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V章

无影有踪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另一排,秦家人一直坐在原位等待。等到现场人都走的差不多了,还是没人来找他们。秦山不确定的问:“你姐真叫咱们等着?”

    “我没听错。”秦嘉阳肯定的说,又给秦梵音打电话确认。电话一直没打通,他无奈的说:“姐一定是太忙了,咱们再等等吧。”

    庆功宴的地点就在奥体附近的酒店。大厅里熙熙攘攘人来人往,全是相关工作人员和演艺人员。秦梵音特地嘱咐相关人员,给她家人准备了一个包间。

    蒋芸坐在包间里,笑眯眯的问:“梵音什么时候过来啊?”

    “快了快了,她还在应付媒体,很快就来了。”

    秦梵音匆忙结束几个访谈后,往酒店去。

    她随着工作人员的引领,高高兴兴的推门进包间,嘴里的叫唤还没出口,看到坐在里面的顾家几口人,愣了下。

    蒋芸看到秦梵音,笑容更深了。她起身走向她,拉起她的手,笑道:“你是知道我们一定会来捧场嘛,还特地把我们请过来参加你的庆功宴。”

    秦梵音回过神,很快笑了笑,应付着场面话。他跟顾家人寒暄一圈后,走出门外,对她指派的人问道:“我不是让你接我家人吗?他们人呢?”

    “里面的不是吗?”工作人员一脸懵逼。

    秦梵音:“……”

    秦家人一直在场内等着,等到体育馆都走空了,有人来清场,还是没人来接他们。秦嘉阳女朋友小声嘀咕,“你姐不是把我们忘了吧……”

    秦嘉阳觉得这个姐姐办事忒不靠谱了,搞得他在女朋友跟前迷之尴尬。

    他提议:“我们去后台看看。”

    秦嘉阳带家人绕到后台去。后台的工作在陆续离场,他们在入口处被保安挡住。

    秦嘉阳解释道:“我们找秦梵音。她是我姐。”他又强调,“亲姐!”

    保安将他们上下看了几眼,呵呵道,“这年头什么人都能来冒充明星家属了。”

    秦嘉阳瞬间被这句话和那蔑视的眼神气炸了。他推搡着那保安,“你tm说谁冒充呢!”

    几个保安齐拥而上,将秦嘉阳抓住,双手反扣到背后。秦山和王梅上前拉扯,“干什么……你们干什么……”

    混乱中,秦嘉阳对女朋友说:“拿我手机给我姐夫打电话!邵墨钦!”

    女朋友听他的话,拿出他的手机,翻开通讯录翻到邵墨钦,拨通。电话响了几声,被接通。

    “喂?……喂?”她喂了两声,没人应答,急的对秦嘉阳说,“通了没人说话!”

    “我姐夫是哑巴。通了你就只管说话!”

    他女朋友微怔,哑巴……她很快对那边道:“你好,请问是嘉阳姐夫吗?我们在演出后台跟这边的保安发生冲突……他们说我们是骗子……”

    电话另一端,邵墨钦坐在车上。

    演出接近尾声时,邵璎璎肚子疼,他陪她离场看诊。还好没什么大问题,就是吃坏了肚子。他把邵璎璎送回家,安排佣人陪着,自己再度离开。

    走的时候,邵璎璎拉着他的手,可怜兮兮的说:“爸爸……在家陪我好不好……”

    邵墨钦抽出手,给她打手势,“璎璎好好在家休息,爸爸要去陪妈妈。”

    “爸爸……”邵璎璎拽着他的西装下摆,不肯撒手。

    邵墨钦满心惦记着老婆,没有太多心思哄女儿,示意她要乖,拉掉她的手,转身离去。

    在前往酒店的路上,他接到秦嘉阳的来电。挂电话后,他发信息吩咐助理处理这件事。

    邵墨钦的人办事很有效率,很快就有现场的人赶去为秦家人解围,几个保安被狠狠训了一顿,灰头土脸的跟他们道歉。

    秦梵音在酒店这边,发现人不对,正要联系自己家人时,他们跟邵墨钦一起过来了。

    秦嘉阳嘀嘀咕咕的抱怨,“姐,你真不靠谱,还好有姐夫……”

    秦梵音也是对她安排的人办事风格很无语。听秦嘉阳说了事情经过,还有这么一番周折,相当过意不去,连声安抚。

    进包间时,她跟邵墨钦低低咬耳朵,“工作人员闹了个乌龙,我要接我爸妈,他们把顾叔叔一家接过来了。”

    邵墨钦搂着她的腰,听她说话。

    秦梵音继续吐槽,“他还说我跟芸姨长得很像才会看错,有那么像吗……”

