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V章

无影有踪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秦梵音距离邵墨钦越来越近,他绷着脸盯着她,目光落在她唇上,眼神渐渐火热起来。

    他抽动喉结,正要咬上那双唇瓣,秦梵音脑袋一偏,移至他耳侧,“大庭广众之下可不好。我们回家。”

    邵墨钦似有不满,将她抱紧,秦梵音贴着他的脸颊说:“回家怎么玩都行。”

    说完,亲吻他的耳朵,舌头探入他耳廓里轻轻一扫,她很分明的感觉到男人绷紧的身体颤了下,接着身体的重量压在了她身上。

    他喉咙里发出模模糊糊的混沌的声音,脑袋贴着她的脖颈不安分的蹭了几下。

    她吃力的稳住他,轻拍了两下他的后背,柔声哄道:“老公乖,听话。”

    这两人的小动作被一旁的顾旭冉看的清清楚楚,他着实吃惊了一把,随即又微微笑起,眼里带着欣慰。他这个被命运折磨了半辈子的发小,眼看着是要脱离苦海了。

    秦梵音放开邵墨钦,对地上那些鬼哭狼嚎的人形沙包们赔礼道歉,“不好意思,我老公喝多了,脑子不清醒,给你们带来麻烦了。”

    这只是带来麻烦吗……

    他们敢怒不敢言,全都把幽怨的目光对着这个漂亮又温柔的女人。

    秦梵音从随身背的小提包里拿出钱夹,对一旁战战兢兢的经理说:“你算一下,今晚的损失要怎么赔偿。还有这些人,需要送医院的,麻烦你们帮忙送一下。”

    秦梵音把钱夹里的现金都拿出来,正要递给经理,走上前的顾旭冉给她挡回去了,“这些事我来料理。我跟这里老板是熟人了。”

    “那好,麻烦你了。”秦梵音对顾旭冉微笑道。

    “小事小事。”顾旭冉摆摆手。

    秦梵音跟顾旭冉一起扶着邵墨钦离开酒吧,邵时晖跟在他们身后不紧不慢的走着。

    回去的路上,顾旭冉由副驾驶座上扭过头,看着后面的秦梵音,说:“他平常不这样这样的,喝酒很少,今天是特殊情况……”

    秦梵音点头,“嗯,我知道。”

    那双温柔的眼睛很纯粹,不是对朋友虚情假意的掩饰,顾旭冉放心了,哥们结个婚不容易,就怕他们夫妻闹矛盾。他由衷道:“墨钦真是好福气,娶了个好老婆。”

    “这个夸奖我收下了,谢谢。”秦梵音冲他笑道。

    车子穿过隧道,女人好看的脸随着斑斓交错的光影时明时暗。呼啸而过的风由半开的车窗吹进来,卷起她的长发起舞。她正看着他笑。

    有那么一瞬间,顾旭冉觉得,自己上辈子跟这个女人有故事。

    一见如故,真真就像是暌别已久的故人。

    顾旭冉怔怔的看了秦梵音好一会儿,发觉自己失态后,立马转过身,靠在椅背上,暗暗呼气。

    盯着哥们的老婆出神,这事可要不得。

    到了家,顾旭冉和邵时晖一左一右,把邵墨钦扶进去。秦梵音不想麻烦他们太多,让他们把人放在沙发上。两人跟秦梵音告别后离开。

    月下,两个男人在院子里信步前行。

    顾旭冉调侃道:“你哥都成双入对了,你不着急吗?”

    “这事儿急不来。”邵时晖笑笑。

    “我家的霸王花又不让你好过了?”

    邵时晖呵呵笑了两声,没应答。

    顾旭冉上车后,看着车窗外的邵时晖说:“你要有那份心,就尽快跟心愿把事情定下来,玩暧昧的话就算了。你们都过了随便玩玩的年纪了。”

    “嗯。”邵时晖点头。

    顾旭冉开车离去,邵时晖转过身,看着不远处那栋亮着灯光的别墅。

    他想要的女人在那里……

    别墅里,秦梵音泡了一壶姜茶,待凉了一会儿后端到客厅来。她准备让邵墨钦喝茶醒酒,再去洗个澡睡觉。就这么醉醺醺的浑身酒气,睡着肯定不舒服。

    “墨钦……墨钦……”她轻轻拍着他的脸颊。

    沙发上的邵墨钦紧紧蹙起眉头,表情极度痛苦,额头虚汗直落,喉咙里发出干渴的呻吟的声音。

    秦梵音一摸他的额头,滚烫滚烫。她赶忙去拿毛巾,打湿,拧掉水后,压在他额头上。

    男人健硕的躯体在沙发上不安的翻动着,衬衣被汗水浸透贴在皮肤上,喉咙里发出模糊不清的浊声,漂亮的五官快要拧成一团,眼睫毛疯狂颤动。

    “邵墨钦,你就是个刽子手!”

    “你要不把我妹妹找回来,我跟你没完!”

    “我女儿是造了什么孽啊……她还那么小……”

    “我可怜的心愿……心愿……”

    “墨钦,你把我女儿还给我……是你带她出去的,你把她还给我……”

    “邵墨钦,心愿的人生被你毁了!”

    “她要是被人贩子带走,以后比死还不如!……你去看看大街上那些断手断脚乞讨的小孩,心愿以后就会变得跟她们一样啊!”

    “都是你害的……都是你害的!!”

