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V章

无影有踪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由邵墨钦创办的慈善基金公司旗下有一家知名网络寻人平台,每个丢了孩子的家庭,都会在这上面注册登记,等待一个希望。也是通过这个平台,援助组织每年救出的人,大部分都回到了自己的家庭。

    他们在平台上发布柳叶的情况,但鉴于年代久远,对方可能早就放弃了,同时也在资源库里主动排查。没多久,他们初步确定并找出了柳叶的生母,王慧云女士。

    邵墨钦对这些寻人的事情,如果事不关己,不会插手这么深,一般都交给下属去处理。但秦梵音由于跟柳叶交流过,得知她的遭遇,两人年龄又相仿,心生怜惜之情,对事情进展格外关注。

    得知她生母找出来了,秦梵音高兴不已。母女见面这天,秦梵音在现场陪着柳叶。

    五十多岁的王慧云女士,不似一般中老年那般有发福的体型,相反,她很清瘦。来见女儿时,穿着新买的白色裤子和蓝上衣,体面得体。

    两人在会客室里初初相见,彼此都有些拘谨。直到王女士扯开柳叶半袖衫的袖子,看到她手臂内侧的一块胎记,情绪崩溃,抱着女儿放声大哭。

    柳叶被母亲的情绪感染,同样哭了起来。母女俩哭成一团。

    秦梵音在一旁不由得湿了眼眶。

    眼见他们母女俩气氛融洽,她退出了会客室,给她们留下单独相处的空间。

    今天安排的见面地点在寰融大楼,总裁专属办公楼层。她跟邵墨钦一起过来后,邵墨钦就去忙公司的事了。

    秦梵音离开会客室,去找邵墨钦。这是她第一次过来,前台秘书处的人不认识她。眼见她大步迈向总裁办公室,秘书急忙过来制止。

    “您好,女士,这是我们总裁办公室,您不能随意入内。”

    秦梵音被拦在外面,解释道:“我是邵墨钦妻子。”

    秘书愣了下,将秦梵音上下打量,确实漂亮,也有气质。最近公司里的人都知道总裁有喜事,眼下有个这么漂亮的女人出现在这层楼,说是他妻子,估计不离十。

    秘书赶忙九十度弯腰鞠躬:“邵夫人好。”

    秦梵音微窘。

    秘书恭谨的退开后,秦梵音推门而入。很大的办公室,格局精简,由黑白灰三种色调构成。秦梵音环视一圈,没看到邵墨钦的人,往里面的那间走。

    里面是个休息间,门是虚掩的,她轻轻推开,看到邵墨钦和衣躺在床上休憩,眼睛上戴了个眼罩,房里的音响在放着舒缓的大提琴曲。

    昨晚没休息好吗?

    秦梵音自我反思,每晚把他赶到沙发上睡是不是不太好?

    她走到床边坐下,轻轻握住他的手,邵墨钦瞬间动了下,伸手将眼罩取下来。

    纤长的眼睫毛扇了两下,墨黑的瞳仁盯着上方的人。

    “吵醒了你?”

    邵墨钦撑着双臂坐起身,他不是困,是脑袋疼,在里面躺一会儿。

    他靠着床头,秦梵音靠在他胸膛上,“下午有事吗?没有的话,陪我好不好?”

    邵墨钦很自然的揽上她的腰,将她往怀里收紧,另一只手揉了揉眉心,迅速在脑海中过了一遍下午的安排。一场集团层面的会议,一次外宾会面,一家子公司的视察,时间安排的很满。

    邵墨钦点下头。

    “是有还是没有?”她不确定的问。

    邵墨钦拿起桌上的手机输入,递给她看,“没事,可以陪你。”

    秦梵音粲然一笑,唇角不停上扬。

    邵墨钦垂着眸子,静静的看着她笑。

    秦梵音被看的不好意思,敛了笑,由他怀里站起身,轻咳了一声,“那我去外面等你,你收拾收拾。”

    转身,暗暗批评自己:人家不就是闲来无事陪陪你,干嘛那么喜形于色,好像很稀罕他一样。你现在是要人家稀罕你呀!出息点!

    邵墨钦回到办公桌前,给秘书发了一封简要的邮件,交代下午安排的变动。

    秦梵音闲来无事,站在书柜前浏览。一个柜子里放的是经济类书籍,另一个书柜里是哲学和文艺类,秦梵音一眼看到了《以最好的样子遇见你》,这是她女神婉清的书!

