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V章

无影有踪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他痛楚又压抑的眼神,令她快要无法呼吸。

    秦梵音伸手抚上邵墨钦的脸,用很温柔很小心的语气问他,“发生什么事了?”

    邵墨钦什么都没说,倾过身,拿起地上的酒瓶,又是一口酒灌下。

    秦梵音起身,抢掉他手里的酒瓶,往一边扔去,酒液泼溅在地,浓浓的酒香弥漫开来。

    她站在他跟前,捧起他的脸庞,直视他痛苦的眼,“不要一个人在这里难过,有什么事告诉我好吗?”

    他怔怔的看她。

    她低下头,轻轻碰了下他的唇瓣,声音更温柔了,“我是你的妻子啊,理应与你一起面对风雨,分担你生命中的所有喜怒哀乐。”

    邵墨钦伸出手,抚上她的脸庞,一瞬不瞬的看着她,眼神却愈发空茫。

    她的替代品享受万千宠爱,得到顾氏的股份,很快就有自己的家庭,有英俊多金的丈夫……

    而他也有了婚姻,有一个温柔漂亮的妻子……不再是孤身一人,晚上睡觉也安稳了……

    可是她呢……

    那个命运被他改变的人……

    真正的顾家千金,她现在在哪里……

    是像柳叶一样在深山里被洗脑,终日遭受毒打奴役,做牛做马……

    还是被卖到海外做了雏妓在某个贫民窟里苟延残喘……

    还是被断了手脚摘了器官早就结束了短暂的一生……

    替代她的人活的很幸福,罪魁祸首也幸福了……

    只有她……独自面对黑暗的人生……

    这世界怎么就能不公平到这种程度?

    他凭什么?凭什么在做了刽子手之后还贪图温暖奢望幸福?

    “墨钦,你到底在想什么,告诉我好吗?”秦梵音柔声低语。

    邵墨钦缓缓动唇,在走廊的橘黄色灯光下,她看到他的口型是在呢喃着,“她生死未卜……我是罪魁祸首……一切都是因为我……”

    秦梵音明白了,他想到了那个被丢失的小女孩。

    她知道这是他的心结,在他心上溃烂的疮疤……

    秦梵音抱住他,“哪个丢失孩子的父母是想把孩子弄丢?要怪只能怪那些丧尽天良的人。你不要再自责了好吗?你已经很好了,你一直在找她,从没有放弃过……啊——”

    邵墨钦蓦地推开她,秦梵音被推得猝不及防,连退几步,摔倒在地。喝醉的他力道失控,她结结实实的摔了一脚,穿着高跟鞋的脚一崴,一股钻心的疼涌上。

    秦梵音摔倒在碎石子小路上,一时间都站不起来,屁股疼的发麻,脚更是动不了。

    她有些生气的看邵墨钦,邵墨钦冷冷看她,目光带着厌弃,动了动唇,起身,步伐浮软的离去。

    秦梵音看着他高大却颓靡的背影,这一刻没有丝毫英武之气,像一个垂头丧气的失败者,一个痛失所爱的沉沦者,独自行走在痛苦中,消极对抗整个世界……

    她对着他的背影大声道:“就算你伤心、你难过、你自责、你抗拒所有对你好的人,能改变已经发生的事,能改变她的命运吗?”

    邵墨钦脚步顿住。

    “就算你把自己打进十八层地狱,对她而言,有什么用?!”

    邵墨钦扯了扯唇,继续前行。

    至少,他可以陪她一起痛苦……

    至少,不是大家都遗忘她留她一人独自在这世界的某个角落受罪……

    秦梵音忍着钻心的痛站起来,一瘸一拐的跟上邵墨钦的步伐,将他拉住,“如果她死了,你要跟着一起死吗?!”

    他漠然看她。

    那眼神,竟真是生无可恋般……

    秦梵音胸口抽痛,恼怒的揪着他的衣服,“如果她被找回来了,她要嫁给你,你是不是要跟我离婚,去娶她?!”

