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V章

无影有踪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什么时候回来?”他忍不住问。

    “明天就回去了,到时候介绍我们认识哦。”秦梵音笑眯眯回复。

    邵墨钦:“好。”

    秦梵音还想说什么,手机被曲婉一把夺走,“宝贝,这个时候就别玩手机了,马上就要登台了。”

    秦梵音心情极好,冲曲婉眨眼一笑,乖乖收敛心神,准备演出。

    顾旭冉跟邵墨钦拥抱了下,拍拍他的肩,由衷道:“墨钦,谢谢你。我先把妹妹带去酒店休息。回去我要跟我爸商量下,怎么让我妈接受这件事。”

    邵墨钦点头,正要离去,武照拉住了他的衣服,“帅哥哥,你别走啊!”

    邵墨钦回过头看她。

    武照说:“我要你陪我!”

    邵墨钦打手势,“我还有事。”

    “你有什么事啊?”她追问。

    顾旭冉轻轻揽上武照的肩,以兄长温和的语气说:“小照,你这样不礼貌。”

    武照像是被挫伤了自尊心,猛地甩开顾旭冉的手,尖锐道:“对,我就是没礼貌!没教养!我有娘生没娘教!这么多年我没被打死饿死就不错了,你们还想我成为什么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

    顾旭冉眼里闪过愧疚,轻叹一口气,扶上武照的双肩,温柔的说:“小照,我不是这个意思。无论你怎么样,你都是我妹妹。以前的事我们无法改变,现在你回来了,以后一定会尽力弥补你。”

    武照看向邵墨钦时,邵墨钦随之点头,算是附和顾旭冉说的话。

    武照再次拉住邵墨钦的衣服,“我不要住酒店,没有安全感。我先住你家里,好不好?”

    顾旭冉看着武照,心里隐有担忧浮起。因为她看着邵墨钦时的那眼神,十足的少女怀春。

    邵墨钦倒没多想,对顾旭冉打手势,“那你回去跟顾叔叔商量,今晚她先住我这儿。”

    “好吧。”顾旭冉点头。

    当晚,邵墨钦睡在主卧,武照睡在客房里。他把她安排在自己这座独栋的别墅里,没带去那边主宅。在顾家没有正式公开承认她的身份之前,他也不打算兴师动众。

    武照看到过来做作业的邵璎璎,大吃一惊,“你还有这么大的女儿啊?”

    邵墨钦点头。

    邵璎璎不太开心的问:“阿姨,你是谁?”

    “我看起来有那么老吗,你该叫我姐姐!”武照当即反驳。

    “哦,姐姐。”

    “不对不对……”叫姐姐岂不是乱了辈分,她还要嫁给邵墨钦来着,武照挠挠头,又说,“你还是叫我阿姨吧。”

    邵璎璎吐吐舌头,一脸鄙视,“笨阿姨!”

    “嘿,你个小家伙,毛都没长全,你敢说我笨?”

    邵璎璎冲她做个鬼脸,转身跑了。

    武照一转头,发现邵墨钦站在另一端。

    他拿着个杯子,站在柔和的壁灯旁,不紧不慢的喝了一口水。光影打下来,使那张漂亮清隽的脸,更显深邃迷人。他身上穿着棉质休闲裤和衬衫,高大健硕的体型散发着浓浓的男性荷尔蒙。武照心脏噗通噗通的跳起来。

    邵墨钦放下杯子,对她笑了下,示意她自便,迈步去了书房。

    武照跟在他身后进了书房。

    邵墨钦坐在书桌前,正要打开电脑,一抬眼看到武照进来。

    他拿起手机打字,给她看,“怎么还不睡觉,有事吗?”

    武照搬了把凳子,坐在邵墨钦身边,笑嘻嘻道:“你不是说我小时候就喜欢黏你吗,我现在长大了还喜欢黏你!”

    邵墨钦的手机响起,秦梵音发来微信,“亲爱的,睡了没有?”

    邵墨钦微微一笑,输入,“还没,你呢?”

