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V章

无影有踪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他低下头,一点点的靠近她,像是试探,轻轻的,把嘴唇压在那梦寐以求的唇瓣上……

    凉凉的嘴唇,灼热的呼吸,秦梵音心脏狂跳起来,她不能自已的抱住他,微微仰起脸,两人几乎是同时张开嘴,想将舌头探入到对方的口中去。

    舌尖相触,一瞬间的电压让她猛地攥紧他的衣服。他扣住她的脑袋,正要卷起她的舌头品尝,门口传来王梅的声音,“墨钦啊,你手受伤了?不要紧……”

    王梅站在门口,看到那紧紧抱在一起嘴对嘴的两人,话说到一半停了。

    秦梵音回归理智,猛地将邵墨钦推开,后退了几步,支吾道:“没……没什么了……”

    邵墨钦体内那股火刚被点起来,还没来得及燃烧,就被冷气流迅猛扑灭了。

    “没事就好。”王梅很识趣的走了。

    但刚刚的暧昧氛围和无法克制的心跳已经过去了。秦梵音敛起所有多余的表情,冷道:“你不要待在这里妨碍我做饭。”她转个身,继续烧菜。

    邵墨钦靠着门边,看着她忙碌的身影,戛然而止的甜蜜令他久久怅然若失。

    客厅里,王梅在秦山耳边低声道:“那小两口感情可真好,腻的蜜里调油,就厨房那会儿功夫还亲嘴……”秦山听得呵呵直笑。

    吃晚饭的时候,邵墨钦理所当然的留下来了。

    饭吃到一半,秦山问道:“听你弟弟说,你要上电视了?”

    “嗯。”秦梵音点头,“参加一个节目。”

    “你以后是不是要当明星了?”王梅接口问道。

    “算是吧。”秦梵音再次点头。

    “你好好拉你的大提琴不行,当什么明星?你爸我也是见过世面的人,以前跟过的一个老板不知道玩过几个女明星。那种乱七八糟的地方,你去干什么!抛头露面当个卖唱的,成为人家茶余饭后的闲谈笑话,丢咱们老秦家的脸,更丢人邵家的脸!”

    秦山一顿气势汹汹的话撂下来,秦梵音有点懵。

    她以前怎么不知道,她爸妈对娱乐圈这么有偏见?

    秦梵音解释道:“爸,我承认,娱乐圈的确有一些不好的事,但那不是绝对,也有很多干干净净踏踏实实努力的艺人。而且我跟公司签的不是卖身契,我有充分自主权。你们不用为我担心。”

    “你不是喜欢大提琴吗,你应该一心追求自己的事业,争取成为一流的演奏家,艺术家,这才是光耀门楣的事。小时候哭着闹着要我们送你去学琴,学了这么多年,现在说丢就丢了?”

    秦梵音说:“音乐是共通的,无论是拉大提琴还是唱歌,没有高低贵贱之分。我去唱歌不代表放弃大提琴,相反,我是在推广大提琴,让更多人意识到大提琴的音色之美。公司也是把我当做一名大提琴乐手推向市场。我的演奏之路不仅不会因此停滞,还会被注入更多更饱满的内涵。”

    秦山被秦梵音说的不知道怎么反驳,索性拿出父亲的威严,“你就是心浮气躁,想出名,我们不能看着你误入歧途!墨钦也不赞成你进娱乐圈!”

    秦山转头看向邵墨钦,希望他帮自己加一把火,“墨钦,你来说说这丫头。”

    邵墨钦回视他,没做声。秦山这才想起来,女婿是个哑巴。

    一顿饭吃的不欢而散。

    饭后,秦梵音收拾碗筷时,邵墨钦拿出手机打字,给秦山看。

    “我带梵音出去散散心。”

    “行,你好好劝劝她。她现在什么都不缺,安安心心当个艺术家多好,去娱乐圈瞎折腾什么。”

    秦梵音洗了碗出来,邵墨钦牵起他的手,用唇语对她说,“出去走走。”

    秦梵音想挣掉他的手,他暗示性的看了她父母一眼。秦梵音跟邵墨钦出门了。

    走在小区的道路上,秦梵音直接说:“我知道你跟他们一样不想我进娱乐圈,但我现在不需要你的意见。你不用帮他们做说客。”

    两人绕小区走了一圈,秦梵音在一张长椅上坐下,邵墨钦坐到她身旁。

    “你可以回去了。今天我爸妈麻烦你了,不好意思。”她客气有礼的说。

    邵墨钦拿出手机打字,“我走没关系,你爸妈问起来你怎么解释?你进娱乐圈已经让他们很生气了,你还想雪上加霜?”

