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V章

无影有踪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邵墨钦整颗心都在他老婆身上,完全没发现房里还有另一个人,他扣住她的脑袋,不依不饶的将舌头钻入她口中……

    秦梵音奋力别开脸,喘息道:“璎璎在旁边!你注意影响!”

    邵墨钦一愣,转过头,这才看到完全被他忽视的女儿。

    邵璎璎低着头说:“我在做作业,我什么都没看到!”

    秦梵音脸更红了,嗔怪般捶了邵墨钦一下。

    邵墨钦放开秦梵音,给邵璎璎打了个手势,“爸爸跟妈妈过去了,你自己做作业。”

    邵璎璎点头。

    邵墨钦将秦梵音打横抱起,秦梵音挣扎了两下,别扭道:“我还得给璎璎签字。”

    邵墨钦抱着秦梵音走到书桌前,将她放在书桌上坐下,双手绕过她的腰肢,拿过邵璎璎的那张试卷和笔,以一种抱住她的姿势在试卷上行云流水的签下他的名字。

    签完后,邵墨钦再次将秦梵音抱起来,往书房外走。

    邵璎璎杵着脑袋看他们离去的背影,心里闷闷的想,自从有了后妈,爸爸陪她的时间越来越少了……

    可是,还是后妈在家的时候好点,后妈不在家,爸爸的样子很可怕,眉头总是皱的紧紧的,像是要发脾气一样,吓得她都不敢靠近。后妈一回家,爸爸就变得不一样了,就连刚刚给她签字时,嘴角好像还带着笑。

    邵璎璎人小鬼大的叹了一口气,爸爸的开心比她的开心重要。

    邵墨钦抱着秦梵音回房,再次吻住她……

    察觉到他的意图,她推阻着,“我还没洗澡呢……”

    他俯在她上方,缓缓动着唇,用暧昧的眼神看着她,“原汁原味,更好。”

    秦梵音顿时羞红了脸,捶了他一下,“流氓!”

    邵墨钦抓住她的手,送到唇边轻吻,双眼盯着她娇羞的脸,如同淬了火,他低下头,探寻她口中的甜蜜……

    .

    顾家豪宅。

    上门调查的警员被顾牧之挡了回去。

    警察的到来,使气氛更加凝重。顾旭冉沉着脸问:“心愿,你到底都做了什么!”

    顾心愿哭着道:“那群绑架她的人贩子真的跟我无关……我安排的人被她身边的保镖抓住了……我没对她做什么……”

    “就算你说的是真的,也是意图伤害她!还让另一帮混蛋钻了空子!要不是你,梵音也不会受伤!”

    顾牧之深吸一口气,声音沉痛道:“心愿,你太让我失望了。你在知道梵音是我们亲生孩子的情况下,不仅不告诉我们,还想伤害她……”

    蒋芸呆坐在沙发上,喃喃道:“你们到底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顾心愿跪着挪到蒋芸跟前,俯趴在她腿上,不停的哭,边哭边哽咽道:“妈……我是你女儿……你们别不要我……”

    她哭的蒋芸的心紧紧揪成一团,抚着她的头发说:“谁说你不是我女儿……你就是……”

    顾旭冉心情沉重,却又不得不开口,“妈,二十年前,心愿走丢,你精神状态不好,经常把别人的孩子当成心愿,我们怕你出事,把她领养回来,取代心愿的位置……她真的不是你的女儿,只是一个养女……”

    蒋芸难以置信的看他。

    顾旭冉强调,“你的亲生女儿是秦梵音,就是你很喜欢的梵音!”

    “妈……妈妈……我是你女儿……”顾心愿抱着蒋芸哭。

    蒋芸眼神越来越混乱,起身走向顾牧之,一脸无措的看着自己的丈夫,“牧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芸芸,对不起……我们当时是为了你好,你的病情很不稳定,只能出此下策……这些年我也是把她当亲生孩子养着……可是现在咱们的女儿回来了,她还活在这世上,她就是墨钦的老婆,这就是天意啊……天意让咱们一家团聚!”说到这里,顾牧之湿了眼眶。

    得知秦梵音就是自己亲生女儿后,他几次想去看她,都被顾旭冉拦回来了。顾旭冉转达了邵墨钦的话,在他们不能以亲生女儿的身份迎接她回家时,就不要跟她相认,不然会对她造成伤害。顾牧之无奈,只有忍住。

    他对秦梵音和对武照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看到武照回来,他只有女儿回家的圆满感,少了许多激动和亲切感。可得知秦梵音是他女儿,那种难以形容的感觉似乎瞬间就来了……越想越觉得,就该是这样,梵音就该是他和芸芸的孩子。

    蒋芸脸色惨白,表情迷茫无措,摇着头,“不对……不是这样的……我们见过梵音的父母……她怎么成了我们的孩子……我们的孩子就在这儿……心愿……”蒋芸转头看向顾心愿。

    顾心愿立马跑着上前,跪在了蒋芸跟前,“你们不要抛弃我……不要……”

    “这才是……这是我们……”蒋芸身体一晃,往后倒去。顾牧之及时将她接住,她晕在他怀里。

    “……芸芸?芸芸!”