    “躺在床上了。”秦梵音回,今晚可不敢再戏弄他,“明天下午行程结束,我就回去了。”

    “嗯。到时候把航班信息发给我,我去接你。”

    “哥哥,你在跟谁说话呀,都不理我。”武照坐在一旁不耐烦,伸手去抢邵墨钦的手机。

    邵墨钦抓住手机,看了武照一眼。不太高兴的情绪,使他表情显冷,顿时有股逼人的气场。

    武照缩回手,不敢再嬉闹,吐吐舌头,委屈道:“你都不理我,我一个人坐在这里很无聊好不。”

    “回房睡觉。”邵墨钦在记事本上打几个字,给她看。

    “我睡不着……”武照双臂交叠,趴在了桌子上,眼睛看着邵墨钦,“突然发现自己有了家,有了亲人,心里可激动了,哪里睡得着……”

    虽然是假的,这短暂的一瞬,也算是一种圆满。

    以后,等她出了国,再也不做这个不切实际的梦了。

    “你不知道,我想了很多很多年了,突然就梦想成真……”她的眼底不经意间蒙上一层湿润。

    邵墨钦静静的看着她,伸手轻轻拍了下她的脑袋,以示安抚。

    武照蓄在眼眶里的泪,不经意滑了下来,“哥哥,不管多苦多难,我没有作践过自己……我不偷不抢不卖,我就算骗,也不骗老人小孩,不骗好人……我就怕有一天,找到自己的家人,他们会嫌弃我……我要堂堂正正的,不给他们丢脸……”

    邵墨钦点点头,动着唇形,“好孩子。”

    他看过她的资料,的确如此。

    “你说他们会接受我吗?”

    “会。”他动唇,肯定的点头。

    武照眼珠子转了转,抬起头,盯着邵墨钦问,“那你会接受我吗?”

    邵墨钦点头,打字给她看,“你也是我妹妹。”

    武照抱住邵墨钦的胳膊,“我有哥哥了,我不想做你妹妹,我想嫁给你!”

    她双眼发亮的看他。邵墨钦脸色一变,将胳膊抽出来,站起身,后退了两步。

    武照跟上前,抱住他,“我告诉你一个小秘密……”

    邵墨钦不等她把话说完,抓着她的双臂把她推开,肢体接触的不适感令他蹙起眉头,表情很不好看。

    男人力气大,她晃了下才站稳,她委委屈屈的看着他,“你嫌弃我是吗……”

    邵墨钦在书架上抽出一叠a4纸,在最上面一张用钢笔写道,“我有妻子了,我不能娶你。”写完,他把白纸递给她。

    “哥哥,你的字真好看……”武照看着白纸黑字,由衷的赞叹。她随即说道,“那你跟你老婆离婚啊,现在离婚都不算什么事儿了。我愿意给璎璎当妈妈,我一定会对你女儿好的。”

    邵墨钦脸色沉了几分,毫不犹豫的在纸上写,“有生之年,我不会离婚。”这几个字写的格外苍劲,有种力透纸背的力度。

    武照看着这几个字,说不出的羡慕嫉妒恨,对另一个女人。

    她哭了起来:“你害的我苦了这么多年,你就不能弥补我吗……我对你一见钟情,我想跟你在一起……”

    邵墨钦在纸上写,“你冷静下,好好休息。”

    他把她纸递给她,大步往门外走。

    武照哭着追上前,“……哥哥……我真的想跟你在一起……要不是我被你弄丢,我们早就顺理成章在一起了……你不能这么不负责任,把我找回来又不管我……”

    邵墨钦顿住步。

    她绕到他面前,抓着他的衬衫下摆,泪眼汪汪的看着他说:“我很干净的……我告诉你,我还是处女……你别嫌弃我……我什么都能学……我可以参加成人自考,我能学英语,学乐器……我一定不给你丢人……”

    她的眼里带着乞求,和仰望光芒的虔诚,还有一种来自骨子里的自卑。

    邵墨钦心里起了一丝抽痛。

    如果可以,他愿意用一切代价来赎罪,只要能抹平她心里的创伤。

    可婚姻不行。唯独婚姻不行。婚姻是她对另一个女人的承诺。

    他不能为了弥补一个人,去伤害另一个人,而且是他最亲密的人。

    邵墨钦从口袋里拿出手机,输入,“对不起,婚姻不是赎罪的工具,我不能伤害我妻子。你很好,不会给任何人丢脸,以后会有好男人来爱你。”