    秦梵音头疼了。事业和家庭都是大事,两件大事一起爆发,不知道她爸妈会不会炸。

    邵墨钦再次输入,“目前你要考虑的是,怎么让你爸妈接受你事业上的改变。”

    “接受……怎么让他们接受……”秦梵音低声自语。想到她爸阴沉的脸色,她都打退堂鼓了。她从来不愿意让爸妈因为她不开心,这会让她觉得自己很不孝。

    “我帮你。”

    秦梵音狐疑的看着他,“你不是不赞成我去娱乐圈吗?”之前两人因为这个事还冷战过几天。

    邵墨钦输入道:“那一次你没有跟我解释。如果你能像今天对你父母这样,跟我好好说,我会明白你的。”

    此一时彼一时,识时务者为俊杰……

    怪她咯?秦梵音不服气的轻哼,“还不是因为你态度蛮横,除了不准还是不准,让人根本没法好好说话。”

    他看她那气鼓鼓的神色,微微弯唇,很快输入,“对不起,我错了。”

    秦梵音看到那句道歉,神情却突然冷却下来,别开脸。

    现在说道歉有什么用,明明是已经决定分开的两个人……

    邵墨钦感觉到她的冷漠,唇角笑意消逝,眼里划过一抹痛色。

    邵墨钦把他的随行助理叫来,跟他们一起上了楼。

    邵墨钦在助理的翻译下,跟秦山夫妇进行面对面沟通。秦梵音坐在一旁,看着他们交流,心中对邵墨钦刷出了一个新认知。原来他不仅武斗厉害,文斗也很牛逼。

    她爸妈提出的任何疑虑和问题都能被他轻轻松松化解,直至他们彻底词穷,找不到任何反对的点。

    最后,邵墨钦诚恳道:“爸,妈,你们不用担心音音在那个圈子里被污染,我会仔细过滤她每一次合作伙伴,做好安保措施,确保她环境的单纯和她的人生安全。而且我能保证,不会有任何关于她的□□出现。人生有很多个阶段,每个阶段都会有不同的想法和要做的事,我们可以不懂音乐,不懂她的追求,但我们作为最亲的人,不能成为她走在理想道路上的绊脚石。”

    客厅里很安静,只有助理代邵墨钦发出的声音,他面对着秦梵音的父母,很认真的打手势,目光坚毅沉稳,透出一股无法撼动的力量。

    “无论音音决定做什么,我都会坚定不移的陪在她身边,支持她。我是她的丈夫,我有责任并且有能力,让她没有任何后顾之忧的去做自己想做的事。请你们相信我们。”

    秦梵音突然间湿了眼眶。

    她默默转过脸,假装是要去上厕所,进了卫生间。

    卫生间里,她拧开水龙头洗脸,泪水混杂在自来水中,只当自己没有流泪,没有因为他的话感动。

    秦梵音父母彻底被邵墨钦说服了。他们心中仍有自己的顾虑,可是面对这么信誓旦旦做保证的邵墨钦,根本没办法继续拧着。跟自己女儿还可以耍耍威严发脾气,面对女婿能行吗?何况这还是个家世背景一等一,气场又强势到不行的女婿。

    当天晚上,为了不让父母起疑,邵墨钦在秦梵音房里留宿。

    两人一个睡床,一个睡沙发。

    半夜时分,静悄悄的,邵墨钦听着另一个人的呼吸声,那浅浅的起伏撩动着他的心扉,他忍不住走到床边,俯下身,靠近她。

    秦梵音睁开眼,目光雪亮,“邵先生,你别忘了,我们是打算离婚的人。”

    她眼神冷清,不带丝毫温度。

    邵墨钦身体僵硬半晌,缓缓坐起身。

    邵墨钦拿出手机打字,“非闹不可吗?为了没有发生的事?”

    屏幕的光在幽暗中反射在她脸上,她眼神晦涩,抽动喉咙,“对你来说只是一个假设,对我来说,不一样……”

    邵墨钦按灭手机,回到沙发上。

    如果心愿真的出现,如果她要嫁给他……

    他该怎么抉择?

    他回答不了她……

    这是个仅凭猜想,给不出答案的问题。

    秦梵音在黑暗中开口,“你明天跟我爸妈说,你要出差一段时间。之后你就别过来了。”

    邵墨钦沉默的看着虚空。

    秦山夫妇商量一番后决定在c市待一段时间。既然无法阻止女儿上电视,他们要陪在她身边,一旦有什么情况出现,好随机应变。

    他们有了秦梵音出嫁的千万礼金后,债也还了,积蓄也有了,底气很足,不像以前得拼命接工程挣钱。要不是女儿嫁入邵家,跟邵家一大家子住在一起,他们还真想跟在女儿身边享受退休后的天伦之乐。

    恰好秦嘉阳学校放暑假,搬回家里住,秦山夫妇更有理由留下来了。秦梵音也很高兴一家人在一起。秦梵音紧锣密鼓排练的这几天,秦山夫妇闲来无事,带儿子到处看房子,为他以后的婚房选址。

    邵墨钦如秦梵音所说,没再来打扰。秦梵音努力忙到忽略那个人的存在。

    《中国歌王》提前一天录制,于周六晚上八点半在香蕉卫视播放。

    节目去年播放时收视率大爆,今年的比赛在提前预热期就受到了广受关注,已经公布的三位都是老牌歌神,还有三位待揭秘,观众被吊足了胃口。

    卫视首播的周六晚上,秦梵音待在家里,跟家人一起守在电视机前。

    几位歌手轮番登台献唱,引起观众连连喝彩,台下呐喊声欢呼声不断。

    秦嘉阳看着着急,“姐,你没有粉丝基础啊……我看你公司没有对你进行任何宣传……你上台的时候是不是冷场了?你一个新人,他们都是神级啊,我好怕你被群嘲……”

    秦梵音笑而不语。

    恰好歌手李悦下去,秦梵音说:“下一个就是我。”

    秦嘉阳捂住眼睛,做出一副不忍直视的表情,“天哪,我怕我尴尬癌发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