    “快,去医院!”

    顾牧之抱起老婆,顾旭冉急匆匆往外走。

    车门打开,顾旭冉上了副驾驶,顾牧之抱着老婆上了后座,顾心愿跟出来,眼泪汪汪的看着他们,“我很担心妈……让我一起过去好不好……”

    顾牧之现在看到她各种滋味涌上心头,那感觉一言难尽,他有些心烦的挥挥手,“在家待着。”

    “走。”顾牧之关上车门,对司机道。

    车子绝尘而去,顾心愿呆站在原地,愣愣的看着。

    她要被抛弃了……

    她不是亲生的,只是个养女……

    她还害了他们的亲生女儿……

    他们不会再要她了……

    说不定她还得去坐牢……

    .

    秦梵音这段时间休假,没有通告安排,去公司的时间由自己随意安排。

    昨晚被邵墨钦死命折腾了一宿后,她睡的很沉,就连邵墨钦早上醒来后,抱着她亲了一顿,都没有把她弄醒。

    邵墨钦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发丝,神清气爽的起身下床。

    秦梵音一觉睡到中午,被饿醒了,下床时腿软的快要摔倒,几乎没有站直的力气。

    她懊恼的想,以后绝不能再由着他疯了。

    进浴室洗漱时,秦梵音一阵恶心,有种想吐的感觉。

    她把这反应归结为放纵过度,再次想,以后一定要让他克制。

    明明是被饿醒的,吃饭时却不太有胃口。随便吃了些之后,她靠到沙发上休息。本来打算今天去公司录新编曲子的demo,可她现在完全不想来回奔波。过度透支的身体,让她只想在家里好好歇着。

    王梅打来电话,秦梵音接起来。

    “你二爷的儿子兵兵要办喜事了,你这阵子刚好休假,就跟我们一起回去。”王梅在那边道。

    秦梵音有点犹豫,“去多久啊?”

    “加上下乡探亲,也就一个多星期吧,不久。”王梅怕她不去,又说,“二爷家跟咱们家向来感情好,你爸几个兄弟里就他最实在,你小时候还在他们家住过一阵子,他们总念叨着你呢……你也该回去走走……”

    秦梵音应道:“好,等墨钦回来,我跟他说说。”

    “你不会连这种小事都做不了主吧?去老家走走还得经过他的批准?他要不同意你还不去了?”

    “妈,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我告诉他,墨钦在这方面做的很好,不会强行干涉我的安排。”

    “这就对了,我们供你念书上大学,是要你做新时代的独立女性,可不是跟那些没读过书的女人一样,凡事依附老公,对老公言听计从,都没点自己的想法和主见……”

    “嗯,我明白……我知道……不会的……”秦梵音顺着她妈的话说,应付着她。

    当晚,邵墨钦回家,秦梵音亲自下厨做了三菜一汤。

    夫妻两加上邵璎璎,一起坐在桌上吃饭。

    秦梵音笑着问:“璎璎,是妈妈做的菜好吃,还是吴阿姨做的好吃呀?”

    “我能说真话吗?”邵璎璎很认真的问。

    “当然要说真话呀。”

    “吴阿姨。”邵璎璎说。

    “哦。”秦梵音吐了吐舌头,“那妈妈再接再厉。”

    邵墨钦敲了下桌子,秦梵音的目光看向他,他动唇,“你做的最好吃。”

    秦梵音抿唇轻笑,还是老公赏脸。她想到白天的事,开口道:“我老家那边的亲戚办喜事,还是小时候照顾过我的叔叔,我现在正休假,打算跟爸妈一起回去贺喜。”

    邵墨钦听完,脸色明显没那么愉悦了,他动着嘴型询问,“什么时候去?去多久?”

    秦梵音说:“明天出发,就一周的样子。”

    ……一周?!邵墨钦不乐意了,绷着脸表达抗议。要他跟老婆分开一个星期?不行!想想都不能忍!

    秦梵音见他那表情,明白他心里想什么,赶忙道:“抗议无效,我答应了我爸妈,那边亲戚也知道了,必须得去。不然人家说我有出息就忘本,摆架子……很伤感情的。”

    邵墨钦思忖,现在顾家一片混乱,蒋芸还在病床上躺着,顾心愿的案子也在推进中。她出去走走也行,他趁着她不在的时候把一切都料理好,以免她捕捉到什么蛛丝马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