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V章

无影有踪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现在邵墨钦已经成家,她只想好好把握住邵时晖。

    顾心愿浅啜一口红酒,低笑道:“今天出来吃饭前,我哥说我没效率……”

    邵时晖微微挑眉,在暗柔的灯光下打量着顾心愿,她很美,在这种氛围环境里看更美了。可是这种美,仅仅能让他点头称赞,无法挑起他丝毫去占有的冲动。

    邵时晖笑了笑,没接话。

    吃过饭,两人一道离开餐厅。电梯里,顾心愿主动环上他的胳膊,“时晖……”

    “嗯?”邵时晖眉目一转,看向她。

    那双微微上挑的桃花眼,不动声色就已是最温柔的陷阱。

    顾心愿走到邵时晖跟前,抱住他的腰,柔软贴在他身上,大开的v字领口,他只要低头就能看到那条沟。她仰着脸看他,手指在他后背上画圈圈,轻轻吐气,“今晚陪我……”

    女人在用自己的身体发出邀请的讯号。一团肉弹贴在身上,邵时晖男人的本能觉醒了。

    两人没去停车场,在28楼下了电梯。

    邵时晖的风流在圈子里不是秘密,他在这家五星级酒店里,有一套常年预定的总统套房。

    进门前,邵时晖说:“五年内我不打算结婚。”

    话说的很明白了,就是你情我愿的一次成人游戏。

    顾心愿脸色微变,很快笑道:“结婚有什么好。”

    反正她不是第一次,跟他睡不吃亏。传言邵时晖那方面很厉害,她就当是图个乐子。就算最后两人没有结果,她也享受过他年轻有力的身体。

    两人达成默契,进了房间。

    顾心愿去浴室洗澡,邵时晖坐在床上抽烟。

    他慵懒的倚靠在床头,脑海里浮现出那晚看到的画面,那两人在车里的火热……女人双眼紧闭,脸色绯红,手臂紧紧攀附那个男人,身体颤动着……

    邵时晖眼神沉沉,燃起一团暗火。

    顾心愿裹着浴巾出来时,邵时晖眯起眼,狠狠抽了一口烟,拧灭,起身,走到她跟前,扯下毛巾,将她推倒在沙发上——

    “你轻点……啊……”顾心愿惊叫,没有任何前奏,她痛的直哆嗦。

    邵时晖眼神阴霾,浑身带着危险的气息,就像一头猛兽,恶狠狠的撕咬捕食宣泄。

    顾心愿渐渐有了感觉,发出动情的声音。

    正疯狂时,邵时晖扔在茶几上的手机响了,他眼神一瞟,来电显示“秦嘉阳”。

    他侧过身,拿起手机,因为动作暂停,女人不满的哼哼了几声,他用力几下,把她弄的舒服了,接通电话。

    “时晖哥,你在忙吗?”

    “怎么了?”他发出声音,嗓子带着沙哑。

    “我跟我姐在医院,我姐受伤了,这里床位很紧张,你看你有没有熟人能安排下……”

    邵时晖心头一紧,动作彻底停下来了,追问:“哪家医院?”

    “南华医院。”

    “我马上过去。”挂电话前,他又叮嘱了一句,“照顾好你姐。”

    顾心愿漂浮在半天云上,就要攀至巅峰,男人突然萎了。

    俯趴着的她,幽怨又不满的转过头,邵时晖已经退出来。他面色紧绷,什么都没说,转身去浴室清理自己。

    就差那一点了……顾心愿气闷,只能自己解决。

    邵时晖很快从浴室出来,顾心愿尴尬的夹起腿,到了。

    邵时晖都没多看她一眼,拿起手机钱包车钥匙等,快速道:“我有事,你自己回去,不送你了。”

    “你有什么事儿啊?”顾心愿极力压抑着不满问。刚刚邵时晖接电话时,她正意乱情迷,没注意他说了什么。

    中途萎掉,她没怪他,他不弥补她,还要就这么走掉?

