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V章

无影有踪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她的事跟你无关,不要好奇,不要多管闲事。”

    秦梵音盯着屏幕,心里像是被灌进了冰水,冷的她发颤。她低低的,低低的开口:“关于她的事……就算是为了帮你,我都没资格过问吗?”

    邵墨钦拿过手机,再次输入,“不要多想。”

    她看着他塞到眼前的四个字,沉默半晌,抬起头,对前排的司机说:“停车。”

    司机不明所以,把车开到路边停下。

    秦梵音推开车门,下车。邵墨钦跟着下车。

    秦梵音走到街边,步子迈的很快。邵墨钦跟上去,牵住她的手。

    秦梵音一言不发,用力抽出自己的手,继续前行。

    邵墨钦终于感觉到她生气了……

    他追上她的步伐,拦在她跟前,用询问的眼神看她,动了动唇,“要去哪儿?”

    秦梵音微笑道,“我去哪儿跟你没关系,不要好奇,不要多管闲事。”

    邵墨钦一怔,她绕过他,继续前行。

    这段路人流量不高,但也有行人往来。秦梵音身穿白色印花长裙,黑发长发泻落肩头,容貌姣好身材高挑的她,本身就有很高的回头率。如今她势头正旺,很快就有人认出她来。

    “请问你是秦梵音吗?”“你是不是秦梵音……”好几个女孩子围了上来。

    秦梵音微笑点头,给她们签名。邵墨钦等在她身后不远处。

    这一波人意犹未尽散去后,又有一拨人过来,这一次不是女孩子,而是几个男人,看起来还不是善茬。他们冲秦梵音吹着口哨。

    “嗨,美女,你是那个大明星?”

    “……真人比电视上还正点!”

    “大明星,一起拍个照呗!”

    有人作势要搂秦梵音,手刚伸出来,被一只手掌擒住,往一边甩去。臂力之大,男人顿时连退了好几步。

    邵墨钦将秦梵音抱在怀里,带有压迫性的目光扫过。他体型高大健硕,本身就具有震慑力,加之他显贵的衣着,逼人的气场,一看就是不好惹的人,那几个想趁机骚扰的男人痒痒散去。

    秦梵音挣开邵墨钦的手臂,从包里拿出口罩和墨镜戴上。刚刚下车时情绪太动荡,忘了“武装”自己。邵墨钦拿手机发了条信息。

    那几个男人拐过一条街后,被围堵的保镖揍得鬼哭狼嚎。

    秦梵音掩饰好自己,继续前行。邵墨钦跟在她身边,再次牵住她的手。

    秦梵音想挣开他的手,他使上劲,她怎么都甩不开。

    秦梵音气的顿住步,转头看他,压抑的声音从口罩里传出来,“你这样有什么意思?”

    女人的小脸被挡的严严实实,邵墨钦看不到她的表情也看不到她的眼神。他微微蹙眉,伸手想取下她的墨镜。

    秦梵音别过脸避开,趁机甩开他的手。她后退几步,邵墨钦走近,她低叫,“不要靠近我!”

    她隔着墨镜看他,夕阳的光线被墨镜滤去,世界蒙上一层暗色,他被笼在暗色之中,神色看不分明。

    一直以来,她也没有将他看清楚过。

    “怎么了?”邵墨钦动唇问她。

    秦梵音再次后退,与他拉开距离,似要跳出某种束缚。

    “我说我是你妻子,有什么事我们一起承担面对,你把我粗暴的推开……好,没关系,走不下去就离婚。我心里割肉般痛过一次了,离婚协议也拟好了,可你现在又不肯离婚。”

    “你每天这么缠着我,我以为你在向我示好,我以为……”秦梵音声音哽住,她深吸一口气,带着浓浓的鼻音道:“我以为,我们或许还有机会……为了把握这个机会,我学乖,我不纠结未来了,我不再执着那个答案……”

    “我每天都在想怎么才能帮你,让你达成心愿,你叫我不要多管闲事……”她的声音越来越哽咽,眼泪跌出眼眶,打湿了口罩,“我不是爱你,我管你那么多?邵墨钦,你非得这么欺负人吗?”

