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V章

无影有踪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她的手在他后背上缓缓游走,“他会不会嘲笑我前任丈夫,大名鼎鼎的富豪、慈善家,居然是个性.无能……”

    邵墨钦脸上的平静消失,眼底暗火涌动。

    秦梵音含着他的耳垂,细细舔舐,嗓音娇软,“老公,离婚前,咱们总得把夫妻间该做的事做了吧……”

    男人的身体紧紧绷起,呼吸声沉沉起伏,像是处于爆发边缘。

    她的舌尖探入他耳廓扫荡,他一个痉挛,猛地伸手扣住她的腰,扳过她的脸庞,吻上她的唇。他粗暴的撬开她的牙齿,惩罚般的狠狠吮吸她的小舌。

    秦梵音回吻他,两人的舌头纠缠在一起,在彼此口中肆虐……

    缠绵,索取,忘乎所以……

    事情快要一发不可收拾时,他俯下身,看着她的眼睛。

    男人浓如黑墨的双眼燃着两簇火焰,喉结上下滚动,身上的肌肉因兴奋的仿佛要爆裂出来,可他又在极尽克制。

    他看着她的眼睛,寻求一个答案,要不要。

    一旦要了,她就无法再来去自如,以后想走也走不了。

    就算她再怎么烦他、再怎么嫌弃他,他也不会放手。

    秦梵音看出了他在强忍着,征求她的意见。

    毕竟是要离婚的人,怕这样不负责任么?

    呵,又发现他一个优点,即使还有合法关系,即使欲火焚身,也能克制自己,不想做出不负责任的事。

    可是这么好的一个男人,快要不属于她了……

    秦梵音忍住内心的酸涩,点下头,双腿环上他,发出邀请。

    这是她能想到的,最好的告别方式。

    疼痛的第一次,足以烙印终身的记忆,一定要是他。

    除了他,谁都不行。

    邵墨钦得到她的肯定,不再有任何疑虑和克制……

    两人纵情疯狂……

    一夜放纵,早上醒来时,秦梵音浑身酸痛。一转脸,看到睡在身旁的人,昨晚的画面浮上脑海,她的脸瞬间就红透了。

    看着长相清隽,气质高冷,一副禁欲范儿,实际上就是一头饿狼。

    这得是饿了多久,才能一晚上那么多次……

    秦梵音小心翼翼的由他怀里抽离。她昨晚是哭着晕过去的,不知道他到底折腾了多久,到现在还在沉睡。

    秦梵音下了床,去浴室洗澡。

    热水由淋浴喷头里洒下,她闭上眼,想着即将到来的分离,眼泪混着水流滑落。

    昨晚已经如愿,知足吧。

    至少,在未来漫长的日子里,在没有他的时光里,她还有一次刻骨铭心的记忆。

    秦梵音洗了澡出来,走到茶几旁,拿起放在上面的离婚协议书,去了书房。

    她打开电脑,对照着这份协议的格式,重新弄了一份,他赠予她财产的相关条款悉数删除。弄好后,用打印机打印出两份。

    她分别在两份协议上签字,按下手印。

    她拿着协议进了卧室,将协议放在床头柜上。她坐到床上,轻轻握住邵墨钦的手,他还在沉睡,她的手小心翼翼的在他脸上游走,描摹着他的轮廓。

    她低低的轻声道:“谢谢你,出现在我生命里……虽然我们的婚姻很短暂,但我有过快乐,有过幸福……你给我的很多,很特别……只是很难过,我给你的不多……”

    眼泪不经意滑落,她低下头拭泪,轻吸一口气,俯下身,亲吻他的额头。

    “我相信,你的小女孩,一定在这世界的某个角落等着你。你一定会找到她。无论她以前过的好不好,以后,你会让她开心起来,幸福起来……”秦梵音看着男人清隽的脸庞,眼神温柔似水,“虽然我还爱着你,但我现在由衷希望,你找到她,爱上她,把内心的罪孽都转化为爱,守护她一辈子。只有这样,你才能拥有真正的幸福。”

    秦梵音在眼泪又要流出来之前,坐起了身。

    她微笑看他,“我会跟你一起努力,帮你找到她。”

    秦梵音下了床,离开卧室。

    她去了衣帽间,里面还整整齐齐的挂着很多她没带走的衣物。换了衣服后,找出一个包,将自己的东西全都装走。

    秦梵音走出别墅大门,往回看。

    不再是上次离开时的满心悲伤,怨怼,纠结。

    签了离婚协议后,她彻底释然了。

    有过他,有过爱,已不负此生。

    以后,他们还要在各自的道路上,继续前行。

    .

