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V章

无影有踪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秦梵音在一旁睨着他,总觉得在他眼里看到了一种壮士断腕般的悲壮。

    片刻后,他将手机递给她,上面写着:我选一。

    半天就这三个字,看这纠结劲儿,秦梵音一声轻哼,“那就看你接下来三个月的表现了,检讨书今晚得写好,明天起床的时候我要看到。”

    邵墨钦输入:可以去换衣服了吗?

    秦梵音站起身,由衣架上拿起那套红色礼服裙,进了浴室。

    她进了浴室之后,邵墨钦像是终于松了一口气,马上脱下自己的衣服,j/y包在里面,又湿又脏,很不舒服。他穿上酒店的浴袍,给助理发信息,吩咐他们送衣服。由于房间里已经备好一套新郎礼服,他要的只是内裤。

    助理郑华看到这个信息时,愣了好一会儿,随即笑了。这得战况多激烈啊,这么一会儿工夫,连小内内都阵亡了。助理回想着秦梵音温柔典雅的模样,不由得暗叹:人不可貌相啊!这不就典型的出门是贵妇,床上是荡.妇!他们boss可真是娶到宝了!

    邵墨钦坐到书桌前,翻开记事本,拿起一支笔。中性笔在指间打转,他微微蹙眉,一万字,一万字……他人生中亲手写的最长的文章是高考作文,八百字。

    这整整一万字,还得是罪己诏……

    邵大总裁眉头深锁,突然间深感娶老婆的艰辛。

    “诶,你过来下,帮我把拉链拉上。”秦梵音出了浴室,走到房里的欧式落地镜前。

    邵墨钦放下笔,走过去。

    秦梵音这件礼服裙的设计很时尚,高腰修身,不及膝盖的短裙摆,外面缀着一层迤逦薄纱。浓郁的中国红,包裹着她婀娜有致的高挑身段,性感,优雅,大气。

    邵墨钦看着她的背影,目光落在她的长腿和纤腰上,眼里闪过惊艳,脸色却不太高兴。

    他的老婆,穿成这样给别人看……

    邵墨钦走到身后,秦梵音将长发撩到肩膀前,一大片雪白的美背在他眼前坦露,精致的蝴蝶骨,清晰的脊线,可爱的腰窝……邵墨钦喉结上下滚动,目光像是着了火。

    “你干嘛呀?”秦梵音娇嗔,邵墨钦才意识到自己的手已经抚上了她的背。

    他略有些不自在,身体紧绷,可手没有拿开。这细腻嫩滑的触感,是他碰过的手感最好的东西……

    他的手一点点的往前滑,想要体会更加丰腴的触感……

    “我让你帮我拉拉链!”秦梵音侧身躲开,不满的瞪了他一眼,“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信任呢?”

    邵墨钦尴尬的站在原地,像是要做坏事的人被抓了个正着,那个地方很突兀的将浴袍撑起来了。

    秦梵音瞟了一眼,想到之前隔着布料都能感受到的灼热坚硬,脸红了下。她随即义正言辞道:“我警告你哦,我们现在什么关系都没有,既没有结婚,也不是恋人,你别对我动手动脚。你得尊重我。”

    “……”邵墨钦除了沉默,还是沉默。他也只能沉默。

    秦梵音背过身,“帮我拉上。”

    邵墨钦靠近一步,为她把拉链拉上。他的动作很小心,拉的缓慢又认真,将那片诱人的风光藏好在衣料里。

    秦梵音从镜子里偷窥他的表情,见他心无旁骛一本正经,佯装不经意的往后退了一步,两人贴近,顿时撞到那个硬硬的东西……

    邵墨钦脸色微变,往后退了一步。秦梵音又诧异又想笑,这还挺持久啊。她清了下喉咙,浮着红晕的脸上是绝对的严肃,眼里还带着嫌弃,“邵总,没想到你是这样的邵总。”

    邵墨钦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此时的他,就像一个青春躁动期的少年,不知道如何应对激增的荷尔蒙和冲动。

    他强撑着高冷的气势和面无表情的脸,往后退了几步,背过身,不再让自己的弟弟那么明目张胆的对着她。

    门外恰好响起敲门声,助理来送衣服了。邵墨钦准备去开门,一看自己的状态,只得拿起手机给秦梵音发信息:“帮我开门,拿东西。”

    秦梵音接过助理递来的袋子,边往里走边好奇的拿出来看,“什么东西呀?”

    还没拆开包装盒,被邵墨钦一下子拿走,跟抢似的。秦梵音愣了愣。邵墨钦拿着盒子,从衣架上取下男士礼服,进了浴室。

    过了好一会儿,邵墨钦才从里面出来。秦梵音上下打量着他,合体剪裁的碳色西装包裹住他挺拔的躯干,那是不逊于国际男模的身材水准。性感的喉结下戴着红色暗纹领结,与他白皙的肤色清隽的面容极为合宜,整个人散发出优雅矜贵的禁欲气息。

    秦梵音在心里给他装逼的气质打了满分,微笑道:“这么久,看来是解决好了?”