    邵墨钦看不到她流泪的眼睛,控诉的目光,心中却愈发隐隐作痛。

    他走上前,想要将她抱入怀中。

    秦梵音用力推开他,后退几步,“对不起,我不知道该怎么自处了。你不能这样随心所欲蛮不讲理,我也是有血有肉的人,不是你娶回家的一个摆饰,不是陪你睡觉的东西。”

    她转身离去,邵墨钦试图抓住她的手,秦梵音用力推开,加重语气道:“邵墨钦!我们对婚姻的理解不一样!请你不要再来打扰我!”

    她大步离去,步子快的小跑起来,一头黑色长发在夕阳中飞舞。

    眼前的世界黯淡又模糊,胸口的窒息感和急促的呼吸将她逼得喘不过气来,秦梵音取下口罩,大口喘息。眼泪由眼眶不断往下落,滑落脸颊,飘散在风中。

    她用力拭泪,对自己说,爱不了的人就不要去爱。

    不要一次次原地打转,自己演戏自己看,像个可怜的小丑。

    邵墨钦站立原地,看着她黑发白衣的背影越来越小,最终跑过拐角,彻底消失在他的视线中。他怕她情绪失控,没有继续追上去,只安排保镖一定要确保她安全到家。

    邵墨钦走到街边的长椅坐下,看着眼前的世界,目光没有聚焦。

    他只是不想她插手这件事,伤害她了吗?

    他找人的事,一直都是隐秘低调的进行。因为顾家有了另一个人。知道真相的,不知道真相的,都把她当成了顾家千金。蒋芸更是把她认作亲生女儿。

    他要找回真正的心愿便罢,没找回来之前就把那层虚假的表象捅破,只会令顾家再次陷入混乱。他已经欠了他们一次,不能再伤害他们第二次。

    他为真正的心愿痛心,又不得不看着顾心愿在顾家享受万千宠爱。他竭尽全力寻找真正的心愿,顾家人却已经放弃那个不幸的女儿。他们选择遗忘悲剧,跟替代品共享天伦之乐。

    这种矛盾的混乱的现状,令他愤怒、沮丧又无能为力。这是他最不愿意面对却不得不面对的事,他没想过要剖开给她看。

    他不想让她看到现实里残酷的一面,更不想让她看到他的软弱无能、罪孽深重。

    .

    邵时晖找到秦山夫妇走出来的那座山村。他在村里四处走访打探,得到的消息很有限,也没有打探到真正有用的卖家信息。

    但他找到一个秦山夫妇以前的老邻居。老农夫告诉他,他们家孩子回来的时候女孩儿四岁男孩儿一岁多。邵时晖问:“当时你在场吗?你有没有看清楚那伙交易的人都是什么样子?”

    老农夫抽了几口邵时晖递过来的上等香烟,咂摸着,“很多年了……”

    邵时晖把钱包拿出来,掏出一叠红票子给他,“我不是警察,也不是记者,打听这些不是要查什么曝光什么,不会对你们不利。”

    老农夫收了钱,在脑海中回忆当年的情形……

    他住在秦家对门,两家平常走动的多,也知道一些私事。秦山小时候伤了根,那里出了问题,生不了孩子。他们通过村里的中间人联系上卖家,想买个儿子回来。交易的那天,他就在院子里看热闹。

    “那边来了三四个人和两个小娃娃,四五岁的小女娃牵着个刚学会走路的小男娃。那会儿天冷,眼看着要入冬了,女娃儿身上衣裳单薄,冻得直哆嗦,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他们把带把的扯到两口子跟前谈价,他们想卖六万,秦山只肯出五万,两边正讨价还价,女娃儿突然走到王梅跟前,拽着她的衣裳跪下了……”

    邵时晖心中一窒。

    “光头男人拖她,她死命抱着王梅的腿,哭着喊着,阿姨你买我好不好,我求你买了我,我能带弟弟,我能给你们洗衣服做饭,我还能唱歌跳舞给你们看,阿姨我求求你买了我……”

    邵时晖双拳攥的死紧,手背上青筋暴起,他背过身,压住通红的眼睛和滚落的眼泪。泪水迷蒙间,她仿佛看到了小小的秦梵音,那张天真可爱的小脸上没有笑容,只有被虐待的痕迹,眼里是无助的泪水和一个孩子对这个世界的恐惧。

    老农继续说着当年的场景,邵时晖埋着头,发白的双唇紧抿,极度的心疼带出了极度的愤怒。

    有生之年,无论付出多大代价,他一定要把当年那伙人贩子揪出来!