    秦梵音回到公司,经纪人曲婉兴奋的迎上来,“宝贝,你老公太给力了!”

    “嗯?”秦梵音莫名看她。

    “你上网就知道了,昨天铺天盖地的新闻,一夜之间寸草不生,那些挂你的大号全都刊文道歉了,并宣布自杀id。天啊噜,难以想象,多少公司跟着遭殃。现在全都在刷给你洗白的文章,具有公信力的官媒几乎都发了,圈内还有很多明星转发。从昨晚到现在,主页全被你刷屏了。”曲婉翻着手机,说,“不仅如此,其他八卦论坛上,黑你的帖子都消失了……”

    秦梵音拿出自己的手机,打开微博,发现她一夜之间涨粉百多万。

    有能力在一夜间扫荡所有流言蜚语,又是她认识的,除了邵墨钦,她想不出第二个人。

    “你老公真牛逼,有这么个靠山,你以后在圈子里横着走都没问题的好吗……”

    曲婉兴奋的喋喋不休时,秦梵音淡淡道:“她是我前夫了。”

    “excuse me???”曲婉诧异的瞪大眼,明明昨天还威风凛凛帅气霸道的出场上演英雄救美,这难道不是和好的象征吗?

    昨天她被她老公带走后,她很识趣的没再联系她,而她今天上午才到公司来,浑身上下还散发着一股谜一般的女性荷尔蒙……

    曲婉往秦梵音身上瞄,看到她脖子和锁骨上都有可疑的小草莓,暧昧的笑起来,“我看这前夫是要复婚的节奏……”

    秦梵音在她裸的目光下,将衬衣领子扣得严严实实,一本正经道:“分手纪念。”

    “嘿嘿……嘿嘿嘿……”曲婉用心照不宣的眼神看她。

    “昨天那个朝我泼东西的人,怎么样了?”秦梵音问起正事。

    “当场就被扣押住,后来被送到派出所,他录口供说是看你不顺眼,说你靠关系抢走他女神的参赛机会,他口口声声念叨着他是海燕的粉丝……”

    秦梵音知道海燕,歌坛新晋小天后,原本也是这届《中国歌手》的备选歌手之一。

    可是她总觉得,这件事并没有这么简单……

    知道她的活动行程,顺利进入会场,还能提着一通辣椒水进来,毫无预兆的泼过来,一般的脑残粉能做到?

    “这年头神经病真尼玛多!”曲婉骂道,随即又安慰秦梵音,“这次真的对不住了,怪公司疏忽大意,安保工作不到位。我已经跟公司申请,以后咱们出去活动,一定会增派保镖。你现在正如日中天,是冉冉升起的巨星,得按一线的规格来。”

    秦梵音苦笑,“你见过还没走红就被泼辣椒水的巨星?”

    “你红了呀,你现在多红,微博粉丝涨到几百万,一次次上热搜话题。你的《心动》演唱视频在网上的播放量都快破亿了。”

    “只是一时新鲜,围观罢了。”秦梵音很平静的说,“不要被虚假繁荣蛊惑,我没有多少死忠粉,从昨天迅速发酵的事态和一边倒的舆论就能看出来。”

    “那些人都被误导了……”曲婉试图争辩。

    “对了,我昨晚连夜帮你拟了一篇长博文,作为回应解释,我发给你,你给发到微博上。艾玛,我昨天一边写一边掉眼泪,我都被自己堪比李碧华张小娴的文字感动了……”

    秦梵音失笑:“没必要吧?”

    “要的!要的!你才受了那么大的委屈,必须给自己诉苦叫冤啊,这样会让粉丝更心疼你,激起他们对你的保护欲,成为你的后援团……这还会让更多路人对你转粉……”

    秦梵音往排练厅里走,边走边淡淡道:“我只想踏踏实实把作品做好,用打动人的好音乐和自己的品行来说话。解释什么的,不需要。强行煽情,更不用。来日方长,时间会证明一切。”

    曲婉跟在秦梵音身边,努力说服她,“亲爱的,你这样不行啊,混娱乐圈怎么能这么低调平静?人家是巴不得炒出新闻,这么大的事儿往你身上招呼,中了那么多刀剑,你打算就若无其事的翻页?你这也太对不起自己了……”