    “你回答我啊!”她逼问道。

    两人目光对视。他缓缓的,点下了头。

    秦梵音手一松,像是全身的力气瞬间被人抽空。

    他迈步离去。

    她再也没有支撑的力气,跌坐在地,眼泪疯狂涌落。胸口疼,疼到撕心裂肺,连身体的疼都感觉不到了。

    邵墨钦走远,隐匿于暗处的邵时晖走了出来。

    他走到秦梵音身边,蹲下,声音低柔又关切,“嫂子,你怎么了?”

    秦梵音没有反应,眼泪不停往下落,像是没听到他的话。

    “来,先起来。”邵时晖将她小心的扶抱起来。

    怀中纤细娇弱的女人令他不想放开,但他还是很克制的放开了,哪知道秦梵音身体一个不稳,差点又要摔倒,他及时将她再次抱住。

    他这才察觉到,她的脚受伤了。

    他在她身前蹲下,将她背起来。她下巴搁在他肩上,眼泪顺着脸颊淌下,打湿他肩头的衬衣,湿漉漉的触感,连带着揪痛了他的心。

    他背着她大步行走,像哄孩子般轻声道:“乖,不哭了啊,咱们马上去找医生。”

    前方蒋芸跟他丈夫顾牧之手挽手在月光下散步。里面的派对闹得正欢,他们把现场留给那群年轻人,退出来享受岁月安好的静谧。

    蒋芸欣慰的笑道:“一眨眼,孩子都长大了,等愿愿结了婚,生了孩子,咱们的任务也算是圆满了。”

    顾牧之将自己老婆的手攥紧,眼底是沉淀在岁月里的温情厚爱,“等以后咱们老了,退休了,你就少为孩子操点心,多关心你家老头子。”

    “整天跟孩子争宠,也不害臊。”蒋芸轻斥,眉眼间却是如少女般的娇羞。

    顾牧之看着她笑,“谁叫你那么宠孩子,我这辈子都争不完。”

    年轻的她是一名舞蹈家,纤细婀娜,温婉秀丽,极有气质,不是美艳不可方物的类型,却能叫人看了就移不开目光。顾牧之不可自拔的爱上她,疯狂追求她,最终抱得美人归。这么多年,岁月流逝,光阴倏忽,他对她的爱不仅不减当年还历久弥新。为了让老婆开心,他毫不犹豫的给了女儿10%的股份。

    两人花前月下,没有年轻时的甜言蜜语,却丝毫不减浓情蜜意。

    “咦,那不是时晖吗?”蒋芸一转头,看到不远处的邵时晖,“他身上还背着个人,是愿愿吗?”

    蒋芸赶忙挽着丈夫的手过去。

    “时晖,怎么了?”

    邵时晖停了步,跟来人打招呼,解释道:“我嫂子脚崴了,我要送她去酒店看医生。”

    “这是……梵音?”蒋芸发现在邵时晖肩头泪流不止的女孩子,不就是她下午遇到的人。

    秦梵音魂不守舍,没有应声。

    蒋芸瞧她满脸的泪,说不上来的心疼,焦虑道:“怎么弄的这是,还把脚崴了,我这就联系赵医生,让他赶紧过来。”

    她打了电话后,对顾牧之说:“你先回去,我陪陪这孩子。”

    顾牧之不太高兴了,拉住老婆的手,“有时晖在,医生马上就来了,你陪着也没什么用。”

    “我跟这女孩是好朋友。看她这样我难受,回去心里也不踏实。”蒋芸安抚了丈夫,便陪着邵时晖和秦梵音一道往酒店里去。

    顾牧之无奈扶额,他老婆这温柔善良的性子,真的是没办法。

    酒店贵宾厅里,秦梵音坐在沙发上,匆匆赶来的医生给她看脚。蒋芸陪坐在她身边。邵时晖站在一旁,眉头紧锁。

    接骨时,秦梵音疼的一声低叫,蒋芸攥紧了她的手,安抚道:“别怕别怕,就这一下子。”

    秦梵音抱住蒋芸,脑袋埋在她肩头,哭出声来。

    “乖孩子,不哭,不哭……”蒋芸心疼坏了,赶忙抚着她的后背,柔声安抚。

    医生还在她脚上忙碌,帮她缠上绷带固定脚骨。秦梵音抱着蒋芸哭,听着她的柔声细语,内心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像是不那么难受了,又像是更委屈了。

    “妈,时晖,你们怎么都在这儿啊?”顾心愿在一个朋友陪伴下走进来,笑问道。

    二十四点整的时候要切蛋糕许愿,工作人员询问顾心愿相关事宜时,玩的正嗨的她才发现男朋友不见了。一路找过来,发现不止是男朋友,她妈也在。而他们都在陪着她最讨厌的人——秦梵音!

