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V章

无影有踪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他突然停了话,凑过去,亲她。

    秦梵音被吻得一脸猝不及防……

    怎么说亲就亲!还能不能好好学习了!

    她要躲开,他伸手揽住她的腰,将她稳稳扶坐在自己腿上。

    “我……唔……”她想说话,他探入她口中缠上那翻动的小舌。

    这个吻不猛烈不粗暴,他就像是品尝着美味佳肴,不疾不徐的逗喂着她的小舌,手掌由腰侧抚到背脊上,缓缓摩挲。

    唇舌相濡的温存将秦梵音征服,她不再乱动,乖乖坐在他怀里,手抱上他的脑袋,手指在他短发里穿过,很清爽的短发,不软不硬,摸着很舒服。

    安静的室内,只有两人起起伏伏的呼吸声,时间仿佛变得很慢很慢,慢到瞬间即永恒。

    他们缠缠绵绵的吻着,谁也不想中断这感觉,于是反复辗转来回品味。

    不知过了多久,邵墨钦投降了,率先放开她。男人的舌头连通着,他快要管不住自己。

    “嗯?”秦梵音睁着迷蒙的眼看他,湿漉漉的,无辜又诱人。

    邵墨钦伸手盖上她的眼睛,轻轻一推,她酥软的身后往后倒去。他自己下了床,踩着柔软无声的地毯,去了浴室。

    秦梵音翻个身,软软的趴在床上,看着他的背影,忍不住笑起来。

    片刻后,邵墨钦再次回到床上,秦梵音挪动着身体,枕在他腿上,揶揄道:“很快哦?我看了下时间,好像就……”她板着指头数,“五分钟的样子?快枪手?”

    邵墨钦表情微微一变。

    她一脸忧虑的说:“突然有点担心呢,以后会不会不和谐啊?听说女人来的比较慢……”

    邵墨钦几乎是瞬间将她从腿上提起来,翻个身,把她压在身下。就在她脑袋快要落在床单上时,一只手掌垫在了她脑后,将她稳稳拖住。

    秦梵音感受到他细腻的温柔,心里荡漾了下。

    可一抬眼,对上他逼视的目光。

    他脸色紧绷,受到挑衅的男性尊严迅速膨胀,威胁的抵住她,带了点咬牙切齿的意味。

    秦梵音怂了,呵呵道:“刚刚我们说什么来着?哦,对,唇语。嗯嗯,我来翻译你说的话。欸,这个姿势不利于我思考,我都快忘了……你让我先坐起来……”

    她缓缓的挪动身躯,到了安全范围,暗暗松了一口气。

    邵墨钦没再继续逼近。上次的事令他心有余悸,这两天他都没动其他心思。在她头上的伤彻底痊愈之前,他不打算碰她。

    秦梵音以为自己过了嘴瘾,却不知没多久她就会领悟到一个深刻的人生教训,千万不要轻易嘲笑自己的老公,他会变为豺狼虎豹让你哭着求饶。

    此时秦梵音正襟危坐,一副严肃思考状,说:“你刚才说,那个人渣一定会被判定,至少判五年以上,你会把柳叶的三个孩子从乡下接过来,让他们跟母亲留在这里生活。你还会给柳叶和王女士安排适合他们的工作,让他们能够衣食无忧的生活下去,把几个孩子抚养长大。”

    邵墨钦扯动唇角,笑了下。

    “猜对了吧?”秦梵音问。

    邵墨钦不点头也不摇头。

    秦梵音就当这是默认了,得了便宜还卖乖,眨眼看他,“我是不是好聪明?”

    其实他刚刚才说两句话,句子还不长,哪里有这么多。她经过那个胶黏漫长的吻,脑子都成浆糊了,压根不记得他说了什么。于是,她把自己想要的结果一股脑说了出来。他不否认,说明他答应了她的愿望。

    邵墨钦笑看她,像是无奈又像是宠溺。

    秦梵音暗暗偷乐,好像又get到一个为自己谋福利的好办法?

    夜深人静,秦梵音沉沉睡去。邵墨钦环抱着她,脑袋抵在她肩窝上,听着她清浅欺负的呼吸声。

    她睡觉喜欢安静,同房睡觉的这些天他都没有放音乐。可是他能睡着。她的体温,她的呼吸声,比任何音乐都管用。

    大提琴的乐声将他带入山谷草原里,被穿膛而过的风声环绕着入睡,既充盈又空旷。她的呼吸声将他带入一个温热潮湿的世界,柔软的暖流将他密密匝匝包裹,即使闭上眼,陷入无边际的黑暗,那团柔暖也能将他稳稳裹住,使他安心入睡。

    寂静的室内,没有风,没有雨,没有大提琴的声音,只有怀里的女人。

    他睡的比任何时候都安稳。

    .

