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V章

无影有踪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你……你想干嘛……”强壮有力的男性躯体紧贴在身上,秦梵音说话声音都漂浮不稳了。

    邵墨钦扳过她的脸庞,在幽暗中探到她的唇,啃上去。

    他撕磨着她的唇瓣,舌尖描摹那饱满的形状,细细的舔,一寸寸的吮吸。他的身体压在她身上,呼吸越来越重,胸膛起伏间给她带来莫大的迫力。

    但他的唇始终不急不躁的在她唇瓣上吮舔,像是在对她发出问询,等待她主动为他张开甜美。

    秦梵音并不领情。她很着急,即使他在很绅士的亲着她的唇瓣,可是他光着健硕的身躯,他呼吸之间的灼热,那满满的压迫感和侵略气息,令她紧张的无所适从。

    明明很大的一张床,突然间小的连翻身都困难。

    “别闹……去沙发……”秦梵音推着邵墨钦,别开脸,“睡觉……唔……”

    她的抗拒换来的是他温柔的破裂,他扣住她的脸庞,像是要吃掉她般啃上她的唇,舌尖用力,钻入她口中,狠狠吮吸她的舌头,唇舌抵缠间啧啧有声。

    她越想躲,邵墨钦越是不依不饶,狂风暴雨般在她口中扫荡。

    他不想再等了。他急需要确立自己的地位。

    他是她丈夫,她却在关键时刻漠视他。她弟弟,他弟弟,全都在,唯独他被排斥在外,像个无头苍蝇一样到处找她。赶去医院的路上,他心里憋着一股说不出的邪火。

    他得让她知道,她是他的女人。他等她,他忍她,都是为了夫妻关系更和谐。不是为了让她把他当成一个不足轻重的人。

    秦梵音的抗拒被邵墨钦悉数压下,碍事的双手被他抓住按在头顶,两人的力量差距可谓是天差地别,他稍微使点劲,她完全无法动弹。

    她被迫承受着他的吻,他的灼热,他的疯狂……

    其实她想,她一直都想,她只是担心如果太快了,在他还没真正爱上她之前就发生,她会处于更难翻身的境地。

    说到底,爱了才会患得患失,才会斤斤计较,才会想方设法。

    因为有自己的小心思小目的,不敢纵情,不敢随性……

    可在此时,秦梵音的理智渐渐被邵墨钦瓦解。这个男人对她有致命的吸引力,不去想入非非已经很难了,被他像野兽这么抓着啃,哪里还按捺得住内心的躁动……

    她放弃了徒劳的挣扎。感觉到她身体软下来,他松开钳制住的她的手。

    秦梵音环上邵墨钦的后背,迎合着他的吻……

    “啊……疼……”突如其来的疼痛令秦梵音皱起眉头,“好疼……”

    邵墨钦停下来,亲吻她的唇瓣,像是在无声的抚慰她,可是丝毫没有放弃的意思。

    秦梵音在疼痛中醒过神,又紧张又害怕,“疼……你放开我……”

    他撕磨着她的唇,身体没有移动分毫。

    “我……我头疼……头好疼……”秦梵音晃着脑袋,眼泪花都逼出来了,“疼……”

    邵墨钦脸色紧绷,眼里满是紧张,当即起了身,将秦梵音小心翼翼的抱起来,手掌轻轻托着她的脑袋,靠在自己臂膀上。

    “疼……”秦梵音哭着说,“头好疼……是不是又流血了……”

    邵墨钦又着急又心疼,张嘴想询问她,只发出咿咿呀呀的怪音。

    秦梵音心里闪过一丝内疚。她只是为了让他停下来才装头疼,可是他着急的样子,让她难受……虽然他是个哑巴,但平常格外高冷,根本不会张嘴,更不会发出这种可笑又可怜的声调。

    秦梵音将头埋进邵墨钦胸膛里,不再吭声。

    邵墨钦以为她是疼的不行,抱着她坐到床沿,拿起遥控器开了灯。他下床,站在他跟前,仔仔细细检查她头上的伤口。

    秦梵音眸子低垂,恰好看到老二。

    居然还没消下去,令人血脉喷张的cu长,使秦梵音脸色烧红,窘迫的双眼不知道往哪儿放。

    邵墨钦心无旁骛,很认真的将她的脑袋检查了一遍,从外面看没有丝毫异样,也没有血色渗出来。他稍微松了一口气。

    秦梵音眉头轻蹙,一脸梨花带雨,可怜兮兮道:“看来我得好好休息,不能激动……激动了这脑袋受不了……”

    邵墨钦丝毫没怀疑有诈,点下头,轻轻抚了两下她的脸庞,将她抱到床中央,在她脑袋底下垫上柔软的睡枕。关灯后,他没有马上上床,而是去了浴室一趟。

    片刻后,他从浴室出来,躺到秦梵音身边,胳膊从她颈下穿过,小心翼翼的揽抱着她,护住她的脑袋。

    秦梵音得了便宜还卖乖,嗔道:“脑袋疼,不好睡……你摸摸我的背,哄我睡觉……”

    他真的很想教育她,看她以后还敢不敢那么莽撞,可是他说不了话,又不想特地起床拿手机打字还得让她忍受刺眼的光线。只能沉默的他,心里不爽,生理上欲求不满,还得一手搂着她,一手轻轻抚着她的后背,像哄孩子一样哄着她入睡。

    秦梵音咂摸着,有个男人还不赖嘛……

    之前被他折腾的爽过一次的她,心满意足的在他怀里入睡。

    .

