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V章

无影有踪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邵时晖静静看着她,弯唇笑了下,“你看起来还是这么美。”

    “谢谢。”秦梵音微笑致谢。

    邵时晖发动车子,打开车上的音乐。

    大提琴声缓缓流淌,秦梵音突然想到他以前说要学琴,后来她因为自己事情多,忘了关注这个事儿。此时想起来,有一丝愧疚,她问他,“你还想学大提琴吗?”

    “你教我就学。不是你教不学。”邵时晖干脆的应道。

    “可是我……”

    “我知道你忙。”邵时晖笑了下,“但你要我跟着其他人挨训,我可受不了。等以后老了,我们都退休了,你再来慢慢教我这笨学生。”

    秦梵音被他逗笑,“人家是活到老学到老,你是老了再学。”

    邵时晖跟着笑,状似不经意的换了个话题,“你爸妈对你挺好的,小地方出来的人学音乐的不多。”

    “嗯。”秦梵音点头,说到这个她也颇有感慨,“我一直很感激我爸妈,是他们给我创造条件学大提琴。那时候还有人笑他们是农民装高雅,让女儿学这种没用的东西。”

    “后来你越来越出色,那些人就在羡慕你爸妈了。”邵时晖笑着接口。

    “之前倒还没有……”从她参加比赛,有了知名度以来,老家那些拐了几道弯的她连名字都叫不上的亲戚朋友都打电话过来。在那些人眼中,出名就是不得了的事。她应付不来,直接交给她爸妈。

    车子开到市郊的一处院落,闹中取静,格局古典优雅。这是邵时晖朋友开的一家私人会馆,不对外开放。他们圈子里交换信息的小聚一般就在这里,优雅舒适,性好。

    秦梵音跟邵墨钦坐在一座八角亭里。小桥流水,亭台楼阁,别致的宫灯悬挂在檐上,随风浮动。明月当空,花香氤氲在古乐中,袅袅漂浮。

    秦梵音穿着浅绿色连衣裙,柔顺的黑色长发披在肩头,略施粉黛的脸清雅而不艳俗。当她坐在这古色古香的环境中,邵时晖恍惚觉得她是由千年前走来的美人。

    “你找我有什么事呀?”秦梵音直奔主题。

    她直觉,邵时晖有很重要的事。这一路他们看似轻松的说笑,她却感觉到他压抑紧绷的心情,他眼底有很明显的情绪起伏。

    邵时晖给两人分别倒了一杯梅子酒,“尝一尝,味道不错。”

    邵时晖自己喝下一杯,嘴唇还是发干,他舔了下唇瓣,开口道:“你对小时候的事有印象吗?”

    “有啊,很小的时候我们家在山里,后来搬到县城,再后来到了省城……”

    “你最早的记忆是什么时候?”

    秦梵音在脑子里搜索,“五六岁的时候吧,那时候还没念书,每天带着弟弟玩……有一次跟爸妈走亲戚,我跟弟弟在水库边玩,弟弟落水,我吓死了,忘了自己不会游泳,跳进去救他。结果我们俩都溺水了,还好有过路的人救了我们……那次我被狠狠揍了一顿,印象特别深刻……”

    邵时晖说:“更早的事没印象了?”

    秦梵音摇头,“没有。”

    邵时晖深吸一口气,站起身,看着远处的灯火,审慎的开口道:“梵音,如果有些事会打破你现有生活的平静,会让你很不开心,面临很艰难的抉择,甚至你可能会觉得不知道更好……但它又是真实存在的,如果有这样的事,你愿意去面对吗?”

    他想把选择的权利交给她。

    他能感觉出,她对她的养父母和弟弟很有感情。知道自己是被拐卖的孩子,这并不是一件愉快的事。相反,这是残酷的冷硬的事,尤其是顾家找了另一个人替代她。

    随之而来的,还会有很多问题……

    秦梵音沉默片刻,走到他身旁,很认真的看着他回道:“我宁愿清醒而痛苦的活着,不要糊涂虚假的快乐。即使是悲剧,也要有正视悲剧的勇气,然后去征服它,翻越它。”

    邵时晖看着秦梵音美丽温婉的脸,她的眼神是坚决的果敢的,绽放着逼人的光彩。

    邵时晖心头涌上酸涩,眼眶泛着湿润。

    是啊,他怎么忽略了她的勇敢和坚强,看似最柔弱,却又最坚韧。小小年纪,由天堂跌落地狱,在人贩子手里辗转,不知道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才会哭着求着养父母买她……

    邵时晖站起身,走到秦梵音身旁,低声道,“我能拥抱你一下吗?”

