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V章

无影有踪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片刻后,门外响起礼貌敲门声,和一本正经的询问声:“请问我们方便进来吗?”

    秦梵音脸更红了,幽怨的瞟了一眼邵墨钦。你这是什么好兄弟,分明就是变相嘲我们!

    邵墨钦一脸云淡风轻,颔首。

    秦梵音明白他的意思,只得替他回道:“请进。”

    顾旭冉和邵时晖相继走入,顾旭冉看向秦梵音,像是才看到她,用颇为意外的语气说道:“小音音,你也在啊!”

    秦梵音扯了扯唇。这位大哥,你戏好足。

    邵时晖对秦梵音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

    他的表情很平静,平静到与他平日里眼角眉梢含着笑意的随意散漫不太符合。

    他们三人谈事,秦梵音不想待在外面碍事,去了离间休息。

    里面的休息间很宽敞,隔音效果绝佳,布置简洁大气,很干脆很清爽的男人气息。

    秦梵音有点累了,索性躺到床上休息。

    床褥和枕头间带着他独有的气息。秦梵音埋进枕头间,深吸一口气,莫名的就在猜测邵墨钦的过去。

    他是跟什么样的女人生下璎璎呢,看他几次擦枪走火的表现,不像个中老手,反而有股很生涩的鲁莽劲儿。而且他那么不经撩,一点就燃……就跟个没吃过肉的和尚似的,一旦被肉勾引,魂都飞了。

    所以,他就算跟那个女人生下了孩子,其实两人的身体交流很少?

    这个推断结果让秦梵音很满意,她闭上眼,在熟悉的气息中睡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醒来,她发现自己由竖着睡变成横着睡,脑袋枕在邵墨钦的胸膛上,而他正靠在床头,翻着书看。

    他看的很认真,没察觉她醒来了,左手拿着书,右手翻页。翻过那一页,手放下来,摸到秦梵音的手,将她的手捏在掌心。

    秦梵音不说也不动,静静的睁眼看他,看他漂亮的下颚弧线,他清隽沉静的脸,他认真阅读的眼神,他时不时眨动的眼睫毛……

    秦梵音痴汉脸看着邵墨钦,就算什么都不干,只是看着他,她都能看到地老天荒去。

    邵墨钦抬起手翻页时,察觉到某人赤.裸裸的目光,垂下眸子看她。

    秦梵音翻个身,面对着他,搂住他的腰,“睡一觉醒来好舒服。”刚睡醒的声音带着细细的沙哑,配上她娇憨的语气,邵墨钦听在耳里,心里痒痒的。

    他伸手揉上秦梵音脑袋。

    秦梵音就像个淘气的小女孩,脑袋紧贴着他,往他身上深埋,蹭啊蹭,用力汲取他的味道。

    很快,她感觉到不对劲。

    某个东西抵着她的脸了……

    秦梵音:“……”

    这也太不经事了吧?她这次完全没想撩他啊!

    她红着脸坐起身,扭过头不看他,下了床,故作淡定的说:“嗯……我去外面等你,你好了就出来。”

    说完,一溜烟出了休息间。

    邵墨钦靠在床头,揉了揉眉心,额头青筋直跳。

    如今反应越来越频繁……他觉得自己像是撑到极限了。尤其是经过几次过门而不入,时刻都处于想要爆发的边缘状态,必须极力去控制。

    片刻后,邵墨钦从里面出来,秦梵音上下打量他,带着促狭的笑,“好了?”

    邵墨钦冷下脸,像是要发怒,秦梵音顿时敛起表情,一本正经。他冷着脸走到她跟前,牵起她的手,走出办公室。秦梵音朝他的背影做鬼脸。

    两人一道下楼去车库。

    上了车,秦梵音提议:“今晚我们在外面吃饭好不好?”

    邵墨钦颔首,算是同意了。

    秦梵音暗自雀跃,再接再厉的问:“那我们吃完饭,顺便看场电影好不好?”

    邵墨钦再次点头。

    秦梵音开心极了,遇到红灯,邵墨钦停下车,她忍不住偏过身子,抱住他的胳膊,凑过去,对着他的侧脸亲了几口,边亲边说:“我老公真好!”

    邵墨钦看了眼前方的摄像头,正襟危坐,就像被女妖精调戏的唐僧,面无表情。

    绿灯亮起,邵墨钦推开她的脑袋,放刹,踩油门,车子再次飞驰而出。

    秦梵音挑了家高档法式餐厅。她记得邵墨钦不吃辣,虽然她自己是无辣不欢,但生活习惯不同的两个人在一起过日子,总得有个人迁就另一个。

    两人在餐厅落座,餐厅里的装潢和摆设,充分体现了法兰西浪漫风情。

    秦梵音想,这样也好。东西不是最想吃的,环境浪漫呀,多有谈恋爱的感觉!

