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V章

无影有踪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邵墨钦紧揪着的心终于缓了过来,他抬起手,将手表递到她眼前,喘着粗气,动唇,“还有五秒钟。”

    秦梵音一脸恍惚,不明所以。

    “一个小时之内,出现在你眼前。”邵墨钦看着她的眼睛动唇。末了,伸出手,将她捞入怀中,柔软的身躯紧紧贴着他跳动的心脏。

    秦梵音被男人浓烈的气息包围,渐渐缓过神,想起自己最后那通留言……那只是她生气的发泄,根本没奢望,他真的会赶过来。

    此时在他怀里,感受着他的呼吸和心跳,她仍有种做梦的感觉。

    “你干嘛去了,为什么一直不理我?”她问出来的话,不自觉间带了小女人的娇嗔。

    邵墨钦将她松开些,看着她的眼睛动唇,“有件很重要的事,耽误了。”

    “有多重要,比我……”还重要吗?后面半句,被秦梵音咽回了肚子里。她没有这个底气和自信问这句话,转而道:“那你考虑的怎么样了,要不要离婚?”

    ……离婚?!邵墨钦表情骤变,离什么婚?

    “为什么要离婚?”邵墨钦一脸紧张,诧异的问。

    “你的小心愿不是喜欢你,想跟你在一起吗?”秦梵音酸溜溜的说。

    小心愿……邵墨钦过了几秒才反应过来,她说的应该是武照。

    “她说只有跟你在一起才能幸福,她还说你拒绝不了她任何要求……”秦梵音越说越难过,别过脸不看他,低声嗫嚅,“我知道她在你心里的分量……你做什么选择,我都不会怪你。”

    邵墨钦看到秦梵音眼底的伤心,心疼又愤怒。

    那个冒牌货,居然敢来挑唆他们夫妻关系!

    邵墨钦扶上秦梵音的脸,使她正对着他,他表情严肃又郑重,很缓慢很清晰的动唇,像是怕她看不清楚,“就算她是真正的顾心愿,就算我欠她再多,我也不会用婚姻弥补。”

    秦梵音心中的阴霾被这句话扫空,一丝丝窃喜涌上来。

    旦她表情仍旧低落,委委屈屈道:“我以前问过你,如果她被找回来要跟你结婚,你是不是要跟我离婚,你说是……”

    “对不起,老婆。”邵墨钦抓住她的手,将他掌心的灼热传递到她冰凉的小手上,眼里满是悔恨,“我曾经很迷茫,很焦虑,我看不清自己……我就是个什么都不懂的混账,让我老婆受伤心难过……”

    “也没有了。”秦梵音见他不停自责,忍不住为他说话,“我理解你,你心里愧疚又痛苦。这是人之常理。如果你不把过去当回事,不把小女孩放在心上,那你这个人才可怕呢。”

    邵墨钦静静的看着她,伸手抚着她倒映着月光的长发,静静动唇,“老婆,你真好。”

    这就是他的小心愿,小时候喜欢黏着他跟着他的小丫头……

    纵使分离二十载,纵使偏离原本的生活轨道,她还是回到他身边了……

    她在他不知道的地方,出落的亭亭玉立,长成温柔又善良的好姑娘。

    上天何其厚爱,让她回到他身边,成为他的女人。

    邵墨钦看着自己的小妻子,心中情感万千,眼眶一阵红热,湿意涌了出来。

    秦梵音一愣,她那句话很煽情吗?他看着她掉眼泪是怎么一回事?

    邵墨钦深吸一口气,低头拭去眼角的泪花,收敛情绪,再次看着她,动唇,“以前事情没发生,我无法预测,后来武照出现,我才明白,我不会因为任何人任何事放弃你。我很清晰,也很坚定,这辈子你就我的老婆。我们不可能离婚。”

    对上男人那双赤诚又炙热的眼睛,看着他开开合合优美的唇形,秦梵音心里就像是被什么熨帖过,平整,温热,安稳又满足。

    “那你有没有做过对不起我的事?”秦梵音问。

    虽然她相信他的品格,但武照说的话终究让她如鲠在喉,她希望亲耳听到他的否认。

    “我……”邵墨钦动了一下唇,语塞了。

    他有做过对不起她的事,但他现在还不想说。

    “你……”秦梵音心里一下子被堵住了,“你真的有对不起我?”

    邵墨钦眼神纠结的看她,无法违心否认,点下了头。

    “……你滚!滚出去!”上一刻的幸福感陡然化为无法克制的愤怒,秦梵音红着眼眶,抄起床上的枕头朝邵墨钦砸去,“你给我滚出去!我不想再看到你了!”

    邵墨钦被这突如其来的暴风雨吓懵了,他还没说是什么事,怎么就这么大反应?

