山见闺女不舒服,把那些敬酒的人都拦住了。秦梵音率先回家休息。

    很多年没动过的房间里,还满是少女时代的气息。秦梵音坐在书桌前,翻动着早年的书本和笔记,满满都是旧日回忆。

    她拿起手机到处拍照,发给邵墨钦看。

    “这是我住过的地方……”

    “这些是我看过的书……”

    “这些是我听过的歌……”

    邵墨钦坐在书房里,翻动着文件,心不在焉,看到手机来信息了,双眼一亮。

    他看着那些照片和秦梵音发来的话,内心又是一阵情绪翻涌。他突然很后悔,没有提出陪同秦梵音一起回去。他想感受她成长的道路,想回到她曾经的岁月……

    半晌,他回复,“那些年,你过的好吗?”

    “就像所有人的成长,有苦有甜,有笑有泪,我还有大提琴,挺好的。”秦梵音微笑着输入,“就是有一个很大的遗憾。”

    “什么?”邵墨钦秒回。

    秦梵音:“没有体验过早恋。”

    邵墨钦:“早恋没什么好结果,不用遗憾。”

    秦梵音发了个逼视的表情。

    邵墨钦:“我也没有早恋。”

    秦梵音微笑,“可我嫁给你之前都没有恋爱过,是不是很遗憾?”

    邵墨钦:“不要遗憾,我也是。”

    秦梵音笑容更甜蜜了,“怪不得以前那么不懂事,原来是原装款,还没有经过其他女人调教呀。”

    邵墨钦失笑,修长的手指在屏幕上输入着,“不到之处,还请邵太太多包涵。”

    秦梵音表情傲娇,“看在邵先生守住晚节的份上,邵太太已经原谅他很多次了。”

    邵墨钦微笑,缓缓输入,“邵先生三生有幸,能娶邵太太为妻。”

    秦梵音躺在床上,跟邵墨钦聊着天,突然变得很想很想他。想念他的怀抱,想念他的体温,想念他英气的眉温柔的眼,想念他的一切……

    相隔万里,思念被无限拉长,不断蔓延。

    .

    次日,秦梵音起了个大早,陪父母前往办喜事的叔叔家。

    叔叔热情的介绍了个男人给她认识,“梵音啊,这是穆城,你们年轻人有共同语言可以多聊聊。”

    被叫做穆城的男人,比秦梵音高出半个头,面容俊朗,穿着深蓝色西装。气质出众的他,瞬间与周围的人区分开来。

    秦山与王梅暗自打量着他,眼里露出满意的神情。

    他们把秦梵音带回来的目的之一,就是跟这位穆城认识。这是他们发动亲友圈,好不容易物色到的青年才俊。现年27岁,名校毕业后留在北京创业,已经有了自己的科技公司,虽然不赶邵家财大势大,保证妻儿老小一辈子衣食无忧是没问题的。

    秦梵音完全不知道父母让她相亲的意图,只把穆城当做远房亲友,客气有礼的交流着。穆城很喜欢大提琴乐,两人颇有共同语言,相谈甚欢。

    秦山和王梅在一旁看着,暗暗高兴。

    秦梵音的到来,使亲戚家倍觉有面子,非得让她当证婚人。

    秦梵音赶鸭子上架,接下了这个活儿。当她登台时,酒店大厅一阵欢呼。

    许多并不是他们这边宾客的人都赶过来凑热闹。大家纷纷惊呼,“……秦梵音!”“这是秦梵音!”“……真的是秦梵音!”

    消息一传十十传百,赶过来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还有特地从家里飞赴酒店的年轻人。

    秦梵音下台,回到位置上,人流涌向她。

    眼看着形势快要失控,几个保镖拦住那些人,另外两个保镖护送她离去。

    穆连起身跟上,又一群人突围过来,在保镖挡人时,穆城抓住秦梵音的手,带着她上了车。

    越野车驶出酒店,很快隐匿在群众的视线中。

    车上,秦梵音给父母和保安队长分别报平安后,长吐一口气,道:“早知道怎么也不当这个证婚人。”

    穆连笑道:“小地方的人很少见到明星,所以更疯狂。”

    秦梵音无奈的笑了下。

    穆连把车开到江堤边的杨树林,说:“这里人很少,下车走走没什么问题吧?”

