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V章

无影有踪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男人的手劲不是一般的狠,只听得几声剧烈的脆响,顾心愿被打的晕头转向,粉白的脸瞬间红肿起来,鲜血由嘴里不断涌出……

    “……邵墨钦!”顾牧之勃然大怒,起身拍桌。

    蒋芸脸色惨白,蠕动的唇连话都说不出来,眼前的画面太过血腥暴力。这个小辈就这么冲到她家里来,伤害她最疼爱的小女儿……她站起身,想要上前阻止,身体摇晃不稳,被顾牧之及时扶住。

    顾旭冉跑到邵墨钦身边,拉扯邵墨钦,一脸怒容的喝斥,“……你tm给我住手!”

    邵墨钦松开顾心愿,回头,手肘精准后击,撞上顾旭冉下颌骨。转身,又是一拳揍去,顾旭冉被打的踉跄几下,脸上起了淤青。

    顾旭冉很清楚,近身格斗他完全不是邵墨钦的对手,可他眼看着自己妹妹被打,心里烧起燎原怒火。他一抹嘴角渗出的血丝,再次扑上前,跟邵墨钦打起来。

    邵墨钦将顾旭冉一拳揍倒在地,顾家的保安队冲进来了。

    邵墨钦带的人迅速在他外围护住,与他们成对峙状。

    顾牧之铁青着脸道:“邵墨钦,今天的事你不给个说法,顾邵两家这么多年的交情就算完了!我们绝不会善罢甘休!”

    蒋芸走到顾心愿身边,将她扶到沙发上。顾心愿扑进母亲怀里嚎啕大哭,身体不停发抖。

    她从小就是受尽宠爱的千金小姐,从没有被人碰过一根手指头,更别说被这么暴打。有生以来第一次,可怕的疼痛和极度的恐惧笼罩着她……

    蒋芸抱着女儿,轻抚她的后背,生气又心疼,眼泪都出来了,她哽咽着哄慰女儿,“心愿别怕,有你爸爸和哥哥在,没人再敢欺负你……”

    邵墨钦冷眼看着顾家人,邵墨钦的律师走上前道:“邵先生,令千金顾心愿涉嫌绑架伤害秦梵音女士,我方已像司法机关提交确凿证据,警方很快就会到。”

    闻言,顾家人皆是一愣,尤其是顾牧之和顾旭冉。

    伏在顾母怀里的顾心愿抬起头,哭着叫道:“没有……我没有……”

    “邵墨钦,这是怎么回事?”顾旭冉冲到邵墨钦跟前问。

    邵墨钦表情冷峻,他的助理开口道:“邵夫人在玉清参加慈善义演期间,遭遇暴徒袭击,被绑架囚禁,遭受严重人身伤害,如果不是邵总及时赶到救人,后果不堪设想。这次袭击绑架

    事件性质极为恶劣,我方不接受任何形式的私了,一切待警方查明,走司法程序。”

    顾家人面面相觑,脸色惊疑不定,秦梵音上次在玉清演出期间遭遇过意外伤害他们都知道。

    顾心愿哭着不停道:“我没有……没有……我什么都没做……他们冤枉我……”

    顾旭冉不相信自己妹妹会做出这么胆大妄为的事,冷着脸与邵墨钦对峙,“那我们就等着看结果。这要不是心愿做的,你今天加诸在她身上的伤害,都得一一还回来!”

    邵墨钦冷冷一笑,走向顾心愿。

    蒋芸赶忙将女儿护在怀里,怒斥,“你还想干什么!”

    邵墨钦走到她们跟前。他不能说话,可是他的眼神,他散发出的气场,却是阴沉狠戾,可怕至极。

    他定定的看了顾心愿几秒,眼里是令人发憷的警告之意。顾心愿瑟瑟发抖,躲进母亲怀里。

    “邵墨钦,你够了!”顾旭冉上前,拉了邵墨钦一下,怒视他,“在事情没有水落石出之前,你再这么闹下去,我们能告你私闯民宅和故意伤害!”

    邵墨钦对顾旭冉打手势,“看在梵音的份上,我今天暂且算了。但是顾心愿,”他凌厉的眼神扫过顾心愿,“她跑不掉。”

    邵墨钦转身离去,那些人跟着他相继离开。

    蒋芸看着男人高大的背影,心有余悸道:“邵墨钦怎么变得这么可怕……”

    以前在蒋芸眼中,邵墨钦是个低调内敛,极有教养又富有爱心的人。可是今晚,他就像个可怕的魔鬼,凶狠、暴戾、血腥……

    顾旭冉回过头,说:“因为出事的是梵音。梵音对他而言很重要,比他的命还重要。”

    顾牧之严厉的目光看向顾心愿,“你到底有没有做那些事?”