    秦梵音从柜子里取出自己的大提琴,细细擦拭,调音。

    “亲爱的,你就听我一次,我是经纪人,我比你懂,你看我为了给你写这个博文都熬通宵了……”

    秦梵音抱着琴,做到椅子上,无奈的笑,“这种蜚短流长的小事,沉默是最好的应对方式。我要积蓄力量,把发声的价值用在该用的地方。”

    她不再说话,低下头,开始拉琴。

    曲婉无奈的站在一旁,听了一段后听出旋律,不由得被带入其中,跟着轻唱起来,“……有多远的距离,以为闻不到你的气息……谁知道你背影这么长,回头就看到你……”

    她静静的拉,她轻轻的哼,音乐的魔力,让她们沉浸其中,忘了前一刻争论不休的话题。

    一曲落毕,曲婉无奈落败,她的琴声就是有这种让人彻底安静下来的力量。

    .

    邵墨钦一觉睡到中午醒来,才睁开眼。

    餍足的身体,饱满的情绪,让他这一觉睡得非常好,他从没睡得这么沉过。

    打了个慵懒的哈欠,转过头,却没看到枕边人。邵墨钦坐起身,心里涌过一阵失落。

    他下了床,往浴室走去。浴室里没人。

    他往外走,下了楼,在客厅餐厅厨房都走了一圈,还是没看到人。

    再次上楼,回到卧室,这一次,他看到了放在床头柜上的离婚协议书。

    他记得昨晚不是放在这里。心里一个极坏的念头出现,邵墨钦铁青着脸,将协议书翻到最后一页,赫然看到她的签字和手印。

    邵墨钦盯着那签下的三个字,眼底如乌云压境,脸色阵青阵白。

    要跟他上床,还敢签字离婚?

    把他当什么了,睡过就甩的一夜情?!

    邵墨钦手下一个用尽,白纸黑字被揉成一团。

    人生第一次跟女人上床,还没来得及回味那蚀骨的滋味,就体会到这种被玩弄、被抛弃的滋味……巨大的怒意涌上来,呼吸声都变得粗重,男人可怕的表情,就像濒临失控的野兽。

    正在练歌的秦梵音冷不丁打了个喷嚏。

    “怎么了?感冒了?”

    “没……”秦梵音揉了揉鼻子,突然有种后背发凉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

    寰融大厦。

    总经理办公室内,邵墨钦一脸阴沉,在沙发椅上落座。

    助理拿着收集好的资料,汇报道:“这次恶性诋毁事件的源头是王氏集团千金王莹,她利用自家媒体关系并买通多个推手公司发布造谣新闻,同时雇佣大量水军在网上炒作造势。相关公司和个人,已被我们处理。”

    邵墨钦颔首示意。

    “昨天的新闻发布会,在场的并不全是真正的记者,有一部分是浑水摸鱼进去的,滋事的人也是王莹的人安排的。目前已确定,滋事者将被拘留一个月,我们会安排人在里面好好‘招待’他。发布会上的人员名单和资料,已经整理完毕,将一个不落的进行处理。王莹那边,邵总要不要先亲自见她,听她的解释?”

    邵墨钦略作沉吟,点下头。

    另一边,王莹得到通知,邵墨钦要见她,心惊肉跳。

    王氏集团不成气候,王莹爱慕虚荣,一直想跻身名媛圈。她听从顾心愿的指使,对秦梵音进行一系列陷害。当时她也担心,但顾心愿说,“怕什么,邵老大都要跟他离婚了,邵家不是他的后台。再说了,出了什么事还有我给你兜着。”

    她慌慌张张的给顾心愿打电话,“邵墨钦要见我,怎么办……他是不是查出我了,要找我算账……心愿姐,你可不能不管我……”

    顾心愿心里也有点打鼓了,邵墨钦昨天去会场英雄救美的事她已经知道,这么看来,不管离不离婚,至少他会护着她。

    “不管他怎么问,你一定不能提我。”顾心愿沉声道,“这些事都是你做的,无论你拖谁下水都改变不了你是主犯的事实。他要真想追究,你怎么都跑不了。你要是聪明,把事情都揽下来,以后我还能帮你。”

    “心愿姐,你不是说你会帮我的吗……”被抛弃的王莹急的都快哭了。

    “我当然会帮你,前提是你别把我说出来。”顾心愿思索片刻道,“你就说大家都看秦梵音不顺眼,你为了融入这个圈子,讨好她们,才去针对秦梵音。这也符合事实,他就算去查,也查不出问题来。至于你为什么知道他们要离婚……你就说是他妈杜若琪往外说的,你以为她不招邵家待见,要被赶出门……”

