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V章

无影有踪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这天晚上,邵墨钦睡的沙发。

    娶老婆第一晚熬夜,娶老婆第二晚睡沙发。邵墨钦对他爷爷所说的,结婚能提高男人生活幸福指数那套理论持严重怀疑态度。可是,莫名的,在沙发的这晚,他没有听大提琴也睡着了。

    房间里另一个人的呼吸声在黑暗中传来,她说过的话好似还在耳边。她说老公,我陪你……她说我们一起找,一直找下去,总能找到她……她说别怕,老公,你犯了错,我陪你一起承受,你要偿还一辈子,我陪你一辈子……

    柔软的声音在脑海里回荡,清浅的呼吸声在耳边徜徉,他仿佛被一种强有力的安全感笼罩,比大提琴的乐声更能镇定他的情绪,他就这样渐渐入睡了,一夜安稳。

    次日,邵墨钦在大提琴的乐声中醒来。

    他睁开朦胧的眼,习惯性的以为是房里的音响在放,伸手去摸遥控器,摸了个空。坐起身,才意识到自己睡在沙发上,大提琴的乐声由敞开的房门外传来。

    卧室有两扇门,一扇通向客厅,一扇通向花园阳台。邵墨钦起身,拖鞋也没穿,打着赤脚走到阳台上。

    阳台很大,四周摆满了精心培植的名贵植物。秦梵音静坐在阳台上,大提琴在她双臂之间,被演奏出动听的旋律。

    阳光的紫外线被特质的玻璃天窗过滤,淡淡的温煦的洒下来,落满她一身。她穿着一条白色棉布长裙,脚上没有穿鞋,踩在柔软的人造草皮上。周围是生机勃勃的植物,黑发白裙的她坐在姹紫嫣红中,非但没有逊色,更显清新动人。

    邵墨钦从看到秦梵音后,就没移开目光。他就在她侧对面席地坐下,姿态慵懒的靠着身后大型盆栽的瓷盆。

    邵墨钦虽然每晚听大提琴,但他只为辅助睡眠,选择的多是静谧低沉的曲子。像秦梵音现在演奏的《ione sonata》,这类节奏感强富有律动的曲子,他很少听。

    他静静的看着她,听得很舒服,舒服的想抽根烟。邵墨钦站起身,去房间里找到烟盒和打火机,点燃一支烟,拿着烟灰缸到阳台,再次席地而坐,烟灰缸就放在脚边。

    吞云吐雾间,他眯起眼看着那个花仙子一样的女人,垂在地面上的那只手随着乐声轻轻敲击。

    时间在他的赏心悦目和身心舒畅中轻柔的滑过,不知不觉,他连抽了几根烟。

    秦梵音一段组曲练习完毕,放下琴弦,看向对角处的那个男人。白皙的脸看不到血色,墨黑的眸子被腾起的烟雾熏染,像是三月烟雨蒙蒙笼罩的世界,不甚清晰。他静静靠在那里,整个人透着一股与世隔绝的清冷气质。

    秦梵音与邵墨钦四目相对,朝他勾了勾手指头。邵墨钦站起身,走到她跟前。她看了眼他指间夹着的烟,说:“去把烟灭了再过来。”

    邵墨钦转身往回走,蹲下身,把烟头拧灭在烟灰缸里,再次走向秦梵音。

    “低一点,蹲下。”

    她指示,他很配合的往下,蹲在了她跟前。

    秦梵音由一旁的玻璃小圆桌上拿起一块备好的黑巧克力,拆开包装纸,送到他嘴边。早上刷牙前从不吃东西的他,很自然的张开了嘴,吃进去。她伸手揉上他的脑袋,笑眯眯道:“乖。”

    邵墨钦咬着嘴里的巧克力,苦苦的涩涩的,不是记忆中幼年吃的巧克力那种丝滑甜腻的滋味。可是莫名的,有股甜味在心底化开。

    秦梵音双手扶在大提琴上,下巴压在手背上,看着蹲在眼前吃巧克力的男人,说道:“以前大麦听我拉琴时,我可想喂他吃巧克力了,但又不行。”

    邵墨钦抬眼看她,眼里带着探寻,以及一丝耐人寻味的神色。

    大麦是谁?她的前男友?

    秦梵音说:“大麦是我以前养的一条牧羊犬。它平常活蹦乱跳的,一听我拉琴就静下来了,就像你现在这样,蹲在我跟前,听我拉琴,等我喂吃的。”

    邵墨钦立马站起来了,腰背挺得笔直。

    高大的身影霎时在她跟前笼下一片阴影,似在彰显自己的地位。

    秦梵音仰起脸看他,又道:“我每次拉完琴喜欢吃一块黑巧克力,但是狗不能吃巧克力,我不能跟它分享。现在我可以跟你分享了,好吃吗?”

