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V章

无影有踪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前台人声鼎沸。

    后台一片紧张忙碌。

    秦梵音穿着演出服,坐在梳化台前,化妆师一边为她上妆一边连连称赞,“这皮肤底子真好,妆都不能化厚了……天生丽质啊……”

    今晚秦梵音的造型有所改变,清汤挂面的黑长直被烫成了大卷,多了几分女人味的妩媚。

    经纪人在一旁念念有词,强调等会儿上场时的排位。下午已经彩排过一次,秦梵音心中了然。

    过来过去的工作人员,目光都不约而同的看向坐在一角沙发椅上的男人。身着挺括西装,眉目清隽,俊逸非凡。他安静的坐在那里,就有种让人无法忽视的强大气场。

    男人一双大长腿交叠,一只手搭在沙发上,一只手夹着烟,目光透过升腾的烟圈专注的看着镜子前的女人。

    秦梵音通过镜子看到后侧邵墨钦的目光,开口道:“等会儿就登台了,你不用在这里陪我。”从下午彩排到现在,他一直陪在这里,虽然她心里是很高兴,可总觉得太耽误他的事儿了。

    邵墨钦弯起唇角,气质清冷的他,露出一个冰山雪莲绽放般的微笑。

    “脸往上……”化妆师抬了抬秦梵音下巴,她才由恍惚中回过神。居然看入了迷,秦梵音微窘,移开眼,忍着不去看他。

    然而,不止是她,在场目睹邵墨钦微笑的女性全都晕眩了。高冷总裁全程一言不发,一个笑容秒变暖男。迷人至极的暖男!

    一旁的工作人员忍不住悄咪咪的发微博:女神后台化妆,老公全程陪同,夫妻两不要太恩爱哟!

    邵墨钦手机响起,他拿起手机,看了信息,起身离去。

    秦梵音看着他的背影,目光依依不舍。

    整理完毕,秦梵音离开化妆间。邵墨钦牵着邵璎璎的手走来,邵璎璎手里抱着一大束康乃馨。她有些扭捏的攥紧邵墨钦的手指头,不太想上前。

    邵墨钦揉了揉她的头顶,用鼓励的眼神看她。

    邵璎璎咬咬唇,松开爸爸的手,走上前。

    “妈妈,祝你演出顺利。”她走到秦梵音跟前,举起花束。

    秦梵音突然看到邵璎璎,愣了愣。这段时间她跟邵墨钦吵吵闹闹又分居,几乎跟邵璎璎没什么交集,前两天虽然搬回去了,但她忙着准备总决赛,时间非常紧张,也没跟她打过照面。

    秦梵音给了邵璎璎一个灿烂的笑容。邵璎璎紧张不安的心情,顿时被缓解了。她接过鲜花,蹲下身,将邵璎璎揽入怀中,温柔的抚了抚她的发丝,又亲了下她的脸颊,“谢谢我亲爱的宝贝。”

    “妈妈加油。”邵璎璎小声道。

    “嗯!一定加油!”秦梵音捏起邵璎璎的小手,高兴的笑道。

    秦梵音站起身,邵墨钦走上前,给了她一个拥抱。

    他低下头,正要吻上她的唇瓣,秦梵音偏过头避开,嗔道:“不要花了我的唇彩。”

    见邵墨钦眼底闪过失落,她踮起脚,凑到他耳边轻声说:“乖,晚上回家补给你。”

    邵墨钦心里一阵荡漾,手掌在她腰上摩挲着。

    秦梵音手指轻轻点在他唇上,代替那个吻,将他推开,“我要准备登台了。”

    邵墨钦点头。他带着邵璎璎去了前台的vip席位。

    参与决赛的一共有四名歌手,开场曲由四名歌手一起登台献唱。

    秦梵音是最后一个登场,当大提琴的乐声响起时,她由舞台下方缓缓升起。黑色长卷发,白色长款收腰小西装,内搭黑色短裤裙,裙后缀着黑色薄纱。

    她坐在椅子上,两条纤细白皙的长腿之间是她的大提琴stars,裙摆后方的黑色薄纱随着舞台上的风翻飞。她一只手按弦,一只手拉弓,当她抬起头,舞台两侧的大屏幕给了她脸部特写。