    他把手机递给她看,武照看完,猛地把手机砸他身上,哭着骂道:“你就是看不起我……要不是你,我会是今天这个样子吗……我也是千金小姐,我也是大家闺秀……我一点都不会比你老婆差……”

    邵墨钦眉头微蹙,没由来的排斥别的女人跟他妻子比较。

    他捡起手机,发信息找佣人来照顾武照,转身回了卧室。武照想跟进卧室,被佣人拦在了外面。

    卧室门关上,哭闹声被隔绝。

    邵墨钦仰躺到沙发上,心情很沉重,也很疲惫。

    他希望顾心愿能够开心幸福,不想她以后的人生再有一丝挫折。只要他能为她做到的事,他义不容辞。

    但,除了感情和婚姻。

    这些他已经给了另一个女人,没法再给她了。

    邵墨钦长叹一口气,闭上眼。

    在人没找到之前,秦梵音问他这个问题,他被痛苦愧疚压迫的找不到感情与责任之间的着力点,完全无法给她答案。

    如今这个人就在眼前,她真的提出来了,甚至哭闹着谴责他……他竟然没有一丝动摇和游移。即使再难受再愧疚,心里有个声音无比清晰的说,做什么都可以,唯独放弃她不行。

    他打开微信,上面是秦梵音最后发的几条信息。

    “我去洗澡咯”

    “我洗完了,准备睡觉啦”

    “你在忙什么呀,睡着了?”

    “居然比我先睡……明早醒来看不到你哄我,你就完了!哼!”

    邵墨钦回复,“老婆,我很想你,快点回家吧。”

    次日,秦梵音醒来,看到这条短信,心情美美的回复,“算你过关了”

    白天她有两场慈善活动,下午的时候回程。

    上午赶了第一场活动,中午吃过盒饭,出发去玉清下面一个少数民族寨子里的希望小学献爱心,给孩子表演,陪他们玩耍,馈赠礼物。

    这趟行程深入山里,属于自愿,参加的明星不多,只有三四个,秦梵音积极响应。

    由于山路崎岖蜿蜒,大巴不便,几个明星团队分别坐着面包车。

    车内,秦梵音戴着眼罩,靠着椅背闭目养神。

    她这辆车在车队的最后头,司机越开越慢,与前面的车子渐渐拉开了距离。他从后视镜里观察车内的动静。

    秦梵音在休息,曲婉拿着ipad写写画画,两个助理都摊睡在椅子上。还有一个是节目组的录像跟拍。现在拍摄结束,他也在休息。

    司机确定前面几辆车已经拐了几个道,不会注意到他们这边的动静,按照原计划把车子停在一处密林边。

    车门解锁,六七个穿着粗布麻衣的男人突然从林子里冒出来,推开车门,冲上车。

    “……干什么!你们是谁!干什么!”车内陷入一片混乱,踢打声,器械落地声,尖叫声混杂在一起。一个男人粗暴的推开曲婉,一把抓住秦梵音,把她往外拖。车外有几个人拿着大麻袋接应。

    车内几人被他的同伙压制住,秦梵音完全不敌男人的力气,被他生拖硬拽拉下了车,扔进了袋子里。秦梵音被抓后,几个男人立马下车。一行人携裹着秦梵音往密林深处逃窜。

    后面的山路上,一辆黑色路虎以风驰电掣的速度狂飙而来。车子逼近时停下,车上下来四个保镖。他们很快追上了几个劫匪,跟他们缠斗。扛着秦梵音的男人被他们掩护着,一路往前跑。一根短箭破空而来,射上他的腿,他身体一软,装了人的大麻袋从肩上滚下去。

    偏巧他站在斜坡处,袋子顺着坡道在没有路的丛林枝桠间飞快往下滚落。

    有保镖想跳下去追人,被劫匪拦住,一番缠斗后,保镖以少敌多把一群劫匪制住。

    他们顺着之前秦梵音掉下去的地方往下跳,四处攀爬搜索,没见到人。

    几个保镖急了,兵分两路,一边继续找人,一边钳制着那些劫匪,联系邵墨钦。

    远在千里之外的邵墨钦,正在办公室跟顾旭冉沟通。武照坐在一旁玩手机,像是跟谁赌气似的,一脸不高兴。

    顾旭冉说:“我爸的意思是我们带小照再验证一次,确认无误后,再公开她的身份。”

