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V章

无影有踪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秦嘉阳捂住眼睛,做出一副不忍直视的表情,“天哪,我怕我尴尬癌发作。”

    屏幕暗下去。

    黑暗中,只有模糊的光点在晃动,并没有出现清晰的人影。

    大提琴的乐声在此时响起,温润,浓郁,醇厚。

    一段旋律过后,听众席上有人在说,“心动!这是心动!”

    乐声停下,响起女声的清唱。

    “有多久没见你,以为你在哪里

    原来就住在我心底,陪伴着我呼吸

    有多远的距离,以为闻不到你气息

    谁知道你背影这么长,回头就看到你

    ……”

    没有任何配乐的清唱,低婉清甜的女声,将所有意境都带出来了。

    现场静悄悄的,听众们凝神屏息听这纯粹干净宛如天籁的声音。

    一段清唱过后,叮咚的竖琴声响起。一束灯光亮起,打在了弹奏竖琴的女人身上。观众不由得揣测,这是刚刚唱歌的人吗?

    虽然长得不美,身材偏胖,可是嗓音真的好好听啊!这个哪个被埋没的实力派歌手?

    小提琴的乐声随之响起,与竖琴合奏,一排灯光打在三个拉小提琴的乐手身上。

    随后是钢琴,长笛、单簧管,小号、长号、大鼓、小鼓……各种乐声渐次响起,层次分明又融为一体。一段改编的交响乐,给现场观众带来了莫大的视听享受。

    乐声渐悄时,大提琴独奏再次响起。

    刚刚亮起的一圈灯光骤然熄灭,唯有一束追光灯投下,打在拉大提琴的人身上。

    坐在舞台中央的人,身穿白色古风长裙,如墨青丝垂落肩侧。她眼睑微垂,专注的看着怀中的大提琴,一只手按弦,一只手时急时缓的拉弓。流泻而出的乐声,如行云流水,如波涛如松林如旷野,如那个让人心动的瞬间,毫无痕迹的流淌到灵魂深处。

    台下响起此起彼伏的惊叹声,“好美……”“好美!”“太好听了……”“大提琴独奏居然这么好听……”

    大提琴的乐声转高时,叮咚的竖琴声响起。细致、恬静的声色,与大提琴的醇厚融为一体,交融出动人的细腻,缱绻的意境。

    在现场观众彻底被这纯音乐的盛宴征服时,大提琴声停下。

    她拿起座椅边的话筒,坐在椅子上,浅吟低唱。

    “……过去让它过去,来不及

    从头喜欢你,白云缠绕着蓝天

    如果不能够永远走在一起

    也至少给我们,怀念的勇气,拥抱的权利

    好让你明白,我心动的痕迹……”

    顾家别墅。

    邵时晖受顾心愿邀请,到顾家来共度周末。

    一家人吃过晚饭后,顾心愿跟邵时晖陪蒋芸去花园里散步。回到家,客厅电视音响里的大提琴声把她吸引过去。

    她坐到沙发上,正巧看到秦梵音在独奏大提琴,惊喜的叫道:“时晖,这不是你大嫂吗?”

    邵时晖闻声走过来,看到屏幕里的秦梵音时,眼神深了深。

    “她跟我说过她是大提琴乐手,我还想着要找机会听她演奏,没想到她上电视了。”蒋芸看着电视里的秦梵音,情不自禁的赞叹道,“拉得真好啊……”

    邵时晖坐在沙发上,陪蒋芸一起看电视。

    舞台中央的一束灯光笼在她身上,他凝神看她。这个女人符合他对异性所有的幻想和期待。就像是青春期做过的一场春.梦里的女神,突然走入现实,活生生的出现在他眼前……

    从楼上书房下来的顾牧之,见向来不爱看电视的老婆,居然那么认真的坐在沙发上,全神贯注的盯着电视看,好奇的笑问道:“看什么这么入迷?”

    “你过来看,这是墨钦妻子。她是大提琴演奏家,拉的真的太棒了。那个颤音,让我的心尖尖都跟着颤动了。”蒋芸头也不回的说,像是一分一秒都不愿意从电视屏幕上挪开。

    顾牧之听着妻子夸张的描述,笑着坐到她身边,揽住她,“我陪你一起颤动。”

    一旁的顾心愿脸色越来越难看,爸爸妈妈和未婚夫全都盯着电视看她最憎恶的人,这叫她无法忍受。她拿起遥控器换台,边换边说:“听这个还不如去音乐会,那里视听效果才好。妈,我推荐你看个综艺节目,可有趣了……”

    蒋芸看到一半被打断,不悦的皱起眉,但声音还是很温柔,“不要调台,让我听完。”

