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V章

无影有踪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她的手指顺着他的脸缓缓滑向他的喉结,像个技术娴熟的老司机。

    邵墨钦定定的看着她,随着她指尖的动作,喉结快速抽动,喉咙干渴的似着了火。

    秦梵音凑近他,眼睫毛眨啊眨的,朝她脸上吐气,“身为男人,你现在应该做什么?”

    邵墨钦胸膛剧烈起伏,喘息变得粗重,嘴唇动了几下,秦梵音看清了,他说的是,“你愿意?”

    “我……”秦梵音做出思考状,“其实我还没想……啊……”好字还没说完,邵墨钦将她整个人往怀里一拉,翻个身,她被压在了沙发下面。

    他俯身捧住她的脸,用力的吻了下去。与刚刚细腻缠绵,想仔细感受她滋味的温存不同,这个吻是狂暴的热烈的,带着直接的毫不掩饰的。

    男人的本能驱动着他,他想占有这个女人,想得到这个女人。

    他想埋入她最温柔的身体里,得到最温暖的呵护……

    像干渴的鱼儿需要水的包围,像柔弱的幼婴需要母亲的怀抱,像迷途的盲人需要一只温柔有力的手……

    “不……不要……这样不行……太快了……”擦枪走火时,秦梵音急了,想从他怀里逃开。

    男人的双臂箍着她,哪里容得她临阵脱逃。

    “太快了……一垒二垒……三垒都行……不能全垒打啊……”秦梵音艰难的抗拒,“你还没过考察期,不行……”

    疼痛快要刺穿她时,她哭了起来,“不行……你放开我……”

    这哭声将邵墨钦由中唤醒,他艰难的停了动作,汗水由额头滚落,落在她脸上。

    他俯下身,亲吻她的额头,一点点吻去她的泪水,似乎是在告诉她,别怕,我会轻轻的。

    他还在试探着想继续时,秦梵音从她身下逃了出来。她狼狈的滚到地上,迅速爬起身,邵墨钦下了沙发跟过去,他从身后抱住她,秦梵音一声尖叫,从他怀里挣脱,慌不择路的往浴室里跑。

    她比他快一步进浴室,“砰”的一声关上门。

    快速把门反锁,秦梵音总算缓过一口气,身体虚脱的滑坐在地。

    外面响起拍门的声音,她没理会。那声音越来越响,越来越急,秦梵音能想象出他在外面上火的样子,联想到之前看到的威武雄壮的老二,她脸色发红,又觉得很好笑。她抱着双膝坐在地板上,脑袋埋在膝间闷闷笑了起来。

    你不想吃可不行,你想吃了也不能让你吃到,这样才能让你惦记着!

    外面的拍门声持续了好一阵子,还伴着男人从喉咙里发出的那种类似野兽的低吼声。秦梵音想到他可怕的力量和野蛮的攻势,心里颤颤的,直打哆嗦,决定装死装到底。

    渐渐地,拍门声小下去了。到最后,外面悄无声息。

    秦梵音心里不踏实,还是不敢马上开门。她就在浴室里面慢悠悠的洗头洗澡,又把头发吹干,整个人清清爽爽焕然一新,已经是一个多小时之后了。

    她轻轻的打开门,有个什么东西应声倒地,发出一声闷响。

    低头一看,邵墨钦倒在了地上。显然,他已经靠着门睡了好一会儿了。

    秦梵音无语,就不能去沙发上睡吗?

    她蹲下身,想将邵墨钦扶到沙发上,邵墨钦手一伸,将她搂入怀中,翻个身,她被压在他身下陪他一起睡了。

    他脑袋往她怀里凑了凑,眉头舒展,像是很喜欢她的味道。

    由于刚刚激烈的肉.搏,他身上的衣服已经脱的差不多了。客厅里的灯全开着,她可以清清楚楚的饱览他男性躯体,穿衣显瘦脱衣有肉说的就是他这种吧,常年锻炼保持下来的精壮体型,白皙的皮肤,纹路清晰的胸肌腹肌,线条流畅优美,宽肩窄腰下是一双结实的大长腿……

    秦梵音尽情的欣赏着邵墨钦,这是她第一次看到活生生的果男。嗯,她对自己老公的身材表示很满意,完爆各国动作片里的男演员。

    秦梵音忍不住弯起唇角,觉得自己实在很幸运。

    有这样一个活.色生香的老公,她很感恩。

    躺了好一会儿,待到邵墨钦再次进入安宁的沉睡,秦梵音由他怀里轻轻起身。她从沙发上拿下毯子垫在地面,将他翻了个身,使他躺在毯子上。

    接着去浴室里打了一盆热水,放入毛巾,端出水盆,来到他身边蹲下。

    她用热毛巾给他擦脸,擦拭身体。擦完正面,她推着他翻了个身,继续擦背,他由喉咙里发出几声嘀咕,虽然是模糊不清的浊音,却能听出很享受的感觉。

    秦梵音轻哼了一声,“娶个老婆回来伺候你,便宜你了!”

