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V章

无影有踪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秦梵音半夜醒来,嗓子干渴的厉害。想要翻个身,男人的手臂钳在她身上,活动不开。

    秦梵音睁开眼,一转头,看到了睡在身边的男人。

    他睡得很沉,眉目舒展,从表情看睡眠质量很不错。秦梵音不由得心中愤懑,她被折腾的腰酸背痛,浑身跟散架一样,他倒是吃好睡好。

    秦梵音将邵墨钦的手臂拿下,坐起身,正要挪下床去喝水,那双手臂又环上来了。

    秦梵音冷不丁吓了一跳。

    一扭头,发现他跟着坐起来,抱住她,脑袋压在她肩膀上。她还以为他醒了,结果是靠着她继续睡。

    她用胳膊肘推了他一下,“我口渴,要去喝水……”

    邵墨钦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放开秦梵音,下了床。

    高大伟岸的男性身躯沐浴在月光中,姿态慵懒却又格外性感。秦梵音看着那具行走的人体艺术品,挪不开目光。直到他走到门边,准备拉开门,秦梵音猛地反应过来,低叫道:“站住!”

    邵墨钦顿住步。秦梵音披上睡衣,下床,找出一条宽大的浴巾,走上前,围在男人腰上,挡住他关键部位。

    她抬起手,捏着他两边脸颊,哼声,“sb,衣服不穿往外跑,你耍流氓给谁看呢!”

    邵墨钦怔怔看她,任由她揉捏,迷糊的眼神跟平日里的清冷凛冽,完全判若两人。

    秦梵音简直受不了他这呆呆的模样了,萌死了!她克制着想要蹂.躏他的心情,放开了他,“要上厕所是吗?去吧,在外面,往前走左拐。”

    邵墨钦揉了揉她的脑袋,拉开门往外走。

    秦梵音倚着门框看他,正要提醒他方向错了,却见他走到饮水机前,取出一个杯子,接了一杯冷热参半的温水。

    他拿着那杯水走回来,递到秦梵音手上。

    “……谢谢。”秦梵音小口小口的喝着水。他贴在她身后抱住她。没穿高跟鞋的她,比他矮了一个头,他将下巴轻轻搁在她脑袋上。

    “你喝吗?”她喝了半杯水,把剩下的半杯递到他唇边。

    他没有用手接,直接咬住纸杯,仰起脸,水灌进喉咙里。

    秦梵音被他那模样逗笑,“……懒死你了!”

    喝完,秦梵音拿过纸杯,邵墨钦将她打横抱起,回到床上。埋入眷恋的体香里,他再次沉沉睡去,胸膛起伏,发出轻微的鼾声。秦梵音不禁莞尔,看来他这从头到尾就没睡醒。

    秦梵音像抱孩子般将他抱在怀里,手掌在他柔软清爽的发间穿梭,在他宽阔的后背上缓缓抚摸。

    怎么办呢……

    这男人就像是毒.品,太难戒了……

    第二天秦梵音和邵墨钦起床时,王梅已经弄好了早餐。一家人一起吃了顿早餐。有女婿在,老两口很是殷勤热络。前阵子秦梵音说到要离婚,可把他们愁坏了。他们的观念比较传统,希望女儿从一而终,不要离婚再嫁。

    饭桌上,秦山和王梅旁敲侧击,为秦梵音说着好话。邵墨钦带着淡淡的微笑点头。看他心情不错的样子,老两口放心不少。

    秦嘉阳说:“姐夫,你前阵子出差不跟我姐联系,我姐老生气了。”

    邵墨钦略略挑眉。秦梵音在桌子底下踢秦嘉阳的凳子。秦嘉阳避了避,继续道:“我女朋友放暑假回老家,我们每天至少三通电话。女孩子心思多,你得让她知道,你时刻把她记挂在心上,她才有安全感。姐夫,这方面你要向我学习。”

    秦嘉阳像模像样的指点着,邵墨钦倒也很认真的听着,还点下头。

    秦梵音夹了一截油条放到秦嘉阳碗里,“小屁孩,吃你的。”

    “姐夫,我跟你说,甜言蜜语什么的,每天记得往她手机上发,让她偷着乐……我姐看起来温柔贤惠,其实很矫情,很小女人……”

    秦梵音尴尬癌都要犯了,板起脸斥道:“秦嘉阳,你还没完了!”

    秦嘉阳咧嘴一笑,乖乖噤声。

    吃过早餐,秦梵音跟邵墨钦在家人目送下,一起出了门。

    邵墨钦送秦梵音去公司。

    路上,秦梵音很想开口,把眼前这不清不楚的状况搞清楚,可话到嘴边又停住了。

    说什么?怎么说?

    就以前那个问题继续纠缠?又一轮周而复始的纠结?