    “急事。”邵时晖甩下两个字,人已经走到了门边。

    拉开门,风风火火离去。

    顾心愿靠在沙发上,脸色阴晴不定,手掌越攥越紧。

    她突然起身,迅速穿好衣服,出了房间。

    夜色下的马路,邵时晖踩着油门,一路往南华医院狂飙。几个红绿灯路口被他接连闯过去。

    顾心愿坐在一辆出租车上,尾随其后。遇到红灯,前面的黑色揽胜直接开过去了,出租车停下,顾心愿心急的催促,“快跟上!”

    “美女,这是红灯!”

    “罚款我出!”

    “这不是罚款的事,有不良记录……”

    “一万块,跟上去。”

    司机一咬牙,踩下油门,跟了上去。

    南华医院住院部。

    秦梵音坐在三楼的走廊上,脑袋上缠着纱布,手背扎着点滴。撞门的那一下子太狠,脑袋磕在门框上,划过锁头,肿起了一个大血块,还破了口子。秦梵音当时只觉得疼,头昏脑涨的疼,但为了抢救柳叶母女,根本无心顾及自己。直到来了医院,被人发现她黑发上黏着血丝,医生给她检查,才发现她脑袋受伤了。

    由紧张焦虑中解脱,像是紧绷的弦松了,她的发烧脑热也越发严重了。

    南华医院是知名三甲医院,人满为患,尤其是住院部这边,床位根本安排不过来。能给柳叶母女争取到床位已经很不容易了,秦梵音这种外伤,只能将就坐在走廊上吊水。

    秦嘉阳看着心疼,不知道怎么办时想到了邵家。他们有钱人,人面广,应该能有办法。虽然邵墨钦是他姐夫,但接触不多,他又是个哑巴,他不知道打电话该怎么沟通,于是把电话打给了邵时晖。

    秦梵音靠在墙上,疲惫又难受,想睡睡不着。她叫秦嘉阳去给她买碗冰粉来吃,提提神。

    秦嘉阳马上去给姐姐跑腿,出了大楼看到赶来的邵时晖,欣喜不已,“时晖哥,你来了!”

    “你姐呢?”邵时晖急问。

    “就在上面。”邵时晖赶忙带邵时晖上楼,边走边说,“太吓人了,这医院里也太多人了,我姐太遭罪了。”

    两人赶到楼上时,秦梵音脑袋歪在一旁吊水的把手上,像是睡着了。

    邵时晖俯下身,轻轻环上她的肩膀,把她扶起来,看到她脑袋上的纱布,还有鼻子上一道很明显的划痕,邵时晖心疼不已,发出的声音都哑了,低低轻唤,“梵音……”

    秦梵音迷迷糊糊睁开眼,眼神茫然,又闭上眼了。

    秦嘉阳觉得不对劲,探上秦梵音额头,惊叫:“好烫!我姐发烧了!烧的很厉害!”

    邵时晖在路上就已经联系了人,科室主任急匆匆赶过来,给他们安排。邵时晖将秦梵音打横抱起,护士帮忙提着吊瓶,他们把秦梵音转移到特地腾出的一间病房。

    秦嘉阳见姐姐躺下了,邵时晖也在,终于松了一口气,想起姐姐的交代,再次去买冰粉。

    医生和护士离开病房后,邵时晖独自坐在房里陪伴秦梵音。

    他坐到床边,俯下身,手臂撑在她肩膀一侧的床单上,近距离看着她,轻轻出声,“音音,还难受吗?有没有好一点?”低低柔柔的声音,夹着怜惜和不忍,叫着那从未叫过的昵称,像是在叫自己最疼爱的宝贝。

    秦梵音撑开眼皮,目光落在眼前的人身上,虚弱的身体,迷糊的神智,相似的轮廓,她把这张脸的主人看成了另一个人,她心心念念的那个人……

    她抬起另一只手,碰上他的脸,嘴唇动了动,邵时晖低下头,两人几乎鼻尖相触时,他听到她模糊的声音,“墨钦……你来了……”

    撑在床单上的手蓦地将被单攥紧,他眼底燃起一团火。

    “我头痛……”秦梵音呢喃,语气不经然带了撒娇的意味。

    邵时晖拉近最后那一丝距离,鼻尖碰鼻尖,他的嘴唇压在了她唇上。

    躲在门外的女人,猛地捂住唇,大惊失色。

    邵时晖……秦梵音……他们竟敢……叔嫂通.奸!

