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V章

无影有踪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秦梵音扔下本子,豁然起身:“邵墨钦!”

    邵墨钦洗了把脸,从浴室出来。

    “你过来!”她颐指气使。

    邵墨钦泰然自若的走到她跟前。

    “这就是你的万字检讨书?”她拿起本子,递到他眼前。

    邵墨钦点头,用那种你还有什么疑问吗的眼神看着她。

    秦梵音看着满满几页纸重复的五个字加两个标点符号:“老婆,对不起。”只觉得头都炸了。

    “这就是你的深刻反省?这就是你的态度?”

    邵墨钦颔首。

    “好了,我明白了,你就是消极抵抗,根本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秦梵音甩下本子,气冲冲的往房外走。

    走到门边时,邵墨钦拉住她的手。“你放开我!我不想理你了!”秦梵音想甩开,邵墨钦紧紧攥住,另一只手转过她的身体,迫使她面对他。一旦他开始使用蛮劲,她就被动的束手无策。

    身体动不了,她只能用嘴攻击,“你态度这么恶劣,我不会跟你结婚!你根本就不是诚心道歉!你这是存心气我!我……唔……”嘴巴猝不及防被他堵住。

    邵墨钦将她抵靠在门上,趁着她说话的功夫,舌头轻而易举伸进她嘴里,直接缠上那喋喋不休的小舌头。

    混蛋!秦梵音瞪大眼,在心里骂道,混蛋混蛋混蛋啊!自己说不了话都不准别人说话了!

    秦梵音一脸悲愤又无可奈何,邵墨钦是绝对强势且相当沉醉。吻过几次后,他越来越有心得了,先用力吮吸那香甜的舌头过个瘾,接着舌尖在她口里上下扫荡,每一处都不放过,等到搜刮个遍后,再缠上她的舌头时轻时重的细细品位。

    秦梵音被他吻得浑身发软,心跳紊乱,毫无招架之力……

    起初的抵抗彻底被激吻的滋味征服,她不由自主的环上他的脖颈,想要距离他更近一些,更近一些,两人的身体紧紧贴靠在一起,仿佛生而为一体。唇舌相濡的水声,混杂着粗重的喘息声,在寂静的清晨里格外清晰,催生了更加激烈的躁动。

    在事情一发不可收拾前,邵墨钦放开了秦梵音。

    他坐到沙发上,把她抱到他腿上坐着。

    秦梵音浑身虚脱,倚靠着他,还因为那个吻晕晕乎乎剧烈喘气,邵墨钦拿起手机,输入。

    秦梵音的手机响了下。邵墨钦起身去把她的手机拿过来,递到她手上,再次把她抱到自己腿上坐着。

    秦梵音划开手机,只见他发来的一条微信:“我对这份检讨很满意,你认为问题在哪里?”

    秦梵音没有说话,直接在微信上回复:“你还好意思说满意?!我让你写检讨,你通篇都用重复的话敷衍我!!这难道不是消极抵抗的态度吗?!!!”她连打几个感叹号,表达自己强烈的情绪。

    邵墨钦发送:“一万字,两千句,每一句都是我想说的话。”

    秦梵音靠在他肩头,看着手机上发来的消息,微微怔住。

    他的消息又来了,“老婆,对不起。”

    第两千零一句对不起……秦梵音盯着屏幕上“老婆”那两个字,又想到笔记本上,一眼看去密密麻麻的“老婆”,不经然的,心里酥酥的,又甜甜的,像是有一颗巧克力融化在了里面。她的指尖在手机后壳上摩挲着,唇角微微翘起,一时间不知道回什么。

    耳边是手指按键的声音,秦梵音悄悄抬眼看去,他靠在沙发上,一手揽抱着她,一手拿着手机在打字,眉眼微垂,表情认真,下颚弧线很迷人。

    两人挨坐在一起,他不能说话,只能用这种方式表达。秦梵音突然又心疼了。她将脑袋在他胸膛上轻轻蹭了两下,垂下头,看着自己手机屏幕上的话。

    一万字,两千句,每一句都是我想说的话……

    老婆,对不起……

    心里又快要荡漾起来时,秦梵音暗暗轻哼,还没嫁呢,谁是你老婆!

    一声轻响,又一条信息发来。

    “一句话十秒钟,两千句两万秒,我写了五个半小时,中途冲了一杯咖啡提神,停下来听了两首曲子休息,一共用了六个小时。从昨晚十点半写到凌晨四点半。我很认真,没有敷衍,不是消极抵抗。”

    秦梵音把这句话反反复复看了三遍。第一次,她感受到了他对她的重视。这是什么感觉呢?很满足,满足的像是全世界都在对她示好。但又有了歉疚和心疼……

    她放下手机,垂着脑袋靠在男人硬实的胸膛上,低低呢喃:“不好意思哦,我刚刚态度太差劲了……”

    他为了给她写检讨都熬夜了,到现在才睡几个小时,秦梵音拿起手机一看,现在是七点,他才睡两个半小时!