    他试图抱住她,安抚她的情绪,还没靠近,被秦梵音用力推阻。泪水涌落,她哽着喉咙道:“滚……不要碰我……我要跟你离婚……”

    邵墨钦没辙,将她强行抱住,挣扎撕扯间,两人相继倒在床上。邵墨钦翻个身,压在秦梵音身上,抓住她抗拒的双手,压在头顶,看着她的眼睛,目光坚定的动唇,“就算对不起你,我也不会离婚。”

    这蛮横霸道的姿态,惹得秦梵音更加窝火,她猛地抽出手,甩了邵墨钦一耳光。

    一声脆响,男人白皙的脸庞上浮出淡淡的红痕。

    秦梵音哭着道:“你把我当什么了……凭什么这么欺负人……”

    邵墨钦本是任由她骂,可愈发觉得她的反应不对劲。他明明还什么都没说,不是吗?

    “我怎么欺负你了?”他忍不住问。

    哭的泪眼迷蒙的秦梵音没心情也没法看清他的唇型,她捶打着他,“不要用你碰了其他女人的手碰我!我不稀罕你了!我嫌你脏!……你去跟她在一起!以后你们怎么样都跟我没关系!”

    “……”邵墨钦算是明白过来,她以为的对不起是怎么回事。

    他将秦梵音抱起来,不顾她的挣扎,将她按捺在怀里,她推阻的双手被他反剪到身后,他拭去她脸上的泪,扣着她的脸庞,迫使她看着他,刚动唇,她的眼泪又流下来了……

    他再次擦拭,可她的眼泪就像擦不完似得源源不绝,双眼始终模糊着湿漉漉的水光。秦梵音心痛在滴血,边哭边抽噎道,“……你答应过我,一定会对婚姻忠诚……你言而无信在先……我不会原谅你的……”

    “……!!!”邵墨钦想给她跪下了,只求她能好好看着他,让他说句话。

    他松开钳制住秦梵音的手,秦梵音立马从他身上跳下来,走到房门口,打开门,指着外面喊道:“你滚!滚出去!”

    外面客厅,秦嘉阳和秦山夫妇全都看了过来。

    秦嘉阳劝道:“姐,姐夫刚才为了进入你房间,从阳台悬空翻过去,差点就从25楼摔下去。”

    秦梵音抹去脸上的泪,看向外面的秦嘉阳,“你乱说什么?”

    “我可没乱说,你自己反锁了门,敲不应,姐夫就从阳台那边走了。就冲姐夫这为了见你不怕死的精神,你就跟人家好好沟通嘛。”

    邵墨钦打好字,走到门边,拉过秦梵音,再次关上门。

    他把手机递到她眼前,秦梵音眼神晃过,被满屏的惊叹号震住。

    “我发誓!!!我这辈子就碰过你一个女人!!!我要撒谎,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她擦去眼角的泪花,再次看向手机屏幕,又一次被震住。她连一丝一毫的怀疑都没有了。

    一抬眼,男人表情严肃紧绷,紧紧盯着她。

    “那……那你说你对不起我……”秦梵音底气不足的嗫嚅。

    邵墨钦捧着她的脸庞,动唇,“因为我让你受苦了,我对不起你。”

    “这算什么对不起嘛,大题小做。”秦梵音埋怨道,“一个男人说对不起一个女人,基本上就是出轨了,你懂不懂嘛。”

    之前不懂,现在懂了……也是心好累。邵墨钦叹了一口气,将秦梵音抱入怀里。一会儿要离婚,一会儿要他滚,他会被折腾出心脏病。

    “笨蛋,害得我那么生气。”秦梵音在他怀里嘟囔着,心里却是甜丝丝的。

    邵墨钦低下头,凑上她的唇,亲过去。

    两人的唇舌缠缠绵绵追逐嬉戏时,秦梵音像是突然想到什么,推开他,生气的质问道:“你为什么要翻窗啊?这是25楼,很危险的你知不知道?”

    “我知道。”邵墨钦动唇,“可是过了一个小时,你再也不见我,更危险。”

    “说说而已嘛,谁叫你一直不理我。”她轻哼。

    邵墨钦将秦梵音搂紧,表情认真到虔诚的看着她,“老婆,你说的每句话,都是我的圣旨。”

    秦梵音看着他的嘴巴,跟着他的唇型,把这句话在心里念一遍……脸上突然发热,低下头,不好意思再看他的眼神。内敛老公突然变身情话boy,完全无法适应啊。

    邵墨钦抬起她的脸庞,她唇角悄悄弯起的弧度被他捕捉到,少女般娇羞,蜜糖般甜蜜。邵墨钦眼神柔软的一塌糊涂,低头吻上那甜蜜的两瓣唇。

    缠绵的吻不断升温……

    无法控制的激情,浑身每个细胞都在叫嚣着想要占有彼此。

    邵墨钦把门反锁,一路吻着秦梵音到房中……

    房外,秦嘉阳看着关上的门,过了十几分钟,门还没有打开。

    他打了个响指,“以我纵横沙场的经验分析,姐夫今晚肯定是不出来了。”

    秦山拍了儿子脑袋一下,“他们的事情你少管,去睡觉!”