    邵墨钦点头。

    “难得心愿这丫头,特别懂事,她不仅接受了,还说要一起帮忙扭转我妈的状态。”说到这儿,顾旭冉颇为欣慰道,“其实她心里也很难受,但她没怪我们,还反过来安慰我们……”

    邵墨钦对顾心愿无感,没什么多余的表情。

    武照一声轻哼,“知道自己是冒牌货当然要好好表现了,不然等着被扫地出门嘛。”

    “小照。”顾旭冉蹙眉,不太高兴,“以后她就是你妹妹。你们要好好相处。“

    武照冷笑两声,“我还没见到人,就闻到空气中飘着她那股虚伪的人渣味儿。哥,你可别忘了给我买保险,我怕她下药毒死我。”

    顾旭冉心里极不高兴,但这妹妹又是刚认回来的,在外面吃不了不少苦,他也不好发火,只能隐忍。他耐着脾气道,“今晚你跟我回去,别打扰墨钦了。”

    武照瞟了邵墨钦一眼,昨晚他的冷漠,她记忆犹新,住在他家也讨不了什么好处,可能还惹他生烦,走就走吧,再找其他机会。

    顾旭冉又说:“妈妈身体不好,需要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回家就说你是心愿闺蜜,过来暂住一段时间。以后你跟心愿一起照顾妈妈,培养感情,等时机成熟了,再说出实情。”

    武照豁然起身,手机摔倒沙发上,一脸气炸的怒容:“我他妈回自己的家不能光明正大,还要做那个冒牌货的闺蜜!你们把我丢了二十年,找到我就是这么对我!卧槽尼麻痹……”

    “小照!”顾旭冉站起身,脸色紧绷,“不要说脏话,你这么刁钻刻薄,爸妈都不会喜欢你。”

    “我稀罕你们喜欢啊!我求你们来找我了?”同是被拐卖的孩子,同是希望找到家人的孤儿,武照完全无法克制内心窜起的委屈和怒火,吼道,“早知道是这样,我根本不会回来!在你们顾家,我就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人!我走丢了,你们抱个冒牌货回来!这些年过的乐呵乐呵的,早当我死了吧?!我现在回来了,他吗的还当着我的面说那个冒牌货多贴心多懂事!你要我照顾她的情绪,照顾妈妈的情绪,谁来照顾我的情绪!我活该被拐卖,活该被人毒打被人作践,我回了家还要活该受委屈是不是!”

    “……”顾旭冉被武照骂的不知如何接口。

    “我可不就是满口脏话!刁钻刻薄!别拿我跟你们家温室里的小花比!我没有家,没人保护我,我什么都得能靠自己!我还能拿板砖跟小流氓干架!”武照越说越激动,两颊通红,瞳孔不断扩张,眼眶里隐隐有泪水在打转。

    邵墨钦走到武照身前,双手扶在她肩上,示意她冷静。

    武照对上那双温柔沉静的眼睛,愤怒委屈悉数变成了伤心,她一头扎进他怀里,抱住他,哭了出来,“哥哥……我不开心……一点都不开心……只有你对我好……她们根本不想要我……我是多余的……”

    邵墨钦轻轻拍着她的后背,用目光谴责顾旭冉。

    顾旭冉无奈道,“你知道我家的情况,我能怎么办?”

    邵墨钦对顾旭冉打手势,“她现在是敏感自卑期,需要你们的温暖和鼓励,不要对她太苛责,不要一昧要求她配合你们的方式。”

    顾旭冉长叹一口气,他也知道自己说错话了。

    邵墨钦放在办公桌上的手机响了。他轻轻推开武照,走过去拿手机。

    电话接通,听到那边的话,他脸色一僵,手下用力,猛地攥紧了手机,指骨泛白。

    他一边听着电话,一边大步往外走。

    “怎么了?”顾旭冉感觉不对劲,跟出去急问道。

    “音音出事了!”邵墨钦挂掉电话,微微发颤的手指迅速对顾旭冉打手势,表情绷的死紧,像是下一秒就要崩溃。

    他转身大步离去,一边走一边迅速下指示,安排专机直飞过去。

    “哥哥……”武照想跟上,被顾旭冉拉住了胳膊,“他老婆出事了,你现在别烦他。”

    .