    邵墨钦嘴角抽了下,尴尬来的猝不及防。

    她又笑眯眯的问:“那我们现在可以出去了?”

    邵墨钦恢复一脸冷清,踱步上前。两人一道离开房间。

    进入宴会厅时,秦梵音很自然的挽住了邵墨钦的胳膊。这对璧人再次出现,很快就被亲友们围堵。由于邵墨钦不会说话,邵益清陪在他们身边,为秦梵音介绍人。

    大厅一角,杜若琪看着姗姗来迟又鼻青脸肿的邵时晖,很不高兴的问:“你这是怎么回事?”

    邵时晖扯扯唇,身上带着浓浓的酒气,漫不经心道:“在酒吧里遇到几个流氓,看不顺眼,教训了他们一顿。”

    “你哥结婚的日子,你不赶来参加晚宴,跑去酒吧玩,还跟人打架!”杜若琪简直气急败坏,“你到底是哪根筋搭的不对了!”

    “他结婚关我p事。”邵时晖冷冷淡淡道,一脸不屑。

    杜若琪表情一变,迅速四下扫视,见周边没人,才放下心,又将邵时晖拉的更远了些,低声道,“那是你哥,说话注意点!”

    “呵……”邵时晖冷冷扯动唇角。

    杜若琪抓住他的手,低声叮嘱,“这几年表面上的事还是得做好。”

    邵时晖懒洋洋的靠在墙壁上,身穿红色礼服裙的女人走入他的视线,他微微眯起眼,盯着她诱人的身材。平日里穿着浅色长裙的她如仙女般清新古典,今晚的她火红妖娆,一双大长腿欲露还休,收紧的腰肢,高耸的胸部,带来春光乍泄般的极致性感。

    杜若琪还在耳边唠叨,他站直身,笑笑道:“我得去给新人道贺。”

    他从经过的侍者手里取过一杯葡萄酒,走向那对新人。

    “恭喜。”邵时晖分别跟邵墨钦和秦梵音碰了下杯。

    秦梵音有点窘,之前还在他跟前信誓旦旦的说不嫁邵墨钦,转眼就跟人出双入对了……

    秦梵音掀起唇角,带着歉意的微笑,“谢谢。”

    邵时晖简单寒暄后就走开了,兄弟两人之间的气氛不冷不热。秦梵音把邵墨钦带到一旁,低声道:“之前是我在时晖跟前发牢骚,说了很多你的坏话,哭诉自己被你欺负,他才会帮我……”

    邵墨钦扯了扯唇,表情不辨喜怒。

    秦梵音唯恐自己闹这事害得他们兄弟不合,又道:“你不能因为他帮理不帮亲,对他抱有成见。”

    邵墨钦见她神情略带焦灼,伸手揽住她的肩膀,轻轻拍了两下,以示他明白了。秦梵音这才放下心来。

    顾旭冉携太太李雯伊走上前,对新人道贺。他主动跟秦梵音自我介绍道:“我跟墨钦是多年的好哥们,从小一起穿着开裆裤长大的。我盼他结婚是日也盼夜也盼,盼星星盼月亮,我儿子都打酱油了,他还单身。今年我儿子上小学,他终于把媳妇娶上了。”

    秦梵音瞅一眼邵墨钦,抿唇笑了下。

    顾旭冉握住秦梵音的手,“感谢你,音音同志,你拯救了一个即将人道毁灭的处男。”

    秦梵音惊愕的瞪大眼。邵墨钦脸色一沉,一记凌厉的眼神朝顾旭冉剜去。

    “啊……开玩笑,开个玩笑……”顾旭冉顿时改口了。

    “这个玩笑有够离谱哦。”秦梵音笑道,“墨钦的女儿也要上小学了。”

    “呵呵……是啊……”顾旭冉干笑着。

    没说几句,顾旭冉带着太太走开了。转身后,他摸了摸鼻子,诧异的想,难道他没告诉自己老婆邵璎璎的来历?他这是怎么想的,不怕影响夫妻感情吗?

    “墨钦的夫人真美。”李雯伊由衷叹道。

    “必须啊。”顾旭冉说,“不然怎么征服那座万年冰山。”

    “我总觉得好像在哪儿见过她,很熟悉的感觉……”

    “她是大提琴演奏家,可能你以前看过她的演奏会。”

    “或许吧……”

    秦梵音跟邵墨钦周旋在宾客间,突然想到什么,问道:“你女儿呢?她没来吗?”

