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V章

无影有踪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邵墨钦当即起身,拿着手机往外走。秦梵音莫名的跟在他身后,“怎么了?”

    邵墨钦停住步,看向秦梵音,牵起她的手,另一只手拿起手机输入:我有急事,要出去一趟。

    他把手机递到她跟前,秦梵音心里不开心,脸上淡淡应了句,“哦,那你去忙吧。”

    邵墨钦连早餐都没吃,大步离去,秦梵音坐回到餐桌上,看着自己精心制作出的摆盘,毫无食欲。

    明明说好了这几天都是休假,她请假了,他却要去忙……

    好像她的时间很不值钱一样。

    秦梵音心情低落,去琴房拉琴。

    一曲终了,门边响起掌声。

    秦梵音抬起头,看到门边的老者,马上站起身,心中犹豫片刻,还是叫了声:“爷爷。”

    特护将邵老爷子推进房间。邵老爷子挥挥手,特护退出去,为他们带上门。

    邵老爷子用双手滑动着轮椅,秦梵音赶忙放下大提琴,走过去帮他推动轮椅。

    秦梵音把他推到桌边,为他倒上一杯茶。邵老爷子环视四周,问她,“音音,对这个房间满意吗?”

    秦梵音点头,“爷爷有心了。”

    房里空间很大,上百平米,装潢如音乐厅,古典气息浓厚,架设了各种乐器,其中大提琴有五六把。而且房间的隔音效果特别好,坐在这里,只要关上门窗,听不到外界的任何噪音。拉上金色窗帘,是一个私密的古典的世界,拉开窗帘,一大面落地窗外是郁郁葱葱的绿色世界,令人心旷神怡。

    邵老爷子呵呵笑道:“从想要你们结婚开始,我就琢磨着啊,怎么让我的孙媳妇住进来更舒服。”

    秦梵音微微动容,“爷爷费心了。”

    “可我那个孙子,不让我省心啊。”邵老爷子长叹一口气。

    秦梵音微微抿唇。

    “音音,原谅我这老爷子自作主张了一回。”

    秦梵音以为他说的是他一手促成他们的婚事,正想着怎么应答,老人家递出了两个小红本。

    秦梵音一愣,这是……

    她伸手把两个小红本接过来,“结婚证”三个大字赫然出现在眼前,她心脏紧了紧,把本子打开。

    是她和邵墨钦的……

    秦梵音错愕的看着邵老爷子,“我们没有……”

    “我知道你们没领成。我那不省心的孙子,临时掉链子,这事儿确是他不对……”邵老爷子有些讨好的看着秦梵音,说道,“可定好的黄道吉日,不能就这么作废啊。我就托朋友帮你们把这个事代办了。原本你们也是高高兴兴的打算去领证,败兴而归,多不好。好事就得一路顺遂到底,改期改改改,得把好好的姻缘改散了。”

    “可是……”秦梵音就像挨了一记闷棍,想发飙面对的又是老人家,还是有病在身的长辈……

    “音音,你知道我为什么特别相中你做我孙媳妇吗?”

    秦梵音摇头。她的确不是很明白,在她和邵家没打过交道,邵墨钦对她更没好感的情况下,他们为什么要花千万聘礼娶她。

    “因为你是最适合墨钦的人。”

    “哪里适合了……”秦梵音低声嘟囔。那个人对她一点都不感兴趣好么。

    “你想知道他昨天是去见谁了吗?”邵老爷子转而问道。

    秦梵音毫不犹豫的点下头。虽然有种背后窥探人的感觉,可她真的太好奇有关他的事了。

    “墨钦这么多年一直在找人,找了整整二十年。”

    秦梵音马上在脑子里算了起来,邵墨钦今年34岁,那他就是从14岁开始找人?是谁,他要如此竭尽心力去寻找,过了二十年都不放弃?

    邵老爷子脸色凝重,缓缓道来,“事情发生在他14岁那年,他把一个4岁小女孩弄丢了……两家人苦苦找寻,没有结果。他每天都在查看有关拐卖儿童的新闻资料,看到的惨剧越多,心里罪孽越重,小女孩的家人把所有伤心愤怒都发泄在他身上,他承受的压力几乎把自己击垮……那时候总能听到他一个人在房里痛哭……”忆及往事,老爷子沉重的叹了口气。

    “他不顾家人阻拦,旷课,休学,到处去找人,只要有一丝希望,他都不肯放过。有一次追到乡下,遇上心狠手辣的人贩子,差点丢了一条命,幸好保镖去的及时。那次他在医院躺了几个月,身体渐渐痊愈,却落下了语言障碍,再也说不了话……”

    秦梵音听着,眼泪怔怔落下,少年的他承受这种变故和心理负担,该有多压抑多痛苦。

    “那段日子,是他人生最灰暗的时期,医生说他得了重度抑郁症。我们请心理专家给他疏导,时刻警惕着,就怕他有自杀倾向。我告诉他,只要活着,就有希望把人找回来,如果死了,这辈子就得带着这个罪孽入土。后来他终于想通了,他开始专心学业,壮大自己的力量。由于自身经历和接触到的那些事,他对拐卖人口深恶痛绝,事不关己也要插手,经他移交给警方的犯罪分子不计其数。这些年,从学生到创业者又到寰融掌舵人,他能力越大,对慈善投入的越多,竭尽全力帮助那些受害者……”

    秦梵音问:“他还没找到那个小女孩?”