    他不可能给她一个想要的答案。只怕话问出来,又是令她难堪不已的结果。

    一路沉默,秦梵音到公司下车,头也不回的离去。邵墨钦目送她的背影消失,方才调转车头。

    到了公司,秦梵音觉得所有人都在对她笑着,那种笑……好像她有什么大好事发生。

    她下意识打开手机搜索新闻,果然……

    头条都是她……

    《秦梵音富豪老公亲赴比赛现场助阵,离婚谣言不攻自破》

    《秦梵音夫家对业内人士发出警告,多家跟风造谣媒体遭殃》

    《大提琴女神秦梵音神秘老公露面,力证娇妻清白》

    《大提琴女神名花有主,千亿老公后台示爱》

    ……

    她仔细看了下,这些五花八门的报道里,依然没有具体提及邵家,但隐约提到家世背景。

    报道上配了几张图,有那天在酒店邵墨钦抱着秦梵音离开的画面,还有在比赛后台,他给她搭上丝巾的画面。照片的角度把握的很好,只有他高大的体型和不完整的侧脸。

    豪门贵公子对娇妻的保护和疼爱,被表现的淋漓尽致,就连静态的照片里,都有满满的爱意溢出来。而那照片里的侧脸,帅的令人发指,粉丝们只恨不能一窥全貌。

    舆论炸开了。群众们纷纷嚎叫撕逼大战演变成虐狗大戏,女神是人生赢家。每次播出节目后,秦梵音的粉丝都会成倍增长,这一次涨得更多,下面许许多多祝她幸福的留言。她婚姻的公开并没有让她掉粉,豪门少奶奶的身份反而更为她笼上了一层光环。

    曲婉嘿嘿笑道:“我说你老公昨天怎么去比赛现场了,原来还留着后招啊。”

    秦梵音默然无语,她也没想到……

    “这下不仅是豪门弃妇的传闻不攻自破,所有人都知道你名花有主啦,而且那个主儿来头还不小,以后圈子里谁想打你注意,都得先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曲婉啧啧道,“你家的霸道总裁,对你很用心哦。”

    秦梵音笑了下,“可是我们之间的问题还是没解决啊……”

    曲婉想到那天秦梵音倾诉的话,很认真的问道:“音音,你爱不爱他?”

    “爱。”秦梵音毫不犹豫的点头。

    “那就对了。既然你爱他,他也不想跟你离婚,那你就把那些解决不了的问题统统放到一边,将来,时间会给你答案。”

    秦梵音若有所思的看她。

    曲婉终于有机会指点这个虽然小了她好几岁但永远都是那副淡定优雅的模样,好像天塌下来都无关紧要的妹妹,成就感油然而生。

    “不要杞人忧天想那些有的没的,首先,你要把握住当下,把自己该做的事情做好。”她给她分析道:“你们艺术家呀,就是感知太细腻,比较容易纠结,有时候会陷进死胡同里……”

    去录音室的路上,曲婉滔滔不绝,秦梵音虚心倾听。

    在感情上,她的确是个新手。第一次去爱,有冲动,有盲目,有矫情做作,也有纯真热烈,有时候连她自己都不认识自己了。这种爱之初体验,是超出她以往24年所有阅历经验之外的东西。

    最后,曲婉拍拍她的肩说:“不要急,慢慢来。你跟你老公未来日子还长。”

    秦梵音轻呼一口气,“未来……谁知道呢。”

    .

    邵时晖跟顾心愿摊牌后,顾心愿并没有告诉她父母。她不希望这件事真的发生,她去哭求她哥哥,帮她劝回邵时晖。

    顾旭冉见妹妹受这么大委屈,二话不说去找邵时晖算账。

    两个男人约在台球室,打过一局台球后,顾旭冉分别给他们点上烟,进入主题,“时晖,你这么对我妹妹可不行。所有人都知道你们要结婚了,你现在悔婚,让我们顾家的脸往哪儿搁?”

    邵时晖很抱歉的说,“冉哥,对不住了,我有爱的人。我真的过不了自己心里这关。我对心愿是对妹妹的那种喜欢和照顾。”

    “你踏马以前怎么不说这种话!”顾旭冉气的揪起邵时晖的衣襟,作势就要一拳揍去。

    邵时晖没有反抗。他别开脸,深吸一口烟,看向虚空,云淡风轻的说着那种搅动血骨的情感,“你知道我不算什么好男人,交往过很多女人,以前觉得时候到了,找个顺眼的门当户对的结婚就差不多了。那时候心愿的确是最好的选择。但现在不是。这一次我是真栽了,陷进去爬不出来了。只要有一丝机会,我都不想放弃。”

