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V章

无影有踪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秦家里,儿子女儿都不在家。

    秦山给王梅推拿着筋骨,“这把女儿在娘家留着,能管啥用?”

    “用处大着呢,咱们音音总不回去,他们邵家就会生出不满,难保不跟音音吵架。那种名门大户,对媳妇要求高,音音一心扑在娘家身边,可不搞得火上浇油。咱们这边多拾掇,给煽风点火,两人之间的矛盾就越来越深,吵吵就散了……”王梅胸有成足道,“我可看过不少婆家娘家搅和着离了的,现在的年轻人不比咱们那个年代,说离就离了……”

    王梅盘算着,“他邵墨钦有钱有势,就算是个哑巴,也不愁娶不到媳妇,我看他脾气不太好,忍不了多久的……这次不行,还有下次,多折腾几次,迟早得把他们折腾散了……”

    秦山叹道:“早点离了好。等离婚了,咱们一家人离开这里,离他们邵家顾家远远的……”

    他们这种小人物,哪里招架得住那两个豪门世家,唯一的办法就是躲,躲的越远越好。

    如今他们也是后悔着,千不该万不该,答应了邵家的求亲。

    .

    私人会馆。

    隐秘的包间里。

    顾心愿听了邵时晖的话,质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弄个冒牌货出来?”

    邵时晖淡淡道:“她的经历非常符合,幼年被拐卖到山里做童养媳冲喜,后来男人死了,她出来打工,设法逃离了那家人的魔爪,后来入了一个诈骗团伙,到处作案,前不久才从里面放出来。”

    在顾心愿生日宴上听到秦梵音和邵墨钦的争执,在他们吵架冷战的那段时间,他的人就在物色这么一个人选。查出秦梵音的身世时,他曾一度放弃这个念头,想让她回归家庭。

    终究,不够坚定的信念败给了一次次阴错阳差……

    既然他们不给他做好弟弟的机会,那他索性随着自己的意愿。

    无论如何,梵音也不能属于他邵墨钦。

    他不配。他没有资格。

    “不是!我不懂!那个真的已经很让我头疼了,你为什么还要弄个假的出来?”顾心愿抓狂道,“你非得让我不痛快吗?”

    “她的任务是让邵墨钦跟秦梵音离婚,一旦他们婚姻破裂,我会把她送出境。”邵时晖抿了一口酒,淡淡笑道,“你爸和你哥都知道你是养女,你不如顺水推舟,帮他们积极找人。你对这个冒牌货好一点,表现你的大度和善良,等到她身份被揭穿,逃之夭夭,顾家会更心疼你。至于秦梵音,她跟邵墨钦离婚,心灰意冷,远走他乡,远离你们的世界。”

    而他,不再留恋邵家二公子的身份,更不稀罕竞争寰融继承人,他会用全新的身份,天涯海角追随她,守她一世无忧。

    顾心愿消化了半晌,问道:“她能让他们俩离婚?”

    邵时晖扯扯唇,“你不了解邵墨钦……这是他的心魔,他无法拒绝她提出的任何要求。”

    “可是……这样……”顾心愿并不赞同邵时晖的做法,她不愿意她顾家大小姐的身份有一丝一毫的动摇,即使是暂时的也不行,更别说让大家都知道她是养女。可是邵时晖知道实情,她不能也不敢跟他翻脸。

    她试图打消他的念头,“蒙混过关没那么容易吧?邵墨钦那边能验dna。到时候万一露陷,说不定查到你头上……”

    “他那边的人我已经安排好了。”邵时晖淡淡道,这么多年一直苦心经营想上位,怎么会没几个人安插在他身边。“顾家那边,很可能还会再查证一次,到时候就看你了。”

    “我尽量……”顾心愿心不甘情不愿的应声。

    “不是尽量。在邵墨钦跟她结婚之前,不能有任何差错。”邵时晖沉下脸道。

    顾心愿看着他阴沉又隐带迫切灼热的眼神,心道:他疯了……他为了那个女人疯了……

    她也疯了,为了保住属于自己的一切,她一样疯了。

    她有自己的计划,她要秦梵音再也不会对她造成任何威胁。

    .

    邵墨钦的专业团队效率极高,且细致完备。只要不是具备反侦察能力的组织特殊掩盖,他们能将一个人的老底摸得清清楚楚。

    没几天,秦山王梅的详细资料被送到邵墨钦手里。

    这份资料详细到他们的出生、成长、婚配历程,及一路来在各家医院大大小小的看诊记录。

    邵墨钦看到其中某一段时,脸色骤变。

    不孕不育……

    伪造儿女出身证明……

    邵墨钦定定的盯着那段陈述,好半晌没有消化过来。

    他一直以为她是亲生的……

    不,他是从没有关心过她的家庭、她的过去……

    极度的震惊,带来难以言喻的心疼。

    邵墨钦像个雕像般呆呆的坐着,心脏一抽一抽的疼!

