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V章

无影有踪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他扬起手,秦梵音浑身一抖,抬手挡住自己的脑袋,像是怕极了,失控的哭出来,“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她害怕的缩起来,哭的浑身发颤,邵墨钦眼里的怒意被压下去,扬起的手揽上她的肩膀,将她搂入怀里。

    他将她越搂越紧,秦梵音被紧紧挤压在男人胸膛里,他强有力的气息将她包围,这是安全的温暖的炙热的……心里那股突然窜起的恐惧被抚慰了下去,秦梵音渐渐止了哭,依偎在邵墨钦怀里。

    邵墨钦轻轻抚着她的发丝,同时也在舒缓自己心里尚未完全褪去的惊惶。

    路边的人目睹这一幕,毫无压力的脑补出二十集偶像剧。

    两人紧紧拥抱许久,似忘了身处何时何地,只想在对方那令人安稳踏实的怀抱里一直待下去。

    直到秦嘉阳的声音响起,“姐,姐夫!”秦梵音才回过神,恋恋不舍的推开邵墨钦。

    秦梵音跟同学吃完烤串,正往学校里走,看到姐姐和姐夫抱在路中央。来往的人或好奇或惊讶甚至有偷拍的都被他们视若无睹,那架势像是要抱到地老天荒去。

    秦嘉阳无语,都是结了婚的人了,要不要这么缠绵悱恻啊?

    当然,面对他这个姐夫,他很恭敬的点头打招呼,“姐夫,你也在啊。”

    邵墨钦对秦嘉阳点头,算是应了。

    秦梵音对秦嘉阳说:“你先回学校。”

    “哦,好。那我回去了,姐、姐夫再见。”秦嘉阳打过招呼后,带着几个同学离开。

    他对这个姐夫感情很复杂,有崇拜也有敬畏,想多寒暄拉近关系,又根本亲近不起来。

    这个姐夫气场太冷清,加上他是哑巴说不了话,就更显冷漠了。如果姐姐不在,随便说句话都有冷场的尴尬。

    秦嘉阳和同学离开,秦梵音牵起邵墨钦的手,低声道:“你刚刚着急了吧?对不起,我忘了……”

    她忘了他有很深的心理阴影,对于身边的人突然不见了,不会像一般人那样认为是去干什么了,在原地等等。他会往最坏最可怕的方向去揣测,唯恐错过了一秒导致悲剧铸成。

    当初他是怎么弄丢那个小女孩的,她并不清楚,爷爷也没细说,但看到他刚刚那么失态的一幕,她越发深刻的意识到,那件事对他的伤害有多大。

    邵墨钦牵紧秦梵音的手,往停车的地方走去。

    车子解锁,他松开她的手,上车,秦梵音上了副驾驶。

    邵墨钦发动车子,车子猛地冲出,带着惊人的爆发力。

    两人一路无话,秦梵音垂着脑袋自我检讨,心情沉沉下坠。她不怨他发怒,但她想不通,那时候为什么会那么害怕,害怕到控制不住的颤抖哭泣。

    经过这件事,他更不会喜欢她了吧……

    车子开到别墅外,邵墨钦踩刹车,熄火。他没有马上下车,秦梵音也没动。

    邵墨钦似叹了一口气,拿出手机,打下一行字,递给秦梵音看。

    “抱歉,我太神经质,是不是吓到你了?”

    秦梵音咬咬唇,如实道:“是有点……你发怒的样子……很可怕……”就他抓上她肩膀的那一下,现在她肩膀还在疼。

    邵墨钦想输入什么,又放下了手机,靠在椅背上。

    秦梵音伸手,轻轻覆在他垂在椅侧的手上,“我真的被吓到了……你能不能安慰我?”

    邵墨钦侧过脸,就见秦梵音可怜巴巴的看着他。

    他心中不忍,暗暗责怪自己太过火了,是他神经质草木皆兵,看到她还把怒气发泄到她身上。

    秦梵音跪坐到椅子上,慢慢的倾过身,朝他凑近。邵墨钦坐在位置上一动不动。她双手伏在他的座椅靠背两侧,将他圈住,很近的看着他的眼睛,近到能看清他根根分明的眼睫毛,轻声说:“你让我亲一亲,安慰我,好不好?”

    邵墨钦定定的看着她,没点头也没摇头。

    她拉近最后那点距离,将唇瓣贴到了他唇上。

    她在他唇上缓缓磨蹭,正想着该怎么进入他口中,邵墨钦突然推开了她。

    秦梵音一愣,眼里满是震惊和受伤……已经讨厌到这种程度了?连最基本的两.性接触都令他排斥了?