    她笑得眉眼弯起。

    好吃……不,其实不好吃。两种完全对立的感觉,他由一个东西吃出来了。邵墨钦看着秦梵音,点下头。

    秦梵音说:“以后听我拉琴时不要抽烟,吃巧克力,好不好?”

    邵墨钦沉吟三秒,再次点下头。

    “真乖。”秦梵音满意的笑起来。

    邵墨钦表情别扭,心里又挺舒服。

    两人一道进入室内,邵墨钦要帮秦梵音拿琴,她拒绝了,“我自己拿去琴房。那,看你精神不错,去做早餐吧。”

    邵墨钦一愣,他想说不是有佣人么,为什么要他来做。可不等他找出手机打字,秦梵音已经抱着琴施施然走开。甜美的声音在空气中飘散,“昨天是我做,今天你来做,公平合理哟。”

    邵墨钦去卫生间简单洗漱,衣服都没换,就去了一楼厨房。

    对于他这种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少爷来说,进入厨房重地可谓是亚历山大。还好,只是早餐。

    邵墨钦在厨房转了一圈,食材与调料一应俱全。他想了想,决定煎鸡蛋,下面条。

    秦梵音收了琴,换身衣服,下到一楼时看到邵墨钦高大的身影在开放式厨房里忙碌。

    一边锅里面条在煮,他在另一边煎蛋,开火,拿起油瓶。佣人在一旁急道;“先生,锅里水还没擦干净,别倒油。”可他的手已经拿着油瓶倒下去了,顿时,噼里啪啦炸开。

    邵墨钦迅速拉住身旁的佣人,后退一步,将她护在身后。几滴油炸在他胸口上,他微微皱眉。

    佣人是个二十出头的女孩子,被大少爷这么护在身后,高大挺拔的背影挡在前方,她禁不住两颊飞红,少女心砰然跳动。

    等锅炸停了,佣人低声说:“大少爷,我来吧。”

    邵墨钦犹豫了下,正要点头,秦梵音的声音慢悠悠的传来,“自己动手。”

    邵墨钦看了秦梵音一眼,朝佣人挥了挥手,示意她出去。

    佣人低头离开,秦梵音靠在廊边,亲自监工。

    邵墨钦穿着睡袍趿拉着拖鞋,一身居家装扮,在厨房里手忙脚乱,秦梵音悠哉的站在一旁看热闹。

    一个男人为家庭投入的越多,会越珍惜家庭。如果老婆把一切打理的井井有条,他坐享其成,离开时也毫不留恋。人总是对自己付出的心血更加珍惜。所以,她不打算惯着他,该用的时候要可劲用。

    邵墨钦煎了两个鸡蛋,煮了一锅面条。鸡蛋分别放在两个瓷盘里,面条先夹起两碗,吃完再添。

    秦梵音端着两份鸡蛋,邵墨钦端着面条,陆续走出厨房。两人在饭厅的餐桌面对面落座。

    虽然弄起来鸡飞狗跳,做完之后,邵墨钦看着自己的成果,还颇有些自豪。他看着秦梵音,等待她品尝评价。

    秦梵音夹起煎蛋,在他看似淡定实则期待的注视下,咬下一口。

    熟是熟了,也没糊,可是……没放盐。

    她转而吃面条,一口下去,算了,还是吃没盐味的鸡蛋吧。

    抬起头,撞入邵墨钦的目光中,她点下头,赞许的笑道:“味道不错哦,很棒!鸡蛋做法很健康,面条带了点酸又带了点甜,很入味,很特别。好吃!”

    初次下厨的人不能打击,必须进行鼓励。有了第一次的信心,才有第二次的改进嘛。秦梵音如是想,非常违心的对邵墨钦大力夸赞。

    邵墨钦冷清的脸上不动声色,眼里已有笑意漫开。

    秦梵音再接再厉,一脸崇拜的说,“第一次都能做的这么好,太有天赋了!再做几次,你就是当仁不让的大厨!”

    邵墨钦听得身心舒畅,拿起筷子,正要品尝自己做的美食,大门边响起邵璎璎的声音,“爸爸!……爸爸!”

