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V章

无影有踪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观众席上没有灯光,男人坐在昏暗中,一双深黑的眸子,分外凛冽逼人。

    秦梵音一对上那双眼睛,心跳都不规律了。

    “音响,灯光,各就各位……”节目总导演在一旁指挥着,秦梵音迅速收敛心神,走到应该站的位置。

    秦梵音这一期选择的曲目是《女儿情》,由于她之前在广场上用吉他弹唱的片段在网上引起热烈反响,可以说是她的成名作。她决定重新编曲,在比赛现场演绎一遍。这次伴奏的不是交响乐团,她选了古筝和竹笛,将浓浓的中国风融入到演奏中。

    观众席上没有观众,只有几个工作人员和坐在第一排中央的邵墨钦。

    就是他,给秦梵音带来的压力比观众满场还要大。

    他为什么来这儿?送离婚协议书过来?

    或者是来跟她商量什么时候一起去民政局领离婚证?

    可是这些事,似乎都没有亲自跑过来一趟的必要吧……

    秦梵音心不在焉,唱歌没把握好节奏不说,整个人表情和状态都不对。总导演是个很严格的人,见状叫停了音乐,拿着扩音器对舞台上的秦梵音说:“给你三分钟时间,调整自己。”

    秦梵音汗颜。

    总导演又道:“时间很紧张,还有几个歌手没彩排。”

    秦梵音连连点头,表示知道了。这时候,邵墨钦从座椅上站起来,离开了观众席。

    秦梵音余光一瞟,发现他高大的身影离去,心里有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失落感涌上。但她迅速压抑这感觉,全身心投入到彩排中。不再是一抬眼就看到他,她的注意力专注集中,顺利通过彩排。

    下了舞台,前往休息室。节目组为每个参赛嘉宾准备了一间单独的休息室。休息室内有摄像头,正式录制时也是拍摄的一部分,到时候会剪辑出来放在节目中。

    秦梵音抱着大提琴往休息室走,一路心事重重,忽略了沿途伫立的黑西装男子。

    推开休息室的门,一抬眼,男人高大的背影映入眼帘。

    秦梵音愣在原地,她还以为他走了……

    邵墨钦正看着装饰在墙上的秦梵音的照片,闻声转过头。

    两人四目相对,几乎是同时,他们都想起了那晚疯狂的画面,空气中有种暧昧的电流窜过。

    邵墨钦盯着她的目光愈发幽深,秦梵音不由自主的红了脸。

    自从看到他最原始的一面又跟他大战三百回合后,她都快无法直视他衣冠楚楚的模样了。

    她垂下眼睑,避开他的眼神,努力用平淡的声音问:“你怎么来了?有事吗?”

    她走到一旁,将大提琴放好,刚直起身,一双手臂由身后环上。

    后背被贴在男人健硕的胸膛上,熟悉的气息将她包围,秦梵音心脏噗通噗通的跳动。

    邵墨钦抱着秦梵音,将她在怀里转了个身。手掌抚上她的脸庞,抬起她的下颚,使她的视线正对着他。

    他动了三下唇,她看到他说的是:“不要走。”

    不要走?什么意思?

    秦梵音没让自己想太多,表情平静的说:“离婚协议我已经改好了,走的时候就放在床头柜上,你已经看到了吧?没什么问题的话,你签字后再给我一份。我们就可以和平的去领离婚证了。”

    邵墨钦脸色沉下来,扣在她腰上的手收紧,眼里隐隐有着要发作的怒意。

    他压抑着情绪,对她做出口型,“我不同意离婚!”即使没有声音,他阴沉的表情和口型,都能让人感觉出,这句话的强烈语气。

    “为什么?不是说好了离婚吗?你连离婚协议都拟好了,为什么要反悔?”秦梵音莫名的问。

    邵墨钦看着秦梵音那一脸不解的表情,心中火气越来越大。

    ……她还真是打算玩一晚就走!

    秦梵音终于感觉到男人危险的气息,她想后退,他紧紧箍着她的腰。

    他连拿出手机打字都不愿意了,尽量简洁的用唇语说,“你已经是我的女人,离婚不可能。”

    “……”秦梵音算是明白过来了。

    遇上这么负责的男人,她真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反应。可这并不能让人高兴起来,因为他反悔的原因,仅仅是因为,他们睡过……

    秦梵音别开脸,用满不在乎的语气说:“你是活在上个世纪的人吗?这都什么年代了,谁规定睡过就得在一起啊?你情我愿,过了就过了,没人要你负责。”

    邵墨钦扣住秦梵音的下巴,扳过她的脸庞,盯着她的眼睛,像是要说什么,又被气的一时词穷。她发现他的眼神很愤怒,还带着些……怨怼、委屈?竟然像个被抛弃的怨夫……

    “这也是为了你好啊,我破身了,下一任丈夫就不会觉得你是……啊……”她话还没说完,被他猛地扯过身,推倒在沙发上。

    “干嘛你……啊……”她正要起来,他从她身后压上来,扳过她的脸庞,堵住她的唇。他的舌头撬开她的牙关,挤入她口中,蛮横的搅弄着。

    她艰难的挣扎,发出声音,“唔……放开我……唔……这是休息室……有摄像头……啊……疯子……放开我……恩……啊……”

    门外响起了敲门声,还有她经纪人曲婉的声音,“音音,在里面吗?”