    邵墨钦微笑着听她吐槽,像哄小宝贝般轻轻揉了揉她的发丝。

    秦梵音安排家人进了顾家人坐的包间,介绍他们互相认识。

    两家人坐在一桌上,正好坐满。外面还没正式开席,秦梵音坐在里面陪他们聊天。邵墨钦坐在秦梵音身边,椅子拉的靠着她的椅子,长臂一伸搂住她。

    秦梵音顺势靠着邵墨钦。两夫妻挨在一起,亲昵又自然,看的人也是赏心悦目。

    秦嘉阳女朋友忍不住低声道:“你姐夫好帅啊,跟你姐配一脸。”之前她还奇怪,凭他姐姐这么好的条件,怎么会嫁个哑巴……

    秦嘉阳嗯哼一声,“我不帅吗?”

    女孩一脸嫌弃,“毛头小子!”

    秦嘉阳一脸生无可恋,“好了,啥也别说了,吃完这顿饭就散伙。”

    “讨厌!”女孩捶打他。

    这对小情侣低声嬉闹时,秦梵音陪着蒋芸聊天。

    蒋芸说:“音音,你是要找谁?你跟你顾叔叔和旭冉说说,他们帮你一起找。”

    秦梵音笑道:“芸姨放心,有墨钦帮我,现在还有全国观众,我们会找到的。”

    “听你说那孩子四岁就走丢了?这么多年了啊,怕是真难找……”说到这儿,蒋芸又心有余悸道,“还好我们心愿福大命大,顺利找回来了,要不然……她那会儿也才四岁……”

    “妈!”顾心愿打断蒋芸的话,娇嗔道,“不要总是把那点陈年往事往外说嘛!”

    秦梵音看着他们母女,心中颇有些唏嘘。虽然她在努力找真正的顾心愿,她也希望这个心愿被顾家善待。她被领回顾家时,只是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孩子。他们有责任也有义务好好对她。

    秦梵音跟蒋芸说话时,邵墨钦看着她们两,突然想到秦梵音刚刚在外面说的话……这么一看,还真是有几分相似。

    饭桌上,秦山和王梅始终不太在状态,拘谨又恍惚。

    终于熬到饭局结束,王梅拉着秦梵音说:“今晚别去那边了,回咱们自己家。你爸有事跟你说。”

    秦梵音答应下来,“好,我这边忙完就回去。”

    顾旭冉跟家人离去前,拍了拍邵墨钦的肩膀,“哥们,你这辈子最大的运气就是娶了个好老婆。”

    邵墨钦勾了勾唇,算是默认。

    顾旭冉笑着看他,也只有提到他老婆,他冷清的脸上才会出现这种温柔的神情。

    顾旭冉道:“墨钦,谢谢你和梵音。有任何线索消息,请第一时间通知我。”

    邵墨钦略略挑眉。

    “她是我妹妹。”顾旭冉沉声道,声音突然就带了些哽咽,“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顾旭冉在情绪快要失控时转身离去。

    如果他妹妹还活在这世上……

    如果她在遭遇种种不幸后,发现连她的亲人都放弃她了……

    那是比死更难受的绝望吧!

    秦梵音忙完,邵墨钦牵着她的手,带她上车。

    车内,秦梵音说:“我今晚要回自己家。”

    邵墨钦不满的看她。

    “父上下了指令,不能不从呀。”秦梵音抱着邵墨钦的胳膊撒娇,“我明晚就回家。”

    邵墨钦板着脸,不做表示。

    秦梵音翻身坐到他腿上,揉着他严肃的俊脸道:“宝贝,笑一个嘛,别不开心。”

    秦梵音今晚喝了些酒,两边脸颊红扑扑的,双眼莹莹发亮,呵气如兰吐在他脸上。邵墨钦心神摇曳,按着她的脑袋,低头就亲了上去。

    一个令人脸红心跳的吻结束,邵墨钦还想更进一步,秦梵音推开了他,“别闹……”

    邵墨钦一脸欲求不满,动着唇形,“说好的今晚要补偿我。”他的手不老实的游移。

    “延迟一天,明晚。”秦梵音将邵墨钦的手拉下来,软软哄道,“今晚我爸妈找我有事,你也不想惹丈母娘吧?老公,乖嘛!”

    邵墨钦叹了一口气,再不愿意,也只能把秦梵音送回了家。

    他站在楼下,目送着她上楼,直到她的身影消失不见。他站在原地抽着烟,久久没有移动步伐。

    邵墨钦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越来越依赖她,一会儿看不到就特别想,想的挠心抓肝。没有她在身边,觉都睡不着。

    秦梵音回了家,父母全在客厅等着。秦嘉阳在房里呼呼大睡。

    秦山严肃的问:“你在台上说的找人是怎么回事?”