    他放下筷子,走向女儿。

    邵墨钦牵着邵璎璎来到餐桌旁,邵璎璎说:“我要跟爸爸一起吃早餐。”

    邵墨钦点下头,把自己还没动的鸡蛋推倒女儿跟前,又转身进厨房去给她盛了一碗面条。

    饭桌上只有邵璎璎和秦梵音两人时,她对秦梵音哼了一声,目光挑衅。秦梵音无谓的耸耸肩。

    后妈的手段,给爸爸做早餐来讨好爸爸!邵璎璎叉起鸡蛋,咬了两口,正巧邵墨钦端着面条出来,她冲爸爸告状道:“煎蛋好难吃!超超级难吃!”

    邵墨钦嘴角抽了下,默默的把面条放到邵璎璎跟前。

    邵璎璎夹起一筷子,送入口中,这次更夸张,直接吐了出来,哇哇大叫,“爸爸!这是黑暗料理!有毒!不能吃!你会被后妈毒死!”

    邵墨钦表情很诡异的看向秦梵音。

    邵璎璎倾过身把爸爸跟前的那碗面条移开,朗声道:“爸爸,不能吃后妈做的东西!难吃,超级难吃,会住进医院里的!”

    秦梵音看那忙碌的小女孩,笑眯眯的说:“璎璎,这煎蛋和面条都是你爸爸做的哦。”

    小女孩一脸惊呆。

    ……爸爸不是不会做饭吗?

    秦梵音笑着说:“其实我觉得还不错哦,味道很酸爽很特别。”

    邵璎璎愣了一会儿,不敢再看爸爸,拿起筷子再次吃面,埋着脑袋点头:“好吃……刚才才吃了一口,没尝出来……爸爸做的可好吃了!越吃越好吃!”像是为了证明自己说的话,她接连吃了几口。

    邵墨钦把自己那碗面移回到跟前,尝了一口,两道浓眉顿时拧了起来。

    他放下筷子,要去拿邵璎璎的碗,想让她不要再吃了。哪知道他才刚碰碗,邵璎璎立马护住了,她看着爸爸拧眉的模样,以为爸爸不开心,急忙道:“好吃,爸爸,你做的很好吃!我要吃!我超喜欢吃!”

    说着又埋头吃了几大口,小小的脸蛋憋得通红。

    秦梵音在对面看着她,眼神有了些变化。

    “孩子喜欢吃,你就让她吃嘛。”秦梵音道,“不同的人喜欢的口味不一样啊。”

    邵璎璎很快将一碗面吃完,秦梵音笑着道,“璎璎胃口很好哦,才一小碗面会不会没吃饱?锅里还剩下一碗,你也吃了吧。不然爸爸的心血就要被倒掉哦。”

    秦梵音主动拿起碗,去厨房给她又盛了一碗,放到她跟前。

    邵璎璎气鼓鼓的看着秦梵音,坏后妈!坏后妈!

    邵墨钦将碗往一边挪了下,意思是不想吃就别吃。邵璎璎马上把碗移到自己跟前,“我还没吃饱,还能再吃一碗!爸爸做的太好吃了!”

    邵璎璎埋下头吃面时在心里自我催眠:我不能嫌弃爸爸做的东西,不然爸爸会伤心,爸爸会不高兴,爸爸做的再难吃也是好吃的!

    秦梵音杵着脑袋看对面奋力吃面的小女孩,眼神又是怜惜又是无奈。

    她怎么会看不出,小女孩对爸爸的依恋甚至带了一种患得患失的讨好。她不懂她为什么会这样,按理说邵墨钦对她很好。是单亲家庭的原因吗?妈妈不在了,没有安全感,特别依赖爸爸,害怕失去父爱?

    即便如此,她挑衅她这个做妈的,她也要给她点小教训。

    没把她降服之前,关怀只会被她认为是讨好懦弱。

    吃过早饭后,秦梵音主动对邵墨钦提议,“我们现在也没其他事,一起送璎璎去上学吧。”

    邵墨钦点头。

    三人一起上了车,车子开往邵璎璎就读的小学。

    有爸爸陪着上学,邵璎璎心里是高兴的。三人坐在宽敞的后座上,邵璎璎挨在邵墨钦身边,抱着爸爸的胳膊,跟他说学校里的事。即使邵墨钦只能给表情,她也说的津津有味,他时而点头或微微弯起唇角,对她都是莫大的鼓励。