    “你……”顾旭冉觉得这家伙真特么就是个人渣,可他渣的这么坦然,渣的这么理直气壮,还让人哑口无言了。

    邵时晖说:“难道你想心愿嫁给一个不爱她的男人?这对她来说公平吗?娶了她,连我都不能保证自己婚后会不会出轨。你要真心疼她,应该感谢我,没有把她变成利益联姻的砝码。”

    顾旭冉攥的咯吱作响的拳头,朝邵世晖狠狠揍去。

    邵时晖没有躲避,也没有还手。

    顾旭冉揍了两拳泄愤后,喘着气道:“你说的对,我替心愿谢谢你的不娶之恩!你这种人渣,还是留着祸害其他女人。”

    邵时晖笑了笑,无端就透着风流倜傥。台球室里的女服务员都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祸害!”顾旭冉嗤道。跟邵时晖聊过后,他是真觉得,他妹不嫁为好。

    但顾心愿不这么觉得,顾旭冉劝她时,她哭的梨花带雨。

    “哥,被悔婚我以后再也抬不起头了,你不能让他这么对我……”

    “面子重要还是你的幸福重要?”

    “谁知道婚后就不会幸福……”

    “心愿,你冷静下……”

    顾旭冉好说歹说,并没有把顾心愿劝住。她觉得这中间一定有问题,为什么之前都好好地,突然就悔婚……

    秦梵音……难道又是因为她?

    想到这个人,顾心愿牙齿都快咬碎。

    自从她出现后,她就诸事不顺,她一定是她命里的克星!

    顾心愿认定邵时晖是想跟秦梵音暗度陈仓,她雇私家侦探盯着邵时晖的一举一动。一旦他们俩真的有奸.情……她一定要闹得天翻地覆!

    没过几天,私家侦探给了她一个进展。

    “他动身去了广南省红安县。”

    “是去谈生意考察项目吗?”

    “应该不是,那是一个相对落后的小县城。”

    “继续跟着,有什么情况第一时间告诉我。”

    顾心愿越想越不对劲。难道他是跟秦梵音去偷情?走的越偏远,被发现的可能性越小……

    顾心愿思虑一番,当机立断,亲自过去一探究竟。

    .

    邵时晖查过秦家的底子,从荒山农村里走出,在县城里住了几年,后来有了钱,搬去省城。

    邵时晖抵达红安县,根据资料找到了秦家以前的旧宅。他们是有了钱才搬去省城,老家的房子一直留在这儿没卖,有时候逢年过节还会回去小住,跟老家的亲戚聚聚。

    旧宅是在一个老楼里的商品房。邵时晖趁着晚上月黑风高,找人帮他开锁。

    很普通很规矩的旧式房子,布置还透着九十年代的感觉。

    邵时晖来这里,是想找出一些秦梵音幼年成长的痕迹,看能否发现什么蛛丝马迹。她童年的资料太模糊了,她自己又什么都不记得,这样很难帮她找到亲人。

    邵时晖进入秦梵音的房间,墙上贴着各式各样的海报,不是明星,而是各种大提琴和演奏大提琴的图案。书架上密密麻麻列着落了灰尘的书籍,有音乐方面的书,有她做过的习题册,有抄的一本一本的歌词本,还有很多很多磁带。

    邵时晖看着这些,忽而笑了笑。

    他找出一个随身听,装上电池,挑了一盘磁带放进去,播放。

    这种感觉很奇妙,仿佛与心爱的女人共历曾经,听她听过的歌,走她走过的时光,心中斥满了满足和动容。

    邵时晖翻翻找找,在抽屉里找出一个相框和一本相册。

    相框里刊着一张照片,一看就是特地去照相馆照的。小女孩和小男孩坐在假道具梅花鹿上,秦山和王梅站在两个孩子身后。四个人冲着镜头笑。

    照片里的两口子又黄又黑,小男孩偏黑,小女孩却是白白净净,一双大眼睛黑白分明,笑起来甜的动人。虽然穿着碎花棉袄和绿色棉裤,却怎么看都不像是农村丫头。

    邵时晖看着小女孩天真的笑脸,心里没由来的揪痛了下。

    他将相框在桌上摆好,拿出手机将照片拍下来。这张照片上的小女孩不过五六岁的样子,隐约能看出如今秦梵音的雏形。

    拍完后,邵时晖又去翻相册,里面有她和家人以前的老照片。

    他不确定秦梵音是几岁的时候被买卖,但他估计是学前,还很小的时候。小小年纪被拐卖,渐渐就会忘了过去的事。

    很遗憾,他在相册里看到的她的照片,都比特地裱起来的那张里的模样要大。

    邵时晖将每一张有她的照片都拍下来后,把相册放回抽屉。

    他逗留一段时间后离开秦家,去宾馆下榻。他决定明天出发去秦山夫妇老家的山村。

    邵时晖走后没多久,顾心愿进了秦家。

    她一直守在外面,却始终只有他一个人进去,没见那个女人赶来跟他相会。走也只见他一个人离开。

    顾心愿莫名其妙,难道那个女人早就在里面等着他?