    为了不让他吃饭中途还拿出手机打字,她没怎么说话,笑眯眯的吃着上好的法国鹅肝酱配黑松露。

    就这样,她看着对面自己家男人,开心的吃完了一顿不合胃口的昂贵晚餐。

    吃过饭后,两人手拉手往步行街走,前往影城。走动几步正好消食。晚上七八点是人流高峰期,热闹的步行街上人来人往。两个年轻人由身侧追逐着跑过时,邵墨钦反应极快的将秦梵音揽住,往怀里带。

    他放开她,她索性挽着他的胳膊走路。两人的姿态极其亲密,与热恋中的情侣无异。

    到了影城,秦梵音正盯着电子屏幕上的排片表看着选片时,身后响起声音,“梵音!”

    秦梵音一转头,看到了曲婉。

    “你也来看电影呀。”曲婉热情的走上前,看到秦梵音身旁高大俊美的邵墨钦,随口问道,“这是你男朋友?”

    还真是配一脸啊!美女果然不缺俊男爱。

    秦梵音笑着应声,“这是我老公。”

    曲婉惊得下巴都快掉地上了。这么年轻漂亮的妹子,才24岁,还有大好青春挥霍,怎么就进围城了。

    曲婉很快笑起来,对邵墨钦打招呼,“你好。”

    邵墨钦淡淡点头,算是应了。

    唔,还是个很高冷的美男。

    “音音,我推荐你看《北海情事》,情节不算强,但画面精致唯美,尤其是电影原声乐,简直太棒,对你献唱《幻世》应该有启发。哦,还有,我们boss出差了,合同走流程可能要多耽误几天,到时候跟你联系哦。”

    秦梵音点头。

    “那音音我先走了哦。”

    “再见。”

    曲婉离开后,邵墨钦以询问的眼神看秦梵音。她那一席话信息量太大,献唱?合同?

    秦梵音笑着解释道:“她是新视界娱乐的经纪人,我打算签去他们公司做歌手。”

    邵墨钦脸色一沉,当即拿出手机,打字,递给她看。

    “你要进娱乐圈?”

    “嗯。”秦梵音点头。

    他很快再次打字,“不行。我不允许。”

    秦梵音眉头微蹙,表情不太高兴了,“为什么啊?”

    “没有为什么。我说不行就是不行。”邵墨钦态度很强硬。

    “你好奇怪啊。这是我自己的事,跟你有什么关系,你凭什么说不行就不行啊?”

    “你是我妻子,怎么跟我没关系?”邵墨钦冷着脸输入,“我不允许你进那种混乱的圈子,天天出去抛头露面。”

    “唱歌跟拉大提琴一样,都是音乐艺术的一种表现形式。照你这么说,我每天出去拉大提琴也是抛头露面?”秦梵音越来越不开心。

    “总之,我不同意,不准签约。”

    “我讨厌别人粗暴干涉我自己的决定。就算我们结婚了,也是独立的个体,你这样很不尊重人。”

    秦梵音说完,转身往外走,离开了影城售票厅。邵墨钦跟在她身后。两人一前一后的下了扶手电梯。

    秦梵音知道身后的脚步声是他的,但没有回头,也没有理他。

    她进了停车场,晃了一圈还没找到车停在哪里。邵墨钦一直尾随在她身后,见她方向感实在差的一塌糊涂,忍不住上前,牵起她的手,往停车的地方走。

    走到车边,车子解锁,两人分别上车。

    邵墨钦拿出手机输入,“你要去哪儿?”

    “回家!”

    完全没有看电影的心情了。

    车子开回别墅里,两人一路无话,车内气氛沉默而僵硬。

    他蛮横的态度让她连好好解释的都没了,她很生气,他怎么能理所当然的对别人的选择指手画脚?一句抛头露面,我不同意,就是不准。他又不是皇帝,她更不是依附他的妃子!

    车子在别墅院子里停下,邵墨钦没有马上下车,拿出手机打字。秦梵音不等他说什么,推开门下车。走了几步路,兜里的手机响了,是微信的提示音。

    她没理会,径自回了房,拿睡衣去洗澡,睡觉。

    躺在被窝里生闷气时,男人的双臂由身后抱过来。她动了两下,想往一边挪去。可他的双臂就像铁钳,完全没法挣脱。她越动,耳边的呼吸声越重,感觉出异样,她气恼的低叫了声,“走开了!臭流氓!”