    秦梵音伸手去拿,那本书放在最上面一层,比较高,她踮起脚去够,一只大手出现在她上方,很轻松的拿下那本书。

    秦梵音转过身,邵墨钦把书递给她,她嘿嘿一笑,像是看到了知己,“你也喜欢婉清啊?”

    邵墨钦莫名看她。

    她拿起书在他眼前晃,“就是这本书的作者婉清呀!”

    邵墨钦摇头。

    “那你在办公室放她的书?”

    邵墨钦牵起秦梵音的手往外走,懒得打字解释这个问题。这里的书基本上都是助理购置,很多书他都没翻开过。

    邵墨钦牵着秦梵音的手离开办公室,走向专用电梯。来往的员工都忍不住回头偷看。

    电梯门阖上,缓缓下降。

    一向矜持克制有专业素养的员工们再也憋不住八卦之心了。

    “要不要这么虐,夫妻两都颜值高,气质好,还都个儿高!”

    “邵总,说好的不婚主义呢!”

    “得了吧,所谓的不婚,都是没遇到看上的人。”

    “就连咱们邵总也英雄难过美人关,嘤嘤嘤……”

    “他老婆真的很美啊,是我喜欢的款!”

    “有林志玲的感觉也……”

    “我觉得比林志玲美……”

    “她还年轻嘛,看那一脸的胶原蛋白,顶多才二十出头。”

    “咱们邵总是老牛吃嫩草。”

    “有钱就是好啊,大十几岁什么的都不是问题!”

    “对了,我说她怎么这么面熟,她好像这两天在网上疯转的那段视频的卖唱女呀!”

    “不会吧?咱们总裁夫人怎么可能去卖唱……”

    “我来找,你们看……”

    话题中心的两个人已经下到停车场,邵墨钦带秦梵音上车,在手机上打了几个字,递给她。

    “去哪儿?”

    秦梵音想了想说:“红叶寺。今天是初一,去烧个香。”

    车子行驶在路上,秦梵音翻了翻手中的书,不死心的说:“你怎么没听说过婉清呢?畅销书作家呀。那你知不知道元婉?香蕉台主持人,他们是同一个人。”

    说起自己心水的女神,秦梵音忍不住话唠了,“我读高中时很喜欢她的书,那时候全班都在传阅。等我上大学时她因为负面新闻消失了。那时候因为她的事,我特别难过,我不相信她像媒体说的那样害死自己男朋友。还好,一别七年,她又出现了,她比以前更棒,她现在不仅是作家,还是主持人,据说要筹拍电影了。她如今的家庭也很美满幸福,有个爱她的老公,还有一双儿女。我女神就是励志典范,人生赢家。”

    秦梵音翻动着手里的那本书,赞叹,“这是她婚后出的书,满满的都是爱呀。她老公j先生深情款款,体贴浪漫,他们连婚礼都举行了几次,这是有多相爱……”秦梵音语气里是难以掩饰的羡慕,“我要有这样的老公多好!”

    话刚落音,她感觉周遭气压骤变,有种说不出的压抑感。

    秦梵音后知后觉,坐在一旁的就是她自己的老公。

    她暗叫糟糕,往一侧偷偷瞟去。他仍是面无表情的开车,只是那双唇比之前抿的紧了,唇角往下。手掌不像之前松松搭在方向盘上,而是比较用力的握住。

    果然是……不高兴了吗?

    秦梵音为了给自己圆场,又说:“不过这个姻缘呀,人各有命,羡慕不来。俗话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不能总看着别人家的好。别人再好跟你没关系,自己家的再不好,那也是自己的……”

    糟糕!怎么感觉气氛越来越不妙了?

    秦梵音被凝固在可怕的肃杀感中,决定停止救场。

    她说的本来就是事实嘛,人家老公高大英俊温柔体贴什么都好,最重要的是对老婆痴心一片,哪像他……哼!

    在秦梵音暗暗腹诽中,车子开到了红叶寺。

    红叶寺以求姻缘著称,慕名前来的人不少。即使是工作日,依然人声鼎沸,来往香客众多。

    邵墨钦表情寡淡的跟在秦梵音身边,双手插兜。秦梵音随便挑了个摊摊,买了纸和香烛。她拎着香烛,表情愉快的往大雄宝殿里走。某人故意不牵她手的小情绪,彻底的,被她忽略了……

    邵墨钦看着秦梵音纤细轻盈的身影,唇角又抿紧了几分。

    秦梵音连着把几个殿里的菩萨都拜了个遍,对每个菩萨她都只求同一个心愿。她在里面跪拜时,邵墨钦站在殿外廊下。

    秦梵音跨出大殿,看向邵墨钦,很简单的白衬衣、灰色休闲裤,可是那高高的个子,比例完美的大长腿,挺直的脊梁,即便是背影,也足以赏心悦目。尤其此时,站在青瓦红柱下,有种说不出的清逸美感。