    原始丛林。

    被装在麻袋里的秦梵音头晕目眩,身体不停往下滚落,期间磕磕碰碰,数次撞到岩石树干,划过树枝,她蜷缩成一团,紧紧护住自己的脑袋。

    当翻滚之势终于停止,她喉间涌出腥甜,身上多处撞伤,脑袋晕眩到快要失去意识。

    她不停告诫自己,不能晕,一定不能晕过去,不然她会死在这里。

    麻袋的口子被那些人捆住,她拼着一口气挣扎着,蠕动着。

    上面的过道有两个人经过,一个光头男人发现了,“那是什么?”

    另一个尖嘴猴腮的眯了眯眼,“谁把货扔这儿了?”

    两个男人目光交汇,明白了彼此的意思。其中一人从包里拿出绳索,捆在另一个腰上,那人缓缓的下道,到了那块凹地,把麻布袋拎起来。借助上面那人的拉力帮助,他顺利的拖着麻袋上来了。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麻袋里传来秦梵音痛苦的声音。

    男人笑了,“捡漏了,好货。”

    他们没有解开麻袋,一人抬头一人抬脚,很利索的携裹着她快步离去。

    下了这段山道,路边停了一辆破旧的商务车,他们把麻袋往里一扔,开车上路。

    秦梵音撞伤的脑袋在山路上被反复颠簸,彻底晕过去了。

    当她幽幽转醒时,发现自己躺在地上,上方五个人十双眼睛盯着她看。

    “啧啧啧,好久没瞧见生的这么细皮嫩肉的女人了……”

    “美如天仙啊,老子心痒痒了……”

    “你们几个给我老实点!这货能卖个好价钱!谁也不准私下折腾!”

    “自己还没爽到就转手,太不划算了噻……”

    “明天带她见磊哥,先谈拢价钱!”

    秦梵音一阵阵颤栗,他们夹着乡音的话,她听不全懂,但也差不多明白了。她这是遇上人贩子了……

    秦梵音抽动干涩的喉咙,艰难的发出声音:“你们不要卖我……卖不掉……我是明星,歌手,大家都认识……这买卖风险太大……”

    “哟嚯,这还是明星?”

    有个人压低声音道:“是说今天有外面的人进寨子,还有电视台的,叮嘱咱们小心点。”

    秦梵音说:“我叫秦梵音,不信你们上网搜……我很出名,带着我出去会被人怀疑……你们要真想要钱,跟我老公要……我老公是富商……你们可以勒索几百万……”

    这番话一说,几个人全都眼冒绿光。

    他们一次也就几万十几万的生意,这下可赚大发了。

    几个人一琢磨,这几百万肯定是保守价格。

    其中一人扔了个手机给秦梵音,沉声道:“给你老公打电话,今天晚上十二点,准备一千万,装在车里,开到我们指定的地点。我们这边收了钱,就放你走。”

    “我老公人不在玉清,他在c市,赶过来就要一定时间,还得筹集资金,准备车子,今晚十二点可能来不及……”

    “少tm废话!”其中一个男人猛地一鞭子抽下来,秦梵音抬手捂住脑袋,手臂上一片火辣辣。

    她忍痛拿起电话,拨通了邵墨钦的号码。

    邵墨钦看到未知来电,迅速接了起来。

    “喂……”

    电话那边传来秦梵音虚弱的声音。直升机上的他,血液几乎凝固,压在手臂上那只手,拳头捏的死紧。

    秦梵音转述几个人贩子的话,邵墨钦抽动着喉咙,凝神屏息,心脏仿佛被什么给攥住了,连呼吸都难。

    人贩子把电话接过去时,邵墨钦把手机交给他的下属,警告他们千万不要对人质轻举妄动。

    人贩子挂了电话,为首的发话,“把她带到里面去,好好看着。”

    秦梵音被两个男人拖起来,穿过一个庭院,进了一间屋子,又进到里面。他们绑住她的双手双脚,把她往里一推,关上门。

    秦梵音跌倒在地,好半晌坐不起来。

    身体一动,她看到墙角处坐了几个小孩,一个四五岁大的小女孩和两个两三岁的小男孩。

    他们小小的手脚上被绑着生了锈的铁链子,小男孩歪在地面上睡着了,浑身脏兮兮的,小女孩目光畏惧又呆滞的看着她。

    秦梵音倒吸一口凉气,气的心肝发疼!