    “怎么了?”秦梵音看到邵时晖无比难过的神情,有些诧异的问道,“你到底想说什么呢?”

    他的情绪太过压抑,令她不知所措。她还真想不出来,能有什么事能让她特别难过又是真实存在的……

    想到某个可能性,她心里一沉。

    难道是关于墨钦的?

    除了突然告诉她墨钦在外面有人了,她想不出还有什么难以接受的事实……

    不可能。墨钦一定不会。秦梵音很快排除了这个想法。

    邵时晖侧过身,伸出双臂,将秦梵音轻轻虚抱住,很温柔很绅士的拥抱。

    从他知道她身世的那一刻起,就想紧紧抱住她,想给她温暖、给她呵护、给她安全感,让她的人生再也没有任何风雨坎坷。

    可是他知道,一旦说了,这些事都不用他来做。

    会有另一个人,来偿还他自己犯下的错。

    他能做的仅仅是把这件事告诉她,给她一个安慰的拥抱。

    邵时晖缓缓动唇,“可能我说的事会让你难以接受,但那就是事实。至于怎么去面对,由你决定。梵音,其实……”

    “墨钦!”秦梵音声音响起。

    邵时晖微怔,还没来得及回头,肩膀被人扣住,身体猛地被往后一扯,一记拳头朝他脸骨揍来。

    狠狠一拳,带着千钧之势,他猝不及防,身体往一侧倒去,撞上亭柱。

    邵墨钦走上前,又是一拳。他揪着他领口的衬衣往下拉,屈膝击向他胸腔,鲜血顿时由邵时晖唇角涌出……血肉撞击声,肋骨断裂的声音,暴力的令人心惊胆战。

    “墨钦,你干什么!”秦梵音上前拉扯邵墨钦,“他是你弟弟!”

    邵墨钦抓住秦梵音的手腕,目光冰冷凌厉,手下一个用力,将她甩开。秦梵音被推得跌坐在栏杆上,差点栽到。

    邵时晖见秦梵音被粗暴对待,心里的火瞬间燎原,粗着嗓子喝道:“你tm对她的伤害还不够吗?!有什么冲着我来!!”

    两兄弟互殴,邵时晖明显不是邵墨钦的对手。秦梵音急的对赶来的工作人员说:“你们赶快阻止啊!”

    可他们才上前一步,被邵墨钦的保镖队拦住。

    邵时晖扑倒在栏杆上,嘴角鲜血越流越多。秦梵音冲上前,拦在邵时晖身前,面对着邵墨钦,厉声道:“你够了没有?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非得动手打人?”

    邵墨钦盯着她,黑眸里翻腾着愤怒和血腥。

    她从没见他这么生气过,整个人就像一个发狂失控的猛兽。

    邵墨钦抓住她的手腕,猛地将她拉上前,转身离去。他力气很大步子迈的很急,秦梵音跟不上他的步伐,被他带的踉踉跄跄。

    邵时晖起身追过去,“邵墨钦,你给我放开她!”

    几个保镖将邵时晖的去路拦住。本就受伤的他,更无法以一敌众。邵时晖愤怒的盯着远去的两个背影,女人被男人拉的跌跌撞撞,想挣开他的手怎么都挣不开……

    “你凭什么……你凭什么得到她!你没资格!”邵时晖对着他们的背影怒喝,“你是给她人生带来厄运的罪人!”

    邵墨钦将秦梵音一路拉出会所外,打开车门,将她推进车里,关门,自己上了驾驶座。

    跑车飞驰而出,以可怕的速度狂奔。

    一个小时前,他突然收到两张照片。照片里的人,他的妻子和他的弟弟……他妻子躺在床上,他弟弟坐在床边低头看她,她抚摸着他的脸庞……还有一张,相同的背景,他们闭着眼要接吻……亲密的举止,暧昧的氛围,没有任何人工拼接的成分。

    他无法接受。他不相信秦梵音会背着他做出这种事。

    他的第一反应是找她问个清楚。

    在此之前,她告诉过他,她在乐团跟几位老师一起编曲。他赶去乐团找她,被告知她并不在。

    他很快通过安排的保镖得知了她的行踪。她跟邵时晖一起去了隐秘性极好的会馆里。

    飙车赶来的这一路,他心乱如麻,发疯暴躁。

    他从没有体会过这种疯狂到想杀人又难过到想死的心情。

    弯道漂移时他险些把车开翻。

    终于到了这里,他一路杀气腾腾的冲进去,没人拦得住。

    远远的他看到邵时晖和秦梵音并肩站在一起,花前月下,一男一女。

    他快步上前,又看到邵时晖抱住了秦梵音……

    那一瞬间,他想杀了邵时晖!

