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V章

无影有踪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明明应该被拘留在派出所的人,为什么会出现在医院?

    秦梵音一阵心惊肉跳,面色阴晴不定的看着那个男人。

    “音姐?”柳叶又叫了声。

    秦梵音缓过神,勉强的扯了扯唇,对柳叶说:“我来换药,顺便看看你。没事就好。”

    那男人的目光令她浑身不舒服,秦梵音不想多逗留,更不想当着他的面说什么,转身离开。

    走了几步,秦梵音心里发虚,拿出手机给邵墨钦发微信:“你在哪儿呀?”

    信息发出去,她才想起来,之前还跟他生气来着……

    提示音响起,他回复了,“到了医院。”

    那股刚冒出来的尴尬情绪,还来不及发酵,就被这个秒回的信息压下去了。秦梵音微微弯起唇角,回复:“我在东楼五层,等你。”

    知道老公来了,她心里无比踏实。

    刚放下手机,秦梵音一转头,看到那个黑瘦的男人。他冲她咧着嘴笑。秦梵音今天穿着件浅蓝色的真丝连衣裙,腰间束带,裙摆两侧开叉。饱满的胸型,纤细的腰肢,若隐若现的腿,优雅妩媚,女人味十足。男人盯着她的胸和腿,眼神猥琐,笑容淫.邪。

    秦梵音往后退了两步,昨晚可怕的场景再次涌上脑海。

    她不打算跟他说话,转身离开,男人眼看四下无人,突然拽住她的手臂,把她往一侧的消防通道里拖去。

    “放开……唔……”正要呼救的她,被他伸手捂住了嘴巴。

    秦梵音万万没想到,他竟敢这么张狂!她在慌忙间按下微信页面的语音键,被捂住的嘴没法呼救,只有呜呜的声音,她松开手将语音发送过去。

    她柔弱的身躯根本不敌男人的力气,很快就被拖到了消防通道里。

    这里几乎没什么人走动,秦梵音被按到墙上,男人的手始终在她嘴巴上死死捂着,她抵着墙面挣扎,头上的白纱布透出血迹。男人的手触上胸部时,她胃里一阵翻江倒海的恶心,疯了般抡起包朝他砸去。

    她反抗过激,男人也火了,手用力一扯,蓝色连衣裙被撕开。

    肩膀上的带子露出来,男人兴奋的手都在发抖,正要扯下,一只手掌抓住了他的头发,他整个人被往后一扯,脖颈被扣住,脑袋被一只大手猛地一拧,骨头咔擦作响,一阵天旋地转,他脸色发青又发乌,只觉得脑袋要从脖子上滚下去了。

    邵墨钦铁青着脸,将男人甩开,迅速脱下身上的西装外套,披到秦梵音身上。

    秦梵音虚软的靠在邵墨钦怀里,他轻轻拍着她的后背,手掌克制不住的发颤。

    跌倒在地的男人踉跄起身,想要逃跑。邵墨钦放开秦梵音,转身,三两步上前拽住那个男人,拉近,朝他脸骨一拳揍去,几粒牙齿和着血从男人嘴里飞出来。邵墨钦对着他的鼻梁骨又是一拳,男人惨叫着,鼻子被打到移位,血流不止。

    邵墨钦脸色阴鸷可怖,扣着他的脖颈往下压,膝盖击上男人胸腔腹腔,可怕的力道,隔着皮肉能听到肋骨断裂声,像是要将五脏六腑击烂,男人血流不止,发出的惨叫都没了刚刚的力气……

    这暴力的殴打被恰好经过的护士看到,护士脸色一白,赶忙去叫人。

    几个医院的保安赶来,想要拉开邵墨钦。邵墨钦心里那股邪火完全克制不住,谁碍事揍谁,一时间没人敢靠近他。

    柳叶不知道什么时候跑了过来,见自己丈夫快被打死,还缠着绷带的身体扑上前,护着那男人,哭叫道:“不要打俺男人……不要打他……”

    邵墨钦将柳叶抓住,甩开,力道太大,她步伐不稳,摔倒在地,恰好滑到楼梯口,止不住的往下翻滚。邵墨钦抓着男人的脑袋往墙上磕,眼神阴冷暴戾,殷红的血从雪白的墙上泼溅而下。

    医护人员迅速去搀扶柳叶,她哭嚎着喊,“不要打了……不要打了……”眼泪淌满那张青紫红肿的脸。

    秦梵音眼看情况不对,上前抱住邵墨钦。她挡在他和那个男人中间,急道:“别打了,再打要出人命!”