    秦梵音聊了几天,敲定了一个看起来最靠谱的经纪人。

    脑袋上的纱布拆开,伤口基本痊愈,她按照约定的时间去了新视界娱乐公司。

    新视界娱乐这几年发展迅猛,是国内最有声势的娱乐业巨头之一,公司地点就在c市。秦梵音虽然没混过娱乐圈,但也知道一个理儿,跟着大户人家走总没错。

    勾搭她的经纪人曲婉热情的招待了她。

    曲婉是新视界的新晋经纪人,手下正缺资源,在网上看到秦梵音的唱歌视频,惊为天人,几番辗转打听,得知她还是大提琴手,这样外形极佳富有嗓音天赋又有乐感还通乐理的好苗子放过了天理难容啊!她可以毫不夸奖的说,这种具有碾压性优势的人才,在歌坛十年难得一遇!

    曲婉对她夸夸其谈,“你现在已经是网红,只要再经过包装宣传,一定能一炮而红。我敢保证,三年内必成天后。现在国内乐坛就没有立得起来的歌手,港台歌手顶了一片天。你的横空出世一定会在乐坛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然而,牛逼吹的再动听,秦梵音一听签约条件不乐意了,“十年太长,不行。”她根本不打算在娱乐圈久待,她只想以自身影响力投身公益,帮助邵墨钦找人,签三到五年的合约已经是极限。

    “公司要对你从长远规划,前期都是投入,时间短了我们不好操作。现在的艺人签约都是十年起……”

    秦梵音淡淡道:“三年。我能给的时间是三年。你们觉得不行就算了吧。”

    她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完全不像其他被大娱乐公司发掘的新人那般满心热切迫不及待。

    曲婉为难了,三年,在他们公司从未有过前例。很多歌手签下来三五年都没个水花,这对他们来说很冒险。但秦梵音实在是有着极佳的条件,错失了太可惜。

    曲婉说:“你等着,我去请示领导。”

    秦梵音点头。

    不久后,曲婉回来,一脸兴奋的跟她说:“我们音乐总监杜总恰好在录音棚里,总监让你过去,现场听你唱歌决定。”

    曲婉带秦梵音上楼,电梯里,对她握拳鼓劲道:“好好把握!你要签了三年,公司为了迅速获利一定会在短时间里倾尽资源栽培你!”

    秦梵音笑了笑。这个经纪人虽然喜欢吹牛皮,但是那股热情率直劲儿,倒是真的。

    8楼,录音棚内。

    歌手于彤彤在麦克风前试唱电影《幻世》的主题曲。

    隔音窗外,坐着电影导演元婉和音乐监制杜景林。元婉听到一半,取下耳麦。杜景林随之取下。

    元婉摇摇头,面无喜色,不是她想要的感觉。

    杜景林为难的说,“彤彤是声线最契合的了,对音准的把握没话说。”

    “太过技巧化,反而失了味道。”

    “你有理想的声音吗?”

    元婉笑道:“专业的事要交给专业的人做。”

    “元导,你这样很难伺候啊。”

    门外响起轻轻的敲门声,曲婉带着秦梵音走进来。

    秦梵音一眼就看到坐在沙发转椅上的元婉。黑发扎成随意的丸子头,巴掌小脸上带着黑框眼镜,纯素颜,皮肤很白,干干净净的。白色t恤衫,水洗牛仔裤,个子娇小打扮简单的她,坐在那里却有股不容忽视的气场。

    秦梵音伸手捂住跳起来的心脏。

    居然会看到女神,意外的惊喜啊!

    见来人在看自己,元婉回以微笑。

    天呐,天呐,女神在对她微笑!秦梵音努力抿着唇角,不让自己笑得太忘形。

    “总监,这是秦梵音。”曲婉介绍道。

    杜景林看向秦梵音时,微怔了下。外形条件真是不可多得,比视频上还漂亮。不过要做歌手,还是得看声音条件,外貌不过是锦上添花。

    于彤彤不合元导的意,现在也录不了歌,杜景林开口问道:“能看懂乐谱吗?”

