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V章

无影有踪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曲婉隔着门扬声问道:“谁啊?”

    没人回答,依然是敲门声。

    “这谁啊,一声不吭的!”曲婉纳闷的嘀咕,迟迟不敢开门。

    秦梵音的手机响了下,她拿起来一看,是邵墨钦的微信消息提示,心头猛然跳了下。

    很简单的两个字——“开门”。

    是他在外面?秦梵音心跳的愈发厉害了。

    她拿着手机走上前,拧开了门。曲婉见她开门吓了一跳,“别乱开……”

    开的音还没完全落下,门被秦梵音毫不犹豫的打开了,轮廓如精雕般俊美的男人出现在门外。

    啊……是……是他……曲婉心里莫名的激动了!

    邵墨钦看到秦梵音通红的双眼,湿嗒嗒的头发和裙子,眉头紧蹙,眼里是无法掩饰的心疼。他迅速脱下身上的西装,披到秦梵音身上,将她裹住。

    秦梵音还在怔怔看着邵墨钦时,他将她打横抱起,走出室外。

    “欸……危险……”曲婉跟着追出来,想提醒这位空降的美男。

    但是她一走出来,看到外面井然有序的情景,惊呆了。

    所有记者都安安静静的站在保镖的人墙之后,不知道有谁说过什么,他们连看到美男公主抱的劲爆画面都只是本分的行目送礼,甚至没有一个人拿出相机拍摄。

    秦梵音将脸埋入邵墨钦怀里,邵墨钦抱着她,在一片寂静中,大步离去。

    出了酒店,走到车边,司机拉开车门,邵墨钦放下秦梵音。她自己上了车,他随之跟上,坐在她身旁。

    秦梵音低着头,没说话。

    邵墨钦伸出手,手碰到她腿上时,她垂在座椅上的手不经然收紧。他轻轻撩开黏在她腿上的湿裙子,雪白的美腿露出来,上面有了一块块绯红。

    邵墨钦抬起头,对前面的助理打手势。车子在路边停下,助理下了车,等他再次上来时,手上多了一瓶酒精和一条毛巾,一条手帕。

    邵墨钦接过东西,放下隔板,两侧车窗的帘子被拉上,两人处于隐秘性很好的车厢里。

    他把毛巾递给秦梵音,又看了看她的头发。秦梵音会意过来,拿毛巾擦着湿漉漉的发丝。

    他抓住她的小腿,抬起来,秦梵音身体微微往后一仰,还不明白他要干什么,他把她两条腿放到自己腿上。

    长裙被他掀开,两条纤细修长的腿完全暴露在他眼前。秦梵音脸色微红,将裙子拉下一点点,怕底裤走光。

    邵墨钦拿手帕沾上酒精,在她腿上的绯红处轻轻擦拭。之前火辣辣的感觉,随着他的涂抹消退,有了凉丝丝的舒爽。

    他抬起她的腿,检查大腿时,秦梵音被迫又往后仰了些,窘的不行,嗫嚅道:“大腿没被泼到吧……好像不辣……”

    他根本没理会她的话,抓着她两条腿细致检查。

    秦梵音双手撑在座椅上,被他这么一本正经的掰着腿检查,又尴尬又羞涩又紧张,奇异的感觉在体内上下流窜,最后流到某处,化为液体分泌出来……

    感觉到自己的异常,她猛地挣开他的手,收回腿,往一边坐去,“好了,不辣了。”

    邵墨钦察觉到她的抗拒,没再继续,好在刚刚没有在上面看到辣红。他拿起她丢开的毛巾,坐的离她近了些,覆在她发丝上擦拭。他的动作很柔缓。秦梵音低着头,像个温顺的小猫,任由他擦着。

    擦到半干,他放下毛巾。秦梵音低声说了句,“谢谢。你怎么会到活动现场来?”

    身旁的人沉默,也没有手机递到她眼前来。

    不理她么?

