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V章

无影有踪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秦梵音闭眼昏昏沉沉的睡去。昨晚一夜未眠,她脑袋很疼。

    不知道过了多久,门边有了开锁的动静。

    门突然被推开,撞在墙上,发出一声响。

    躺在沙发上的秦梵音被惊醒,微抬起头。只见邵墨钦站在门口处,身旁还站了个穿着蓝色工作服背着工具箱的人。

    这是……强行破门?

    秦梵音表情很懵,由沙发上缓缓坐起身。

    邵墨钦挥了下手,开锁的人离开,他走入室内,反手带上门。

    邵墨钦走到她身旁坐下,拿出手机打字,“为什么要离婚?”

    秦梵音垂着脑袋,没吭声。

    邵墨钦脸上阴霾加重,抬起她的脸庞,逼视着她。

    秦梵音别开眼神,不看他。

    邵墨钦感觉到秦梵音抗拒的情绪。他在思考到底是哪里出问题了,昨晚吗?昨晚她来找他……他是不是因为心情不好,对她发脾气了?

    邵墨钦想不起来到底怎么了,零碎的片段里只有她伤心幽怨的眼神……

    他低下头打字,“昨晚我喝多了,我做什么了吗?”

    他把手机递给她看,秦梵音瞧了眼,苦涩的笑了下,“你没做什么,不过是酒后吐真言。”

    “到底怎么回事,你说清楚。”

    秦梵音动了动唇,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邵墨钦见她一脸难过之色,心里莫名揪痛,伸手将她抱住。他抚着她的发丝,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就像以前每次她生气时那么温柔耐心的哄着她。

    秦梵音在眼泪快要掉下来之前推开邵墨钦,挣扎间脚踢到沙发上,她疼的倒吸一口凉气。邵墨钦抓住她的脚抬起来,脱掉那层鞋袜,发现她脚上缠了一层绷带。

    剑眉顿时拧起来了,他以眼神询问她怎么弄的。

    “不小心扭到了。”她淡淡道。

    邵墨钦将她的脚放到自己腿上,两只手在她脚上轻轻揉捏。温热的大掌,摩挲着她莹白的玉足,他眼里没有任何旎念,只有心疼。

    秦梵音受不了这温存的关心,这会使她好不容易警醒的神智又一次崩溃。

    她猛地抽出自己的脚,邵墨钦一愣,莫名的看她。

    秦梵音面无表情道:“邵先生,我要离婚。请你跟我保持距离。”

    她的声音很冷,眼神更冷,邵墨钦胸口一滞,表情有瞬间僵硬。

    他突然逼近,在她躲闪时,毫不犹豫的压住她,亲上她的唇。她在他身下挣扎,他使劲按住她,蛮横的搅弄她的小舌,呼吸急促用力,像是要缓解胸口的闷痛。

    一个霸道的长吻结束,秦梵音气喘吁吁,说不上话来。他躺在她身边,将她抱入怀中,就像溺水的人抓住唯一一根浮木,紧紧抱住,脑袋压在她温热的颈间。

    秦梵音缓过劲,将他的脸推开,看着他的眼睛,开口道:“你这样很不负责任,你知道吗?”

    邵墨钦以质疑的眼神看她,像是在说你要离婚就是负责任吗?

    “你的潜意识在抗拒婚姻,抗拒幸福,你这种心态根本就不该结婚。”

    邵墨钦脸色微微一变。

    “结婚前你就告诉过我,只能给我钱和夫妻名分。那时候我认为有机会就要把握,努力了才不会后悔……然后,我努力了,我才懂了,有的事真的很难。”她伸手抚上他的脸,“我不后悔,也不怪你。但我不想做你妻子了。做你的妻子,我会变得贪心、矫情,我想要的越来越多,可你给不了,我的伤心和失望会越来越多。”

    邵墨钦看着秦梵音黯然疲惫的眼神,心像被什么撕扯着,他抓住她的手,不由自主的动唇,“你想要什么,我都能给……”

    她捂住了他的唇,静静看他,“做不到的事,不要轻易承诺。墨钦,你问问自己,你是打从心底想要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吗?你不想,这样让你有罪恶感。我知道你是一个善良的人,你无法原谅自己,这个心魔困了你二十年。找不到她,你永远无法解脱,找到她,你会为她的一辈子负责。如果她要嫁给你,你拒绝不了,对吗?”