    她马上从邵墨钦身上站起来,急道:“现在还早,你再睡一会儿吧。”

    邵墨钦摇摇头,用嘴型道:“睡不着了。”

    他从沙发上起身,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以示自己没事。

    他牵起她的手往门边走,秦梵音顿住步,两只手拽住他的手掌,一脸期盼的看着他,“你就再睡一会儿嘛。你睡觉的时候喜欢听拉琴对吧?我可以拉给你听。”

    邵墨钦对上她的眼神,不由自主的,点下头。

    邵墨钦往沙发边走,还没躺下,秦梵音扯了下他的睡袍。他疑惑的回头看她。

    秦梵音说:“反正我现在也不睡,你去床上睡嘛。”

    邵墨钦唇角弯了下,睡到床上。

    秦梵音从邵家为她特地准备的琴房里拿出一把大提琴,回到卧房。

    邵墨钦躺在床上,她坐在床边不远处,架起大提琴,为他演奏舒缓宁静的《memory》。

    邵墨钦侧过身子,看向床边拉琴的人,她身后的窗帘拉开了一部分,晨光落入房中,笼罩在她身上,晕出一圈浅淡的光晕。

    邵墨钦微微眯起眼,专注的看着她。她拉琴很投入,投入到忘了他这个听众,他莫名的有点吃味,随即又自嘲般的笑了笑。

    优美的大提琴曲在耳边缠绵回荡,仿佛山谷和森林,大海和草原……

    渐渐的,邵墨钦闭上眼,进入了梦乡。

    “墨墨,这是什么声音?”

    “大提琴的声音。”

    “好好听,我好喜欢!”

    “那愿愿以后去学大提琴。”

    “好呀好呀!等我学会了,拉琴给墨墨听!”

    “墨墨,这是妈妈昨天给我买的糖,可好吃了,我留了一半给你……”

    “墨墨,你陪我,陪我……”

    “墨墨,我拉琴好听吗?”在他眼前活蹦乱跳的小女孩,突然长大了,变成了另一张脸。

    她坐在他身前拉琴,笑容又甜又美,黑白分明的眼睛里荡漾着缱绻柔情,“墨墨,你喜不喜欢我?我可喜欢你了,喜欢到不顾现实、不计功利、不问值不值得……”

    这是……她的脸……

    他妻子秦梵音的脸……

    怎么回事?小心愿怎么会变成他妻子?

    突如其来的心慌、莫名其妙,像是有什么狠狠敲打着心房,她还在对他笑着,“墨墨,你娶了我……我以后天天给你拉琴好不好……”她的声音越来越模糊,整个世界变得摇摇欲坠,邵墨钦在强烈的心悸中猛地睁开眼。

    梦里的那张脸,清晰的出现在眼前……

    秦梵音盘腿坐在他身侧,正弯着腰,双手在他脑袋上按着穴位。

    见他怔怔看他,她微微弯唇,“醒了呀?我看你睡眠质量很不好,在梦里紧紧皱着眉,我就想帮你舒缓一下。”

    他抓住她的手,放在胸膛上。秦梵音感觉到手掌下的那个地方,心脏在噗通噗通的跳动着。

    他攥紧她的手,按着胸口,像是那样就能把他狂跳的心按回去。喉结上下滚动,他动了动唇,想要说什么,嘴巴里只发出混沌的浊音。

    像是这才由梦境中清醒,意识到自己不能说话,邵墨钦眼神黯了下,放开她的手,缓缓坐起身,下床。

    这是秦梵音第一次见邵墨钦想要开口说话,当她听到他发出艰难混沌的浊音时,心里像是被什么狠狠拉扯扭绞,疼的她难受。

    她很想问他,你是天生不会说话还是后天遭遇了什么伤害说不了话?为什么你每次睡觉时,都会露出这么痛苦的表情?你为什么会跟璎璎妈妈分开,独自带着孩子?

    他身上有着太多她不了解的过去。她的感情来势汹汹,不顾一切,冲动又茫然。

    秦梵音问自己,她该怎么走近他,感受他,分担他的喜怒哀愁?

    领证前,两人在双方家长的强烈要求下,把后三天的日程都排空了。用他们的话说,虽然只是领证,还没有大办喜事,但毕竟是新婚燕尔,得有个新婚的样子,放个短假,好好陪对方几天。

    秦梵音对邵墨钦说:“你再休息一会儿?我去做早餐。”

    邵墨钦点下头。

    秦梵音离开后,邵墨钦仰躺在床上喘气。

    为什么会做这样一个梦?明明长大后的心愿是他见过的那个人,被拐卖到农村去,已经成为三个孩子的妈。为什么会梦成秦梵音?因为心里的罪恶感吗?

    心愿不该是现在这样……

    他毁了她的人生,自己却妄想得到快活幸福?

    餐厅里香气四溢,邵墨钦换好衣服下楼,秦梵音端出做好的三明治。

    邵墨钦刚坐下,电话响起,助理的声音在那边急切的响起,“邵总,她人不见了!”

    邵墨钦当即起身,拿着手机往外走。秦梵音莫名的跟在他身后,“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