    秦梵音靠着一边的车窗,与他们拉开明显的距离,想着自己的事。

    邵墨钦时而扭头看向秦梵音,见她一个人靠在窗边,眉眼低垂,像是想什么出神,又像是不开心。

    “爸爸……爸爸……”女儿连叫了两声,他才回过神,应了一个笑容。

    车子停在学校外,三人下车,邵璎璎牵起爸爸的手。邵墨钦走到秦梵音身边,牵起她的手。秦梵音微怔,抬头对他笑了下。

    三人走到校门外,邵璎璎跟爸爸挥手告别,“爸爸,再见!”站在一旁的秦梵音,被她视而不见。

    秦梵音主动对她挥手微笑,“璎璎再见,爸爸妈妈下午来接你。”

    哼!装模作样!在爸爸跟前装好妈妈!邵璎璎一扭头,走了。

    校园里,几个同学走到邵璎璎身边,好奇的问道:“璎璎,那是你妈妈呀?”“第一次见你妈妈也……”“璎璎,你妈妈好漂亮!”“你妈妈是明星吗?”

    邵璎璎本想否认,说那不是她妈妈。可是听到她们一言一语的夸着秦梵音,她又想,算了,他们要这么想就这么想吧,总比在背后说她没妈妈好。

    听着同学们的夸赞,她不由自主的连脸上表情都神气些了。

    秦梵音跟邵墨钦一道坐车回家,半路上,邵墨钦接到电话,下属通知他,那个女人被找到了。

    邵墨钦在手机上输入一句话,递给秦梵音看。

    “我有点事,你怎么安排,回家还是去哪里,我先送你。”

    秦梵音心里不满,说是排空三天,结果天天有事。

    她说:“我没什么特别的事,一个人回家无聊。你要忙什么,方便带我一起吗?”

    邵墨钦没有马上回应。秦梵音又说:“听说你找到了以前丢失的小女孩?”

    邵墨钦表情有了细微的变化。低下头,再次在手机上输入,“她不是我要找的人,但她跟我要找的人一样,幼年被拐卖。她昨天一个人跑了,现在被找回来。我要去见她。”

    秦梵音看了后说:“那我更要跟你一起过去了。女人跟女人比较好沟通。”

    邵墨钦想了想,点下头。

    柳叶被带回到四季酒店。邵墨钦和秦梵音赶过去时,她在房里哭个不停,“放俺回去……俺要回家……俺把东西还给你们……你们让俺回家……

    房里两个保安房外两个保安将她牢牢守着。

    柳叶看到秦梵音,见她是个女人,把她作为突破口,拉拽着她说:“妹妹,你叫他们放俺回家……好妹妹,求你了……你跟他们是一起的,你帮俺说说好话……俺屋里还有三个娃儿,娃儿看不到我会哭……”

    常年做农活的女人力气不小,她拉着秦梵音,手指和指甲在她裸露的手臂上抓出红印。

    邵墨钦看到,皱着眉上前,将女人拉开。他的气场使女人顿时害怕的后退了几步。

    秦梵音对邵墨钦说:“我跟她单独聊聊,说不定能缓和她的情绪。”

    邵墨钦有些犹豫。

    秦梵音说:“你们就在外面等着,有事儿我叫你们,好吗?”她牵起他的双手,拉扯了两下,娇嗔,“好不好嘛?”

    邵墨钦完全招架不住秦梵音的撒娇,只能点下头。他带着几个保安和助理出了房间。

    房间里只剩下她们两人,秦梵音牵起柳叶的手,坐到沙发上。

    她牵着她的手,微笑道:“你别怕,我们就是想帮助你。”

    柳叶面对看起来柔弱无害的秦梵音,放下了心理戒备,说出实话,“他们想卖了俺……俺看出来了……俺一穷二白,没钱,她们找俺干啥……一定是要卖了俺……”

    “怎么可能呢?”秦梵音对她循循善诱,“你想想啊,我们把你带过来,是不是给你吃好的住好的地方?如果真要卖了你,怎么会对你这么好呢?这些都要花钱呀。”

    “把俺卖出好价钱,你们就能挣钱了……”

    “你放心,我们真的不是卖你。想卖你的话,把你带回来就马上转手了,哪会在这里陪你聊天啊。”秦梵音轻笑,“刚刚那个穿西装的个子很高的男人,看起来很可怕对吗?”

    柳叶用力点头。

    “其实他是好人,大好人呀。那,你不相信我说的,你总相信新闻吧?我给你搜索。”秦梵音从包里拿出手机,解锁,打开浏览器,搜索邵墨钦三个字,满屏的慈善新闻出现。

    她点开一条新闻递给柳叶看,柳叶别过脸,低声道:“俺不认得那么多字……”

    秦梵音眼里闪过惋惜,又点开一条配图的新闻,“那你看图片,你看,这是不是他?这是他在贫困地区建的学校。对了,你是哪儿的?说不定他在你们那儿建了学校呢,你们那里有没有心愿小学?”