    她抿着唇,美丽的唇角弯出一个弧线,含笑垂下眸子,拉动琴弦。

    垂眸一笑百媚生,大屏幕的特写将那古典美的脸庞、婉约的风情在观众眼前表露的淋漓尽致。

    台下观众激动的尖叫连连,此起彼伏的“梵音——梵音——”响彻体育馆上空。

    邵墨钦坐在位置上,静静的看着舞台上的妻子,他想到她在花房里拉琴给他听时,他想到她往她嘴里塞巧克力时,他想到她站在他身前为他打领带时,他想到她为他洗手作羹汤时……此时,隔着璀璨的灯光,隔着喧嚣的人海,这似远似近的距离,令他心里麻麻的,痒痒的。

    赶来为邵氏夫妇捧场的亲友团们无不暗叹,邵大公子的小娇妻确实有魅力。

    另一边,穿着粉丝服装的元婉像个标准的追星族,挥舞着手中的荧光棒,跟着叫道:“梵音——梵音——”

    季沅默默拉下她的手,“矜持,摄像扫过你了。”

    元婉转过脸,作势要亲他。季沅安静等待,元婉撤回,笑道:“摄像头要来了,矜持。”

    季沅伸出手,搂过她的脑袋不让她逃,侧身亲上去。两双柔软的唇相碰,他抬起头,开口道:“这方面不用矜持。”又慢条斯理的补了一句,“毕竟都是出书秀恩爱的人了。”

    “把你美得哟,国民老公j先生。”元婉揽上他手臂,靠在他肩头。

    “不。”季沅严肃否认,与元婉十指相扣,“我只是你的老公。”

    元婉低头笑起来。

    嗨爆全场的开场曲结束,比赛正式进入流程。四名歌手分别献唱一曲,实时统计场内票数,票数最低者败北。

    四人分别唱完后,一起站在舞台上。台下观众按照主持人的指导,拿着入场时发放的工具进行投票。

    主持人道:“第一轮结果很快就要揭晓,你们当中的一个人要离开舞台。这时候,你们有什么想对现场观众说的吗?”

    其他三位歌手分别说了一些感想,多是表达胜负不是关键,演出是一种享受。

    轮到秦梵音时,她拿起话筒,说:“我想说的话,可能有点长,请多给我一点时间,好吗?”

    “大家说好不好?”主持人问全场观众。

    场下发出整齐划一的叫声:“好——”

    秦梵音弯腰鞠躬,“谢谢,谢谢大家。”

    她拿着话筒,上前一步,看着台下密密麻麻的人头,缓缓开口,“有一个人,他在多年前将一位可爱的四岁小妹妹弄丢了。从那之后,他竭尽全力天南海北不停的寻找。到现在,二十年了,渺无音讯,可他一直没有放弃过。他是我生命中很重要很重要的人。为了帮助他,我走上这个舞台,我希望有更多人听到我的声音,帮我们找到那个小女孩……”

    台下鸦雀无声,全都静静的听着她说话。

    在秦梵音停顿时,主持人适时接口,“今天这场直播,覆盖全国、全网和海外,实时收视率全国第一,有千千万万人在看着。梵音,你可以将要找的人资料详细说出来,说不定,奇迹就在今晚出现。”

    “由于一些私人原因,我不方便透露那个小女孩的资料。我知道这样很渺茫,但我还是期望,有相关的人正在看着这场节目……”秦梵音含着眼泪,说,“每一个孩子都是父母的天使,是一个家庭的希望。无论过去多少年,血缘亲情不会被遗忘,不会被割断……如果你,或者是你身边的人,有过被拐卖的经历,跟我们要找的人年龄对的上,请联系我。”

    秦梵音侧过身,大屏幕上出现几行各种各样的联系方式。现场的人纷纷对着大屏幕拍照。

    秦梵音继续道:“如果你曾从人贩子手里买过4岁的小女孩,我恳求你,联系我……她的家人,丢失她的人,每一天都在煎熬中度过……”她的声音变得哽咽,眼眶里的泪滚落而下,“求你们大发慈悲,给她与家人团聚的机会……求你们大发慈悲,不要再让丢失他的人每晚从噩梦中惊醒,日复一日活在痛苦中……求你们了……我们一定会重金酬谢……”

    秦梵音悲怆的情绪感染的现场不少人潸然泪下。

    她对着镜头深深的鞠躬,又对着全场观众从不同角度一再鞠躬,“谢谢大家……谢谢……谢谢……”

