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V章

无影有踪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秦梵音独自坐在病房里,看着窗外暗下来的天色。

    他一天没过来了。

    以往这个时候,他会赶来陪她,哄她吃晚饭。

    是因为武照的事情吗?他在进行艰难的抉择?

    秦梵音拿出手机,给邵墨钦发了一条信息,“我想见你。”

    无论他的选择是什么,总得当面把话说清楚。

    许久没有回复。

    秦梵音给邵墨钦打电话,电话通了,一直在响,没人接。

    秦梵音的眼神一点点黯下去。

    她换了衣服,戴上口罩和帽子,离开医院,打车到寰融大厦楼下。

    推门之前她又不想下去了,她对司机说:“麻烦再去酒吧一条街。”

    片刻后,秦梵音站在了两人初遇的地方。

    她给邵墨钦发信息:“我在第一次见面的地方等你。”

    发完,她找了个街边的夜市摊坐下,点了烧烤和啤酒。

    这一天终究是来了,等待着她的会是什么?

    他提出离婚,去偿还多年欠下的债?还是犹豫两难,不知如何是好?

    寰融大厦,高层总经理办公室内。

    邵墨钦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几个小时了,不看手机,不听助理的提示,拒绝任何公事商谈。

    他席地坐在落地窗前,看着外面逐渐亮起的万家灯火,一根接一根不停的抽烟,身边散落着已经翻了无数次的资料。

    他不希望她是她……他不希望他犯下的错是加诸在她身上……

    他知道这种想法很自私,可他宁愿是另一个人……

    柳叶也好,武照也好,他宁愿对另一个人偿还罪孽。

    他只想她简单快乐,只想给她最纯粹的爱。

    如今,他该怎么告诉她,他是伤害她的罪魁祸首……

    如果她不原谅他,他该怎么办?他还有资格留住她吗?

    他竟然在害怕,害怕她知道身世后的反应,怕她怨他恨他离开他……

    夜市摊里,秦梵音坐在偏僻的角落里,独自面对着墙壁,又给自己倒了一杯啤酒。

    两个小时过去了,他没有出现,手机也没有回应。

    他在干什么?在陪武照吗?她有麻烦了,她不开心了,他去哄她了?

    脑海中想象着那副画面,秦梵音心里跟被针扎一样疼着。

    她果然不够大气,而且越来越小气,越来越自私了。她无法忍受他心里同时放着两个人,即使对那个人是出于忏悔和愧疚。那个人的地位在她之上,她无法不难受,无法不介意。

    秦梵音趴倒在桌上,迷离的目光看着那个街角,初遇时的一幕仿佛重映……

    在她最惶恐最无助的时,他从黑暗中走来……他有着她最喜欢的模样,有强大厉害的身手,有见义勇为的仁义……

    仿佛上辈子就在等待的人,终于出现在眼前……她不可自拔的沦陷了……

    一道阴影压过来,秦梵音心跳骤快,抬起了头。

    不是想见的人……

    希望变成失望,她别过脸,没说话,又喝了一口酒。

    邵时晖坐到她身边,截过她手里的杯子,“女人不要晚上独自在外喝酒。尤其是漂亮的女人。”

    秦梵音又倒了一杯,淡淡道:“没事。反正有保镖跟着我。”

    “如果保镖能保证万无一失,你就不会住进医院里。”邵时晖又一次截过她的杯子。

    秦梵音眉头微蹙,“你来干什么?”

    邵时晖说,“真正的顾心愿回来了……”

    秦梵音微怔,应声,“我知道。”

    “她喜欢我哥。”

    “我知道……”

    “所以,我怕你难过,来看你。”

    秦梵音扯了两下唇,“这有什么好难过的,是她喜欢他,又不是他喜欢她……而且……而且……”秦梵音舌头撸了两下,话突然说不出来了。

    她低下头,脸压在了手臂上,阻挡住眼眶里那股强烈的酸涩。

    而且,她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上次闹离婚之后,他一直没有给她一个肯定的承诺,那时候她就做好了出现变故的心理准备……

    所以,真要面对,也没那么艰难。

    可是……可是你倒是出现啊!要走要留怎么决定,把话说清楚啊!

    秦梵音抬起头,再次拿起手机,给邵墨钦打过去。

    打通了,还是没人接。

    秦梵音气的在语音留言里喊道:“一个小时之内不在我眼前出现,你就永远别想见我了!”