    从结婚前认为她别有居心,到结婚时敷衍了事,婚后配合着她过日子……

    他在这段婚姻里享受着她的爱她的陪伴,却从未主动走入她的人生,了解她的过去,感受她的世界……

    他这个丈夫,何其失责!

    不知道过了多久,手机铃声响起,秦梵音来电话了。

    邵墨钦有些僵硬的把手机接起来。

    “亲爱的,你怎么还没来呀?”甜软的娇嗔由听筒里传来。

    邵墨钦缓缓抬起手,叩了两下桌面,示意他听到了。

    “快点哦。”秦梵音催了声,挂了电话。两人约好了中午一起吃饭,秦梵音在公司等了好半天还不见他来,以为他忙忘记了,打电话提醒。

    挂电话后,邵墨钦深吸一口气,给特别助理下指示,“务必尽快查出秦梵音的身世。”

    一路驱车前往秦梵音的公司,抵达车库,给她发信息。

    不过几分钟时间,他看到车窗外的秦梵音,漂亮的脸上挂着愉悦的微笑,手里拎着小包,步伐轻快又优雅的走来。

    邵墨钦心里像是被什么灌满了,重重的,沉沉的,又涩涩的。

    秦梵音拉开车门,上了后座,直接坐上邵墨钦的腿,环住他的脖子,亲昵的碰了下他的唇,“今天是不是很忙呀?”

    邵墨钦看着近在咫尺的女人,伸手抚上她的脸,眼眶发热发胀。

    “怎么了?”秦梵音感觉他情绪不对劲,面带担忧的问。

    邵墨钦闭了闭眼,将她揽入怀中,紧紧箍在胸膛上。

    秦梵音本是享受着他紧密的拥抱,可他的双臂越来越用力,紧的她生疼。她眉头微蹙,问道:“老公,你怎么了?”

    邵墨钦浑然不觉自己的大力气弄疼秦梵音了,他只想紧紧的、紧紧的抱住她,恨不得把她融入血骨里,让她远离这世上所有的阴暗和污秽。

    枉他寻回过那么多拐卖儿童,帮助过那么多妻离子散的人,竟然连自己身边最亲近的人是受害者都不知道……

    他心疼她,他更恨自己,恨他对她的关怀太少,恨他给她的疼爱太少。

    秦梵音感觉到邵墨钦情绪剧烈起伏,没再说话,静静的任由他抱着,给他平复自己的时间。

    车子驶到酒店外停下,秦梵音拍了拍邵墨钦后背,“下车啦。”

    邵墨钦松开手,她终于缓过一口气。两人相继下车,他走到她身侧,抓住她的手,与她十指相扣。

    上电梯,抵达顶楼的餐厅。

    用餐时,秦梵音说:“我明天一早得出发去广南玉清,参加央视筹办的慈善晚会。”

    “去多久?”邵墨钦动唇。

    “三天。明天彩排,后天正式演出,还有两个慈善活动,大后天能回程。”

    “我陪你。”

    秦梵音立马拒绝,“不要啦,我出去工作还带家属,多不好。”尤其是她这位家属这么有派头,存在感强烈到没法忽视。

    邵墨钦抿住唇,没再反驳。

    吃过饭,两人进了酒店的套房。

    秦梵音夜夜待在娘家,心里过意不去,就用这种方式弥补他,中午尽量抽出时间陪他。原本是隔天,可是邵墨钦每天都要。她忙的抽不了身,他奔赴现场,陪在她身边,弄得她经纪人不敢不放人。他这么黏她,她心里是有一丝丝甜蜜,可又有些吃不消。

    房间里,邵墨钦温柔的吻住秦梵音。

    不像以往般急不可耐,也没有兴起时的粗暴忘形,这一次他温柔至极……

    他压抑着自己骨子里的兽性,小心的温柔的细致的疼爱着她……

    秦梵音被他伺候的受不了了,他用力的深入的索取她……

    温存过后,邵墨钦将秦梵音抱在怀里,抚摸着她的后背。

    半晌,秦梵音一抬脸,见他还醒着,诧异的问:“今天不困了?”以往他做完后总得抱着她睡上一觉。

    邵墨钦的手掌在她长发里摩挲游移,一瞬不瞬的看着她的脸。

    他的女孩,他的女人,他的妻子……

    他要给她多少爱,才能弥补她过去的伤……

    “哎呀,不要这么看着我嘛,好肉麻哟……”秦梵音脸色微红,低下头,将脑袋埋进他胸膛里,不再与他目光对视。

    他圈住她,将她紧贴在心脏的位置按住。

    在没有查清楚她的身世,为她找到家人之前,他绝口不提这件事。

    他会为她弄清楚这一切,找到对她最好的方式。

    无论以前怎么样,无论她的家人是否建在,是否还在寻找她……未来,她都有他。任何风雨,都有他为她遮挡。

    .