    邵墨钦目光逡巡一圈,牵着秦梵音的手走向杜若琪,对他打手语,“璎璎呢?”

    邵家的人为了适应邵墨钦的节奏,基本上都懂一些手语。杜若琪微怔,回道:“璎璎在家。你爷爷怕她捣乱,没让她过来。”

    邵墨钦脸色沉下去。

    秦梵音提议道:“要不安排人去把她接过来?”

    邵墨钦牵起秦梵音的手,大步往外走。

    “去哪儿?”

    他拿出手机打字,给她看,“回家。”

    秦梵音顿住步,说:“我知道你担心璎璎一个人在家,你先回去吧,给她带上好吃的。”

    他再次输入,“一起回去。”

    “不行。”秦梵音抽出手,坚决的摇头,“我爸妈和弟弟都在这儿,我还得陪他们。你先回去照看璎璎,这边有我在就行了。”

    邵墨钦看了她一眼,点下头,转身离去。

    秦梵音站立原地,目送他的背影离去。他心系自己女儿,并没有错。可她心里那种滋味……不知道怎么形容,总之并不好受。

    邵家别墅,邵璎璎趴在自己房里哭的嗓子都快哑了,佣人在一旁安慰她,给她送上好吃的,被她挥手掀翻。

    她跳下床,摔着房里的东西发泄,双脚踩踏着滚在地面上糕点,一脸戾气的哭骂道:“是那个恶毒的女人!她抢走我爸爸!她跟爷爷太爷爷串通起来,把我关在家里!以后她就要爸爸丢了我!恶毒的坏女人,去死去死去死……”

    “璎璎,你不能这样,她就要做你妈妈……”

    “我有妈妈!我爸爸在找我妈妈!我不要认那个恶毒坏女人做妈妈!”

    “璎璎,你这样爸爸会不高兴的……”

    门外响起脚步声,邵璎璎面色一喜,“爸爸回来了!”

    她往门边跑去,房门被推开,邵墨钦出现在门口,邵璎璎扑倒他腿上,哭着喊:“爸爸……爸爸……”

    邵墨钦将邵璎璎抱起来,轻轻拍着她的后背,他的目光在室内扫过,一片狼藉令他微微蹙眉。

    邵璎璎紧紧搂住他的脖子,抽噎道:“爸爸,你是不是要把璎璎丢掉……”

    邵墨钦敛眉,将邵璎璎放到床上,面色严肃的对她打手势,“璎璎,你是爸爸的女儿,不会有任何人把你丢掉。以后还有妈妈跟我一起爱你。”

    我才不要那个恶毒的坏女人当妈妈!邵璎璎心里想,脸上很委屈,哭着说:“我以为爸爸结婚了就不要我了……他们把我关在家里,不让我见爸爸……我好害怕……”

    宴会厅里,秦梵音陪双方父母应对着宾客。邵益清听说邵墨钦提前回去了,气的不行,又无可奈何。还好晚宴已经进行半程,该见的人也都见了。

    秦梵音独自走到窗边休息,邵时晖走到她身边,啜了一口酒,看着窗外浓重的夜色,问道:“这就是你最后的决定?”

    秦梵音没有解释什么,只是很抱歉的说:“时晖,今天谢谢你陪我,也谢谢你为了帮我不惜跟你哥对峙。但这样让我心里很不好受。你们是一脉相承的亲兄弟,我不能因为自己的感情问题,导致你们兄弟交恶。”说着,秦梵音转过头,很诚恳的看着邵时晖,“以后我跟你哥的事,你别再过问了。谢谢。”

    邵时晖笑了两下,说:“好。”

    明明说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狠心话,看着她那张脸和她真挚的眼神,竟然让人对她恨不起来。邵时晖晃动着手里的高脚杯,淡淡道:“今晚我冲动了,不该跟我哥动手。你放心,以后不会了。”

    “不,今晚是他不对,他不该先打人。他可能是因为不能说话,解释不了,心里着急才……真的对不起,以后我会管着他的。”

    这语气里浓浓的两口子的感觉,令邵时晖的眼神不经然下沉。

    他面色如常,若无其事的笑了笑,“没什么。我们以前经常干架闹着玩,你别有心理负担。”

    晚宴结束后,秦梵音父母再不舍也只能泪眼汪汪的送别女儿。车上,王梅和秦山一左一右的坐在她身边,王梅拉着她的手千叮万嘱,让她在婆家要乖巧懂事,讨人喜欢。

    秦梵音没有说出真相,她知道这话一旦说了,对两边的长辈都是重磅炸弹,又得是一场鸡犬不宁。

    秦山长叹一口气:“后妈不好当啊……”

    “还好不是儿子,丫头迟早是要嫁人的。”王梅说,“你赶紧跟他生一个大胖儿子,以后你们有自己的孩子,还是个儿子,那丫头就会失宠。”

    秦梵音倍觉荒谬,笑了下,“妈,你当这是宫心计啊,我还得生个儿子去争宠?”