    秦梵音脸色一变,男人还在不依不饶。

    秦梵音别开脸,喘着气,恼羞的拍打他,“放开我……你想表演给人看吗!”

    邵墨钦虽然蠢蠢欲动,但还是很识趣的放开了她。秦梵音整了整裙子,去开门,“我在。”

    “当当当你想要的来啦”曲婉手里提着丰盛的茶点,邀功般笑道,“吃了东西,好好休息一会儿,差不多就要正式开始录制了。”

    节目组统一的盒饭,不那么好吃,曲婉特地安排人给她买了其他吃的。

    随着秦梵音将门拉开,曲婉看到了在她身后不远处,那个冰冷直立一脸肃杀之气的男人,还未落下的笑容彻底凝结。

    再看向秦梵音,发现她的嘴唇肿胀,比抹了口红还要红润,头发还有点乱……

    她好像来的……特别不是时候?

    曲婉迅速将外卖塞到秦梵音手上,笑眯眯道:“你慢慢吃,我跟他们再去看看现场,确定录制流程,有什么问题电话联系。”像是想到什么,她又拿出手机看了眼,冲她眨眼道,“距离正式录制还有2小时20分钟,这段时间你可以自由安排。”

    说完,她果断后退两步,很利索的为他们带上门。

    秦梵音尴尬的不行,连解释的机会都没,就这么被经纪人关起来了。

    她把东西放到桌上,打开塑料袋,里面不仅有咖喱鸡块饭,海鲜烩饭,提拉米苏,慕斯蛋糕,金桔柠檬,双皮奶,还有肯德基的鸡腿鸡翅和鸡块……真是丰盛。她知道曲婉很喜欢吃,看来这本来是为她们两人准备的。

    秦梵音把东西放在桌上摆好,也不理会杵在一旁的男人,自顾自的喝起饮料,小口的吃着慕斯蛋糕。发丝黏在嘴角上,她伸手把头发绕到耳后。

    邵墨钦看着她优雅又可爱的吃相,心里的火气在不知不觉中消退。他走到她身边坐下,环上她的腰。

    秦梵音毫不客气的瞪他一眼,“臭流氓!离我远点!”

    邵墨钦眉目一敛,还没做什么,那气势一出来,秦梵音心里就虚了,赶忙道:“等会儿就正式比赛了,我现在需要休息,你别给我添乱。”

    邵墨钦别开脸,目光扫向桌上的吃的,他用纸巾抱起一块炸鸡腿。

    咦?他也要吃?秦梵音正好奇,却见他把鸡腿送到自己嘴边……

    秦梵音勉为其难的咬了一口。为确保不出乱子,现在不能得罪这位爷。

    邵墨钦自己接着吃了一口,又喂到她嘴边,她识相的咬一口。于是,一根鸡腿两人你一口我一口的吃完了。邵墨钦又拿起一根鸡翅,依然是一边喂她一边自己吃。他另一只手始终搂着她的腰。

    秦梵音突然觉得,这位大叔逆生长,变成了大龄儿童……

    第三根鸡腿送过来时,秦梵音别开脸,“吃不下了,吃太多,等会儿都不好唱歌。”

    邵墨钦没勉强,他拿起纸巾擦手,又拿起她手边的金桔柠檬喝了几口。喂!大哥!那是我的东西!我的!秦梵音瞪眼看他,他视若无睹。

    吃过东西,秦梵音靠在沙发上稍作休息。邵墨钦再次坐到她身边,抱住她,并将她抱到自己腿上坐着。她试图挣扎,可力气跟他相比就是螳臂当车。

    抗拒无效,索性随他去了。秦梵音闭眼靠在他胸膛上,嘴里轻轻哼着歌,脑子里过着全场的走位和伴奏。邵墨钦抱着她,手掌在她发丝上轻轻抚摸。

    没多久,她在他怀里睡着了。

    听到怀中人均匀的呼吸声,他捧起她的脸,在她红唇上轻轻落下一吻,随即脱掉西装外套,搭在她身上。他抱着她,仰靠在沙发上,她动了几下嘤咛几声,他隔着西装轻轻拍着她的肩膀哄慰她。

    看着怀里美丽又娇憨的妻子,他脑子里不经意浮现出一句话——现世安稳,岁月静好。

    他不经意笑了笑,闭上眼,享受这难得的安心,渐渐也睡过去了。

    午后,光阴静谧,一室安然。

    两人清浅的呼吸声交织在一起。

    .