    次日,秦梵音和邵墨钦吃过饭,打算前往医院。

    邵璎璎从大门外跑了进来,扑进邵墨钦怀里,“爸爸……”

    邵墨钦将她抱起来。

    她搂着邵墨钦的脖子,蹭在他颈间撒娇,“爸爸,你昨晚去哪儿了,璎璎一直没等到你……”

    邵墨钦对他做嘴型,“爸爸有事。”

    “爸爸……”邵璎璎眨巴着眼睛,眼泪花在眼眶里打转,“你不在家,璎璎就被欺负……”

    秦梵音从衣帽间拿了包出来,就看到楼下客厅里,邵璎璎搂着邵墨钦,眼泪汪汪的在告状,“后妈把汤泼我手上……手现在还疼……”她把手伸到邵墨钦眼前,上面有一块烫伤留下的红印,邵墨钦眼底闪过心疼,蹙起眉头。

    邵璎璎抽噎着说:“爸爸不在家,后妈心情不好,后妈心情不好就要欺负璎璎……还把我从凳子上推下去……”

    跟着邵璎璎过来的佣人吴妈,没看到秦梵音就在楼上走廊,忍不住道:“邵先生,昨天吃晚饭的时候您不在,孩子是真受委屈了……我进来的时候就看到璎璎连人带凳的摔在地上哭,邵夫人坐在那里冷眼旁观,都不去扶孩子一把……”

    邵墨钦眉头越蹙越紧。

    “邵先生,您要不要跟夫人好好说说,有什么气别撒到孩子身上啊……孩子还小,要耐心引导,好好沟通……”

    邵璎璎见有人帮腔,心中委屈更甚,抱着邵墨钦哭,“爸爸……我们不要后妈好不好……求求你了爸爸……”

    邵墨钦把邵璎璎放到沙发上坐下,正要给她打手势,秦梵音从楼上走下来,不冷不热道:“你爸爸要不要我,好像不由你说的算?你以为你流几滴眼泪,就能改变什么吗?”

    秦梵音走到邵墨钦身边,挽上他的胳膊,姿态亲密的贴靠着他,像是对邵璎璎示威般,笑了笑,道:“你爸爸不可能因为你告状,你的故作委屈,跟我离婚,你流再多眼泪也没用,认清现实吧。”她俯下身,轻点她的鼻头,“小丫头,就算我是最恶毒的后妈,你也得接受我,忍耐我。”

    邵璎璎哇的一声哭的更厉害了,她忙不迭往邵墨钦身上扑,紧紧抱住他的腿,“爸爸……后妈要打我……璎璎会被后妈打死……”

    邵墨钦转头看秦梵音,抓住她的手,将她拉开,他脸色紧绷,不悦的看她。

    他的动作和他的眼神令她心凉一截,盯着他问,“我还不能教训女儿吗?”

    邵墨钦拿起手机打字,递给她看,“你不是她亲生妈妈,注意你的态度。不要让她觉得你在恐吓。”

    秦梵音心里有股血气直往上涌。对,他说对了,不是亲生妈妈,所以她做什么都是错……她不过是想当面断了这孩子告状的心思,省的她以后一门心思想着怎么捣鬼挑拨离间……孩子不懂她无所谓,他觉得她是在恐吓?

    秦梵音正想说什么,邵墨钦又输入一行字给她看,“昨晚是怎么回事?你拿孩子撒气?”

    秦梵音对上他质疑的眼神,气的话都快说不出来了。她不得把手机抢过来,狠狠摔碎在地上!

    极怒之下她表情反而异常平静,她平静的微笑,说,“昨晚的事,你女儿说什么就是什么,不用问我。”

    她拎起的包,“你好好安慰你女儿,我自己去医院,不劳你大驾陪同了。”

    秦梵音转身就走,邵墨钦正要跟上去,邵璎璎抱住爸爸的腿,哭啼啼的叫着,“爸爸……爸爸陪我……”

    邵墨钦转头看邵璎璎,眼里满是无奈。他将邵璎璎抱起来,邵璎璎搂着他的脖子,“爸爸,我手不疼……你送我上学,我就一点都不疼……”

    秦梵音走到院子里,没见邵墨钦跟出来,气的不行。

    她进车库,自己开车走了。

    到了医院,秦梵音先去看医生,医生给她换了药后,她去柳叶的病房查看。

    推开门,只见一个精瘦黝黑的男人坐在床边,手里拿着一个黄桃罐头,正挑起一块黄桃往柳叶嘴里送。柳叶身上脸上都是纱布,鼻青脸肿的,可秦梵音却在她脸上看到类似幸福满足的神情……

    柳叶抬起头,看到站在门口的秦梵音,打招呼,“音姐……”

    床边的男人随之转过头。

    在那阴鸷又猥琐的眼神看过来时,秦梵音蓦地往后退了一步,双腿发软。

    明明应该被拘留在派出所的人,为什么会出现在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