    台下的邵墨钦五指收紧,定定的看着秦梵音。他眼里有意外,有惊诧,有感动,有激动……种种情绪混杂,翻腾搅动,跌宕起伏。

    另一边的蒋芸已经泣不成声,“梵音这是要找谁……24岁,跟咱们愿愿同年……可怜的孩子……”

    顾牧之搂住她,轻轻拍着她的肩膀。

    “牧之,你要好好问问梵音,咱们要帮助她找人……”

    “好。”顾牧之点头。

    顾旭冉看着舞台上的秦梵音,眼底浮着一层泪光。他知道,她要找的是他亲妹妹。

    他本以为,秦梵音婚后知道邵墨钦找人这件事,会劝他放弃,让他渐渐走出心魔,不再困在往事阴影里。万万没想到,秦梵音是这样竭尽全力的帮助他、支持他……

    这夫妻两还真是……

    眼角的泪滑落,顾旭冉低头,拭去。

    这一刻,他心里涌动着前所未有的自责。前面那些年,他们也在找,可是,五年,八年,十年,十五年过去……他们的信心一点点被消磨,一次次希望到失望的折磨,让他们精疲力尽,一次次被愚弄的经历,让他们怒不可遏……

    终于,他们放弃了。这么多年没找回来,他们默认她已经遭遇了不幸。

    只有那个傻子,那个一根筋的人,他看着他一次次崩溃,看着他去深山救人没有救回想救的人反倒被送去医院,看着他从健康变成残疾,看着他从昔日的阳光少年变成抑郁阴沉的男人……

    二十年,整整二十年,他还是没有死心。

    即使没有一个人再责怪他,没有一个人再逼他,他从没原谅过自己。

    如今他有了伴侣,他的伴侣理解他、心疼他,为了他走上这舞台,向全国观众发出声音……

    顾旭冉闭了闭眼,苦涩、难受、自责,想到妹妹未知命运的痛苦,齐齐涌上心头。

    他们夫妻俩都在这么努力,作为血亲,他们怎么可能放弃。情何以堪!

    顾旭冉深吸一口气,转头抚慰流泪的母亲,开口道:“妈,你放心,我们一定会帮梵音把人找回来。一定,会找回来的……”

    父子两对视,皆从彼此眼中看到那种隐忍的心痛,难言的愧疚。

    顾心愿盯着舞台上的人,双手越攥越紧,精致的指甲掐进肉里,对疼痛浑然未觉。

    为什么要有这样一个人的存在……只要她还在这世上,迟早会夺走她的一切……

    前排的秦嘉阳看着舞台上的姐姐,泪眼迷蒙,“我姐这是要找谁,怎么都没跟我说过……人贩子太可恨了!买小孩的人也可恨!”

    坐在他身侧的秦山和王梅,表情变幻莫测,听到秦嘉阳这句话,更是登时惨白了脸。

    秦山缓了一口气,忍不住说:“买小孩的人要是好生对那孩子,把他当亲的疼……”

    “这也是犯罪!”秦嘉阳打断他的话,咬牙启齿道,“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他们是滋养人口贩卖的温床!我要是被拐卖的,养父母对我再好,我也不认他们!”

    两口子心头一寒,放在扶手上的手冷不丁的发颤。

    舞台上,秦梵音的讲话结束,现场开始统计票数。由于她这一段插曲,气氛不如之前那么热烈火爆,多了些沉重。

    秦梵音以高票毫无悬念的晋级。

    由于她票数最高,暂时不用比赛,剩下两位分出胜负,负的为季军,胜出的人跟她争夺冠军。

    秦梵音到了后台,迫不及待的打开微博,大量私信涌来。她一条一条的查看。

    经纪人曲婉赶过来,截过她的手机,“宝贝,这种事交给我们,我们一定会给你好好过滤,删选出真正有价值的信息。你现在要做的是,为最后一场演出好好准备。”

    秦梵音被带去化妆间更换服装。

    片刻后,她换上白色连衣裙,宛如小女孩穿的那种公主纱裙,童真可爱的气息弥漫而出。

    秦梵音走出化妆间,就看到堵在门口的高大男人。

    “怎么到后台来了?”秦梵音诧异的问。

    邵墨钦静静的看着她。

    “有事吗?”她又问。

    他伸手,抓住她的手臂,上前一步,将她抱入怀里。

    他紧紧抱着她,脑袋埋进她柔软的肩窝,用力的深呼吸,抑制着胸腔里涌动的情绪。

    秦梵音环上他的后背,回抱住他。

    良久,他将她越抱越紧,始终没有松开。

    一旁的经纪人拼命给秦梵音打眼色。

    秦梵音轻轻抚着他的后背,开口道:“亲爱的,我也想跟你一直抱下去,可我要准备上台了。你先放开我,好吗?”