    邵世晖压在那柔软的唇瓣上,轻轻的辗转撕磨,用舌头描摹着她饱满的唇形。

    是罪恶,是沉沦,是疯狂……所有内心的约束,道德的谴责,都抵不过这叫人发疯发狂的柔软滋味。无力挣脱,无法救赎。既已纵身深渊,除了堕落,别无他法。

    邵时晖轻轻尝着秦梵音的唇瓣,在颤栗,不能满足,他想要更进一步,当他试图用舌头撬开她的牙齿时,外面响起秦嘉阳的声音,“你找谁啊?”

    邵时晖眼神一变,理智回归,迅速起身。他由床沿坐到椅子上。

    秦嘉阳端着冰粉上楼,还没走到病房门口,远远看到门边站着个女人,便开口问了句。

    哪知道女人头也没回,急匆匆的前行,在前面的楼梯处拐弯,消失了。

    顾心愿紧紧攥着手里的手机,刚刚她接连拍了数张那两人接吻的照片。铁证如山!她既嫉恨又快慰,这趟算是没白来!

    秦嘉阳端着冰粉,进了病房。

    邵时晖若无其事的问他,“怎么了?”

    “哦,刚刚在外面看见个人,像是在找人,可能找错门了。”秦嘉阳没太在意。这医院病房一眼看去,那么多门,都长得一模一样,找错太正常。

    “我姐睡着了?”秦梵音看向床上的秦梵音。

    “嗯。让她好好休息。”

    “那等她醒了吃。”秦嘉阳把冰粉放在桌子上,“刚才姐夫的人找我了,姐夫马上就过来。”

    “哦。”邵时晖淡淡应了声。

    “时晖哥,今晚真的多谢你了。”秦嘉阳不好意思的笑了两下,“我不知道怎么跟姐夫沟通,就想到找你了……”

    邵时晖挂起他公式化的笑容,“一家人,客气什么。”

    “今晚真是好惊险,我姐差点就吃大亏了,我一定要好好教训那龟孙子!”

    邵时晖皱起眉,“具体怎么回事?”

    秦梵音刚要打开话匣子,邵时晖提醒道,“咱们出去聊,别影响她休息。”

    “嗯,好。”秦嘉阳自愧不如,“时晖哥,你真周到。”

    两人坐在走廊上,秦嘉阳说起今晚发生的事,邵时晖脸色越来越难看。

    没多久,邵墨钦急匆匆赶过来了。他眼神焦灼,脸色凝重,带着一股肃杀之气,西装外套搭在手臂上,走的步速带风。身后一行七八个男人,身穿黑西装,表情紧绷,步伐严谨有序的尾随着他。

    走廊上的喧哗声,哭闹声,因为他走过,都安静下来了。

    现在医院不太平,时不时就有医闹事件发生。他们真怕这是哪位家属带着一群人来寻仇滋事了,因为这群人的气场实在吓人,尤其是为首的高大男人,表情可怕的像是要杀人。经过的护士都微微侧目,面露不安。

    秦嘉阳看到邵墨钦,冷不丁寒了下,但还是赶忙迎上前,“姐夫,你来了。”

    之前在电话里,他各种夸大其词的诉苦,把他姐说的很惨……

    邵时晖同样迎上前,打招呼,“大哥。”

    邵墨钦颔首,算是应了。

    他看向距离他们最近的那间病房,秦嘉阳赶忙道:“我姐就在里面休息。”

    邵墨钦大步走入。

    床上的人还在躺着休息,黑发上缠着触目惊心的白纱布,翘挺的鼻梁上那道抓痕分外突兀。邵墨钦心脏猛地抽了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