    秦梵音点头。

    杜景林直截了当,将电影主题曲《爱殇》的词谱甩下,“听段demo,进去唱唱看。”

    秦梵音进了里面,元婉跟杜景林相继戴上耳麦。

    秦梵音面对女神很紧张,对着乐谱小声清唱了一遍找感觉。这是一首古风歌曲,意境哀婉缠绵又大气。

    她戴上耳麦,闭上眼,在心里把自己和邵墨钦代入这首歌,他们有过最美好的时光,最后却要分开……他的吻不再属于她,他的胸膛不再是她的依靠……

    心痛的感觉迅速涌上,当她睁开眼看词谱时,眼眶里带了湿润。

    她被自己的脑补狠狠虐到了。

    她起调开唱:“暮色起看天边斜阳,恍惚想起你的脸庞……毕竟回想,难免徒增感伤……轻声叹,我们那些好时光……夜未央繁星落眼眶,拾一段柔软的光芒……”

    清透哀婉的歌声传入耳中,元婉眼前一亮。

    秦梵音蹙眉低唱,“你曾经是我的边疆,抵抗我所有的悲伤……西风残,故人往,如今被爱流放,困在了眼泪中央……”

    处是一段哼唱的高音,她闭上眼,泪水不经然滑落,调子却瞬间飚上去了。

    录音室的灯光打在她精致的脸上,那浅吟低唱,那纵声哼唱,无不如诗如画。

    曲婉没戴耳麦,站在外面听不到她唱了什么,她只是透过玻璃看着那张脸,还有她唱歌时的模样,就有被打动的感觉了。

    “船过空港,将寂寞豢养,旷野霜降,低垂了泪光……啊……啊……啊……啊……扬帆远航,亦不过彷徨,奈何流放,敌不过苍凉……啊……啊……啊……啊……唯有你是我的天堂……”

    一曲落毕,秦梵音双眼通红,低下头拭泪。

    抬头,看到外面的女神在鼓掌。

    心痛的感觉被抽离了些,秦梵音取下耳麦,对女神微笑,走了出去。

    “就是这个声音,这就是我想要的感觉!”元婉当机立断拍板,“就她了。”

    杜景林笑道:“还没出道就被元导看上,演唱大ip主题曲,这歌手我们是不签不行啊。”

    秦梵音还有点懵。元婉走上前跟她握手,“合作愉快。”

    秦梵音受宠若惊的跟元婉握手。她好像一不小心……得到了跟女神合作的机会?

    事情就这么谈下来了,秦梵音跟新视界娱乐签三年合作约,他们给她的双重大礼是大ip电影《幻世》主题曲演唱和知名选秀节目《中国好歌手》的入场券。双方约定三天后签合同。

    这一路走来的经历养成了秦梵音独立自主的性格,从当初要学大提琴,考音乐学院,出国深造,回国进乐团,每一步都是她自己决定了就去做。现在尝试做歌手也是一样。她或许冲动,但并不盲目。她每做一件事都很清楚的知道自己的目的。

    即使结婚了,她认为两人在事业上应该是各自独立,互不干扰。所以,她完全没想过要去咨询邵墨钦的意见。

    秦梵音跟经纪人曲婉道别,离开。

    下到一楼大厅,看到女神站在盆栽旁打电话。她默默站在一旁,想等女神放下电话去打招呼。其实好想要签名……

    克制,她要克制。不能露出粉丝脸。

    见元婉放下手机,秦梵音赶忙走上前,可她还没靠近,却见一个男人从大厅外走来。身材高大,古铜色肌肤,脸部轮廓凌厉,很硬朗的男人,不笑时有股逼人的气势。

    可是他对女神笑了,步子迈的飒沓流星,走到女神跟前,将她一把抱住。

    元婉穿着平底鞋,两人身高差距很大,季沅将她抱紧,弯下腰亲吻她的脸蛋。

    “你怎么来了?”元婉想要退开一步,他抱着她不肯松手。她无奈作罢。

    “出国一周,回来第一件事不是见老公,是跑来试音。”季沅颇为悲哀的叹了一口气,“我只能自己巴巴的赶过来了!”

    啊,她就是j先生!是女神的老公!好帅好man啊!

    秦梵音看着那两人,双眼都在冒着粉红泡泡。

    季沅揽着元婉的腰往外走,唏嘘低叹,“以后我得教导咱儿子,娶老婆一定不能娶事业型。独守空房的老男人,心好累。”

    秦梵音的少女心都快跳出来了。

    有生之年,居然能看到女神秀恩爱,不枉此生了好么!