    邵墨钦用力吸气,终于松开了秦梵音。

    “你先去台下,回见。”秦梵音给了他一个飞吻,与工作人员一道离去。

    最后一轮冠军争夺赛。秦梵音率先登台演唱。

    全场灯光暗下来,大提琴的乐声在场内缠绵回荡。

    一束追光灯打在秦梵音身上,她穿着白色公主裙,戴着编织花环,宛如一个天真懵懂的小孩。

    她拿着话筒,走到布景的秋千旁,坐上去,随着乐声唱起来,“小小的小孩,今天有没有哭,

    是否朋友都已经离去,留下了带不走的孤独……漂亮的小孩,今天有没有哭,是否弄脏了美丽的衣服,却找不到别人倾诉……聪明的小孩,今天有没有哭,是否遗失了心爱的礼物,在风中寻找,从清晨到日暮……”

    低沉缠绵的乐声,伴着她轻灵哀伤的低唱,她仿佛一个失去了家,找不到同伴的小女孩,忧伤的看着远方。与此同时,背景画面放着全国各地各种各种的寻亲、相认的画面……

    秦梵音由秋千上站起身,眼眶泛红,往舞台前方走,“我亲爱的小孩,为什么你不让我看清楚,是否让风吹熄了蜡烛,在黑暗中独自漫步……亲爱的小孩,快快擦干你的泪珠,我愿意陪伴你,走上回家的路……”

    尾音落下时,她的泪水随之滚落。哀伤又动情的歌声,真实感人的背景画面,令现场观众纷纷潸然泪下。

    那些原本只是来给邵氏夫妇捧场的公子哥贵小姐们都红了眼眶,热泪涌动。

    “我亲爱的小孩,为什么你不让我看清楚,是否让风吹熄了蜡烛,在黑暗中独自漫步……亲爱的小孩,快快擦干你的泪珠,我愿意陪伴你,走上回家的路……”

    一曲结束,全场掌声经久不息。

    秦梵音在潮水般的掌声中站定,开口道:“当我们发现疑似被拐带的小孩,不要漠然置之。每一个孩子都是上天赐予的天使,是父母的心肝宝贝。伸出援助之手,或许可以改变一个孩子的命运,挽救一个家庭的悲剧。我们见义勇为,我们惩恶扬善,捍卫这世界的秩序,只求不要把世间的罪恶加诸在无辜稚子身上。”

    她在掌声中退场。

    最后两位歌手的对决,秦梵音高票取胜。

    与此同时,网上有很多其他的声音,说她哗众取宠,说她借着寻亲打拐博取观众同情心,说她背后有豪门撑腰买票数……尤其是其他几位歌手的粉丝们,不甘自家爱豆被比下去,所有炮火都对准了得冠的她。

    但这些对秦梵音来说无所谓,她不怕被指责,不怕被骂,这场比赛的目的,她已经达到了。

    她更看重另一个结果,是否真的出现有效线索。

    最后一个颁奖环节结束,节目正式落下帷幕。

    后台又是一片忙乱,秦梵音坐在化妆室内更衣卸妆,外面还有一大票记者等着采访她。

    她吩咐身边的工作人员把她家人带到晚宴的地点。节目结束后有一个庆功宴,秦梵音自然要带上她的家人。她给秦嘉阳打了个电话,让他们先别走,会有工作人员找他们。

    得了指示的工作人员到现场来寻觅。秦梵音说了她家人的具体位置,但人来人往,熙熙攘攘,难得数。他们一眼就看到坐在贵宾席上正起身的蒋芸。

    这气质,这感觉,尤其是侧脸跟秦梵音就像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

    再一对照,贵宾席,一对中年夫妻,一对年轻小两口,妥妥的就是她家人了。

    他赶忙上前,对蒋芸说:“晚上还有一个庆功宴,梵音让我来接你们过去。”

    蒋芸一愣,“梵音让我们参加庆功宴?”

    工作人员点头,“她特地让我来接你们。”

    “难得这丫头有心,还安排人来请我们。”蒋芸开心的笑道,“走吧,我们去给音音捧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