    秦梵音回道:“是墨钦要找的人,我在帮他找。”

    “具体什么情况,你给说说清楚。”秦山心里不是没担心,这孩子就是四岁时被他们买来的。

    秦梵音跟她父母把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又说,“因为芸姨身体不好,精神衰弱,不能受刺激,所以我们不能公开她的身份,只能这么找。”

    “今晚那个丫头……顾心愿……不是她亲生女儿?”王梅惊诧的问。

    “不是。”秦梵音摇头,“真正的顾心愿我们还在找。”

    深夜,老两口在自己房里,秦山一根接一根的抽着烟,眉头紧锁。

    他犹疑着开口,“咱们音音……不会就是顾家的女儿吧?”

    “没那么巧吧……”王梅说道,可也是一脸不安。

    “年龄时间都对的上……偏巧咱音音还跟那顾太太长得像,人家都把他们当一家的。”

    “那怎么办……”

    “音音到咱们家时,会唱歌会跳舞,有礼貌,有教养,还会说几句洋文,看到大提琴喜欢的不得了……她以前一定是有钱人家的孩子……我看这事儿不离十了……”

    “这事儿不能兜出来啊!你听到嘉阳今晚说的话吗,他要知道自己是买的,他就不认咱们了!”王梅坐在床沿上,抹着眼泪,“听音音说的,邵墨钦找了她那么久,到时候知道是咱们买来的,指不定还要告咱们……”

    当年在村子里,条件差,阻碍多,根本没法通过正规渠道领养孩子。生不了孩子的几乎都是去买,他们就走了这条路。为了买这两孩子,他们也是掏空了老底。

    后来,为了改善生活,也为了孩子的将来着想,他们去了外面闯荡。

    这些年在外面走南闯北,当过农民工也做过小老板,自然不比当年愚昧闭塞,心里也清楚买卖孩子是违法的。为了掩盖过去,他们特地在县医院伪造了两姐弟的出生证明。平日里,有哪个朋友说什么孩子跟他们两口子不像,当场就得翻脸。

    他们把两个孩子当亲生的疼,没有血缘关系,也有割舍不掉的亲情,尤其一家人这么和睦,儿女孝顺又听话。他们就想这么安安稳稳的一辈子过下去,儿女双全,子孙满堂,延续秦家香火,百年过世后有人送终,埋在地底下时每年有人来烧纸钱。

    “这事儿要是兜出来,她回去做顾家大小姐,嘉阳也不认咱们了……咱们老秦家就彻底散了……”王梅低低抽泣。

    秦山将烟蒂在烟灰缸里用力碾碎,“梵音和嘉阳都是咱们的孩子!二十年了,谁也甭想把咱们孩子抢走!”

    .

    随着大赛落幕,秦梵音的知名度达到顶点,微博粉丝飙涨至千万。由于她在直播现场的一番话,每天都有无数私信涌来,留下的各种联系方式都是被狂轰乱炸。

    这其中自然少不了许多想要浑水摸鱼的骗子。好在这些有邵墨钦的下属去过滤甄别。秦梵音起初还认真的看着私信,后来发现根本看不过来,还有的粉丝为了跟她套近乎,各种编故事……

    秦梵音将手机扔到一边,靠在邵墨钦胸膛上,长吐一口气,“还好有你……”

    要不是他有特殊渠道和专业团队在运作处理,她根本应付不了。她的经纪公司也不可能帮她料理这些。而且,对于那些并非他们要找的人但是确实处境艰难的,救援基金会都会给予实际的帮助。

    秦梵音腻歪在邵墨钦怀里,蹭着他的肩膀,“老公,你真好……”

    邵墨钦挑起她的下巴,看着她的眼睛,动唇,“哪里好?”

    “心地善良,乐于助人。装得很酷,其实很暖”秦梵音刮了一下他高挺的鼻子,笑盈盈道,“要是每一个有钱人都像你这样,社会该多美好。”

    邵墨钦翻个身,将秦梵音压在下面,抓住她的手带到某处,眼神深深的看她,动着唇形,“这里呢,好不好?”

    秦梵音脸色爆红,“……流氓!”

    他抓着她的手不让她逃,低头吻住她的唇……

    中场休息够了,该喂他了。

    秦梵音艰难的别开脸,喘了一口气,“谁……谁说老男人不行啊……你怎么……唔……”怎么需求那么旺盛啊!

    邵墨钦拧起眉,老男人?他很老吗?