    喊完,她怒气冲冲的挂了电话。

    一抬头,对上邵时晖的眼神,秦梵音浑身不对劲,起身道:“我还有事,先走了。”

    “梵音……”邵时晖起身跟上。

    秦梵音头也不回的说:“我们不要见面的好。”

    “……梵音!”邵时晖脸色一变,冲到她跟前,拦住她的去路,抓住她的双肩,看着她道,“就算只是做朋友,普通朋友也不行吗?”

    “不行。我不想跟你做朋友。”秦梵音冷淡又平静的说。

    “为什么?”男人眼里满是不甘。

    “为了让我老公安心。”她毫不犹豫道。

    “秦梵音!”邵时晖气的低喝,“你们的婚姻还能维持几天!你时时处处想着他,有用吗!就算你付出再多,你们也走不到最后!”

    秦梵音像是他这句话刺激到了,猛地用劲,推了邵时晖一把,“我们怎么样不由你说的算!”

    她将他推开,转身大步离去。

    邵时晖站立原地,看着她的背影,目光里满是心碎。

    他猛地拿起桌上的酒瓶子,朝地面摔去,脸色狰狞的骂道:“艹你吗的邵墨钦!什么都是你的!!”

    秦梵音坐车回了家。

    王梅正在厨房里给晚归的秦嘉阳弄宵夜,见秦梵音回来,诧异道:“你不是在医院吗?怎么回来了?”之前的晚上,邵墨钦会在医院陪她,所以他们很知趣的没去打扰。

    “身体好了,能走能跑,可以回来了。”本来也差不多是这几天出院。

    “想吃什么,小区里的超市还没关门,我去买回来做。”

    “不用了妈,我吃过了,我先回房休息了。”秦梵音回到房间,关上门,一头栽到床上。

    好,不理她……好……她以后再也不要理他了……

    .

    邵墨钦坐了许久,直到办公室的门被推开,助理走进来。

    “邵总,今晚要在公司休息吗?”

    他转过身,看着来人,仿佛这才由他昏天暗地的世界里醒过来。

    他摇头,站起身。

    他还要去医院见她。

    邵墨钦走到办公桌旁,拿起手机,发现有秦梵音的未接来电,还有几条微信。

    “我想见你。”

    “我在第一次见面的地方等你。”

    “一个小时之内不在我眼前出现,你就永远别想见我了!”愤怒的低喊传入耳中,邵墨钦脸色一变,看了眼她留言的时间,晚上九点四十分。

    现在是十点……

    邵墨钦猛地攥紧手机,外套都没来得及拿,推开正要说话的助理,往外飞奔。

    一路跑到电梯前,迅速按下,进入电梯。他焦灼的看着电梯不断往下,终于抵达底层停车场。

    他跑向自己的跑车,上车。发动车子前,看了一眼手表,十点十分。

    只剩下三十分钟了。

    车子猛地驶出停车位,拐弯摆尾过大,撞到了一侧的车辆,他顾不了那么多,飞驰而去。

    一路不断的超车,不断闯红灯,后面车子里的人骂骂咧咧道:“我擦!豪车了不起啊!”

    车子驶到秦梵音家小区外,邵墨钦顾不上停好车,下来就往小区里跑去。一路跑上楼,他按着门铃,看表,十点三十五分。

    “谁啊?”王梅询问着,打开了门。

    门口直挺挺站着的人吓了她一跳。

    邵墨钦没工夫寒暄,由她身侧走入,室内环视一圈不见人。正在吃炒饭的秦嘉阳咀嚼着嘴巴道:“我姐在房里。”

    邵墨钦到秦梵音房门前,敲门。

    连敲了几下没人应声。

    拧门,门被反锁了。

    邵墨钦抬手看表,十点三十七分,只剩下三分钟了。

    他打开秦梵音房间旁边的那扇房间门,走入,去到外面的阳台。两个房间的阳台之间有一段悬空的距离。邵墨钦跳上阳台,扶着墙面踩在横梁上走。

    秦嘉阳跟过来,吓得眼珠子都快掉地上了:“姐夫你这是要干嘛!你慢点!当心点啊!这可是25楼!”

    邵墨钦走过那段距离,跳进了秦梵音房外的阳台。

    他推开门,进入房间。

    房里没有开灯,一片幽暗,只有月光渗入进来。

    房中央的大床上,被子鼓了起来,可以看出里面闷了个人。

    邵墨钦快速走到床边,拉开被子。

    突然的凉意,令秦梵音转过头。她两只耳朵里插着耳塞,脸上还带着泪痕,像是做梦般,愣愣的看着出现在眼前的人。

    邵墨钦抬起手,将手表递到她眼前,喘着气动唇,“还有五秒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