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V章

无影有踪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他脸色下沉,长臂一伸,抢走秦梵音的手机。

    “欸,你干嘛……”秦梵音转身去抢。她刚抓到他左手,他把手机扔到右手,她伸手,他举高。秦梵音差点扑倒,他伸手把她兜住,手臂恰好横在她胸前。

    夏天衣料薄透,柔软挤压在手臂上,邵墨钦眼神深了深。

    秦梵音急着抢手机,浑然不觉,起身又要去抢。邵墨钦顺势搂住她的腰,将她按到自己腿上坐着。

    秦梵音靠在他胸前,双手伸来伸去,就是抢不到手机,忍不住嘟囔抱怨,“哎呀,你好烦……把手机还给我……”

    邵墨钦面无表情,不苟言笑,偏偏那双手换来换去就是不让秦梵音拿到手机。沉稳漠然的神情与他所做的事完全是两个画风……

    “哎呀……你好幼稚呀……抢我手机干嘛……”秦梵音被他烦死了。要不是正好跟弟弟八卦他,有背后嘴碎的嫌疑,她才懒得费劲去抢。

    前排司机偷瞄后视镜,下颌骨都快惊掉了。

    他们邵总居然还有这么……这么童趣的一面。

    几番抢不到,秦梵音气恼的捶了下他的胸膛,“幼稚鬼!拿去吧!”

    秦梵音正要从他腿上下去,邵墨钦扣住她的腰,将她转个身,牢牢按在自己身上。现在他在意的焦点不是手机,而是她。她在他身上扑腾的那一阵,成功的把他惹的心猿意马。

    “干嘛呢你……”前面还坐着两个人呢,这腻歪的坐姿让秦梵音觉得尴尬。

    邵墨钦放开手机,环上她的后背,将她往胸前搂紧,抬起她的脸庞,低头,吻上了她的唇。

    “唔……”她不想接吻,试图挣脱。他黏在她唇瓣上不依不饶,连手都开始不老实。

    “嗯……”秦梵音身体一颤,脸色涨红,猛地睁大眼。他趁着她晃神的功夫,探开她的牙关,舌头灵活的钻进去,纠缠她的小舌。

    秦梵音紧紧攥着他的白衬衣,他的舌头在她口中肆虐,绞着她的舌头又舔又吸,诱人的滋味叫他忽略了其他一切,只想好好满足自己。

    这火热又放肆的吻,伴着两人急促的喘息声和唇齿间缠腻的水声,前面的人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前排的邵时晖在两人嬉闹着抢手机时,低头拿手机看新闻。那两人接吻时,他盯着新闻页面,看似一直在认真的看,却始终没有把页面往下拉,一直盯着那两段字,手掌紧捏着手机,指骨被捏的发白。

    邵墨钦在秦梵音快要喘不上气时放开了她,秦梵音脑袋埋在他颈间,掐了他一下,无力的吐气,“你注意场合……”

    场合?他在自己车上,跟自己老婆接吻,不行么?邵墨钦不以为意的挑挑眉。

    “时晖还在前面……”秦梵音低低道。

    邵墨钦仿佛这才想起还有其他人,双眼一抬,恰好邵时晖在此时抬头,两人的目光在后视镜中相撞。

    邵墨钦黑眸沉沉,眼神带着与生俱来的压迫力。邵时晖漂亮的桃花眼,有种对一切都毫不在意的散漫感。兄弟对视三秒,邵时晖扯扯唇,开口道:“对了,我还有点事,不能跟你们一起回去了。”

    邵墨钦颔首。

    邵时晖对一侧的司机说,“我就在前面的路口下车吧。”

    车在路边停下,邵时晖下了车。

    邵墨钦抬起秦梵音的脸庞,作势又要亲过去。秦梵音躲开,一脸嫌弃的看他,“不害臊,人家都受不了下车了……”

    邵墨钦微微挑眉,那眼神就像是在说那是他识趣。

    邵时晖站在街边,看车子驶远,良久一动不动。

    直到手机铃声响起,他像是才缓过神,拿起手机看,他妈的电话。

    古色古香的茶室里,茶香袅袅,几个穿着旗袍的美人儿坐在屏风一侧,合奏古筝、琵琶、笙箫。

    茶室中央摆放着麻将机,几个贵太太一边品茶一边打牌,聊着最近圈子里的八卦事儿。

    “杠上开花。”杜若琪牌一推,笑得灿烂桃花。

    其他几人纷纷恭维着手气真好。

    她端起茶托上的杯子,正要往嘴里送,手机响了下,顺手拿起来,划开。来自陌生号码的信息,她好奇的点开,两张彩照映入视线……

    杜若琪手一抖,茶水洒出来,烫了手。

    她一声低叫,忙不迭放下杯子,其他几位太太关怀询问,她将手机收起来,掩饰着不自然的神色,说:“没什么,没什么……”

    又打了几圈,她找个借口把牌局散了。

    朋友相继离去后,她遣走服务人员,给邵世晖打电话。

    片刻后,邵时晖赶来。

    “妈,怎么了?”邵时晖推门而入,看到他妈发白的脸色,诧异的问。

    杜若琪起身,走到邵时晖跟前,扬起手,一巴掌扇下去。

    重重的一巴掌,邵时晖被打懵了,愣愣的看着她妈。

    杜若琪又是一巴掌扇下,邵时晖及时抓住了母亲的手,“妈,你干什么!有事好好说!”