    他决定用实际行动证明,他不仅不老,还很年轻。

    春色正浓,床边的手机突然响了。

    秦梵音想要伸手去接,邵墨钦把手机扔到地毯上,不准她分神。

    结束后,手机还在锲而不舍的响着,秦梵音腿软的下床,拿起来一看,是她爸!

    她赶紧接起来,“爸?”开口的声音沙哑无力的像是猫儿在低唤。

    “你妈身体不舒服,你赶紧回来一趟。”秦山在电话那端急促的说。

    “好,我马上回来。”秦梵音挂了电话,勉强撑起身,往衣帽间走。

    邵墨钦下床,抱住她。

    秦梵音解释道,“我妈身体不舒服,我得回家一趟。”

    邵墨钦无奈,陪秦梵音一起换衣服,驱车离去。

    大半夜赶回来,王梅躺在床上疼的直叫唤,秦梵音要送她去医院,秦山说:“老毛病了,医院不管用,咱们得搀着她去泡个热水澡,给她按摩……”

    秦山说:“女婿,你先回去吧,这边没什么你能帮忙的,你回去好好休息。”

    秦梵音跟着道:“那你回去吧。”

    王梅是女性,邵墨钦待在这里的确诸多不便,只能离开。他叮嘱秦梵音,有什么事马上联系他。邵墨钦下了楼,待在车里等着,万一等会儿要送医院也好帮忙。

    两个小时后,已经是后半夜,秦梵音给邵墨钦发信息,“我妈好些了,睡下了。我今晚得在家里陪我妈睡。你自己乖乖睡觉哦,晚安。”

    邵墨钦看着短信,脸色很不好,但也只能回复,“好。”

    他发动车子,离去。

    接下来几天,秦梵音都没回邵家。她妈身体不舒服,晚上起夜啊身体疼的得有人照顾着。他爸年纪大了扛不住,加上早年力气活干的多,一到晚上睡觉鼾声如雷,吵的她妈更难受。于是,每晚她陪着她妈睡,照顾她妈。

    对此,邵墨钦极为不满。他提议请高级看护照顾王梅,并认为专业人士会照顾的更好。王梅不肯,“有谁能比女儿贴心……那些人都是表面一套背地一套……”只要秦梵音流露出想回去的意思,王梅就鼻涕一把眼泪一把的哭诉,“你小的时候我们一把屎一把尿把你拉扯大,现在爸妈年纪大了,身体不舒服了,这还没几天你就不耐烦了……”

    秦梵音怕母亲伤心,再也不让邵墨钦提请看护的话,也不说回邵家。

    但王梅好像对邵墨钦起了极大的意见,时不时就在秦梵音耳边念叨,“这女婿靠不住……不孝顺……”

    秦梵音起初只当她妈身体不好心情也不好,说说气话,她没当回事。可后来她妈提的次数越来越多,不停的说着邵墨钦的各种坏话,“别人家女婿多贴心啊……丈母娘生病了,一天在床头守着,我这个女婿就不见人……有钱人姿态傲慢,咱们高攀不起……人家女婿嘴巴甜会哄人,还能说笑话逗老人家开心,他就闷葫芦一个……他除了有钱,有什么好……还有那么大一个女儿……她女儿成天给你气受……我当初是鬼迷了心窍啊,怎么就让你跟他结婚了……”

    秦梵音听她妈说的,忍不住反驳,“妈,墨钦是个好丈夫,他对我很好。你别这么说他。”

    “你这才结婚几天就胳膊肘往外拐,我说他几句还说不得了?”

    秦梵音怕她妈气坏了身子,只能随她唠叨了。

    秦梵音接连一周晚上待在娘家,邵墨钦受不了了。

    这天中午,酒店里,两人缠绵过后,邵墨钦抱着秦梵音不肯松手。经纪人打电话来,他直接把她的手机扔开。

    他看着她,动唇,“问题有很多解决方法,为什么非得要你在家陪着?”

    秦梵音无奈道:“我妈年纪大了,脾气也大,我不亲自陪着她不高兴。人身体不舒服的时候,感情也脆弱,有孩子在身边总归心里好受点,咱们要理解。”她摸摸他的脸颊,“乖了,要不了多久,咱们照顾下父母的情绪。”

    “我去跟她沟通。”

    “别。千万别。”秦梵音赶忙阻止,“你去跟她说这个,她肯定得多心。”

    邵墨钦若有所思。

    邵墨钦送秦梵音去公司后,发了一条信息给他的特别助理,“尽快给我一份秦梵音父母的详细资料,尤其是病史病历,就医记录。”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邵墨钦打算详细了解情况,对症下药,解决这个问题。总之,他无法再忍受跟娇妻夜夜分居夜夜失眠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