    “没有。”邵老爷子摇头,“昨天有个跟当年丢失的小女孩情况极为吻合的人被带回来了,所以他情急之下,赶过去了。音音,这是困了他二十年的心结,你要谅解他。”

    秦梵音轻咬下唇,半晌,低低道:“对不起,我不知道……他没告诉我这些……”

    如果她知道,不仅不会生气,反而是替他高兴,她一定会乖乖等他回来。

    “二十年了,茫茫人海,天涯海角,找一个当年还懵懂无知的小女孩,无异于大海捞针。她是不是还活在这世上都难说……”邵老爷子长叹一口气,“我看这一次,他又得失望了。”

    秦梵音赶忙道:“我们不能这么想呀。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说不定,真的就是当年那个小女孩呢。”

    “但愿吧。”邵老爷子苦笑了两声,“找不到是灵魂的鞭挞、无休止的噩梦,找到了,又是艰难的移位,他必将为那个小女孩争取属于她的一切。这是他一辈子都会背负的枷锁。”

    一辈子……的确是一辈子。就算把人找回来,他也会对她的一生负责到底。她未来的人生有任何不幸,他都会算在自己头上。

    邵老爷子伸出手,抓住了秦梵音的手,“音音,老头子我确是自私了一回。我不忍心看我孙子一个人陷在泥沼里挣扎,我想有个人陪在他身边,在他难受的时候能陪他说说话,在他快要撑不下去时能拉他一把。是,他犯了错,但他这二十年没过过一天安心日子,他用自己的行动在赎罪。他做过那么多好事,上天也总该让他喘口气,让他有一次被救赎的机会吧?”

    秦梵音动了动唇,喉咙哽塞的说不出话来,眼泪滚滚而落。

    “音音,我相信你,一定能让墨钦得到幸福。”

    邵老爷子离开后,秦梵音去了书房,坐在昨晚邵墨钦坐的位置上,缓缓翻动着那份写满“老婆,对不起”的检讨书……

    两千遍,他叫了她两千遍老婆,说了两千遍对不起。

    这样就够了。

    她不知道能不能让他幸福,但至少,她能在他痛苦时,陪他一起分担。

    .

    办公室内,只有邵墨钦和顾旭冉两人。

    鉴定报告出来了,那个叫柳叶的并非是他要找的人,一切只是个恰巧,错误的指向,把两个不同身份的人交叠在一起。

    由于邵墨钦给过指示,只要能让她开心,怎么做都行。于是,几个女公关带她去购物,她去买了一堆黄金首饰的确开心了。然后,她趁着上厕所,带着那些金银首饰跑掉了。

    邵墨钦安排的人手在大力搜寻她。

    就算她不是他要找的人,既然她是被拐卖人口,还在那个家里遭受丈夫暴力,他就不能袖手旁观。他要把她送回自己亲人身边。

    邵墨钦坐在桌前,双手撑着脑袋,眉头深锁。

    顾旭冉翻动着那份鉴定书,苦笑了两下道:“不知道还以为你才是亲哥哥在找妹妹。”

    “这么多年了,一次又一次,我们都绝望了,你怎么还是不死心?”

    邵墨钦摇头。不可能,他不可能死心,永远不可能。

    “墨钦,有些事是命,命中注定的。你不是上帝,没办法左右命运。”顾旭冉一声长叹,“算了吧,过去的事就过去了。这么多年,我们也想开了,就算你把自己逼死也没用。别再没完没了的折腾自己,我看你老婆很好,跟她好好过日子吧。”

    邵墨钦站起身,盯着顾旭冉,脸色阴沉的打手势,“那是你妹妹!你怎么能说出这种话?什么叫算了!没找到她,我这辈子都不会算了!”

    “退一万步说,你把她找回来了,心愿怎么办?她在我们顾家做了二十年女儿,难道要把她扫地出门?”

    邵墨钦瞳孔骤然紧缩,像是有一触即发的巨大戾气。

    顾旭冉立即退后了一步,“不准动手!你特么打人非死即伤!老子不跟你玩!”

    .