    邵墨钦的拳头差点落在她脸上时,收了回来。

    他见她一脸惶恐,压下那口气,将她抱住,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示意她别害怕。

    男人被直接抬去急救,柳叶哭天抢地的被扶回病房,接到报案的警察正在往楼上赶。

    警察要问询邵墨钦时,一直在一边充当隐形人的助理站出来了,替他回答问题。

    得知眼前的男人是邵墨钦,几个警察面色都恭敬了几分。这个名字在他们系统里如雷贯耳,不仅因为他这边提交过不少违法犯罪分子,还有他每年都为他们资助大笔物资经费,帮助他们改进完善追踪系统,购入高科技破案工具。

    警察得知事情经过,丝毫没有追究的意思,反而拍手称快,“打得好!这种人渣就该教训!”

    秦梵音问:“他昨天因为家暴伤人被送去派出所,为什么今天就出来了?”

    “这个不归我们管,我来帮你问一下。”片刻后,警员通过电话,给她回应,“这件事被归为家庭矛盾,不构成刑事犯罪,被施暴人不追究,我们也没理由继续扣押。”

    邵墨钦看了助理一眼,助理会意道:“他们的家事我们不管,但他对我们夫人造成了严重伤害,我们保留追究刑事责任的权利。”

    邵墨钦发现秦梵音脑袋上的血迹,脸色绷紧,立马带她去找医生。

    医务室里,医生给她清理伤口换药。秦梵音轻咬下唇,不让自己发出抽气声。因为邵墨钦就坐在她身边,牵着她的手。

    她能感觉出,他很紧张。

    为了不让他担心,她努力做出一点都不疼的轻松表情。

    邵墨钦在手机打下一行字,递到她眼前,“对不起,我应该陪你一起过来。”

    秦梵音嘟囔一句,“你要哄你的小公主嘛……”

    邵墨钦叹了一口气。

    秦梵音瞥见他眼底的自责,又宽慰道,“我也没想到今天会在医院遇到他,更没想到他胆大包天,这种意外谁也预料不到,跟你无关。”

    伤口处理好,秦梵音去了柳叶的病房,邵墨钦跟在秦梵音身后。

    哭哭啼啼的柳叶一见邵墨钦,脸上露出惊惶之色。她拿起桌上的茶杯朝他砸去,哭骂道:“……杀千刀的!你要打死俺男人,俺做鬼都不会放过你!”扔完,她就像是怕极了,缩到被子里。

    邵墨钦及时抱住秦梵音,往一侧闪避。茶杯撞上墙壁,摔碎在地。

    秦梵音对邵墨钦说:“你先出去,我单独跟她聊聊。”

    邵墨钦抱着她没动。

    “她是个女人,还有伤在身,能把我怎么样?我就想跟她聊聊,弄清楚怎么回事。”秦梵音连说带劝的把邵墨钦推出病房外。

    邵墨钦离开后,柳叶的情绪稍稍镇定。

    秦梵音不解的问她,“他昨天把你打成那样,你还想跟他过日子吗?”

    柳叶抽噎着说,“他心里头不痛快,不是存心打俺……他说过他会改,再也不动手了……”

    “他不是第一次打你吧?”

    “他说过他会改……”柳叶嗫嚅着。

    “狗改不了吃屎!你一次次原谅他,他只会变本加厉!”秦梵音忍不住加重了语气,“昨晚如果不是我及时赶过去,你可能会被打死,你知道吗?”想到昨晚的那一幕,她被扒光衣服,就像一条死鱼般在地上打滚,被他用皮带狠命的抽……秦梵音难以理解,在经受这样残酷的虐待后,她居然还会原谅他?

    柳叶替男人解释道:“昨天他要跟俺妈要钱,俺不中,他才打俺……他都是为了屋里三个娃儿,没钱上不了学,娶不了媳妇……他是为了娃儿着急才打俺……他跟俺保证,以后不打了……”

    秦梵音走出病房时,浑身充满无力感。

    邵墨钦就站在门外,他们俩的对话他都听得一清二楚。

    王女士在侄女的搀扶下过来看望女儿,瞧见门外的秦梵音,赶忙向她道谢。

    昨晚她受到惊吓昏过去了,也幸好昏过去才逃过一劫,免受暴打。

    几人在病房外坐下,秦梵音说:“王阿姨,你能不能劝劝柳叶,离开那男人。那男人真不是个东西。”

    王女士闻言,眼泪瞬间就落下了。

    几天前与女儿相认后,女儿远在农村的丈夫赶过来找他,她高高兴兴的把女儿女婿接回家,哪知道这个女婿就跟大爷一样,四肢不勤不说还呼呼喝喝,把她们母女俩当佣人使,最后还动了要钱的心思。