    在此之前,他从不知道,自己对这个女人的占有欲到了这种地步。他容不得其他人沾染她半分。

    车子在深黑的旷野上一路狂飙,位置越开越偏僻。

    这疯狂的速度令秦梵音害怕,她攥紧顶侧的把手,脸色苍白,“你快停下!再这样会出事!”

    他的速度没有丝毫减缓,跑车的引擎发出轰鸣声。

    “我不想死于车祸!”秦梵音尖叫,“我不想死!”

    车子一个急刹,骤停。

    邵墨钦从车里拿出烟和打火机,推开车门,下车。

    车子已经开到郊外的乡村,道路两旁是黑魆魆的丛林,很远处隐隐有灯火。

    邵墨钦倚靠在车边,抽出一支烟咬在嘴里,叩开打火机,将烟点燃。直到用力抽了一口烟,他不停发颤的双手才微微平复。

    我才不爱他……情话说不了,甜言蜜语哄不了,连吵架都吵不起来,跟这样的人在一起有什么意思……我都烦死他了,巴不得跟他离婚……

    昔日被他刻意遗忘的话,又一次浮上脑海。

    他垂下的手攥紧,狠狠捶了车子一下,一声突兀的声响,车门下方被撞出凹痕。

    心中的痛楚,如钝刀子割肉,一下一下,疼的要他的命。

    秦梵音下车,走到邵墨钦身旁。月光下,她清楚看到他愤怒又痛苦的神色。

    本来想斥责他,她放缓了语气,开口道:“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时晖找我有事……”想到他看到了他抱她,她又解释,“他什么都没做,那只是很礼貌的一个拥抱……”当时她正准备退开,就看到他阴着脸冲上前。

    邵墨钦没回应,也没看她,一口接一口用力的抽烟。

    “如果你就因为这个生气,还痛打时晖,你是不是太过分了?”

    邵墨钦还是没理她。

    一阵风刮过,只穿着单薄连衣裙的秦梵音瑟缩了下。

    “有什么事回去慢慢说,我不想在这里吹风。”她上了车。

    可邵墨钦待在外面,并没有上车。

    秦梵音再也忍不住火气,下车,对邵墨钦怒道:“行,你就在这里呆一晚上,我自己走!”

    她转身往来的方向走。天很黑,这段路并不平坦,秦梵音走得很急,高跟鞋踩到一个坑,身体猛地踉跄了下,脚一崴,摔倒在地,发出一声急促的痛呼。

    邵墨钦听到声音转过头,见秦梵音倒在地上,脸色一变,扔掉烟头,跑着上前,将正在艰难起身的她一把抱了起来。

    秦梵音倒在他臂弯里,语气很冲的说:“你管我干嘛!你不是不理我吗!”

    邵墨钦抱着她往回走,把她放在车前的引擎盖上坐着。

    黑色的冷风刮来,秦梵音一个哆嗦,冷的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邵墨钦脱下西装外套,搭在她身上。秦梵音瞪他一眼,把双手插进袖子里,合拢西装,裹紧自己。

    抬头,还没来得及说什么,男人的身体覆压下来,她的嘴巴被他的唇堵住,身体被迫倒在引擎盖上。倒下时,他的手臂护在她脑后,顺势紧紧扣住她脑袋。

    他伏在她身上,蛮横的撬开她的唇,在她口中横冲直撞。

    这是掠夺性的惩罚性的吻。他的唇撕磨着她的唇瓣,狠狠的吮吸她的舌尖,过重的力道疼的她发麻。秦梵音蹙紧眉头,想要躲避,“疼……唔……不要……”