    邵墨钦眼神混乱,像是想到这个可能性,紧紧蹙起眉头,脸上流露出痛苦之色。

    果然,即使是在清醒的状态下,他也在挣扎,他没有坚定的告诉她不会。

    意料之中啊,为什么,又狠狠的心痛了一次。

    秦梵音闭了闭眼,忍下眼眶里的泪。

    她伸手,按上他的眉头,想将那个川字抚平,“墨钦,我知道你是一个有责任感的男人。你得让我趁早离开,不然,对我真的不公平。”

    邵墨钦定定的看着她,眼眶渐渐泛红。

    他明明没有流泪,可是那模样,竟让她觉得比被他伤害还要难受。

    秦梵音的意念在这一刻几乎被瓦解,心里有一个声音在斥责自己,为什么要害怕退缩,难道现在放弃就不痛苦了吗?能多一天是一天,能有多久算多久,为什么要想那么多?

    秦梵音张开唇,正要说什么时,邵墨钦缓缓松开手,坐起了身。

    他背对着她深吸一口气,站起来,往门边走。

    秦梵音愣愣看着他离去的背影,眼泪在瞬间疯狂涌落。

    他手扶上门把手时停了几秒,像是要转头,可终究是没有转头,没有看到身后那个人的伤心欲绝,他拉开门,离去。

    “砰”的一声,门被他反手关上。

    秦梵音栽到在沙发上,痛哭失声。

    空荡的房子里,只有女人的哭声,她哭的喘息急促喉咙沙哑,像是要喘不过气来。

    她突然由沙发上起身,踩着痛脚,一瘸一拐的跑到门边,发颤的手拧上门把手,打开门,往外跑。

    跑到电梯处,一架电梯的数字正在不断往下。

    她迫不及待的按下往下的按键。这一瞬间的痛不欲生,足以令她发疯,令她反复无常只想留住那个男人。

    电梯迟迟没有上来,她浑身脱力,靠着墙滑到在地,抱着双膝,埋头痛哭。

    电梯上来,电梯门缓缓打开。她哭的无知无觉。邻居出了电梯,见秦梵音坐在电梯旁哭的这么撕心裂肺吓了一跳。

    “梵音啊,你怎么了?”

    秦梵音抬起泪水朦胧的脸,努力挤出一个笑容,“没什么……”

    大哭一场之后,她的情绪镇定了许多,即使心口仍在发痛,但不至于发疯。

    .

    夜深人静,邵墨钦独自靠在床头抽烟,房内环绕着大提琴曲。

    整整抽完三包烟后,时间已经是后半夜。

    毫无睡意,他走到外面的花房,坐在藤椅上。

    星光由透明的天窗洒下来,他看着对面那个空荡荡的椅子。以往她会坐在上面拉琴,她会在他听完后,往他嘴里塞一块巧克力。

    眼前仿佛出现她温柔又可爱的笑脸,“我每次拉完琴喜欢吃一块黑巧克力,但是狗不能吃巧克力,我不能跟它分享。现在我可以跟你分享了,好吃吗?”

    邵墨钦缓过神,更加用力的抽烟,苍白的脸上,眼眶泛着红。

    从天黑到天亮,一段无比漫长的煎熬。当天空亮起鱼肚白时,邵墨钦像是松了一口气。

    他起身,拖着发麻的腿离开花房,进浴室洗漱。

    打领带的时候,脑子里浮现出她沐浴在晨曦中为他打领带的模样。心里无比焦躁,邵墨钦扯下领带扔到地上,离开房间。

    正在做家务的佣人,见先生这么早就下楼了,紧张道:“先生,早餐还没准备……”

    邵墨钦摆摆手,示意不用了。

    他出了别墅,上车,自己开车。一路上连闯几个红灯,他以风驰电掣的速度来到公司,公司里来的早的人看到邵墨钦都懵了。

    他眼圈发青,带着一夜未眠后的憔悴,脸色阴沉,像是随时都会暴怒一般。下属们在胆战心惊中度过了一天。

    .

    “妈,邵墨钦这些年一直在找人,你知道吗?”邵时晖问她母亲。

    母子两在安静的茶室内,对坐品茶。

    “这个我不是很清楚。”杜若琪说,“可能是在找璎璎的母亲?”