    她一边擦着他匀称有力的大长腿,一边忍不住花痴,自言自语的碎碎念,“你以为我不想嘛……其实我也好想呢……你的脸和身体都这么对我胃口,我可想吃了你……”

    她忧郁的叹了一口气,“但是不行啊……不能让你以为我好得手……你从没说过喜欢我,结婚也是坑,我才不要被你吃干抹净……就要让你惦记着……我要你天天想要我,就是得不到……王尔德说过,所有的一切都是与性有关,性关乎权利……反正男人比女人强,我忍得住……我得好好把握,撩死你,让你在欲罢不能中爱上我……”

    “这么一说,觉得自己好像个心机婊?”秦梵音把毛巾放回到装水的盆子里,再拧干,呼出一口气,“不管了,我就是要得到你,不仅是你老婆的名分,你的身体,还有你的心……理想很丰满,目标很远大,我得慢慢来……”

    擦遍他全身后,秦梵音从房间里拿出丝被,盖在邵墨钦身上,又低下头亲了他额头一口,“老公,好好睡一觉,做个好梦哦。”自言自语的软声呢喃,充满了小女人特有的宠溺和温柔。

    她起身,将水盆端到卫生间倒掉,又顺便拿走了他的衣服。

    地面上的男人缓缓张开眼,手臂压在额头上,他静静的扯动唇角,笑了下,像是很无奈。墨黑的眸子对着屋顶的水晶吊灯,星星点点的光折射在里面,五彩斑斓,涌动着从未有过的绚丽色彩。

    秦梵音在浴室里把自己和邵墨钦的内衣手洗干净,晾起来,又到客厅去把之前的呕吐物处理干净。

    等她忙完一圈,感觉一切都处理好之后,又觉得有点不对劲。

    哪里不对劲……她环视一圈,才发现,人呢?地上的人不见了!

    秦梵音在客厅不见人,书房也不见人,回了卧室,赫然看到邵墨钦躺在房中央的大床上,酣睡正香。

    她轻笑,倒还知道自己找舒服地方睡呢!

    等等……他是怎么时候醒的?什么时候过来的?

    该不会在她给他擦身体的时候就醒了吧?

    那她刚刚那些话……她的阴谋诡计……难道都被他听了去?

    天啊,尴了个大尬!

    一瞬间,秦梵音窘的想钻地洞,恨不得卷铺盖回老家再也不见他了!

    怎么办怎么办?被他知道了她的套路,以后还能不能好好玩耍了?

    不对,冷静,也许他没听到!她忙了很久呢,很可能他是后来醒了,自己回到床上睡了,还可能他就是醉得晕头转向,迷迷糊糊的惯性上床……

    秦梵音心里七上八下的走到床边,上了床,挨到他身边,拍了拍他的脸,“喂,你醒了?什么时候上来的呀?”

    邵墨钦睁开惺忪的睡眼。黑色的眼睛湿漉漉的,又带了些迷茫,懵懂的看着她。

    这熟男的完美肉身配上少年的无辜眼神,对女人的杀伤力,无异于童颜.巨.乳对男人的杀伤力,秦梵音心跳猛地快了两拍。

    “才上来的?”她试探着问。

    他怔怔的点头。

    看他这样子,应该还迷糊着,之前肯定不会听到她在嘀嘀咕咕什么。秦梵音比较放心了。

    她脸色一变,站起身,毫不客气的踢了邵墨钦一脚,板着脸严肃道:“这床是你睡的地方吗?你忘了自己睡哪儿了?”

    邵墨钦一脸惊愕,眼神转为受惊。

    “快下去!”她又踢了他一脚。

    邵墨钦没动,秦梵音冷哼,“行,你鸠占鹊巢,那我去睡书房。”

    她转过身,脚动不了,往下一看,邵墨钦伸手抓住了她的脚,侧着脑袋,眼神委屈的看她。

    她瞪他,“还不下去?”

    他的手掌在她莹白细嫩的小脚上摩挲了几下,缓缓坐起身,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缓缓走到了沙发,躺在沙发上挺尸。

    秦梵音哼声,“摆正自己的位置!你是睡沙发的人,别总要我提醒!”

    邵墨钦:“……”

    秦梵音关了灯,安心的躺在几米宽大床上。

    沙发上的邵墨钦扭过头,借着昏暗的壁灯,看向床上的人。不仅有性.惩罚,还有体罚,睡罚……难道现在的小姑娘流行玩这套,喜欢你就要虐待你?

    邵墨钦幽幽叹了口气,觉得自己老了,与时代脱轨了。以前也没谈过恋爱,没有跟女人相处的经验。他对这个小妻子的心理活动,实在难以理解。

    他突然想起来抽根烟,缓解这老男人的忧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