    王女士埋头抹着泪,“我也想劝啊……劝不了……她除了是我生的,什么都不一样了……从小被卖到山里给人做牛做马,任打任骂,骨子里都是奴性……说不通,讲不明白……我能怎么办……”

    秦梵音听着心酸,湿了眼眶。

    她了解过王女士的家庭背景,本是幸福的三口之家,夫妻两在国企单位上班,养着一个乖巧可爱的女儿。女儿被拐走后,夫妻到处寻找,散尽家财不说,男人遭遇车祸横死。接二连三的惨剧,几乎将她击溃。夫亡女散,她彻底断了再嫁的心思。得了消息就去找人,无心工作,最后连国企的饭碗都没保住。

    母女团聚,多年期盼得偿所愿,她本是欣喜若狂,哪知道……

    王女士哭着说:“那禽兽打我女儿……我割心剜肉的疼啊……我拿刀跟他拼命的心都有了……我苦命的女儿,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天杀的人贩子,把我们家害得好苦……”

    秦梵音眼泪涌出,难受的喉咙发紧,说不出话来。

    王女士抓住秦梵音的手,哽声道:“你们是好人,有能力的人,能不能帮帮我们……把我女儿从苦海中救出来……她不能跟着那个男人回山里,她迟早会被打死……”

    秦梵音点下头。无论如何,一定不能让那个男人安然无恙的带柳叶回去。

    王女士进病房里去看女儿,秦梵音独自坐在外面,这才发现邵墨钦不见了。

    她在楼道里找了一圈不见人,出了大楼,看到邵墨钦坐在花坛边的长椅上。

    他埋着头,弯着腰,手臂压在腿上,一口接一口的抽烟。

    明明坐在夏日的阳光下,却透着死气沉沉的颓靡和晦暗。

    秦梵音站在不远处看着他,格外的难受。她知道他在想什么,如果他弄丢的那个小女孩,遭遇着柳叶这样的人生……

    他将难以承受良心的谴责。

    秦梵音走到邵墨钦跟前,邵墨钦抬起头,她上前一步,将他抱住。

    “可能有比较好的情况,她被善良的人家收养……或许她现在的人生过的不错……”

    “无论如何,你没有放弃过寻找……”

    “以后我会陪你一起找,我们一定能找到。”

    邵墨钦丢掉烟头,将秦梵音抱到自己腿上。

    他把她往怀里不断搂紧,似要汲取一种力量,让他不再独自彷徨、独自害怕。

    秦梵音轻轻抚着他的脑袋,像是心疼自己的孩子。

    人海茫茫,二十载光阴,要找一个四岁丢失的小女孩究竟有多难?难到即使是财大势大努力多年的邵墨钦,依然在一次次希望失望中辗转。

    如今她是不是还活着都是未知数……

    她心疼他的疲惫、他的煎熬、他的痛苦,可是她知道,他不可能放弃。

    一天找不到,他穷尽一生都不会放弃。

    在他14岁那年,他犯的错彻底改变了他的人生。他无法再像其他人一样好好活着。接触过越多人口拐卖的惨剧,他内心的罪恶感越深重。

    她庆幸,她嫁给了他。至少,她能陪着他,堤防那罪孽感有一天压垮他。

    .

    必胜客里,顾心愿带邵璎璎来吃东西。

    杜若琪把邵璎璎带出来玩,遇到顾心愿母女。顾心愿主动带邵璎璎一起玩,杜若琪乐得自在,跟顾母一道去做spa。

    香喷喷的披萨上桌,邵璎璎却没有丝毫兴奋之色。

    “璎璎,不开心吗?又被你那个坏后妈欺负了?”

    邵璎璎低着头,没有说话。

    “你要把她赶出去呀,不能让她继续跟爸爸在一起。”

    邵璎璎摇头。

    “怎么了,璎璎?之前教你的办法都不管用吗?爸爸没有跟她吵架?”

    “爸爸爱后妈比爱我多……”邵璎璎才开腔,声音就哽咽了,“后妈讨厌我,爸爸就不爱我了……“

    “你别怕,爸爸吓唬你呢。爸爸最爱的人一定是璎璎,你是他女儿,血缘亲情是这世上最珍贵最牢不可破的关系。爸爸现在是被那个狐狸精迷住了。璎璎要把狐狸精赶走,才能守住爸爸。”

    邵璎璎摇头,“我不能再惹后妈生气……爸爸会不爱我……”

    邵墨钦严肃冷厉的脸,从未说过的重话,对她内心造成了严重的冲击。

    “璎璎,你别怕……”顾心愿试图给她鼓劲。

    邵璎璎摇头,眼泪掉下来,她抬起手用力擦着眼睛,可是眼泪越擦越多,她哭着说:“我没有妈妈,爸爸不要我,我就是孤儿……我不要做孤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