    秦嘉阳伸了个拦腰,进房。

    王梅低声道:“这可咋整……”

    本来看他们吵架还暗自窃喜,没几分钟,就一起闩屋里不出来了。

    秦山弹了弹烟灰,道:“音音身体也好了,可以找时机带她走了。”

    夜色深沉,月光温柔泻落房内。

    狂风暴雨过后,秦梵音睡在邵墨钦怀里。

    前阵子因为她身上有伤,邵墨钦很克制,早就憋的不行了。

    但今晚还是得克制,这房子隔音效果不是很好。秦梵音怕被听到,只一次,就不准邵墨钦再来。

    邵墨钦靠在床头,抚摸着怀里睡着的小女人。他想抽根烟,怕熏着她,还是忍住了。

    他拿起床头的手机,给顾旭冉发信息,“武照不是你妹妹,她被别有用心的人塞过来,试图掩盖真正的心愿。”

    很快,顾旭冉有了回复,“大晚上的,你开什么玩笑?我们这边有了结果鉴定,她的确是我妹妹。”

    “她不是。看来你那边有人里应外合。”

    “我真糊涂了,那到底谁才是?”

    “我老婆。”

    手机安静了许久。

    躺在床上的顾旭冉看着这条信息,愣住了。

    他老婆醒来,见他看手机,呢喃了句,“怎么还不睡,玩什么手机。”她伸手想把手机截过来,顾旭冉手一扬,抓紧手机,下了床,“有事,大事。”

    他走到书房,摸出烟盒,点燃一根烟,抽了几口压压惊,方才回复,“梵音是我妹妹?你确定?这次没弄错?”

    “你自己想想,她是不是。明天到我这里来拿资料。”

    顾旭冉陷入了沉思。

    秦梵音……武照……真要这么对比着想,无疑秦梵音更像他们顾家的女儿。她跟他妈长得有几分相似,两人又极其聊得来,之前他还开玩笑,让他妈认梵音做干女儿……

    在此之前,即使有那么些相似,他也完全没想过她可能是他妹妹。这世上哪来这么巧的事呢?嘿,这还真遇到了!

    顾旭冉心绪蓦地激动起来,发信息询问,“她知道吗?”

    “不知道。”

    “你没告诉她?”

    “你尽快把你家那边处理好,我不会让她面临武照的情况。”邵墨钦眉头深锁,输入,“如果是以顾心愿朋友的身份进你们顾家,你就别想认这个妹妹。”

    “哎,那不是无奈嘛……”

    “你们怎么考虑与我无关,总之,不准让她受一点委屈。”

    “好,我懂了。明天去你那儿再详谈。”

    交流结束,邵墨钦放开手机,躺下床,将秦梵音揽入怀中。他轻轻抚着她的发丝,温柔的轻吻一个接一个的在她脸颊上散开……

    几天前武照的哭诉和抱怨还言犹在耳,他不会也绝不能让他老婆再受这种委屈。何况,她的性子温顺善良,只怕她连抱怨都不会,自己打落牙齿活血吞。

    邵墨钦轻叹一口气,将秦梵音往怀里搂紧,紧紧的拥抱,却又温柔的不可思议。

    他这辈子再无他求,惟愿她幸福快乐。

    .

    次日,顾旭冉赶去邵墨钦办公室,拿到那份资料。

    他心绪起伏的翻阅着,眼眶越来越红,嘴里忍不住呢喃,“我怎么就没想到……从第一次见她,我就觉得她很亲切,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我怎么就是没去想,她可能就是我妹妹……难怪我们全家都喜欢她,这就是血缘亲情啊……”

    邵墨钦等他平静下来,打手势,“等你们做好迎接她的准备,再告知她实情。”

    顾旭冉深吸一口气,压下激动的心情,“你放心,我妈很喜欢梵音,她一定会接受现实。”

    “她流落在外二十年,家人任何细微的反应都会在她心里掀起惊涛骇浪,懂吗?”

    顾旭冉点头,无奈道:“我明白,我对妹妹的关心不会比你少。”

    “动手脚的内鬼,尽快给我结果。”邵墨钦冷着脸比划。他这边的人同样在清查。

    “好。”

    顾旭冉心里已经有了怀疑对象。

    当初说要鉴定亲子关系时,顾心愿主动揽下了这个活儿,积极的去对接,拿报告。

    她没有任何动机和理由去弄个假冒的人回来,分享自己的一切,所以他对她没有丝毫怀疑。

    顾家,一家人吃过晚餐后,顾旭冉把顾心愿叫到了书房。

    “哥,有什么事儿呀,神神秘秘的。”顾心愿笑嘻嘻道。

    顾旭冉沉下脸,“谁让你这么做的?”

    顾心愿心里一沉,表情无辜的问:“哥,你说什么呀?”

    “造假武照的鉴定书,欺骗家人。”顾旭冉紧紧盯着顾心愿的眼,他不想相信也不愿意接受是这个妹妹做出这样的事。

    “武照不是妈妈的亲女儿吗?”顾心愿一脸惊诧,“我什么都不知道啊哥!是你把她带回来……我只是帮你们拿鉴定书,我什么都没做啊!”

    “我为什么要造假?这对我有什么好处?”顾心愿眼眶里已经有泪水在打转。

    “我也想不通。”顾旭冉逼近顾心愿,脸色是前所未有的严厉,“你告诉我,为什么?”

    “哥……我没有……我真的没有……你不要冤枉我……”顾心愿哭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