    顾心愿决定亲自进屋探个究竟。她带的人帮她开了锁,几个人闯入屋内,空无一人。

    顾心愿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走动,没看到人,索然无味的正要走,突然停留在了秦梵音的房里。

    她的目光落在了放在书桌上的那个相框上。

    她定定的看着相框里的小女孩,瞳孔不断扩张。

    她走到桌前,拿起来看,双腿突然发软,跌坐在椅子上。

    多年前的某一幕浮现在脑海里……

    那时候她还在上大学,有一次要找以前中学时的证件,她在自己房里找不到,跑去哥哥的书房找。她经常把自己的东西塞到哥哥书房里。

    她在无意中找出了一些老照片。

    照片上有她的爸爸妈妈哥哥,还有一个三四岁的小女孩……

    可那个小女孩不是她……

    她很奇怪,莫名的惶恐,拿着照片去问哥哥。

    哥哥告诉她,那是家里的一个远房表妹,以前过来玩的时候照的一些照片。

    她当时觉得很奇怪,却下意识的抵触自己多想。虽然后面几年,她从来没有见过那个所谓的远房表妹。

    而现在,摆在她眼前的这张照片……

    照片里的小女孩跟她曾经看到过的那个小女孩,何其相似……

    如果那个小女孩是去他们家玩的远房表妹,为什么家里爸爸妈妈哥哥都陪表妹拍照,却没有她?

    为什么他们拍了那么多照片,里面都没有她?她去哪儿了?

    为什么那些照片里,他们就像是其乐融融的一家人?

    “心愿,你跟你妈妈还真不像……”

    “你没有继承你妈妈那种古典的气质……”

    “你小时候还有点像你妈妈,长大了长开了就不像了……”

    顾心愿盯着眼前的老照片,不敢做任何发散思维。

    她一遍又一遍告诉自己,这只是巧合,只是巧合……

    恰好有个表妹跟秦梵音小时候长得像,恰好秦梵音长大后像她妈……

    恰好秦梵音被邵家看上,嫁给了邵墨钦……

    恰好秦梵音又被邵时晖喜欢上……

    恰好……

    秦梵音……

    “啊————!!!!!”顾心愿猛地抱住脑袋尖叫。

    .

    《中国歌王》经过几期激烈角逐,淘汰了几名选手,秦梵音接连几期稳操胜券的晋级。随着节目播出集数增多和网上话题的炒作,节目热度越来越高,成为当之无愧的全民娱乐。

    秦梵音跟曲婉讨论着后面两场的曲目,曲婉一再跟她强调,最后一场是在体育馆进行,面对几万现场观众的海内外直播,是重中之重的重头戏,一定要好好表现。最精彩的表演一定要献给那一场。

    秦梵音脑海里突然冒出了一个念头。

    既然是盛况空前的直播,那直播上出情况,是不是会被放大无数倍?

    如果她在直播上宣布退赛,并表达出要找人的信息,八卦事件包裹着她的目的,会不会迅速扩散?

    这个想法一经形成,就控制不住了。

    下午结束工作后,邵墨钦照例来接她。他这几天每天都会来接她,送她回家,顺便……赖在她房里睡觉。

    回去的路上,司机在前面开车,秦梵音跟邵墨钦坐在后排。

    她小心翼翼的问他:“你能告诉我,走丢的那个小女孩的情况吗?她是谁?她父母是谁?你有没有她小时候的照片?”

    以前她还没有考虑到具体的行动,加之这是他心里的疮疤,所以她没有仔细问过。可这一次,如果她想做什么,肯定得知道有关小女孩的情况。

    邵墨钦用询问的眼神看她,动唇,“你想干什么?”

    秦梵音如实道:“我想碰碰运气,在决赛直播上扩散小女孩的信息,让所有观众帮助我们。”

    邵墨钦眼神一变,冷着脸动唇,“不要多事。”

    秦梵音难以理解,她据理力争,“你不要小看群众的力量,你的定点寻找涉及面很有限,全中国那么大,十几亿人口,还不如试试这个……”

    秦梵音声音越说越低,因为她发现邵墨钦脸色越来越难看。

    邵墨钦拿出手机,低头打字,递给她看。

    “她的事跟你无关,不要好奇,不要多管闲事。”

    秦梵音盯着屏幕,心里像是被灌进了冰水,冷的她发颤。她低低的,低低的开口:“关于她的事……就算是为了帮你,我都没资格过问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