    他压制住她所有的挣扎,不管不顾的在她口中肆虐,喘息粗重,双眼紧闭,表情痛苦而压抑,犹如受伤的野兽。

    “唔……”她的痛呼被他悉数吞没口中。

    秦梵音放弃抵抗,她伸手环住他,手掌游移到他脑袋上,在他发丝间缓缓抚摸,轻柔的,一下一下的,就像安慰受伤的小孩。

    邵墨钦粗暴的吻渐渐缓和下来,他抬起头,喘了一口气,看着身下的她。

    月光照进她眼里,她的眼神那么温柔,温柔到他所有愤怒无处发泄,温柔到他即使痛苦到发疯也逃不开……

    他将她捞起来,坐进车里,放到自己身上。

    秦梵音察觉到他的意图,吓了一跳,“你干什么!这是在车上……你别乱来……唔……”

    他扣住她的脑袋,堵住她的唇。

    他动作强势,不容许她有任何抗拒。

    发抖的手蛮横的撕扯着裙子。

    她是他的女人……谁也别想抢走……

    他不要再回到两手空空、孑然一身的从前……

    他只有她,她是他的唯一、他的命,谁也别想抢走……

    属于他的,他将誓死捍卫……

    疯狂过后,他将她紧紧抱在怀里,沉沉喘息。

    秦梵音浑身瘫软无力,男人的强势和霸道,让她没有任何反抗余地。

    她明明应该很生气,气他过于暴力,气他不分青红皂白的打人,气他跟她怄气,气他这么折腾她……可是,她为什么又感受到了他的悲伤愤怒,他的不安惶恐……

    他就像一头受伤失控的野兽,用这种方式发泄着内心种种情绪。

    她气他,她又心疼他。

    终究,还是爱大于怒。她不想跟他怄气。

    秦梵音搂住邵墨钦,轻轻抚着他的脑袋,声音沙哑低柔,“老公,你在生什么气,你告诉我好吗?”

    邵墨钦拧着眉。

    她放开他,捧住他的脸,直视着他的眼睛,“你不说清楚,我怎么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们是夫妻,有什么事不能好好沟通?”

    他看着她,动唇,“你喜欢邵时晖吗?”

    秦梵音一愣,马上回道:“我怎么会喜欢时晖呢!”

    不等他动唇,她又说,“我喜欢的是你,我怎么可能同时喜欢两个人!”

    她直白肯定的话语,将他痛苦不堪的心轻轻抚慰。邵墨钦闭了闭眼,将秦梵音抱入怀中。

    这样就够了。

    不用质问,不用解释,只要她说,他就相信她。

    只要她还在他这里……

    “你为什么要这么问?”秦梵音被他这个问题弄的很不开心,由他怀里挣扎出来,眼里满是委屈,“我嫁给你,怎么会喜欢别人?他是你弟弟,也是我朋友,他今晚找我是有很重要的事……”

    “什么事?”邵墨钦动唇,伸手抚着她的发。

    秦梵音一愣,才意识到今晚的重点被错过了,她还没来得及听时晖要告诉她什么。

    “都是因为你突然跑出来打人,他还没来得及说……”秦梵音抱怨。

    邵墨钦扯动唇角,冷笑,表情比笑容更冷。

    他从车里拿起手机,把照片翻出来,递给秦梵音。

    秦梵音的目光落在照片上,一愣,惊得手机都快掉了。

    “这……这是什么时候照的……我……我完全没印象……我不知道……”秦梵音抬起头,无措的看着邵墨钦,又紧张又惊慌,“我真的不知道……我……我没有……”

    邵墨钦动唇,提醒她,“背景是医院病房,应该是你救柳叶受伤那次。”

    秦梵音冷静下来,仔细回想那天,她脑袋很疼,又发高烧,中间有一段模模糊糊很不清醒,隐约间她好像看到墨钦来了……

    她赶忙解释道:“那次我发高烧了……我不清醒……我以为是你……我们没有接吻……我发誓,真的没有……”

    邵墨钦伸手,替她拭去不经然滚落的泪水。

    他心里的疼痛,已经被她的否认和焦虑化去。

    他看着她动唇,“你不清醒,邵时晖很清醒。他一直喜欢你。今晚找你是打算对你表白。”

    “……”秦梵音错愕的睁大眼。

    邵墨钦捧住她的脸,缓缓动唇,“以后离他远点,不要再跟他见面,好吗?”

    “我……”

    他用一种近乎恳求的目光看着她,“老婆,答应我。”

    那个男人比他健全,比他更有男性魅力……

    即使现在她的心还在他这里,他也怕有一天……

    .

    邵时晖伤的不轻,被连夜送往医院。

    第二天,听到消息的顾心愿赶来医院看他。

    她是跟着邵时晖才知道这些事,她知道邵时晖肯定也知道了真相……

    这令她忐忑难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