    正式开始录制前,化妆师来给秦梵音补妆。

    曲婉试图跟邵墨钦沟通:“邵哥,等会儿这个休息室里的摄像头就要开了,这也是录制的一部分。要不咱们换个地方坐坐?去现场?我这边可以给您安排vip席位。”

    邵墨钦没去现场,此时现场已经坐满了上千观众,他不想凑热闹。他坐在后台,通过大荧幕看现场。

    曲婉不敢怠慢,陪坐在他身边。

    秦梵音登台时,台下响起了热烈的尖叫声:“女神——女神——女神——”

    灯光变幻,她在炫目的灯光和烟雾中,穿着一袭裸色长裙,缓缓走出。台下的尖叫声更热烈了。

    邵墨钦静静看她,心里有那么一丝既骄傲又吃味的感觉。

    前奏响起,他听出了这是《女儿情》。

    曾经她还在电话里弹唱给他听……

    她给他唱情歌,又耍了他,把他折腾的穿着拖鞋睡衣跑出来,满院子找人。到最后,他却怒气全无,只因为她对他说了几句话。

    “我想你的时候也想你恰好在想我,我为你心跳的时候也想你在为我心跳……”

    “我想要每一种感觉,我们都能一起体会……”

    “为了一个人,期待,着急,心跳加速,辗转反侧……这种感觉真的很奇妙,我想跟你分享……”

    舞台上秦梵音拉完一段大提琴,开始了婉转吟唱。

    邵墨钦看着荧幕里的女人,眼神专注,炽热。

    为了一个人,期待,着急,心跳加速,辗转反侧……这些,她都让他体会过了。

    顾家别墅。

    蒋芸到了这个时间点就坐到了电视机前,一脸期待的说:“终于又到了音音这个节目的播放时间。这都成了我每个周末的盼头了。”

    顾牧之陪在老婆身边,拿起一颗樱桃送到老婆嘴边。二十多年的老夫老妻,这浓情蜜意的感觉,却丝毫不逊于刚结婚的年轻人。

    顾旭冉老婆在一旁看着,忍不住掐了一下顾旭冉的腰,“我也想吃水果。”

    “想吃什么自己拿。”顾旭冉大咧咧道。

    他媳妇哼了声,满脸不高兴。

    今晚他们一家人都在家,邵时晖也在。他乐得陪同顾家人一起看电视,看他藏在心里的那个人。但此时,他的心情很乱。

    他查出了秦梵音父母是通过非法渠道买的她,但再往下就很难查了,毕竟年代久远,又是违法事件,那些人贩子的线路哪那么容易揪出来。他在犹豫要不要找邵墨钦帮忙。毕竟在这方面,他有很多资源,只要给他提供线索,应该能查出来。

    可他又在思考,自己这么做有没有意义……他能看出来,秦梵音和她家人感情很好,包括她弟弟她父母。当她知道自己和弟弟都是被非法贩卖的人口,会是什么心情?

    她是想找回亲生父母,还是根本无法接受这个现实?

    无论怎样,一旦这个事被掀开,她现有的安稳生活会被彻底打破。

    他为她的身世心疼,却又不忍心让她面对那些残酷和丑陋。

    “时晖,你觉得这样怎么样……时晖……时晖……”身旁的顾心愿拿着手机接连招呼几声,邵时晖始终是心不在焉。

    顾心愿见他盯着电视上的人发愣,又想起当初在医院看到的一幕,脸色变得难看。难道他对她还余情未了?

    一转头,又见全家人都在看着秦梵音的演出,而且一个接一个的赞不绝口。

    顾旭冉说:“妈,你不是一直想让心愿学大提琴吗?不如就让梵音来教?”

    蒋芸从小喜欢大提琴,但学的是钢琴,一直没机会真正上手大提琴,渐渐也就蹉跎了,这是她心中的遗憾。所以她一直想让自己女儿学大提琴。

    “她现在是明星,忙的很,哪有时间。”蒋芸笑道,“真想学找谁教都行,何必麻烦人家。”

    顾心愿接口道:“她算什么,比她拉的好的人多的去了。她也就能在娱乐圈卖弄风骚,蒙那些没见过世面的人,在真正的古典音乐圈里算什么啊!”

    蒋芸摇头,严肃的说:“这话不对,梵音的水准,在专业领域也并不逊色。”

    “你们就都喜欢她吧!”顾心愿不悦的轻哼,“妈,我看你对她比对我这个亲生女儿还喜欢!”