    会议室内,王莹身体僵直的坐着,按照顾心愿教她的话,把事情说了一遍。

    对面的男人气场太强大,那股肃杀之气,逼得她大气都不敢喘。

    虽然邵家地位显赫,邵大公子一表人才又是寰融继承人的身份,但一直没有哪个女人敢往他身边贴。无它,他不苟言笑的凛冽气息,完全与异性隔绝的高冷禁欲形象,让人无法产生任何旖念。加之他常年从事慈善打拐那些高大上的公益活动,似乎只对与犯罪分子作斗争感兴趣,大家总觉得他不是一般男人。

    他突然结婚,圈子里也真没人相信他老婆会受宠。

    王莹也是被这些表象蒙蔽,为了讨好顾心愿,才会犯蠢陷害秦梵音。

    现在面对着邵墨钦,她悔的场子都青了。

    邵墨钦冷着脸听她战战兢兢的把话说完,一言不发,转身离去。

    王莹以为这是顺利逃过一劫,哪知道接下来她被带到一间暗室里,一桶接一桶的辣椒水朝她泼过来。王莹尖叫着躲避,却又无处可躲。

    当天晚上,她因眼睛和皮肤灼伤进了医院。

    顾心愿没有来看她。家里人得知她恶整邵家少奶奶在先,气急败坏,恨铁不成钢的责骂她。

    王莹不敢吭声,忍痛挨骂。事已至此,她知道供出顾心愿毫无意义,只会又多一个仇人。她自己是顾家千金,马上又要嫁入邵家。这种千金大小姐,得罪不起。

    但王莹的愚蠢行为,不仅为她自己带来灾难,同时给她的家人招致灾难。

    关于秦梵音的丑闻以一种全民帮忙洗白的方式落寞了。

    她的沉默低调,至始至终不抱怨不申辩不哭诉,意外的为她刷了很多好感度。网友纷纷赞道,大提琴女神果然优雅淡然,不被娱乐圈的喧嚣污秽污染。

    又到周五的下午,她赶到香蕉台,为周六晚播出的《中国歌王》第二季第三期进行录制。工作人员和其他歌手纷纷对她表示安慰。

    歌手海燕特地赶来后台看她,跟在一起的还有她经纪人和粉丝后援会会长。海燕对秦梵音解释道:“听说是我粉丝攻击你,我特别不安,我不相信我的粉丝会做出这种事……”

    后援会会长及时道:“请不要误会我们家燕子,那个人不是燕子的粉,会里的人没一个认识他。这个人太可恶了,不仅伤害你,还想挑唆你跟燕子的关系,你千万不要上当!”

    经纪人跟着解释:“节目组当时发出邀请,燕子档期安排不过来,我们就在犹豫要不要参加,不存在是被你挤掉的,也不知道这个说法是被谁造谣出来的……”

    这三人你一言我一语,努力的对秦梵音澄清。按理说海燕是乐坛新晋小天后,人气正处于上升期,粉丝一呼百应,已经接下几个大电影,很快就要唱而优则演。在娱乐圈的咖位,秦梵音跟她完全没法比。

    但这次来势汹汹的攻击和迅速平息的事态,都令大家嗅到了不寻常的气息。圈里的人一打听,原来这位所谓的豪门弃妇,是寰融的少奶奶。邵家大公子奔赴活动现场将她抱走,感情可见一般。

    这种身世背景的人,谁敢轻易得罪?看看上次那批招惹她的人下场,就知道怕了。

    于是,海燕踩着秦梵音的档期亲自赶来,郑重其事的对她解释。

    秦梵音微笑道:“就算是粉丝行为,跟你也没关系,你不用跟我道歉。何况,我也不相信海燕姐的粉丝会做出这种事情。”

    她三言两语化去了海燕团队的忐忑,继续为节目做准备。

    其实,她心里有了一个怀疑的人……

    目前为止,看她不顺眼,又有能力这么整她的,除了顾心愿,她找不出第二个人。

    秦梵音调整情绪,上舞台彩排。

    刚走上台,下面空旷的观众席,第一排坐着的男人,令她心头一紧。

    他……怎么到电视台来了?

    观众席上没有灯光,男人坐在昏暗中,一双深黑的眸子,分外凛冽逼人。

    ……

    无影有踪画外音:【凌晨一点微.博见,微.博id:作者无影有踪。真材实料大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