    秦梵音将长发挡在脸颊两侧,戴上帽子和口罩方才下车。

    他们沿着江堤边散步,由于在同一个地方长大,又是同一所母校里毕业,两人很有共同语言。说到过去的回忆,各种有共鸣。

    他们都没有注意到,身后不远处,有人拿着相机不停偷拍。

    当晚,王梅迫不及待的问秦梵音,“你觉得穆连怎么样?”

    秦梵音说:“挺好的人。”

    王梅说:“今天可多亏了人家,这叫什么来着,英雄救美。”

    秦梵音笑了两下。

    秦山不想绕弯子,在窗台边把一根烟抽完,走回到客厅,说:“音音,我觉得穆连很不错,咱们对他家也是知根知底。你跟邵墨钦离婚,跟他好好发展吧。”

    秦梵音脸上的笑直接僵住了,她愣愣的看着她爸妈,“你们不是在开玩笑吧?”

    秦山表情严肃,“没开玩笑,这是婚姻大事,不是儿戏。”

    秦梵音莫名其妙,简直哭笑不得,“爸,你也知道婚姻是大事,好端端的干嘛要我离婚啊?我跟墨钦过的很好啊!”

    “邵墨钦不行。”

    “他哪里不行了?”

    “他哑巴,配不上你。我看他家还仗势欺人,没把咱们当回事。”秦山说完,王梅接口,“你们整整差了十岁,等过几年,他不行了,你就要守活寡。你现在不当回事,到时候就后悔了。还是穆连这种年轻人好。”

    秦梵音无奈道:“爸,妈,这些真的都不是问题,我们过的很好。你们别替我操心。”

    “你是我们的女儿,从小操心到大,结婚这种事怎么能不操心!”秦山拔高了嗓门,脸上隐现怒容,“你现在长大了,成名了,翅膀硬了,听不进去你老子的话了是吧?”

    “爸,我不是这个意思……”秦梵音面露不安,她爸很多年没对她发过脾气了。

    王梅说:“自从你结婚后,咱们家一直不顺,我旧疾复发,你爸的工地出问题,你弟弟在学校里净惹事……我找个高人看了下,说是你丈夫跟咱们家相克。你要一直跟他过下去,咱家还会祸事不断,只怕我跟你爸这两条命都要被克死……”

    “……妈,你怎么信这个,这是迷信!”

    “这不是迷信,那位大师很有名,看过的人都说他准。我们花钱又托了关系,才请到他帮忙算卦。”

    秦梵音快要不知道怎么跟她父母沟通了。

    秦山撂下狠话,“你还要这个家,还要你爸妈,就跟邵墨钦离了。不然我们就当没生过你这个女儿!”

    “爸……”秦梵音发现他爸是来真的,眼泪都下来了,“墨钦真的对我很好,我不想离婚……”

    秦山没理她,进入房里,用力甩上门。

    王梅叹了一口气说,“我们含辛茹苦把你养这么大,你越来越不听话了……”

    “妈,其他事我都可以听你们的,可婚姻不是我一个人的事啊!我……”没等秦梵音把话说完,王梅起身往房里走去,边走边说,“你要跟他过,就别认我们了。那个灾星,我们秦家消受不起。”

    秦梵音独自坐在客厅里,连哭都快哭不出来了。

    .

    顾家的特护房里,蒋芸幽幽转醒。

    顾牧之一直陪在她身边,眼见她醒了,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在她昏迷期间,他不知道责怪自己多少次,不该这么唐突。

    顾牧之小心翼翼的把蒋芸扶起来。蒋芸恢复意识,很快想到了之前发生的事。

    “你说……梵音才是我们的女儿?”