    她在跟他怄气,他居然还能有反应!

    邵墨钦抱着秦梵音没撒手,白天一直克制,到了晚上,进了卧室,怎么忍得住。

    他蹭着,纾解了一次。可这不仅不能真正满足,反而更上火了。

    他知道她在气头上,不可能心甘情愿,他不想第一次是霸王硬上弓。为了消退自己的念头,邵墨钦下了床,去沙发上睡。

    他折腾,她生气。他下床,她更生气。秦梵音拉起被子盖住自己脑袋,在被子里不停怨念,好讨厌的男人!好讨厌的男人!

    一晚上的冷战过后,秦梵音我行我素。

    次日,她去乐团,跟乐团领导阐述了想做歌手的打算。领导同意她做另一种尝试,但又不无担心的说:“娱乐圈纸醉金迷,你不要一脑袋扎进去,忘了自己的老本行,忘了音乐的本质。”

    秦梵音一直是被大家看好的天赋型乐手。尤其是她还年轻,同事领导们都觉得未来她大有可为。

    秦梵音很认真的说:“我进娱乐圈不是为了赚钱,不会沉沦在物质追求中,到处走秀接商演透支自己,更不会迷失自我。唱歌是另一种音乐表达方式,我想尝试它,但我不会对最爱的大提琴倦怠。我想把大提琴融入编曲中,大量使用,形成自己独特的音乐风格。如果真能唱出名,对大提琴也是一种推广。”

    领导点点头。

    秦梵音继续说:“我毕生的追求依然是演奏大提琴。这是一个岔路口的多元化尝试,最后我还是会回归本心。”

    领导听她这么说,放心了,“你还年轻,多尝试多感受是好事,能丰富你的演奏内涵。伟大的艺术家从来都不是技巧上的登峰造极。”

    秦梵音的闺蜜肖颖听说秦梵音打算去唱歌后,拍手称快,“我早就觉得你该出去露一脸,准能大红大紫!”

    “你未免也太相信我了。”

    “你的实力摆在那儿嘛。不过你以前不是对娱乐圈不感兴趣嘛,星探都找过你多少回了。”肖颖好奇道。她不知道是什么改变了这位好友。

    秦梵音擦拭着大提琴,笑道:“我对娱乐圈不感兴趣,但我对唱歌感兴趣,对跟女神合作很感兴趣。我现在也算是个网红,有跟娱乐公司谈条件的砝码,我只做感兴趣的事,不会签那种卖身契。”

    最根本的原因她没有说出口。这么多年邵墨钦一直在找人,发动所有人力物力进行大海捞针。金钱和关系网,他都有,且足够强大,这方面她毫无助益。

    可如果她成为公众人物,本身就是一条传播渠道,如果她像当红明星那样一条微博有几十万的转发量,数以千万计的阅读量,歌曲有亿万次的下载量,当她有这样的影响力,就使大海捞针更有了中奖的希望。说不定他要找的人会是她歌迷中的一员,说不定会有当年的目击者给予关键线索……说不定,那个寻回的概率就被她遇到了。

    她不想只是待在他身边,看他一次次失望和落寞,说一些苍白的安慰话。

    她想力所能及的为他做点什么。不管成功与否,至少,她在努力帮他分担。

    .

    晚上八点,秦梵音跟肖颖在时代广场里逛着。肖颖周末有一场相亲,衣柜里的衣服都不满意,想买新的了。秦梵音也得逛逛,给顾心愿挑生日礼物,顺便看看有没有不错的裙子,参加她生日宴时穿。于是两人愉快的手挽手血拼。

    手机在包里响起,她拿出来一看,邵墨钦发来的信息:“你在干什么?”

    她几乎能想象出他绷着脸的神情,回复:“在忙。”

    他秒回,“忙什么?”

    她没再回复了。

    半个小时后,他又发来一条信息:“这么晚了,怎么还不回家?”

    她无语,“还早呢。商场都才十点打烊。”

    “你在商场?”

    虽然在跟他生气,还是不想他担心,于是回复:“嗯,在时代广场,跟朋友逛街。”

    他没再回复了。

    秦梵音在卡地亚专柜里给顾心愿挑了一款四钻18k玫瑰金手镯。这是她很喜欢的款式,由于没钱买,一直只是眼馋。

    “哇,你真壕!礼物送这个!”