    “不是。”邵时晖很肯定的摇头。

    三年前邵墨钦把邵璎璎带回来,说是她女儿,大家都很震惊。家里长辈追问他孩子哪里来的,母亲是谁,他只字不提。由于他态度坚决,大家都默默接受了这个女儿的存在。

    从前的邵时晖对他大哥并没有过分在意,更不会留意他私下的一举一动。这几年,他被母亲灌输的有上位意识了,才开始盯着邵墨钦,发现他好像在找着什么人。虽然他的反拐慈善组织一直在寻人救人,但他觉得,他有自己明确的目标。

    前两天他听到了秦梵音和邵墨钦的对话,突然发现,这是对邵墨钦甚至对邵墨钦和秦梵音之间关系很重要的一条线。

    “他好像在找一个小女孩……”邵时晖指尖敲打着桌面,陷入沉思,“这个小女孩到底是谁,他为什么要找她……”

    他抬起头看杜若琪,“妈,你能帮我找出答案吗?这对我来说很重要。”

    杜若琪点下头。

    当天晚上,杜若琪给邵益清搓背时,随口问道:“墨钦好像一直在找一个小女孩?”

    邵益清脸色微变,问她,“你怎么知道?”

    “上次在生日宴,无意间听他跟人说的……”

    “这是他自己的事,咱们别管了。”

    “我看他很着急,咱们也要帮着出点力啊。”杜若琪试探的看着邵益清,“你知道对吧?”

    “别好奇他的事。”

    杜若琪佯装生气的扔下浴球,“从进门的那天,你让我好好疼他,我就一直记在心上。我把他当亲生孩子疼,努力去疼他照顾他。可是你也知道,这孩子跟我一点都不亲。我只是想做个好母亲,关心他,帮助他,促进我们之间的感情,这都做错了吗?”

    邵益清叹了一口气,拉住她的手,哄道:“你别多心,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儿子的事,你怎么就不能告诉我了?”

    “我不是不告诉你,这是跟你关系也不大,我就怕你女人嘴碎,坏事。”

    “怎么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邵益清又叹了一口气,连表情都变得沉重起来,“顾家千金在小时候被墨钦弄丢过,你知道的吧?”

    “嗯。”杜若琪点头,“蒋芸说过,她经常万幸的感叹,孩子被找回来了。”

    “找回来的并不是真正的顾家千金。”

    “什么?”杜若琪大惊失色。

    “蒋芸很疼爱这个女儿,女儿走丢后,迟迟找不回来,她变得疯疯癫癫,经常拉拽着人家的小孩说是自己女儿。有一次还把别人的小孩强行抱回家,差点闹上法庭。牧之怕她这样下去会彻底成为神经病,走遍全国的孤儿院千挑万选,找出一个跟心愿年龄差不多大长得也挺像的小女孩带回家,说是孩子找回来了。”

    “然后蒋芸就把她当成亲生女儿了?其实真正的心愿,根本没找回来?”

    邵益清点下头,“有了孩子后,她的精神状态渐渐好起来,失而复得的心情让她对女儿格外宠爱。心愿渐渐在顾家长大,就跟亲生女儿一样,就算是当年的知情人也不会自讨没趣破坏人家家庭和谐。”

    “墨钦一直在找真正的心愿?”

    “嗯,这是他的心结,他放不开。但是,他也知道蒋芸当年的情况,他对他们心中有愧,在没找回真正的心愿之前,同样守口如瓶。他找人进行的很隐蔽,蒋芸毫不知情。他这些年反拐打拐做慈善,蒋芸只以为是当年的事使他痛恨人贩子。”

    杜若琪脸色变幻不定,“我们时晖就要跟心愿订婚了……她不是真正的顾家千金,怎么办?”

    “蒋芸一直把她当亲生女儿,顾家父子也把她当亲人了。就算没血缘关系,养了二十年,怎么会没感情?这10%的股份不是最好的证明?别说真正的顾心愿找不回来,就算找回来了,现在的心愿也不会失去什么,最多就是顾家有了两个女儿。人心都是肉做的,这二十年陪伴在父母身边的是她,说不定她比亲生的更受宠。”

    “话是这么说,可我还是担心……”

    “顾家父子早就对那个孩子死心了。墨钦一直在找人,不过是自己那个坎儿过不去。我们知道他心里难受,随着他去。你也别管他找人的事了,这就是他的心病,谁也帮不了。”

    “哦……”杜若琪怔怔点头。

    “这事儿你心里清楚就行了,不要外传,尤其是不能让心愿知道。这小丫头从小被宠着惯着,知道了指不定闹出什么事儿来。也别告诉时晖,就让他安安心心的娶顾家大小姐。”

    “我明白了。”杜若琪点头。

    这一夜,她忐忑未眠。

    次日,她找到邵时晖,把事情说了一遍。

    “我怎么都没想到,她居然不是真正的顾家千金。”杜若琪一脸懊悔。早知道当初就换个目标了。只怪她进门晚,在这件事发生过后两年才进的邵家。

    “这样啊……”邵时晖淡淡沉吟,脸上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倒没表现出杜若琪那样的忐忑不安。