    王梅这几天身体好了些,秦梵音说要出去参加慈善演出,他们没有阻止,只要不是跟邵墨钦在一起就好。

    他们并不知道,乖女儿每天趁着中午的时间跟老公私会,两人不仅没吵架,反而恩爱的蜜里调油。他们更加万万没想到,此举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使邵墨钦查他们了……

    秦梵音上飞机前,给邵墨钦发信息,“老公,我要登机了。”

    他很快回复,“嗯。”

    上了飞机,她坐在头等舱,又给他发信息,“我们还没一起旅行过呢,连蜜月旅行都没有,你打算怎么补偿我?”

    他回复,“你想去哪儿?”

    邵墨钦一边跟秦梵音发短信,一边随着下属往会客室走去。

    又是一次可能性的降临,他的心情仍是不可避免的起伏了。

    经过上次晚会后,大批量信息涌来。他们在海量的联系人里进行排查过滤删选,现在有了一个各方面都很吻合的人。dna已经送去鉴定了,结果很快就会到他手里。

    邵墨钦压抑着激动的情绪,没有告诉秦梵音这件事。以往的经验教训让他知道,很出现种种差错。那种希望到失望的心情起落,他不想让她品尝。他要等事实确凿,再跟她分享这个喜讯。

    推开会议室的门,一个身材瘦小的女人出现在眼前。

    武照大刺刺的打量着邵墨钦,脑海里回忆着神秘人跟她说过的话。

    “我要怎么做,才能让他相信我?”

    “做你自己就好。”

    “做我自己……”

    “他能看破你任何矫饰,你是什么样就怎么样,不用伪装。你的真实身份与他要找的人完全吻合,你就把自己当成真正的顾心愿。你有多委屈,你有多不甘,你对命运有多痛恨,你都可以对他发泄出来……”

    邵墨钦打量着眼前的女人,打手势。一旁的助理翻译,“你叫武照?”

    “对啊。”她应声,自己在椅子上坐下,一只腿架在另一条腿上,手指甩动着钥匙圈,“这是我给自己取得名字,我喜欢武则天,她是我的偶像,我最崇拜的人,我就用她的名字同义字当自己的名字。反正我也不记得自己真正的名字,那家人给我取得名字我不会再用。”

    邵墨钦来之前看过她的履历,16岁从山里逃出来,连身份证都没有,天南海北的飘荡,做过超市售货员做过餐厅服务员做过手机推销,各种底层工作几乎都尝试过,唯独没有做小姐出卖自己的身体。这两年进了一个诈骗团伙,主要做酒托饭托骗男人钱。

    最近一次进去,是她跟相亲平台上认识的男人见面,带到酒吧消费了一万多,男人发现不对劲,溜去洗手间报警,警察赶来,把她逮了个正着。

    她身上穿着牛仔裤、白t恤外面套着蓝色运动外套,头发扎了个清爽的马尾,素颜的模样清秀干净的像个大学生,确实有几分姿色。

    她偏过脑袋看他,俏皮的眨了眨眼,“你是找我的人?你是我的家人吗?哥哥?”

    邵墨钦打手势,“我不是你亲哥哥,但也是你哥哥。等明天身份确定了,我带你去见你的家人。”

    邵墨钦离去时,武照冲着他的背影,吹了个口哨。

    帅哥哥,还是霸道总裁款的高冷帅哥哥!有意思!

    玉清,秦梵音结束一晚的彩排,回到下榻的酒店。

    她这次出行,跟着经纪人和两个助理。

    本次慈善晚宴是零报酬,举办方只负责食宿。不仅如此,在慈善活动上,作为出席的明星,肯定是要表率性的捐赠物资。曲婉觉得,既然秦梵音是豪门少奶奶,自然不在这点钱,关键是知名度和个人形象的建立,于是给她接下了这次活动。对秦梵音来说,能为慈善做好事,求之不得,更不会计较得失。

    深夜,躺在床上,她给邵墨钦发信息,“亲爱的,想我没有?”