    “结婚了哪能不要儿子,早生早好……”

    秦梵音无语。

    跟家人道别后,她来到邵家别墅。

    邵老爷子身体不适,婚宴中途就回来休息了。邵墨钦父母对那些重要亲友迎来送往。邵时晖没有回家,离开宴会厅后转道去了酒吧。

    这是秦梵音第一次进邵家门,没有另一半陪伴,只有佣人的带领。

    其实她可以给邵墨钦打电话,让他来接她。但她固执的不想打,在他主动联系她之前,她不想联系她。

    邵家的联排别墅很大,考虑到邵墨钦结婚后需要更多空间,家里特地给他安排了一个独栋别墅,作为他和秦梵音的二人世界。

    秦梵音在佣人带领下,进了别墅,上到二楼婚房门口。

    她敲了两下门,没人应声,推开门,布置得浪漫气息十足的婚房里,空无一人。

    秦梵音想了想,问道:“璎璎的房间在哪里?”

    佣人带着她去了另一边别墅楼。三楼的儿童房里,男人陪小女孩坐在沙发上,小女孩窝在他怀里看动画片,看的咯咯直笑,男人一手帮她拿着薯片,一手端着个平板在看什么。

    “爸爸,亲亲……”小女孩撒娇。他一转头,女孩抱着他的脖子在他额头上用力亲了下。

    秦梵音推开门时,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天伦之乐的场景。

    她站在门边,突然觉得自己的出现会特别多余。正犹豫着要不要打道回府时,邵墨钦听到动静抬起头,看到她了。

    邵墨钦立即抱开邵璎璎,起身走过去。

    邵璎璎看到门边出现的人,在心里骂道:狐狸精!不要脸的坏女人!

    秦梵音退出房外,邵墨钦跟出房外,带上门。

    他拿出手机,打了一句话,“回来怎么不提前告诉我?”

    “你不是要陪孩子嘛,不浪费你的时间了。”秦梵音漫不经心的笑了笑,“反正我们也不是真结婚,你不用那么周到。”

    她转身往楼下走,边走边说:“我困了,过去睡了。你自己安排吧。”

    邵墨钦转身回到邵璎璎房间。

    秦梵音在楼梯上顿住步,看到男人的背影进入房间,心里的无名之火无处发泄,用力踢了下栏杆。这一踢踢到她的脚趾头,疼的她眼泪都快飙出来了。

    不想再丢人现眼,她跳着脚下楼了。

    邵墨钦回到房里,关掉电视,对邵璎璎比划:“该睡觉了。”

    邵璎璎期盼的看着他,“爸爸,你陪璎璎一起睡好不好?”

    邵墨钦摇头,打手势:“璎璎是大孩子,得学会独立。”

    “爸爸是要去陪后妈吗?”

    邵墨钦点头,又打手势,“明天见她要叫妈妈。”

    邵璎璎扁着嘴说:“可是后妈比璎璎更大,后妈为什么不独立,要爸爸陪……”

    邵墨钦比划,“因为爸爸妈妈是夫妻,夫妻就要相互陪伴。以后璎璎长大了,嫁人了,璎璎的丈夫也会陪伴璎璎。”

    邵墨钦比划完,自己都愣住了。

    邵璎璎似懂非懂的看着他。

    夫妻……这个词一下一下的在邵墨钦的心房里跳动起来。

    突然间,他极其强烈的意识到,今天是他结婚的日子,他有妻子了。

    秦梵音回到婚房里,进浴室卸妆洗澡。

    洗漱完毕后,她穿着睡衣倒在床上,脚趾头还在疼。

    她揉了揉酸胀的眼睛,苦笑着对自己说,自己作死选的路,跪着也要走下去。

    先撑满三个月吧,算是给两边家人一个交代,到时候真要分开,还能以合不来为理由。

    秦梵音躺在床上胡思乱想时,门边有了动静。她立马闭上眼。

    房内大灯是关着的,只有一盏淡淡的紫色壁灯。

    进来的人没有开大灯,在幽暗的光线中走到床边。

    秦梵音不想跟他沟通,决定装睡。

    一侧有明显的塌陷感,男人躺到了她身旁。

    他的手臂从她脑袋下面伸过去,秦梵音闭着眼都能感觉到有一道目光在盯着她看。男人的呼吸声距离她越来越近。

    什么意思?……要亲她?

    凭什么啊!她今天憋了一肚子火,到现在就没顺过气,他还想亲她?

    男人的嘴唇刚碰到她的唇,秦梵音脑袋猛地往一边移开,瞪着他道:“邵总,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信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