    这群该死的禽兽!

    秦梵音艰难的挪动身体,挣扎着坐了起来,靠近小女孩身边,轻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在哪里被坏人抓来的?”

    小女孩咬着唇,眼眶里有眼泪在打转。

    “不要怕,告诉阿姨,阿姨救你回家……”她想伸手抚摸小女孩的脑袋,安抚她的情绪,却发现双手已经被捆住。

    小女孩用低低的细细的声音,抽噎着告诉她,“我叫吴馨语……我家在玉清……我妈妈叫陈莉,我爸爸叫吴孟华……”说完她家的地址后,她问她,“阿姨,你也是被坏人抓来的吗?”

    秦梵音点头,“咱们不怕,一定能逃出去。阿姨会送你们回家。”

    小女孩连连点头,眼泪不停往下落,“谢谢阿姨……”

    秦梵音的目光在房内搜寻,发现床脚有一把生锈的匕首。她挪到那里去,艰难的拿起匕首,可她的手被反绑着,很难操作。

    她挪动到小女孩跟前,“馨语,你帮阿姨把手上的绳子割断好吗?”

    小女孩脸上闪过一丝畏惧。

    秦梵音鼓励道:“阿姨逃出去了,才能救你们啊……我们坐以待毙,就会被那些坏人卖掉,以后永远回不了家了……”

    小女孩眼里燃起了勇气,双手握起匕首。

    “好孩子……”秦梵音眼眶微微湿,背过身去,把双手对着她。

    这边小女孩用生锈的匕首费劲割着绳子,另一边几个人贩子商量着,怎么安全运走今晚的一千万。

    他们就没想过要放秦梵音,一个大明星,看到了他们的脸,还有个富豪老公,后患无穷。他们打定主意,干完这票,把她轮一遍,就给做掉。

    房内,秦梵音手上的绳子断开,她自己把脚上的绳子割开。

    房里的门被锁上了,只有一扇通风的高窗。秦梵音正在窗边徘徊时,外面传来了脚步声。

    她心下一惊,赶忙把绳子收拢,放到自己身后,折着腿,双手放在身后,靠墙坐着,就像被绑起来那样。

    门锁被打开,一个男人端了个大食盆进来,放到他们跟前。

    他瞅着秦梵音,嘿嘿直笑,一脸淫.邪,“晚上回来陪爷好好玩。”

    他们有个规矩,办事前不能碰女人,会沾晦气,不吉利。

    他朝秦梵音流里流气的吹了个口哨,转身离去,再次锁上门。

    秦梵音终于松懈下来,僵硬的后背出了一层又一层冷汗。

    两个男孩醒过来,像小狗一样扑倒食盆前,用手抓着混在一起汤饭吃。

    小女孩没跟他们抢,但忍不住说:“给我留一点……”

    秦梵音别过脸,不忍看。

    她走到窗边,这是老式的玻璃窗,小心翼翼拉开,万幸,没有阻拦物。但这么高很难爬,小孩子更爬不了。

    秦梵音想了又想,只能自己先设法逃走。等搬到救兵,再回来救人。

    她吊在窗户上,一次又一次努力,臂力不够,始终撑不上去。

    小女孩挪到她下方,站起身,小声说:“阿姨,你踩到我肩膀上。”

    秦梵音回头看了孩子一眼,眼泪差点流出来了,她哽声道,“馨语,谢谢你。”

    有了孩子借力,秦梵音双臂终于压在了窗户上,她一使劲,脚也上去,身体探了出来。她正要往下跳时,小女孩催促道:“阿姨,快跑,外面有人来了!”