    以他对邵墨钦的了解,他不是一个说风就是雨,不分青红皂白上门发疯的人,相反,他的性子很沉稳很有定力。

    而且,他这次是为了他们顾家真正的女儿——秦梵音。

    顾心愿哭着道:“我没有……我真的没有……”

    顾旭冉在邵墨钦在的时候护着妹妹,现在邵墨钦走了,他同样变得严厉。这件事非同小可,是刑事犯罪,而且是伤害他走失多年的亲妹妹。

    顾旭冉走近顾心愿,逼视她,“如果你真的做了,否认没有用,邵墨钦那边一定是拿到了证据才会上门发飙,你现在不跟我们说实话,等到警方介入,你再说实话就迟了,没人救的了你。”

    顾心愿在顾旭冉眼里看到了情况的严重性……

    难道邵墨钦真的都知道了吗……

    到时候没人能救她,她是不是得坐牢……

    她扑腾一声跪在地上,埋头痛哭,“我一时糊涂,犯了错……我不是要伤害她,只想给她一点教训……而且我找的人没有得手,是另外一伙人抓住了她……我不知道啊……她被绑架不关我的事……”

    “你……!!!”顾旭冉气结。他万万没想到,这个妹妹竟然胆大妄为到这种程度!

    “混账!”顾牧之气的挥手砸烂一个古董花瓶,“我怎么养出你这么个混账东西!”

    顾牧之性子暴烈,作势要走上前,顾心愿吓得直往蒋芸怀里躲。

    “妈……我无心的……我真的是无心的……”顾心愿对她心软的母亲哭诉道,“我只想教训她,真的没伤害她……那些绑架她的人不关我的事……我安排的人被她身边的保镖抓住了……”

    蒋芸把顾心愿搂住,对顾牧之吼道:“你要干什么!心愿被外人欺负了,还要被你们父子欺负吗!”

    “芸芸……”顾牧之心头一阵难受,“梵音她不是外人。她伤害的是……”是你最宝贝的女儿啊!

    “妈!”顾旭冉豁出去了,捡日不如撞日,既然事情都到了这种地步,索性说出来,“梵音才是你的孩子!我的亲妹妹!”

    “你说什么……”蒋芸蓦地睁大眼,莫名的看着他们父子,“我怎么听不懂你们的话……梵音怎么成了我的孩子?”

    “芸芸,梵音是咱们的孩子。”顾牧之接口,脸上一片痛色,“她才是二十年前被邵墨钦弄丢的心愿。”

    顾心愿脸色惨白一片,抱着脑袋哭嚎,“爸……哥……你们不要这么对我……不要……”

    .

    车子行驶在夜色下的街道上,车内,邵墨钦表情紧绷,眼神阴鸷。

    只要一想到他的妻子遭遇过的那些事,他的心情就平静不下来。如果那时候出了什么差池,现在就算是拿十个顾心愿的命来陪,他都嫌不够!

    回了家,邵墨钦迫不及待的进入客厅,想见到秦梵音。

    目光扫视一圈不见人,他上到二楼的卧室,还是没人,书房没人,浴室也没人。

    这种急切想见到却又见不到人的情况令他心情很焦虑,他给秦梵音打电话,手机通了没人接。

    他出了这边的别墅,拦住一个正在清理花园的佣人,打手势询问。

    佣人回道:“她好像去了主宅,在璎璎那边。”

    邵墨钦大步前往。

    走到邵璎璎这边的书房,门是开着的,他站在门边,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秦梵音。

    灯光柔和的洒落在她身上,她手里拿着本子和笔,在纸上写写画画,手指轻轻的敲击着,像是在找节奏。柔顺的黑色长发垂落下来,只露出小半边脸,从纤长的眼睫毛、翘挺的鼻梁到精致的下颚,勾勒出一条完美的弧线。

    看着她静静坐在那里,他的一颗心安定了,柔软了。

    邵墨钦走进室内,坐到秦梵音身边,双手搂住她的腰,脑袋压着她的后肩,就像个小孩子般依偎在她身上。

    正写曲子写的入神的秦梵音,直到男人的身体压下来才回过神。

    她转头看邵墨钦,笑起来,“回来了?事情处理好了吗?”

    邵墨钦点头。

    她的笑容映入他的眼底,他心神摇曳,忍不住凑上去,寻找她的唇……

    秦梵音余光瞧见在对面盯着他们看的邵璎璎,两人眼神撞上,她迅速低下头,正襟危坐,在试卷上写写画画。秦梵音尴尬不已,奋力挣扎,想要避开。

    可邵墨钦整颗心都在他老婆身上,完全没发现房里还有另一个人,他扣住她的脑袋,不依不饶的将舌头钻入她口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