    邵墨钦侧过身,弯腰,将她腾空抱起,放到自己腿上坐着。秦梵音一愣,还没反应过来这节奏,他扭过她的脑袋,嘴唇落下,吻住她的唇。她瞪大眼,他的舌头已经抵开她的牙齿,缠上她的舌头,深深的、用力的吮吸。

    这深深的一吸,令两人的身体都满足的痉挛了下。

    体内的热流涌上大脑,什么惶恐害怕愧疚,统统都消失不见,只有对这滋味的迷恋。她环上他的脖颈,回应他的吻。

    他突然将她推开,秦梵音身体被迫往后仰,又是一愣……他抓起她的腿,放到另一侧,揽上她的背将她再次搂紧。这一次,她由侧坐变为对坐,两人严丝合缝的贴在一起。

    秦梵音不爽的掐了他一下,“再这样没法做朋友了……”搞得她心情忽上忽下,跌宕起伏的!

    邵墨钦不懂她什么意思,在心里回道:谁要跟你做朋友?

    他抬起她的下巴,再次吻上她的唇。两人的舌头搅在一起,不知餍足的啃噬着对方,唇齿间吮吸的啧啧有声,津液丝丝缕缕滑落。

    邵墨钦将她抱紧,不停的抱紧……

    邵时晖晚上回来,习惯性的先往邵墨钦那边宅子走一圈,即使只是看看那里的灯光,就仿佛看到了那个人。

    走到这边院子,他首先看到了停在大门外的那辆黑色座驾。他绕到车前,从车前窗看到了那激烈拥吻的二人。

    车里没有开灯,但泻入的月光以令他看清楚,女人欲生欲死的沉沦,男人紧绷的脸部线条带着某种压抑的宣泄。

    邵时晖曾是资深玩家,只一眼就知道这两人在干什么。

    他脸色一黑,转身离去。

    车里,邵墨钦放开秦梵音的唇,秦梵音趴在他胸膛上喘气。待到两人都平复下来,邵墨钦推开车门,又将秦梵音扶起来。

    秦梵音红着脸蛋,愣愣的看她,像是整个人还没清醒过来。

    邵墨钦弯起唇角,拿起手机输入:“舍不得下去?还想再来一次?”

    他把手机放到秦梵音眼前给她看。

    这是他第一次对她说这么轻薄的话,只是打出来的字,她仿佛可以听到他调戏的语气。联想到刚刚的激烈,秦梵音脸充血般红,忙不迭从邵墨钦身上下来,逃下了车。

    落地时双腿发软,差点没站稳。

    邵墨钦坐在车内整理了自己,下车。

    他关上车门,很自然的揽上秦梵音的腰,往别墅里走去。

    进门后,秦梵音说:“我去洗澡了。”一溜烟去了浴室。

    进了浴室,关上门,她抚了抚自己的胸口,像是要安抚砰砰乱跳的心脏。

    果然,男人都是下半身动物,遇到女人引诱就不行了……

    刚刚在车上都这样那样了,虽然没有做,尺度也很大了……

    秦梵音洗了澡出来,房间里不见邵墨钦,客厅里也不见他。走了一圈,发现他站在餐厅的水吧处,手里拿着一个杯子,一口一口的不断喝水。

    喝完那一杯,他又从冰箱里拿出一瓶冰矿泉水,继续往杯子里倒,继续喝。

    “你很口渴吗?”秦梵音走到他身旁,好奇的问。

    邵墨钦喝下那杯水,在手机上输入一行字,推倒她手边,她低头一看,“以后别吃变态鸡翅。”

    秦梵音看了三秒,总算明白过来,噗嗤一声笑了。在笑容肆意扩大之前,她猛地捂住了嘴巴。面对他严肃的脸孔,很严肃的点下头。

    邵墨钦面无表情的转过脸,继续喝水。

    秦梵音突然想起来,他晚上还什么都没吃。

    “你饿不饿?我去给你弄点吃的吧。”

    没等邵墨钦回答,秦梵音自发去了厨房。他早上煮的是面,他应该比较喜欢吃面?唔,他不能吃辣的,就给煮香的。

    秦梵音切了一个番茄,打了两个鸡蛋,又切好葱姜蒜,水烧开,面条煮进去。

    她在厨房里忙碌,邵墨钦端着水杯,走到廊边,慵懒的倚靠着,一边喝水一边看她忙碌。她穿着浴袍,身上还带着沐浴后的清香水汽。

    他放下水杯,走上前,由身后将她抱住。

    秦梵音动作一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