    “这是什么!你自己看!”杜若琪把手机砸向他儿子,手还在发抖。

    邵时晖接住手机,一眼看到屏幕上的照片,医院的病床上,脸色绯红的秦梵音躺着,他双臂撑在她两侧,俯在她身上,两人距离极尽极尽,快要鼻尖相触,她的手抚在他脸上……

    下面还有一张,他在贴近她的唇,当时他并没有亲上去,但在这张照片看来,那差之微毫的距离根本看不出来,就是在亲吻的模样……

    “你在干什么……你是不是疯了……”邵时晖看着照片发愣时,杜若琪扑上前抓着他捶打,“那是你嫂子……是邵墨钦的女人……你找什么女人不行,为什么要招惹她……”

    杜若琪以为,她这个风流成性的儿子把大嫂勾到手了。

    “妈……”邵时晖抿抿唇,喉咙干涩,有种说不出话的无力感。

    “我们好不容易才进了邵家,你非得把一切毁于一旦么!一旦你跟那女人的事被暴露,老爷子不会放过,你爸不会放过你,邵墨钦更不会放过你!以后邵家再也没有你的容身之地了你懂么!我们这么多年的努力全毁了!”

    她做了邵益清十几年的情妇,直到邵时晖10岁那年,邵益清原配妻子死后六年,她才终于得以进了邵家门。

    邵益清的原配妻子是名门闺秀,娘家财大势大,自己也深受邵家长辈喜爱。杜若琪进门后,举步维艰,如履薄冰,伺候丈夫,讨好公婆,还得小心翼翼的讨好脾气怪异的16岁继子邵墨钦。这其中多少艰难多少血泪多少忍辱负重,只有她自己心里清楚。

    说到激动处,杜若琪潸然泪下,“我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你身上……你就不能给我争口气吗……”

    邵时晖无力的坐到椅子上,扯了扯唇角,眼底尽是嘲讽。

    从私生子到豪门少爷,看似一步登天的人生,却是随时都会被打回原形……

    至始至终,他都不过是被施舍的对象,是给邵氏打工的人。为了保住这身份,得跟他母亲处心积虑,见机行事,八面玲珑。

    今天如果今天邵墨钦看上了他的女人呢?他是不是得拱手相让,送到他床上去?

    兄弟……呵呵……

    杜若琪上前抱住邵时晖,将儿子的脑袋抱进怀里,抽噎着道:“时晖,妈求你了,懂点事……妈吃那么多苦,受那么多罪,还不全都是为了你……为了你成为人中龙凤……你不能因为一个女人,断送大好前程啊……”

    邵时晖推开母亲,眼底是无法掩饰的疲惫,应道,“妈,你放心,我清楚。”他站起身,拍了拍母亲的肩膀,“好了,妈,别哭了。”

    得到儿子的保证,杜若琪终于放下心来,正色道:“你一定要跟她断了,断的彻彻底底,这发照片的人,你给查查到底是谁,把幕后黑手揪出来,保证这件事不会透露出去。一定不能传到邵家和顾家人的耳朵里。”

    “我会查清楚。”邵时晖说。

    杜若琪心想,这女人嫁给无性无爱的邵墨钦,迟早会耐不住跟其他男人勾搭上,到时候被赶出邵家,他儿子就彻底没有后患了。

    .

    秦梵音跟邵墨钦到家时已经是深更半夜。

    秦梵音打了个哈欠,说:“我先去洗澡了。”

    邵墨钦跟着她进了浴室。

    “干嘛啊你?出去!”她一脸警惕的盯着他。

    邵墨钦由她身边走过,目光在浴室里看了一圈后,从架子上取下浴帽,走到她跟前。他小心翼翼的撩起她的长发,把防水的浴帽带上去,恰好将她脑袋上的纱布都遮挡起来。

    秦梵音推着邵墨钦,“好了,你可以出去了。”

    戴好帽子,他很自觉的离开。

    关上门,秦梵音对着镜子看头上粉色的浴袍,想到他刚刚温柔的动作,那种细腻的关心,令她唇角微微翘起。

    秦梵音洗了澡出来,穿着白色蕾丝睡衣,上床睡觉。

    邵墨钦看了她一眼,随即进去洗澡。

    邵墨钦出来时,房内只留着幽暗的睡眠灯。

    他上了床,床很大,他挪了几下,才挨到秦梵音身边,将她抱住。

    “谁让你上床了?”秦梵音挣扎,踢他缠上来的腿,“下去!”

    他不仅没放开,反而将她搂紧,迫使她靠在他火热的胸膛上。他将脑袋埋入她颈间,双腿夹着她的腿,腿毛磨蹭在她光洁的小腿上,不停将她往身上紧贴。挣扎的秦梵音像是在感觉到什么,蓦地瞪大眼,“你……”

    居然连衣服都没穿……

    他这是想干什么?想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