    真是够了!顾心愿忍住心里涌上的极端厌恶,佯装无事般走入。

    秦梵音闻声放开了蒋芸,低头,拭去满脸的泪水。

    “梵音伤了脚,我们陪她看医生。”蒋芸对顾心愿招呼,“来,过来,我给你介绍一个好朋友,梵音。”

    “梵音姐,我认识啊。”顾心愿走过来,坐在蒋芸另一边,挽上她的胳膊,笑眯眯道:“妈,你上次没去参加婚宴,没见过人家。她是墨钦哥的妻子,我以后的嫂子。”

    “哦,对对,刚才时晖说了。她是时晖嫂子。”蒋芸恍然大悟般点头,随即又笑起来,“那你们以后是妯娌了。”

    她宠溺的刮了一下女儿的鼻子,“有个这么好的嫂子,你以后跟着好好学学,改改你那毛躁的脾气。”

    “妈……”顾心愿抱着母亲的胳膊撒娇,“哪能当着外人的面说自己女儿嘛,我多没面子。”

    “你妈,你未婚夫,你未来的嫂子,哪有什么外人。”蒋芸笑呵呵道。

    秦梵音的脚处理好了,医生叮嘱道:“这两天尽量少走动,好好休息。”

    酒店工作人员送来了一双拖鞋,秦梵音穿上拖鞋,扶着沙发站起身,那只脚刚受力就感觉到疼。邵时晖察觉到她表情的变化,赶忙上前扶住她,紧张的问道:“还很疼吗?”

    顾心愿眼里划过一丝阴沉,开口道:“梵音姐,墨钦哥呢?你脚都伤了,怎么不见他人?”

    秦梵音淡淡道:“他喝多了,回去休息了。”

    蒋芸脸色不悦道:“墨钦这就不对了,老婆受伤了,还喝酒睡觉。这么大个人了,娶个老婆还不知道心疼。回头我得说说他,我们梵音这么好,怎么能让她受委屈。”

    “妈,我才你女儿。以后我被时晖欺负了,你可得护着我。”顾心愿抱着妈妈撒娇。

    邵时晖掀动嘴唇,敷衍的笑了两下,“哪敢啊,大小姐。”

    秦梵音将邵时晖推开,自己稳住了身体,淡淡笑道:“我没事儿了,谢谢你们带我看医生。”

    “妈,走啦走啦,十二点的时候还要陪我切蛋糕呢。”顾心愿把蒋芸带走,另一只手拉上邵时晖。

    蒋芸不放心的说:“时晖,你扶着你嫂子。咱们一起过去。”

    邵时晖得了话,立马甩开了顾心愿的手,转身去扶秦梵音。

    顾心愿目光扫过他们俩,眼神阴沉,暗暗咬牙。

    一行人往宴会厅走去。

    走了几步,秦梵音推开邵时晖,低声道:“没事儿,现在好多了,走慢点就行。”

    邵时晖不再勉强,陪在她身边,跟着她慢慢的走。

    宴会厅里,秦梵音挑了个角落坐下。

    到了十二点,巨大的八层蛋糕被推出来。

    满室灯光骤然,烛光跳跃,顾心愿戴着皇冠,站在巨大的蛋糕前许愿,身旁围着她的爸爸、妈妈、哥哥。众人在一旁齐唱生日歌。

    秦梵音远远坐着,看着那热闹的一幕。

    这是一个与她从前生活有着天壤之别的世界。

    在这个世界里,她突然觉得前所未有的孤独。

    没有什么是属于她的,包括她的丈夫。

    灯光亮起,蛋糕被切开,香槟喷射,彩带漫天飞舞,在一片欢腾中,秦梵音拿起手机,给邵墨钦发了一条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