    秦梵音心中略失落,没有再多话。

    车子开到别墅的院子里停下,司机拉开车门。邵墨钦与秦梵音先后下车。邵墨钦往别墅里走去,秦梵音跟在他身后。

    她看着他高大挺拔的背影,心里说不出的难过。

    这一次,他没有再牵她的手……

    他一个人大步走在前面,只留她一个背影……

    进了门,秦梵音目光四下扫过,胸膛里的难受更甚。从上次她收拾东西搬出去,过了两周多,竟恍如隔世。

    秦梵音收敛情绪,开口道:“我上去洗个澡。”

    邵墨钦点下头。

    秦梵音上楼,进入卧室。沙发,四角大床,贵妃椅,一个个熟悉的物件映入眼帘,来势汹汹的酸涩感,逼得她眼泪都快下来了。

    邵墨钦走入卧室,见她在房中站着,从壁柜里取出一件她的浴袍,放到床上。

    秦梵音拿起浴袍,迅速进了浴室。

    邵墨钦看着她的背影,坐到沙发上。从茶几上摸起烟盒和打火机,抽出一根点燃。

    自从她离开后,这间房里少了女人淡淡的粉腻香气,多了浓浓的烟草味。

    邵墨钦抽着烟,看着浴室的那扇门。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坐在这里,可是他不想去其他地方。

    “啊——”里面传来秦梵音短促的惊叫。

    叫声混杂在水声中并不十分明显,可邵墨钦就是在瞬间感觉到了。他拧灭烟头,快步走到浴室外,敲了敲门。

    里面没有回应。

    他又用力敲了几下。

    浴室里的秦梵音闭着双眼,正在摸索放浴袍的地方。

    她本来在蓬蓬头下洗头洗澡,心不在焉的,洗发水的泡沫滑进眼里,她仰起脸冲洗,那股辣的感觉又冲上来了,眼睛疼的完全不敢睁开。

    秦梵音听到外面的敲门声,焦急的摸着浴袍,总不能光着身子去开门。

    门边突然一声响,秦梵音手摸在架子上,动作一顿,转脸朝向声音来源处。

    直接破门的邵墨钦站在门口,秦梵音面朝他,闭着双眼,一脸惊愕。当然这不是关键,关键是这个女人,完整的完全的呈现在他眼前……

    水流混着她奶白色的皮肤滑下,滑过她起伏有致的线条,滴滴答答落在地面上。

    简单粗暴又格外强烈的刺激,邵墨钦站立原地,目不转睛的看着女人的,连自己为什么破门都忘了。

    秦梵音听到男人粗重的呼吸,立马背过身,伸手将浴袍摸下来,“我眼睛有点疼……”边说边赶紧裹上浴袍。

    邵墨钦用力抽动喉结,缓和体内那团突然烧起来的火。

    他给佣人发信息,吩咐人送眼罩和眼药水。自己走上前,环住秦梵音,将她带到盥洗台前,用冷水把毛巾打湿,替她洗着眼睛。

    佣人送来眼罩后,他把冰凉的眼罩替她戴上。

    他在盥洗盆里放水,按了按她的脑袋,秦梵音低下头,他给她清洗还带着泡沫的头发。

    男人指腹的力道很温柔,轻轻摩挲着她的头皮。秦梵音双手扶着盥洗台,眼眶又酸又涩,泪水在她紧闭的眼里氤氲。

    清洗头发时,他距离她近了些,两人身体相碰的瞬间,她感觉到他的反应……

    秦梵音脸色微红,脑子里莫名冒出了一个想法。

    如果只能走到离婚这一步,她至少得在签字前……睡他一次?

    不然这个婚结的,太没意思了吧?

    秦梵音满脑子思绪飘飞时,邵墨钦认认真真的帮她把长发洗干净,渐渐消退。

    他把她带到浴室外,给她擦头发。

    “我的眼罩可以取下来了吗?”秦梵音询问,“眼睛现在不疼了。”

    邵墨钦扶着她到沙发上坐下,取下她的眼罩。

    他按着她的肩膀把她往下拉,秦梵音仰倒在他怀里,见他手里多了一瓶眼药水。

    他拧开盖子,她很配合的靠在他臂弯里。他一只手搂着他,一只手往她眼睛里滴眼药水。

    他看着她的眼睛,她看着他的眼睛。冰凉的药水滴入眼里,她的眼泪随之滑落。不是药水反应,而是她的心……

    他的指腹在她脸上摩挲,替她擦去泪水。两只眼睛分别滴了几滴药水后,他盖上眼药水。拧盖子的时她依然枕在他臂弯里,靠着他的胸膛。

    秦梵音仰着脸看他,很认真的问:“听说你要跟我离婚?”