    各种声音向他涌过来,一双双仇视的愤怒的眼睛,世界在一片黑暗中支离破碎、天旋地转。

    “墨墨,我好害怕……你快来救我……”

    “墨墨,我想回家……”

    “墨墨,墨墨……救我,墨墨……”

    女童的啼哭声,接着是越来越多孩子的哭声……

    恐惧,绝望,撕心裂肺……

    “大哥哥,救我……”

    “他用鞭子抽我们……”

    “他脱我衣服,打我,抠我下面,好疼……”

    “我想家……我想妈妈……呜呜呜……我想回家……”

    面目不辨的人,眼神狰狞,手里提着刀,朝那群待宰羔羊般的孩子砍去……

    绝望的尖叫,一刀落下,鲜血四溢……腥臭味铺天盖地……

    邵墨钦喉咙里发出一声怪音,猛地睁开眼,胃里一阵翻江倒海,他翻个身,脑袋冲着沙发下面,呕吐不止。

    秦梵音坐在邵墨钦身旁,轻轻拍着他的后背。

    他疯狂呕吐,像是要把五脏六腑都吐出来,喉咙里带着血的腥气。

    终于停了后,秦梵音把姜茶递到他唇边,“漱漱口。”

    邵墨钦喝了两口,吐出来,仰躺到沙发上。

    他双目无神,怔怔的看着虚空中的某点,眼里湿气越来越重,两行液体从眼角滚落。

    秦梵音弯下腰,与他涣散的目光对视,伸手,轻轻擦去他眼角的泪。

    “老公,我陪你。”

    邵墨钦的双眼渐渐有了聚焦,看着眼前的女人。

    “我们一起找,一直找下去,总会找到她。”

    她的眼睛,比天上的星星还要明亮,还要温柔。她的声音,就像小时候听到的妈妈的声音,那么柔软,动听。他看着她,情不自禁的伸出手,抱住她。他将她越抱越紧,手掌把她的脑袋按在胸口上,力气很大,像是害怕不紧紧抱住她就会消失。

    秦梵音很柔顺的任由他抱着,她上了沙发,躺在他身边,便于他将自己更紧密更完整的抱在怀里。

    他将脑袋埋进她脖颈里,不停的蹭着,她感觉到颈部一片湿凉。抱着她的那个身躯很伟岸,可是在微微的发着颤,泄露出惶恐、不安。黑暗里传来低低的呜咽,不是正常人的哭声,很诡异很难听的声音,像是嗓子眼被什么堵住了,干裂的令人喘不上气。

    秦梵音听着这声音,眼泪瞬间滚了下来。

    她的手在他短发里穿梭,缓缓抚摸。他像个孩子一样依附在她身上,紧紧贴着她,哭的瑟瑟发抖。

    “别怕,老公。你犯了错,我陪你一起承受。”她的声音带着浓浓的鼻音,软糯,却又异常坚定,“你要偿还一辈子,我陪你一辈子。”

    他的双臂不停将她收紧,直到紧的不能再紧,她被勒得胸口发疼,一声不吭。

    过了许久,他终于镇定下来。

    又过了许久,他呼吸均匀,她估计他睡着了,轻轻抚了两下他的背,总算安心下来。

    秦梵音从邵墨钦怀里起身,下了沙发,去厨房里拿抹布。地上那摊呕吐物还得处理了,这大晚上的,她不想再麻烦佣人。

    她找出了两块抹布,一转身,发现邵墨钦就站在厨房入口处,倚靠着墙,湿漉漉的双眼直愣愣的看着她。

    秦梵音眨了眨眼,对他这眼神这气场不太适应。

    她怎么有种……被当成妈妈的错觉?

    “怎么醒了?”她别扭的问,走近他身边,伸手摸上他脑袋,还有点烫,“你先去洗个澡吧。”

    邵墨钦将她抱住,脑袋压在她肩膀上。

    “乖,去洗澡。”

    他抱着不动。

    “墨钦……”

    他抬起头,抱着她,往前走了几步,她连退几步,被迫靠在墙上。

    他捧起她的脸,嘴唇一张一合,动了四下,她看清楚了他的口型,他在说,“叫我老公。”

    秦梵音不好意思了。此一时彼一时。刚刚那是心中触动,为了安慰他,自己都把自己煽了一把。现在被他这么直勾勾的看着,一双墨黑深沉的眼睛,就这么盯着她……

    说好了有三个月的考察期!就算被爷爷坑了,也不能这么快投降。

    秦梵音抿着嘴巴不吭声。

    邵墨钦低下头,轻轻啄上她的唇瓣。他没有急着探入她口中,他慢慢的细细的啃着她的双唇,四片唇瓣轻轻摩挲,他伸出舌头在她唇上扫过,一点点的含着吮吸。

    他不急不躁,温柔细致,像是要好好品味这双唇的滋味。秦梵音被他弄的酥酥的,麻麻的,内心是崩溃的。这么撩拨人不行呀,要来就痛快点粗暴点嘛!

    秦梵音心头就像是被一根羽毛挠啊挠,越来越痒,越来越痒,痒死了,偏偏又爽不到点。

    她猛地别过脸,推开他,喘口气,瞪着他道:“男人拔刀就要见血!磨磨唧唧像个女人!”

    邵墨钦用无辜又受挫的眼神看着她。

    秦梵音把他推到外侧的沙发上,按倒,她欺身而上,双腿分开,双臂撑在他两侧。

    她俯下身,距离他越来越近,刚刚温情的气氛在一瞬间升温。她看着他水墨画般浓黑的眼清隽的脸,唇角满意的弯起,缓缓道:“你现在是我的人了,我有权利享受你的一切,包括……你的。”她的手指顺着他的脸滑向他的喉结,就像个技术娴熟的老司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