    “真不该这么早把事情定下来,这简直就是埋了个□□。”

    “妈,你别想太多。”邵时晖笑着安慰她妈,“爸说的很有道理,没有血缘关系也跟亲生的差不多了。何况,蒋芸是真把她当亲女儿。顾牧之对老婆有多在乎你不是不知道。”

    “有了两个,那就不一样了。到时候对那个有亏欠,指不定要弥补什么。心愿的地位和宠爱一定会被影响。”

    “好了,妈,你别杞人忧天。”邵时晖安抚道。

    那晚他们俩对峙的场景再次浮现眼前……

    “如果她被找回来了,她要嫁给你,你是不是要跟我离婚,去娶她?”

    所以,如果是一个受尽磨难想要嫁给邵墨钦的女人出现……

    邵时晖的手指摩挲着杯沿,唇角缓缓勾起。

    看来他得想办法,为大哥送上一份大礼了。

    .

    秦梵音跟新视界顺利签下了唱作合约。

    这份合约与他们以往签的全面发展型艺人不一样,公司对她的包装定位也完全不一样。

    她的定位是创作型美才女,能唱歌又能演奏,明明可以刷脸却又才华横溢的完美女神。

    秦梵音要准备的第一个通告是参加王牌卫视香蕉台的《中国歌王》,与一般的草根选秀不同,这是一档面对专业歌手的栏目,去的通常都是明星,要么是当红要么是红过。

    新视界凭着过硬的关系运作,加之主持人元婉对秦梵音的大力推介,她顺利拿到参赛入场券。

    与众多歌神歌后级别的实力派歌手同台竞技,对新人的她来说无疑是一步登天的起点。

    签约之后,她就在紧锣密鼓的为比赛进行训练。她要挑选几首翻唱歌曲,还要进行改编,融入自己的特色。这忙碌的日子,让她很充实。沉浸在音乐中,她可以不去想某个人和某些事。

    这几天她和邵墨钦没有任何联系。

    她并没有主动拟离婚协议,他也没有。

    在那次之后,他们谁也没找谁。

    秦嘉阳听说姐姐签约了新视界,而且很快就要参加《中国歌王》,比什么都兴奋。他抽空就赶到排练室去看姐姐,顺便打望那些只能在电视里看到的明星大腕们。

    这天他接到父亲电话时,很兴奋的说:“我姐马上就要成为大明星了!”

    “什么?”秦山一愣,“你给说说清楚?”

    “《中国歌王》知道吗?特别火的一档电视节目,收视率可高了,都是明星参加。姐上去之后就会一夜成名,到时候全中国的人都认识我姐了。”

    秦山没说几句,王梅把电话接过去,跟儿子继续唠。

    挂点后,她喜滋滋的说:“咱们闺女马上就要成为大明星了。”

    秦山却是在一旁抽烟,眉头紧锁。

    “怎么了?女儿就要出人头地了你还不高兴?”她推了推自己老公。

    “你还高兴?你怎么就这么糊涂!”秦山拉下王梅的手,拉着脸道:“到时候全中国的人都认识她了,难保她亲生父母不会认出她!”

    王梅一愣,怔怔道:“这都二十年了……不会吧……当初她跟着咱们时,还是那么小一个小女娃……”

    “世事难料!她要真成为明星,就会被人关注,到时候无数双眼睛盯着她,翻她的家世底细,你就知道不会查到我们头上来?再说了,没准她亲生父母这些年一直在找她……万一她跟她妈长得很像,一个模子印出来的那种,一眼就能看出来,你说她家人会不会找上她?”

    “没这么巧吧……”

    “她要过着现在这种普通日子,就没这么巧。她要是成为大明星,越出名,这种可能性就越大!到时候,咱们就会失去这个女儿了。”

    这个沉重的话题,令夫妻两都陷入了沉默。

    良久,王梅长叹一口气说:“当年也没打算买她,要不是她可怜兮兮的求我们,看她被打成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实在作孽,才跟嘉阳一起买下来。那时候是想着她能帮忙带带弟弟也行。可这么多年下来,她聪明,乖巧,懂事,又孝顺,咱们还把她培养的这么优秀,哪能说没就没了。”

    “那是人家爹妈遗传的好,咱们是捡了便宜。”秦山磕了磕烟灰说。

    “那现在怎么办呢?”王梅焦虑的说。

    “咱们音音条件这么好,比那些电视上的女演员不知道好看多少,唱歌还好听。她要上电视节目,一定会出名……”秦山沉思片刻,拧灭烟头,起身道:“咱们得去c市一趟,说什么也不能让她上电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