    邵墨钦动作微停,不点头也不摇头。

    “离婚协议拟好了吗?”她又问。

    在她的逼视下,邵墨钦缓缓的,点下头。

    胸口猛地抽了下,秦梵音由他怀里坐起身,淡淡应道:“哦……邵总果然有效率。”

    秦梵音与他拉开一定距离,舔了舔发干的唇,“那……既然我过来了……你就拿来给我看,今天就把字签了吧……”

    邵墨钦起身,走出卧室外,像是去拿东西了。

    秦梵音低下头,掀起浴袍压在眼睛上,眼泪疯狂滚落,她不允许自己哭出声来。

    明明已经接受了,这几天她过的很好,没有很想他,也没有再因为离婚难过。为什么这一瞬间,又一次难过的想死……

    秦梵音听到门口响起的脚步声,迅速抹干泪,抬起脸,若无其事的坐着。

    邵墨钦坐到她身旁,一份协议放在茶几上,推到她跟前,上面还压着一支钢笔。

    秦梵音清了下嗓子,努力不让自己的声音有异常,“我来好好看看,可能还要边看边找律师朋友咨询,你先去忙你自己的吧,不用守在一边,签好字了我会拿给你。”

    邵墨钦看了她一眼,起身离去。

    卧室里只剩下秦梵音一人,她拿起茶几上的那份协议,手在微微发抖。

    白纸黑字的“离婚协议书”几个大字出现在眼前,不争气的眼泪又一次涌出来。秦梵音抱着自我虐待的心态,逐字逐句的看着这份协议。

    “……!!!”秦梵音越看眼睛睁的越大。

    这位款爷……开出的离婚条件简直令人叹为观止!

    两套园林别墅,十间繁华地段商铺,外加他旗下一家基金公司一半的股份。

    ……如果说结婚时娶她用了千万嫁妆,这次离婚的分手费高达十亿还不止?

    秦梵音消化良久,苦笑,离婚的时候又发现他一个优点,对女人非常大方。

    她突然很好奇,她跟璎璎妈妈是为什么分开,当初分的时候,他又给她补偿了什么?

    秦梵音走出房间,楼下飘来一阵阵香味。她下了楼,见邵墨钦在厨房里煮面。

    上一次她煮面的时候他在一旁全程围观,这一次他有模有样的做了一份卖相还不错的番茄鸡蛋面。

    他盛了两碗,端到饭厅的餐桌上。秦梵音这才意识到吃晚饭的时间到了。

    可是,要签离婚协议的两个人,还能在一张桌子上愉快的吃面吗?

    秦梵音坐下,并没有动筷子,看着他说:“我现在不想吃面,我想吃另一种东西。”

    他用眼神询问她想吃什么。

    不想吃面,他可以叫佣人来做她想吃的东西。

    两人对视十秒后,她起身,走到他身边,跨坐到他腿上。

    邵墨钦面色不定的看她,但没推开她。

    秦梵音环上他的脖子,靠近他,贴在他耳边说:“离婚协议好像有点问题,我们得再商榷,不过,眼下最重要的是另一件事……”

    她抬起腿,放到椅子上,夹住了他的腰,收紧。

    男人瞬间爆发的反应抵着她。

    她在他耳畔吐气:“你说,有过婚史的女人,还是处女,我下一任老公会怎么想?”

    她把他的衬衣拉出来,手伸进去,在他后背上缓缓游走,“他会不会幸灾乐祸,我前任丈夫,大名鼎鼎的富豪、慈善家,居然是个性.无能……这算不算咱俩共同的耻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