    微信提示音将邵墨钦由武曌的资料中拉回神,他拿起手机看,脸上的凝重在不自觉间褪去,笑了下,回复,“睡下了吗?”

    “没有呢,还在现场,等着彩排,又困又累。”

    邵墨钦看到这句话,眉头一皱,心疼的脸色都变了,“这么晚了还彩排什么,先回去休息。”

    他当即给助理下命令,吩咐助理联系曲婉的经纪人,必要时联系节目筹备组负责人。很快,助理给了回复,她并不在现场,已经在酒店房间里休息。

    与此同时,秦梵音回复:“我不能搞特殊呀。”

    半天不见邵墨钦回复,秦梵音纳闷,他怎么不回话了,她还等着他说甜言蜜语心疼她呢。她发了个问号过去。

    邵墨钦哭笑不得的看着她的信息,这小丫头……玩性不改,还是那么喜欢捉弄他。

    他回复,“说的也是,一视同仁,既然大家都这样,你继续等着吧。”

    纳尼?秦梵音瞪大眼,这是一个好老公该说的话吗?居然这么不体贴这么不心疼她?!好不爽好不爽!

    秦梵音啪啪啪打字发过去,“我又累又困,又冷又饿,好想睡觉,嘤嘤嘤……”

    邵墨钦回复,“我困了,先睡了。”

    秦梵音气的一下子从床上弹起来了,一个电话打过去。接通后,她气势汹汹道:“邵墨钦!你完了!你严重惹到你老婆了!”

    邵墨钦听着她甜甜的嗓音在叫嚣,忍不住弯起唇角,胸口震动着发出一阵阵闷笑声。

    “一万字的检讨书在向你招手了!”秦梵音哼了一声,气势汹汹的挂掉电话。

    当她再次打开微信,看到他给她发来了一张图片,是他助理给他回复信息的截图,内容详细到她是几点离开彩排现场,又在哪里吃的晚饭,然后几点回的酒店……

    这就尴尬了。

    但秦梵音厚下脸皮,傲娇的回复,“我想让你心疼我,你故意气我,还是你不对!”

    邵墨钦从善如流,“老婆大人消消气,是我错了。”

    “哼!今晚到我梦里来,我就原谅你!”

    邵墨钦看着这条信息,心里那甜丝丝的感觉一次次往上回流,他弯起的唇角越扬越高,就没放下来过。

    “我睡啦,晚安”

    “晚安。”

    他输入这两个字,久久看着手机屏幕上的对话,想着她的人。

    就连桌上的资料都无法再勾起他的兴趣,满脑子只有他的女人。

    邵墨钦靠在椅背上,放空自己,静静的发呆,静静的想她。这是独属于她的时间,他不想用任何事来打乱。

    次日,下属送来了鉴定报告,dna位点相同,确系亲子关系。

    邵墨钦看着这份报告,没有想象中的欣喜若狂,激动万分,竟是出乎意料的冷静。仿佛他早就预料到会有这么一天,一定会找到。而在这一刻,他心中的大石终于被搬开。

    这种解脱的快感,令他迫不及待想跟另一个人分享。

    他在第一时间拿出手机给秦梵音发信息,“我找到心愿了。”

    秦梵音正在吃着午饭,下午就是正式演出了。看到短信,她足足愣了十秒钟,突然就放下筷子,惊喜的叫了出来。

    “宝贝你怎么了?”曲婉端着一杯水走过来,被秦梵音突变的画风惊到了。

    秦梵音一把抱住曲婉,激动的泪水都在眼眶里打转了,“我们找到要找的人了……”

    “就是你上次在决赛上说的那个……”

    “对!就是她……找到了……终于找到了……”秦梵音声音哽咽,眼泪滑落。

    一想到邵墨钦这么多年的心愿圆满了,这么多年背负的罪孽卸下了,她就激动的不能自抑。这竟比她当初考上大学、拿到出国名额、在国外比赛拿奖等一次又一次生命重大转折点时取得的成绩还要叫她兴奋激动,欣喜若狂。

    另一边,邵墨钦相对平静的多,他很快通知了顾旭冉。由于蒋芸情况特殊,他打算先带武照见顾旭冉,然后讨论怎么跟蒋芸坦白这件事。

    当他再次见到武照时,情绪多了些难言的波澜。

    他对她打手势,助理翻译,“你就是我要找的人,我现在带你去见你亲哥哥。”

    武照双手插进牛仔裤兜里,靠着桌子,就像昨天那般随性,嘻嘻一笑,“那我们是什么关系?帅哥哥,你不是我的亲人,怎么比我的亲人还积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