    “你这丫头……”蒋芸听到她吃味的语气,不由得失笑,“你是妈的乖女儿,这能比嘛。”

    “你们就看吧。时晖,我们上去。”顾心愿拉起邵时晖,上楼。

    她带他进入自己房间。这间别墅很大,隔音效果也很好。“时晖……”顾心愿低低叫他,很有暗示性的环上邵时晖的脖子,身体贴着他,踮起脚,嘴唇碰上他的唇……

    两人自从确立关系后,几乎没什么亲密接触。她一直在等,可他始终保持着君子作风,这让她着急了。只有最基本的牵手和象征性的抱抱,这也太敷衍了……

    她的唇刚贴上他的唇,他毫不犹豫的别过脸,避开了。

    顾心愿的感情和自尊心都受到了极大的伤害,“时晖?”

    邵世晖沉默。

    顾心愿抱住他,靠在他胸膛上,声音软软的撒娇,“时晖,我可是你未婚妻……”

    邵时晖闭了闭眼,将她推开,“心愿,抱歉。”

    顾心愿被他推的后退一步,他脸上严肃的神色令她心里不断下沉。

    “抱歉,我不打算结婚了。”说出这句话,邵时晖如释重负。

    可顾心愿如遭雷击,她脸色惨白,身体摇摇欲坠,“时晖,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我想的很清楚,我现在还不想结婚。我没有做好成家的准备,我对你……也不是爱情的感觉。”邵时晖如实道,“抱歉,这样跟你结婚对你不公平。”

    “你为什么现在才说这些!”顾心愿崩溃的叫道,她走到梳妆台边,顺手拿起粉底液,朝邵时晖砸去,“在我的生日宴上所有人都知道了我们要结婚!你现在悔婚!”

    邵时晖闪身避开,粉底液砰的砸落在地。她又拿起粉饼、散粉、乳液等等能用的东西,一样接一样发疯般的朝邵时晖砸去。

    邵时晖索性不躲了,任由她砸。额角和脸颊被砸出淤青,他依然伫立不动,任由她发泄。

    是他对不起她。

    当初同意跟她结婚,是想断了对那个人的念想,而他顾氏大小姐的身份也是名利双收的选择。

    但现在不一样了……

    她跟他哥要离婚了。她很快就自由了。他不用再煎熬着压抑对她的感觉,不用再被伦理道德鞭挞。他可以跟随自己的心,去追求她。

    跟内心所爱相比,顾氏大小姐的身份不再有诱惑力。

    10%的顾氏股份也不足以消弭他对那个人的执念。

    他想要她,就算他母亲会大发雷霆,就算会因此得罪顾家,就算无望再跻身继承人的位置,都无所谓。

    他就是想要她。他要做她的男人。

    一个钻石发夹朝他扔来,锋利的棱角在邵时晖脸上划破一道口子,鲜血顿时渗了出来。

    顾心愿看他任打任骂,一脸的伤,生气至极又是心疼。她扑上前抱住他,哭着道:“时晖……你不要这么对我……我喜欢你……我是真的喜欢你……从很久很久以前,我就喜欢你了……我想嫁给你……你让我做你的新娘好不好……你不要反悔……”

    邵时晖抬起手,拍了拍她的后背,声音低柔却又透着无情的气息,“对不起,心愿。我真的不能娶你。我不爱你。”

    曾经他也迷惘过,什么是爱,怎么样算是爱上了。

    后来他知道了。

    一旦爱上了,人会成疯成魔。

    .

    秦梵音在热烈的掌声中走下舞台,邵墨钦在后台等她。

    她穿着低领的礼服裙,事业线若隐若现,才一下台,邵墨钦就给她搭上了一条丝巾。

    “你怎么还没走啊?”她看似嫌弃的说,但很安分的任由他把丝巾搭在自己肩上。

    这一期节目全部录制结束后,已经是晚上了。邵墨钦一直待在电视台陪她。

    秦梵音跟节目组的人告别,离去。她前脚上保姆车,邵墨钦后脚跟上。

    车子把秦梵音送到了她小区外。邵墨钦跟着秦梵音下车,进小区,上楼。

    到了家门口,秦梵音停住步,“送到这里就可以了,很安全,你可以回去了。”

    邵墨钦拿过她肩上的包,她一愣,“干嘛啊?”

    他从包里摸出钥匙,把包还给她,拿着钥匙开门。

    门被推开,他拉着她进门,反手关上门。

    “喂,谁让你进来……唔……”她话还没说完,被他按压在门上,堵住了嘴巴。他抢过她护在胸前的包,扔到地上,又扯掉她肩上的丝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