    秦梵音在家里等了邵墨钦一天。她想联系他,又怕打扰他,强忍着牵挂他的心情,连信息都没给他发。

    傍晚时,佣人把邵璎璎从学校接回来。一家人一起吃晚饭。

    大家平常都忙,其实很难得坐在一起吃晚餐。今天是因为这是秦梵音嫁进邵家的第一天,为了表示对她的欢迎和尊重,特地陪她一起吃饭。

    可另一个主角却不见了……

    “墨钦去哪儿了?”杜若琪问秦梵音,“他没陪着你吗?”

    “他有事,在忙吧。”秦梵音淡淡笑道。

    “结了婚还整天不见人影。”邵益清皱起眉头,对秦梵音说:“你别跟他计较,他自由散漫惯了,坏毛病得慢慢改过来。”

    “嗯。”秦梵音点下头。

    邵时晖一直沉默的用餐。

    邵家长辈对秦梵音当真是很满意,漂亮大方,温柔贤惠,知书达理,不闹不做,难得的好媳妇。他们家虽然有钱,但邵墨钦那情况和他的性格,能娶到这样一个好媳妇,算是烧高香了。

    晚饭期间,邵璎璎在饭桌上表现很乖巧,但还是没有开口叫秦梵音妈妈。秦梵音也没介意。要一个6岁大的小女孩,尤其是已经对她带有偏见,从排斥到接受后妈,需要一个过程。

    饭后,秦梵音推着邵老爷子的轮椅,陪他在花园里散步。

    “音音,你是好孩子。”老爷子由衷道,“谢谢你。”

    “爷爷,我还要谢谢您呢。”秦梵音俏皮的笑,弯下腰,凑到他身边,说悄悄话般低声道,“您不知道吧,其实我早就对墨钦一见钟情了。我那时候还天天发愁啊苦恼啊,想着怎么才能接近他。现在可好了,名正言顺了。”

    邵老爷子开心的笑起来,“没想到啊,这臭小子还有点魅力。”

    “他魅力可大了!”

    老爷子笑的简直要合不拢嘴了,“喜欢就好……喜欢就好!那混小子要是敢欺负你,找爷爷!爷爷一定帮你好好教训他!”

    “嗯。我记住啦。”秦梵音笑眯眯应声。

    秦梵音把邵老爷子送回房间,往自己住的那栋别墅走。她手里拿着手机,边走边反复纠结,要不要给他发信息?要不要?要不要?

    走到门口,发现邵世晖就坐在门前的台阶上抽着烟。

    “时晖?”

    邵时晖抬头,对她笑了下,天边火烧流云,霞光映在他身上,将他的眉眼勾勒的风流如画。

    “有事吗?”秦梵音问。

    “坐啊。”邵时晖往一侧挪了挪,示意秦梵音坐在他身边的台阶上。这举动充满了孩子气,与他身上的西装革履和他风流潇洒的气质不太吻合,却又显得很可爱。

    秦梵音看着他,又问了一次,“有事吗?”

    “有。”邵时晖点头,“你坐下,我跟你慢慢说。”

    “什么事?”秦梵音坐到他身边。

    他拧灭烟头,弯起唇角看她,“我想学大提琴,你说像我这样的还来得及吗?”

    “来是来得及,学任何东西,任何时候都不晚……可是,你为什么要学大提琴?”秦梵音好奇的问。

    “喜欢啊,陶冶情操啊。”邵时晖说,“自从听你拉琴后,我就迷上了大提琴的乐感。我想培养这门兴趣,就怕年纪大了,来不及。”

    “兴趣跟年纪没关系。不过,你得找老师,自学是不行的。”

    “我眼前不是有个现成的吗?”他笑看她。

    “我教你?”她一脸意外。

    “不行吗?”他反问。

    秦梵音笑笑道,“不行,我不行,我教学水平不行,我可以给你介绍更好的老师。”

    “那多丢人,我一个大老爷们要是被其他人训话,尴尬癌都要犯了。跟自己嫂子学,学不会,被教训,都能忍。”邵时晖近距离看着她的眉眼,瞳孔里聚敛着不动声色的温柔,“你打我板子我都能接受。”

    “我真不行,这个任重道远。”秦梵音笑着拒绝。

    邵时晖看着她笑,跟着她笑。他正要说什么时,秦梵音的手机响了。

    她拿出来一看,邵墨钦打开的,心跳顿时快了几拍。

    她迅速接起来,“喂?”

    “喂,你是梵音吗?”

    听筒里传来的是陌生男人的声音。

    “嗯,我是。你是?”

    “我是墨钦的哥们秦旭冉,我们昨晚见过。”

    哦,是他啊,秦梵音对他很有印象。

    “你要不要过来一趟?把墨钦弄走?”

    “他怎么了?”

    “闹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