    那些拐卖她伤害她虐待她的禽兽,全都不得好死!

    .

    顾心愿在看到那张照片后,没在红安县继续逗留,很快赶回家。

    一家人像往常一样若无其事的吃晚饭,餐桌上,她一次又一次的看着母亲蒋芸发怔。

    像……真像……

    以前没仔细对比还不觉得,现在再看,就跟一个模子印出来似得……

    “愿愿,你怎么出去旅游一趟回来精神不太好了。”蒋芸给顾心愿勺了一碗汤,“是不是胃口不好,先喝碗汤。”

    顾心愿心里五味杂陈,种种情绪翻涌着,她低下头喝汤,不再看母亲温柔的眉眼。

    当天半夜,在大家都入睡后,顾心愿来到了哥哥顾旭冉的书房。

    她在书柜里翻找当年那些老照片。

    几年前的事情,很可能是她记忆出错了,或许她现在翻出来看会发现,跟那张照片上的小女孩并不像……

    她翻箱倒柜的找了许久,终于在一个梨花木箱里找到。

    这个木盒她记得,是哥哥花大价钱在拍卖会上买来的清朝古物。

    现在这里面就放着几个相册……

    相册里面是小女孩从出生起的照片,一本一本的整理的很好,有她一个人的,有和她家人的……从皱着小脸眼睛都睁不开裹在襁褓里,到穿着可爱的洋装拉着气球牵着她哥哥的手……

    最后一张照片里,她头上扎着两个羊角辫,眉心一点红,坐在白色高凳子上,怀里抱着大提琴,手里拿着琴弦。顾心愿取出照片,看到背面写着歪歪扭扭的一行小字,心愿4岁了。

    这些成长的痕迹,到此戛然而止。

    外面走廊传来脚步声和说话的声音,似乎在朝书房走来。顾心愿赶忙将照片放好,阖上木箱。来不及放回去,她抱着箱子,躲到了桌子底下。

    书房门被推开,顾旭冉拿着手机,一边跟那边通话,一边往里走。因为在跟那边谈一桩跨国合同,书房灯是亮着的他都忽略了。他走到桌前,找出几份资料,转身往外走,关门前顺手关了灯。

    桌子底下的顾心愿,再次打开木箱,她从口袋里拿出自己的手机,翻出拍下来的照片,又借着手机的光翻着相册里的那些照片。

    “哥哥,我怎么没有小时候的照片呢?”

    “你小时候长得丑,不喜欢拍照。”

    “我那么小就知道自己不上相啊?”

    “可不是嘛,小小年纪可臭美了……”

    顾心愿的手在发抖,眼泪不知不觉滚落。

    她捂住自己的唇,不让自己哭出来,可眼泪越落越急,越掉越多。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她的人生变得像一出戏……

    所有人都在瞒着她,陪着她演戏……

    她浑然不觉,在一出戏里活了二十年……

    .

    是日,天朗气清,阳光温煦。

    顾心愿穿着香家的套装,化着精致的妆容,前来新视界娱乐找秦梵音。

    秦梵音正在录音。顾心愿有个朋友跟新视界老总关系不错,打过招呼后,有专门的人带着她去录音室。

    隔着透明玻璃窗,她看到了秦梵音。

    她站在另一端,带着耳麦,正在唱着歌。隔了音,顾心愿听不到她在唱什么,只能看到她双眼微阖,神情专注,一脸投入。即使她就站在她对面,她并没有看到她。

    一曲落毕,秦梵音放下耳麦才看到外面的顾心愿。她很意外。

    走出录音室,顾心愿朝她微笑着打招呼:“嗨,有空吗?我有些事,想跟你聊聊。”

    秦梵音对顾心愿印象不好,不想跟她多聊。但伸手不打笑脸人,她特地来找她,或许真是有什么事。于是,两人在公司楼下的咖啡厅里坐下。

    “你跟墨钦哥还好吗?”顾心愿一脸关切的问道。

    秦梵音摸不透顾心愿的目的,不想多谈,只淡淡应声,“还行,就这样吧。”