    “回去找老公报销!这是他的人情面,我才不买单呢!”秦梵音哼声。何况她压根就不喜欢顾心愿。

    “有钱人的交际圈啊。”肖颖啧啧叹道。

    两人从卡地亚的专卖店里出来,秦梵音的手机又响了。

    “你在哪儿?”

    “说了在时代广场呀。”

    “我在入口的导视牌处。你在几楼?哪个店里?”

    秦梵音一愣。他都过来了?

    秦梵音拉着闺蜜往一楼走去,“我老公来了。”

    肖颖不开心了,“好好的逛街,把你老公叫来干嘛?想虐狗啊你?”

    “哎呀,我没让他来。他自己跑来的,我都不知道。”

    肖颖捂胸,一脸吐血状:“你还能更狠点吗……”

    这不是虐狗,是屠狗!

    远远地,秦梵音看到站在导视牌旁的男人。那里有几个供休息的红色沙发椅。但他没有坐下,站姿挺拔,手机拿着手机,像在输入什么。

    她的手机响了,拿起来一看,他发送:“?”

    她朝邵墨钦走近,隔着人流看他独自站在那里等待,表情是一如既往的淡漠,高冷的气场将周遭一切喧嚣隔绝开来。

    他一抬头看到她,清冷的眼里有了波动。

    她走到他跟前,嗔道:“谁让你过来了啊。”

    他没说话,当然他也说不了话,弯下腰,将她手里的几个大包小包接过去。他把东西都提到一只手上,另一只手牵住她的手,手指插.入她指缝间,与她十指相扣。

    不经然的,秦梵音心里有一抹麻丝丝的感觉划过。

    她脸上不动声色,眼底却漫开了甜蜜。

    “我跟颖颖还要看裙子,你帮我们一起参谋参谋……哦,对了,我刚刚给心愿买了个礼物,很贵的哦,你得给我报销……你觉得我穿蓝色怎么样?红色好还是蓝色好呢?其实白色也不错哦……欸,我觉得自己穿什么都好看……”秦梵音浑然忘却了昨晚还跟某人吵架冷战来着。

    肖颖默默跟在他们身旁,看闺蜜依偎着他高大帅气的老公低声絮语,一口一个甜甜的尾音,暗暗发誓,这次相亲一定要成功!

    以前她还担心梵音嫁给一个哑巴,会不会特别枯燥无趣,现在看完全是多虑了。

    她老公根本不需要说话好么,只要用动作和眼神,就苏的不行啊。

    .

    周六上午。

    天朗气清,阳光正好。

    秦梵音换上那天晚上的战利品。香家白色抹胸连衣裙,搭配蒂芙尼的珠宝,裙身上刺绣出立体花朵,精致高贵,美得仙气翩然,妩媚动人。

    邵墨钦看她淋漓尽致的展现出s型曲线,若隐若现的沟和大片雪白肌肤,表情不是很好。

    当时怎么没想到,这衣服不只是穿给他看?

    他进了衣帽间,在令他眼花缭乱的衣服鞋子里逡巡一圈,挑了一条清新淡雅的绿色长裙。

    他把衣服放到床上,又把秦梵音拉近房间,看着她动嘴型,“这件比你身上那件好看。”

    在秦梵音一再要求下,除非是复杂的表达,他都用嘴型告诉她。

    “那件太普通了呀,我们这是要参加晚宴,太随便了不好吧,主人会觉得客人不够重视。”

    他坚持,“相信我的眼光。”

    秦梵音无奈,“好嘛,那就听你的。”虽然很喜欢身上的裙子,但穿着打扮这种小事,能让他喜欢就顺着他吧。

    秦梵音换了裙子,挽着邵墨钦的胳膊下楼。

    一楼客厅里,邵璎璎眼巴巴看着他们。见爸爸下来,走上前,仰起脸,一脸渴望的说:“爸爸,带我一起出去玩好不好?”

    顾心愿的生日宴请的是同辈和一些重要长辈,不是合家欢聚会,小孩子没被考虑在内。

    邵墨钦对女儿打手势,“爸爸妈妈是有事,不是出去玩。”

    邵璎璎抱住邵墨钦的腿,眼里有泪花在打转,“我想跟爸爸一起出去。”

    邵墨钦平常陪伴孩子的时间很少,周末是孩子翘首期盼的日子,就算只是抽出部分时间陪她做作业看动画片,她都开心的不得了。眼看着这周末爸爸出门,她要被独自留在家里,邵璎璎难过的都快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