    她暗笑,其实她老公挺好的,至少足够帅啊,看着那张脸都能多吃几碗饭。等以后滚床单了……秦梵音想到他那老二,脸色微红,到时候生理也会很满足吧。嗯,做人要知足。

    秦梵音上前,挽住邵墨钦的胳膊,“走吧。”

    邵墨钦瞥她一眼,很想把手臂抽出来。

    “怎么了?”她笑盈盈的问。

    他面无表情转过头,任由她挽着自己的手臂,迈步前行。

    “你为什么不拜神啊?”上车后,秦梵音问。

    邵墨钦拿出手机打字,递给她看,“我不信神佛。”

    “那你信什么?”

    邵墨钦指尖在屏幕上停了几秒,似在思考,随即输入:“什么都不信。”

    秦梵音说:“人有信仰,会活得比较快乐。这是一种精神寄托和自我约束。”

    邵墨钦没再回话,发动车子。

    天色渐暗,霓虹亮起。

    秦梵音带邵墨钦来到大学城外的小吃一条街,喧哗声,吆喝声,各种烧烤串串的香气扑鼻而来。

    秦梵音是无辣不欢,在一家店里点了八个变态辣的鸡翅。她闻着那辣香辣香的味儿,满足的深吸一口气。她拿起一根递到邵墨钦嘴边,邵墨钦嫌弃的别开脸。

    “不吃?”

    邵墨钦毫不犹豫的摇头。

    “那我买多了。”秦梵音自语,满足的咬下一口。

    邵墨钦干坐在她对面,她忍不住使唤道:“你去那边那家店给我买碗龟苓膏过来好不好?冰的。”

    邵墨钦没动,她吐了吐舌头,“好辣,真的好辣的。”

    邵墨钦起身,去买东西。秦梵音瞅着他的背影,总是面无表情,总是那么平静淡漠。就算不开心也只是绷着脸。

    一个恶作剧浮上心头……

    如果她藏起来,他会不会找她?

    邵墨钦端着一碗加冰的龟苓膏回到这家店里时,四下环顾没看到秦梵音身影。他蹙起眉头,给秦梵音打电话,没人接。他放下龟苓膏,转身往外走。

    附近几家摊铺都没看到人,邵墨钦眼里有了焦急之色。他快步回到店里,对老板打手势。

    老板迷茫的看他,他又拿出手机,迅速打字,“刚刚跟我在一起的那个女孩,去哪儿了?”

    “那个很漂亮的长发女孩?她刚刚出去啦,好像是往右边走了。”毕竟是美女,老板也多看了几眼。

    邵墨钦迅速往店外走,沿着右边的方向,接连找了几家店,始终没找到人。

    秦梵音悄悄尾随在他身后,本要出现在他眼前给他一个意外,却见他突然拔腿跑起来,向来沉稳冷漠的脸上,斥满慌张,甚至是惊惶。

    他一边跑一边四处看,又拿出手机低下头打字,一个女孩子跟他迎面撞上,手里的甜筒冰淇淋倒在他的衣袖上。他顾不上擦,将打好的字递到女孩眼前,女孩看了后,茫然的摇头,“没看到……”

    邵墨钦不停往前跑,喉咙里挤出干裂的声音,似要呐喊又喊不出来。他接连拽住几个路人,把手机递过去给人看。他的模样焦躁到可怕,高大的个子又有压迫性,不少路人害怕的避开。

    美食街不宽,有几个岔路口,每段路上都是熙熙攘攘。他横冲直撞的往前跑,把路人撞得东倒西歪。

    秦梵音越来越紧张,在后面追他,大声叫道:“邵墨钦——邵墨钦——”

    终于,那声音传到心慌意乱的邵墨钦耳中,他停住步,转过头。

    秦梵音站立原地,看他朝她大步走来。

    他的表情可怕极了,阴沉、愤怒、暴戾,秦梵音的心骤然紧缩,眼前画面迅速褪色,变成一副灰白的场景,周遭充斥着喧嚣,哭声、叫声,眼前这个高大的身影,有张恐怖狰狞的脸,是魔鬼在像她扑来……

    邵墨钦走到秦梵音跟前,伸手攥住她的肩头,猛地扯近,动作粗暴到她踉跄了下,他扬起手,秦梵音浑身一抖,抬手挡住自己的脑袋,像是怕极了失控的哭起来,“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藏起来的……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