    “哎呀,有什么好听的……”

    “愿愿……”蒋芸脸上的不高兴很明显了。

    顾心愿我行我素的换台,顾牧之沉下脸,道:“顾心愿,换回你妈想看的节目。”

    顾心愿后背一凉,马上把台调回去了。即使心里一千一万个不愿意,她不敢招惹爸爸。

    换回去后,她故作撒娇的说:“我只是想让妈妈看有意思的节目嘛……”

    没人注意到她说话,其他几人的目光都被电视里的人吸引。秦梵音已经在唱歌了。

    简单的古风刺绣长裙,如墨青丝不加任何点缀,垂在脸颊两侧,她拿着话筒,眼底润着晶莹,随意优雅的坐在椅子上,拿着话筒唱歌。似诗人在吟诵,似湖水在荡漾,她低低吟唱,在舒缓静谧的乐声中,用天鹅绒般细腻的声音,打进人心坎里。

    一段落毕,顾牧之不经意开口道:“芸芸,她跟你挺像的……很有你年轻时的神韵……”

    “是么?”蒋芸高兴的笑起来,“怪不得我觉得这孩子面善,跟她特别投缘。看来我们真是很有缘分。”

    邵时晖转头看了看蒋芸,又看向电视屏幕,不对比不觉得,一对比还真是挺像,那种古典的神韵,那眉眼低垂时婉约的风情……

    电视镜头恰好对上秦梵音的侧脸,邵时晖不由得转头看向蒋芸的侧脸……鲜明直观的比照,两人的侧脸轮廓就像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

    此时此刻,不眠不休加班几天的邵墨钦,靠在办公室的沙发椅上。

    对面的投影屏幕正播放着节目现场。

    他透着摄影机镜头看着她的模样,通过立体音响听着她的声音。他贪婪的不想错过每一秒,却又心痛的不能自抑。

    他闭上眼,仰靠在沙发上,歌声在耳边环绕,“……过去让它过去,来不及,从头喜欢你,白云缠绕着蓝天,如果不能够永远走在一起,也至少给我们怀念的勇气,拥抱的权利,好让你明白,我心动的痕迹……”

    他抬起手臂,压在眼睛上,克制着那股发酸发胀的感觉。

    当初娶她只是为了让爷爷安心,为了交差。

    那现在呢,为什么他这么抗拒离婚……

    为什么只要一想到余生不能跟她一起度过,连支撑自己走下去的力气都快没有了……

    以前一个人时,人生多简单,只为了寻找心愿,弥补自己的罪孽。

    那时的他,即使夜夜被噩梦惊醒,即使独自行走在阴霾中,他能扛,能一个人扛着。

    为什么现在不行了……

    他是在什么时候,变得依附她……

    “总是想再见你,还试着打探你的消息,原来你就住在我的身体,守护我的回忆……你就在那里……”

    尾音缠缠绵绵落下,邵墨钦猛地坐起身,扔出右手中的钢笔,一拳砸在办公桌上。

    他踢开椅子,大步离开了办公室。

    秦家里,秦梵音的演出结束,秦嘉阳跟身在现场一样,巴掌都快拍烂了。

    “太棒了!姐,你太棒了!……你一定会一战成名!”

    激动了好一会儿,他拿起手机开微博,惊叫,“姐,你看,你上微博热搜了,《中国歌王》大提琴女神降临!”他不停的往下翻,边翻边念着网友的留言。

    “美cry啊!”

    “女神请收下我的膝盖!”

    “这首《心动》听哭我了……”

    “我被带回曾经为那个人心动的瞬间,眼泪完全控制不住……”

    “今晚的交响乐太享受了,尤其是大提琴和竖琴合奏那里,醉了醉了。”

    “她的声音美得让我忽略了她的长相,她拉的大提琴让我忽略了她的声音……她的长相,不知道是多少男人梦寐以求的女神?”

    秦梵音没兴趣听他弟弟啰嗦,起身去冰箱里拿了一瓶酸奶,插入吸管。她靠着冰箱,喝着酸奶,怔怔出神。

    “姐?姐!”秦嘉阳接连叫了几声,才把秦梵音唤回神。

    “干嘛?”

    “你魂游到哪儿去了?”秦嘉阳嘿嘿笑道,“是不是想姐夫了?要不要我帮你问问,姐夫他什么时候出差回来。”他作势拿出手机,划开,“我这里还有姐夫的五个号码,大排场啊!”

    “不准打!”秦梵音几乎是飞跑过去抢手机。

    “你敢打给他,我打死你哦!”秦梵音少有的气急败坏的威胁人,带着一股窘迫的娇憨。可惜电话已经拨过去了,她的声音传入另一个人耳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