    顾牧之点下头,“芸芸,对不起。当时为了稳定你的情况,我们不得已出此下策……这些年你一直把心愿当成亲生的孩子,我们也不忍心说出真相。”

    顾牧之给顾旭冉打了个电话,让他把秦梵音的相关资料送来。

    顾旭冉很快拿了东西过来。

    “你们都知道……只有我……什么都不清楚……”

    “芸芸,你身体不好,医生说不能受刺激。”

    蒋芸接过顾旭冉递来的资料,手掌颤抖着翻阅。记忆中女儿幼年的模样,又一次清晰的出现在眼前,这些老照片,她很久很久没看到了……

    蒋芸边看边流眼泪,泪水越涌越多,最后看不下去,失声痛哭,“我的女儿……我可怜的女儿……她一直在外面……我都不知道……”

    顾牧之抱住她,轻轻哄慰。

    蒋芸突然由他怀里挣开,拿资料砸他,一脸歇斯底里,哭喊着道:“你为什么不告诉我……要不是我女儿回来了,你是不是打算一辈子不告诉我……你怎么能让我这么糊涂……”

    “芸芸……你冷静点!”顾牧之抓住她。

    “我……我要去看我女儿……我要去见她……”蒋芸掀开被子,一脸激切的想要下床。

    “现在已经很晚了,我们明天再去吧。”顾牧之劝道。

    “……不行!我一分一秒都等不了!我要去见我女儿!”

    “妈,你慢点……我问问墨钦,他们在不在家……”顾旭冉说,“没准我们这边急匆匆赶去,他们两小口在外面。”

    顾旭冉拿出手机,刚要发信息,佣人从外面跑进来,心急火燎道:“不好了!小姐跑到楼顶上说要跳楼!我们劝不下来!”

    “她又在闹什么!”顾牧之一脸暴躁。

    “心愿……”蒋芸听到这个女儿要跳楼,吓得惊慌失措,“我们快去看看,不要让她做傻事!”

    顾心愿坐在顾家最高的一栋别墅顶楼天台的栏杆上,手里拿着酒瓶子,大口大口的灌酒,双眼通红,满脸泪水。

    她含泪的目光扫过顾家大院,眷恋又绝望。

    “愿愿,你下来!坐在那里危险!”蒋芸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顾心愿回过头,起身,站在栏杆上,直面他们。

    “心愿,下来!不要胡闹!”顾旭冉走上前。

    “站住!”顾心愿喝斥,“不然我现在就跳下去。”

    她一只脚悬空,顾旭冉吓得顿住步。

    顾心愿哭着看他们,“……邵墨钦爱她,邵时晖爱她,你们全都爱她……她才是千金大小姐……我什么都不是……邵墨钦不会放过我……你们也不会要我了……我什么都没了……我的人生彻底完了……”

    顾旭冉赶忙道:“我们没有不要你!”

    顾心愿哭着摇头,“为什么要这么对我……给我一切,又要夺走……这对我不公平……为什么不让我知道自己的位置……为什么要让我自以为是……这种痛苦你们懂吗……我不想做替代品……我不想以后的日子对你们摇尾乞怜……”

    “愿愿,你快下来……”蒋芸心痛不已,流着泪喊道,“我们没有不要你……”

    顾心愿最后看了一眼疼爱她的妈妈,苦笑着闭上双眼,表情苍凉,“亲生父母抛弃我……养父母欺骗我……我就是个被涂脂抹粉的小丑……扮演你们想要的角色……”

    顾心愿扔掉啤酒瓶,突然笑了起来,她大笑着道:“……接下来的人生,由我自己做主!”

    她笑着,一脸决绝,身体猛地往后倒去。

    夜风卷过,重心不断下坠。

    她这样的人,就不该在这世上存在……

    从始至终,她都是多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