    “之前听阿姨说你们要离婚,我都不敢相信。后来媒体都说你们和好了,我才放下心来。”

    “多谢关心。”

    “你可能对我有些误会。”顾心愿低下头,微笑,“你跟墨钦结婚前,我找你说了一些不太好的话,其实只是为了试探你。我一直把墨钦哥当兄长看待,他这么多年身边一直没有异性,我就怕他随便娶了个只看上他钱的老婆……”

    “哦……谢谢你对他的关心。”

    “后来我知道了,你们是真心相爱。我说过的那些傻话,要是让你不舒服,我向你道歉,你可千万不要放在心上。”顾心愿一脸诚恳道。

    “不会。”秦梵音回以微笑。

    “我要是嫁给时晖,你就是我嫂子。我希望我们像姐妹一样,好好相处。”

    虽然秦梵音想不出顾心愿找她示好的理由,但她的态度的确很诚挚,找不出一丝破绽。她也不是一个喜欢计较的人,人敬她一尺,她敬人一丈。

    秦梵音回笑,“如果你和时晖结婚的时候,我和墨钦还没离婚,我们应该会相处的不错。”

    “你们还是要离婚吗?”顾心愿错愕的睁大眼。

    “谁知道呢……”秦梵音耸耸肩。

    “墨钦哥是个好男人。我看了他这么多年,他从没跟哪个女人暧昧过,是难得的洁身自好的富家公子,这点我哥和时晖都比不上。”顾心愿劝道,“音音姐,你可想清楚了,这样的好男人,放弃了很可惜。”

    “再好的男人,心不在你这里也没用。”秦梵音淡淡笑道,“再说了,他不是还有过璎璎妈吗?”

    “音音姐,说实话,我们谁也没见过璎璎的妈妈。几年前,墨钦哥突然把璎璎带回来说是他女儿时,大家都难以置信。”

    “你们都没见过璎璎妈妈?”秦梵音诧异的问。

    “她从没出现过。”顾心愿说。

    秦梵音脑子里闪过一个疑问,突然问道:“他的微信名叫心愿,跟你有关系吗?”

    顾心愿像是想到什么,脸色一变,“我那时候瞎说的,故意气你,其实跟我哪有什么关系。你们结婚这段时间你也看到了,我跟他都没有多余的接触。”

    “哦……”秦梵音似在思考什么。

    顾心愿又一次强调:“心愿……可能是代表着他什么心愿。跟我的名字相同一定是巧合。”

    提到这个话题,顾心愿突然坐立难安,待不下去了,她跟秦梵音又聊了几句后,提出告辞。两人一道离开咖啡厅时,顾心愿佯装不经意的扯掉秦梵音的几根头发。

    今天她特地来找她的目的就是向她示好,并拿到她的头发。

    顾心愿跟秦梵音告别后,一刻也不耽搁,拿着秦梵音的头发和她母亲蒋芸的头发,还有她自己的头发,一起送去做dna鉴定。

    她还想不清楚这些事情的前因后果,她现在只要确定,她们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

    另一边,秦梵音也在思考着一些事情。脑子里似乎有千头万绪,模糊混乱,又在渐渐清晰。

    邵墨钦的微信名叫心愿,签名是looking for you……

    顾心愿说他对她一直很特别,每年都会特地为她准备礼物……

    他在顾心愿的生日宴上突然失常,酗酒,发疯,排斥她……

    蒋芸曾经跟她说过,她女儿在四岁的时候弄丢过……

    邵墨钦要找的小女孩,也是在四岁的时候弄丢……

    会不会……会不会……

    一个大胆的念头冒出脑海,秦梵音猛地甩头,这太荒谬了,不可思议。

    不不,不要去想这些。这些事跟她有什么关系呢?那个人根本不要她操心他的事……

    她何必去想这些事……

    跟她有什么关系?

    他们的婚姻,都处于摇摇欲坠的状态……

    .

    一天后,顾心愿通过特殊渠道的鉴定有了结果。

    秦梵音和蒋芸是母子关系……

    她自己和蒋芸没有任何关系……

    顾心愿躲在自己开的那间美容会所里,呆呆的看着鉴定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