    秦梵音痴汉脸目送那一对离开。回到车上,突然格外想自己老公,她把车开去了寰融大厦。

    现在是下午四点多,嗯,她可以去接他下班。这个理由很好。

    秦梵音把车子开到寰融大厦停车场,进电梯,上38楼,总经理办公层。一想到就要见面的人,她忍不住弯起嘴角。

    前台秘书上次见过秦梵音,非常客气有礼的打招呼。

    “总裁在大会议室里。”

    秦梵音顺着秘书带领,来到会议室外。此时会刚散去,里面还有一半的人没走。

    秦梵音站在门边,一眼就锁定了邵墨钦。他坐在为首的沙发椅上,一旁坐了个女人。一身职业装,妆容精致,性感又干练。她靠在邵墨钦身边,挨得很近,手里拿着一叠文件,在说着什么。

    当她看向邵墨钦时,秦梵音分明在她眼神里感觉到一股浓浓的爱慕。

    她站在门边等待,直到那两人谈完,女人站起来,一转身,看到了站在门边的秦梵音。

    秦梵音冲她点头微笑。

    tina以前从没在公司看到过这号人物,当即蹙起眉,要问秘书,闲杂人等是怎么上的38楼,还到会议室来了。邵墨钦不经意抬头,看到秦梵音,清冷的眼神瞬间起了波澜。

    他站起身,朝秦梵音走去。还没走拢,秦梵音三两步上前,夸张的扑进他怀里,将他熊抱住,声音又甜又嗲,“老公,我好想你”

    邵墨钦怔了下。

    会议室里的人当即都把目光投了过去。

    秦梵音将脑袋埋进邵墨钦胸膛里,头都不抬了。我看不到看不到,我就是来秀个恩爱,我要让那些女人对她们的霸道总裁打消旖念。

    邵墨钦将秦梵音推开,目光看向门外,示意她先出去。

    秦梵音转身,埋头,不尴不尬的往外走。

    好不容易秀个恩爱,还被嫌弃了,人生好艰难!

    为什么她的老公不像人家j先生那么热情似火!

    邵墨钦若无其事的坐回到椅子上,由于他平常不苟言笑,没有哪个下属敢跟他打趣开玩笑。收尾事宜处理完毕后,邵墨钦方才不紧不慢的离开会议室。

    “我们总裁好淡定。”

    “老婆热情似火投怀送抱,居然那么冷淡……”

    “邵总果然是禁欲系型男。”

    “苦了他媳妇,我见犹怜的美人啊……”

    他走后,几个下属才敢交流八卦。

    秦梵音待在邵墨钦办公室里等他。百无聊赖,从书柜拿下一本小说翻看。

    看的正入迷,一双手臂从背后抱过来。她的脸庞被转过去,还没看清人脸嘴巴就被堵住了。秦梵音想到刚刚被嫌弃,很是心塞,非常不配合的扭过头,奋力挣扎从他臂弯里逃出来。谁知身体用力过猛,弧度太大,一个没稳住,往前栽倒。

    秦梵音以为自己就要栽个狗吃屎,这辈子在这个男人跟前再无形象可言时,一只手臂揽在了她腰间,抱着她的腰翻身。

    一声闷响,他结实的摔倒在大理石地面上,她撞在了他身上。

    秦梵音撑着双臂抬起头,撞入男人视线里,他就那么看着她,明明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她却觉得他的眼睛在笑,笑得很温柔很温柔那种。

    他伸手,搂住她的肩,将她往下按。她被迫压住他,埋到他肩上。他呼出的气顺着她衣领钻入她后颈,温热的,痒痒的,她缩了缩脖子,忍不住低笑:“痒……”

    他闭上眼,发出似轻叹又似呼吸的声音,手掌抚上她的后背,顺着脊线缓缓游走。

    “墨钦……”办公室门被推开,顾旭冉的脚步定在了门口。

    一定是他推门的方式不对……

    只见邵墨钦闭眼躺在大理石地面上,怀里抱着个女人摸啊摸,一脸我欲成仙的惬意享受……

    邵时晖就站在顾旭冉身侧,同样看到了这幅画面。

    秦梵音听到门边的响动,立马挣扎着从邵墨钦身上站起来。一转头,看到顾旭冉和邵时晖,一张脸霎时红透。

    邵墨钦面不改色,松了松脖子上的领带,看向门边两人的目光,清冷,不耐,透着沉沉迫力。

    顾旭冉拉着邵时晖后退一步,关上门。

    片刻后,门外响起礼貌敲门声,和一本正经的询问声:“请问我们方便进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