    秦梵音心里一紧,扒着窗棂站起身,扶上屋檐,门被推开时,她翻上了屋顶。这时候往下跳,跑不了几步就会被抓回来,她只能冒险躲在上面。

    两个男人拿着手机进屋,邵墨钦那边来电话了,要再次听到秦梵音的声音,确认她还好好的。

    屋内,只有三个缩在角落里的孩子和断开的绳子,抬眼一瞧,窗户是开着的。

    “遭了!人跑了!”一人低声叫,另一人赶紧挂了手机。

    两个人一个跳窗追人,一个去外面跟其他人商量怎么糊弄。

    几个留守的进到屋里来,心急火燎的等待着。其中一人抄起鞭子朝小女孩抽去,“人是不是你放的!”狠狠的一鞭子,顿时在女孩脸上抽出血痕。她扑倒在地,疼的嚎啕大哭。

    “就你最不老实!我今天不抽死你!”男人狠狠抽了几鞭子。另一个男人想着到手的一千万可能要飞了,也是气的上前一阵拳打脚踢。

    小女孩像个破布沙包,被他们踢来打去,脸上身上一道道血痕和青紫,她哭的嗓子都哑了,恐惧的抽噎着哀嚎着,“不要打我……不要打我……呜呜呜呜……不要打我……呜呜呜呜呜呜……”

    仰躺在屋顶上的秦梵音,将房内的抽打声和哭声听得清清楚楚。她紧紧咬着塞进嘴里的手,眼泪不停往下滚落,身体哭的颤抖,手被咬出血来,滚进喉咙里。

    “不要打我……呜呜呜……不要打我……呜呜呜呜呜呜……”

    她的心脏抽的像是要死去,头顶墨蓝色的夜空越来越模糊,窒息的痛苦一如潮水涌来……

    “不要打我……呜呜呜呜呜呜……我错了……不要打我……”

    “我再也不跑了……呜呜呜呜……我发誓我再也不跑了……”

    “叔叔……不要打我……我求求你……呜呜呜呜……不要打我……”

    小女孩蜷缩在角落里,面目狰狞的男人挥着皮带在她身上狠狠的抽打。小小的身体沾着泥泞和污秽,被抽的青一道紫一道,皮开肉绽……

    “叔叔阿姨……我错了……呜呜呜呜呜……我知道错了……我给你们磕头……我给你们唱歌……”她爬到几个大人脚下,一边磕着头,一边唱着歌,几个大人在哈哈大笑……

    丝丝冰凉,将秦梵音由昏迷中唤醒,睁开眼,上方是墨蓝色的天空。

    耳边的哭声已经停歇,天空下着蒙蒙细雨。

    她仿佛由一个冗长的梦境中醒来,可是那个梦境如此清晰,如此令人恐惧,就连梦里人的长相,她都看的清清楚楚……

    不,这不是梦,这是一段记忆……

    可是为什么她会有这样的记忆……

    秦梵音如死而复生的人,转了转眼珠子,由屋顶上缓缓坐起身。

    四下没有动静,她揣测那些人赶去交易了。她由屋顶翻下来,站到窗户上,屋里的几个小孩倒在地上,不知道是哭睡着了还是昏死过去……

    秦梵音咬唇,忍住心里的难受,跳下了窗户。等我找到救兵回来救你们!

    她拖着散架般疼痛难忍的身体一路跑。

    跑进树林里,她靠着一颗大树,松了一口气,复又继续跑。

    邵墨钦的第二通电话没有听到秦梵音声音,猜到她逃了。但他表面上不动声色,依然按照原计划进行交易,把他们引出来。交易前的第三通电话,所谓看守的人依然在找借口,没有听到秦梵音声音。

    既然没被抓回去,他当机立断派出大队人马进行搜山。数辆直升机由半空探照,一寸寸搜寻。

    秦梵音在黑魆魆的丛林中慌不择路的跑着,一道灯光由她身侧晃过,又晃了下,照到她身上。

    她仰起脸,隐约看到上空的直升机。

    她知道,这是她的救兵来了。

    飞机上的飞行员探到秦梵音后,连线到邵墨钦那架直升机上,报出方位。

    邵墨钦的那架飞机在靠近,不断下降,发出巨大的轰鸣声。

    由于下方位置狭窄,飞机无法直接降落。舱门打开,抛下了一截绳梯。

    秦梵音看着那个熟悉的身影出了飞机,正在顺着绳梯往下爬,突然间泪流满面,哭的无法自抑。

    她就知道他会来……

    无论她在哪里,他一定能找到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