    女人猛地点下头,“有,有!俺家老二就在学校里上学!这学校好呐,不要交学费!”

    秦梵音笑道:“这就对了,你看,他是不是大好人呀?他帮助了好多人。”秦梵音搜索着那些图片给柳叶看,“你看,孩子在给他戴红领巾……还有这张,他陪孩子们一起吃饭……”

    女人被秦梵音说服,心里对邵墨钦认知进行了扭转。

    秦梵音陪柳叶聊着天,她自己幼年是在农村长大,跟她很有共同语言。两人沟通愉快,柳叶对秦梵音分外有亲切感。

    聊到她心情放松后,秦梵音问她,“你还记得自己的爸爸妈妈吗?”

    “俺爸妈死的早,俺被娃儿他爸家里收养,他们把俺拉扯大……”女人对秦梵音打开了话匣子,说起自己的经历。

    秦梵音把她说的话跟邵墨钦那边的资料联系起来,基本明白情况了。她4岁就被卖到那家去,被当做童养媳养起来,从小伺候着小老公做牛做马,16岁就生了第一个孩子,因为是个女儿,没少挨打。过了两年生了个儿子,第三个生的又是女儿,现在还想生第四个儿子。

    秦梵音从她言语间听出她在那个家里过的很不好,被打被骂是家常便饭,可她却对那一家十分感激,觉得他们是她的恩人,丈夫和孩子是她的一切。当秦梵音说那家人对她不好时,被她激烈反驳。这种完全被洗脑的思想,让秦梵音心中悲哀又难受。

    秦梵音说:“你爸妈并没有死,你四岁的时候被人贩子拐走,被卖到那家去的。你本来是生在这座大城市的家庭里,你爸妈一定是很优秀的人。我们帮你找你亲生父母好不好?”

    女人愣愣的看着她,不敢相信,“俺爸妈没死?”

    “对呀,他们没死,而且他们一定在找你。”秦梵音鼓励道,“你再多呆几天就能见到亲生父母了。先别急着回去,好不好?你难道不想跟亲生父母见面?”

    女人动摇了。

    秦梵音轻轻握住柳叶的手说,“妈妈怀胎十月把我们生下来,爸爸为了养家辛苦赚钱,一旦失去亲生骨肉,爸爸妈妈该有多伤心?这世上最爱护最心疼我们的人,就是我们的父母。你想想,你丈夫的爸妈是不是对他特别好?比对你要好的多?”

    女人呐呐点头。

    “你的亲生父母,也会对你那么好。”

    “会怕俺饿着,把好东西留着俺吃?会怕俺干活累着,不要俺干……”女人说着公婆平常对老公的维护。

    秦梵音心酸不已,用力点头,“嗯,对呀。他们会对你很好很好。这世上再也找不出比他们对你更好的人了。我们就等几天,等到他们来见你,好不好?”

    女人点下头。

    “柳叶真棒。”秦梵音由衷的笑了。

    她倾过身,将女人抱住,“无论我们多大了,生了几个小孩,我们始终都是父母的孩子。我们有权利在父母膝下承欢,被他们关怀、疼爱。没有父母的孩子就是孤儿,孤儿是这世上最可怜的人。柳叶的爸妈还在世上,多好呀,他们一定在想着你盼着你……”

    女人被秦梵音勾起幼年一直怀有的渴望,禁不住抽噎起来,“俺……俺也想要……爸妈……俺想要……爸爸妈妈……”

    秦梵音眼眶湿润,轻轻抚着她的后背。

    秦梵音走出房间时,已经是两三个小时之后的事。陪柳叶聊天中途,她给邵墨钦发了信息,让他自己去忙,这还有一会儿。

    结果等她走出来,一眼就看到在走廊上站的直挺挺的邵墨钦。

    秦梵音眼圈很红,邵墨钦走近她,捧起她的脸,眉头微蹙,用询问的眼神看她。

    秦梵音靠在他怀里,沙哑的声音带了些哽咽,“我心里很难受……她跟我一样大……明明是那么好的年纪,却成了三个孩子的妈,还有整天对她施暴的丈夫……我出身农村,她生在城市里,她的命应该比我好……她的人生不该是像现在这样……”她抬起头,泪眼婆娑的看邵墨钦,“你一定要把他亲生父母找出来,拜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