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V章

无影有踪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邵墨钦在掌声中放开了秦梵音。她胸膛起伏,贪婪的呼吸着新鲜空气,身体瘫软在他的臂弯里。

    “现在这些年轻人啊,真不害臊……大庭广众之下,说亲就亲……”邵老爷子一脸嫌弃状,却又笑得合不拢嘴。

    邵墨钦单身这么多年,没有恋爱对象,没有绯闻对象,身边干净的连个异性都没有。他心里的确担心过,这大孙子是不是遭受刺激后,导致心理异常,真如外界传言,成了爱无能性冷淡。眼下看他跟他媳妇吻得这么火热,老爷子心里这块大石总算是放下了。

    他笑眯眯的对身旁的儿子道:“这小一辈的婚事啊,就得靠咱们多操心,拉一把。等墨钦的婚事尘埃落定,就到时晖了。”

    邵益清目光四下看了看,这才发现,今晚一直没见到时晖。他问杜若琪:“时晖呢?”

    杜若琪已经私下联系邵时晖多次,手机关机,秘书找不到人。她心里着急,脸上笑着道:“像是有个国外的重要客户要接待。”

    “什么客户能比他哥的婚事重要。主次不分。”邵益清不悦道,“联系他,让他赶紧过来。”

    杜若琪连连应声。

    邵墨钦放开秦梵音后,将她打横抱起,在侍者的带领下,前往更换礼服的房间。

    这是特地为新人休息准备的套房,被布置的像是新婚洞房,房内充斥着浓浓的粉红气息,鲜花,红毯,蜡烛,香槟,一应俱全,圆形大床上用红色玫瑰花瓣铺出一个心。

    秦梵音被带进来,看到房里的摆设,脸色又红了几分。邵墨钦也流露出一丝不自在。

    他将她放下,侍者适时的退出去,为他们带上门。

    秦梵音迅速与邵墨钦拉开距离,冷着脸道:“我说了,我不跟你结婚了。”

    邵墨钦拿出手机,输入。

    很快,秦梵音的手机响了下,他发来一条微信,“为什么?”

    秦梵音啼笑皆非,他问她为什么?他是真傻还是装傻啊?

    秦梵音很认真的看着邵墨钦说:“因为你没有把我放在妻子的位置上。我不要顶着妻子的头衔,做一个路人甲。”

    邵墨钦沉默了一会儿,再次输入:“你想怎么样,具体说清楚。”

    秦梵音一看他的回复,简直气结,语气愈发冷淡了,“大路朝天,各走一边,以后再无瓜葛。”

    他迅速回了两个字,“不行。”

    没等她回答,又输入一句,“你可以提任何要求,但不能悔婚。”

    “我的要求是一拍两散。”

    “不行。”

    “你说不行就不行,凭什么!”秦梵音气的把手机甩开,不看他的消息了。

    领证的时候把她晾在一边,回来就强拖强抱强吻,他要结婚就非得结婚,没有解释,没有道歉,没有哄她,只有冷冰冰的强硬态度,高高在上的颐指气使,好像天上地下为他独尊地球就得围着他转。这样的男人,她要来做老公,是嫌自己命长,想被气死!

    “我就不结婚!”秦梵音被邵墨钦气炸了,怒气冲冲道,“我就不结,你能把我怎么样?你要把我绑去民政局领证吗?我现在就出去当着你们邵家所有亲友的面说我不结这个婚了!你以为你是谁?我心情好就嫁给你,心情不好,说不嫁就不嫁!怎么样?你还要对我打击报复吗?”

    邵墨钦看着眼前这个像头发怒的小狮子的女人,小巧的鹅蛋脸涨的通红,眼睛亮的逼人,嘴巴一开一合一开一合的教训他,可是她的声音太甜了,甜到即使加大音量训人,依然很好听,没有丝毫杀伤力。

    邵墨钦很安静的听着秦梵音训话,她气势汹汹的说完,要离开房间时,

    秦梵音气势汹汹的说完,见邵墨钦一直很安静的站在一边看着她,以为他终于反悔了。她一声轻哼,往房间外走。

    还没摸上门把手,男人从身后将她抱住。

    “你放开我……这样真的很烦……”她挣扎着,邵墨钦转过她的身体。他拿着手机想让她看屏幕,她扭过头不看,“你放开我……我要回去……你烦不烦啊……”

    邵墨钦扳过秦梵音的脑袋,迫使她对上他的手机,这强势逼迫的态度使她更加怄火,挣扎不开,索性闭上眼。她闭着眼睛,一脸偏要唱反调的任性,“我就不看!我现在不想跟你说话!你让我走!我说了不嫁就是不嫁,我也不喜欢你了,我……唔……”

    邵墨钦说不了话,气的扔掉手机,直接堵住她那双不停开合的小嘴。舌头直捣黄龙,缠住了她的舌头。秦梵音蓦地瞪大眼,就见男人浓密的眼睫毛在眼前扑闪扑闪的颤动着。

    她踢他,他将她抵靠在门上,身体压在她身上,双手钳制着她的脑袋,逼得她一动不能动,只能被他死死纠缠……

    起初只是为了堵住她的嘴巴,可一旦侵入那小嘴中,就变得愈发干渴,越想索取。刚刚在大厅里被他拼命克制的,又一次迅速燃起,他抽动喉结,不停的往她身上蹭着。

    秦梵音的理智在生气,身体却根本不受大脑控制,在他的强风暴雨之下,痉挛不止,酥到颤栗。

    他是她第一个亲密接触的男人,他的身体、他的气息仿佛对她有着与生俱来的吸引力,不需要任何技巧,凭借最原始的粗暴就能剿灭她所有的意志力。

    片刻后,邵墨钦放开她的唇,脑袋压在她肩头大口喘气。她虚软的身体被他托抱着。

    秦梵音缓过神,意识到刚刚做了什么……窘迫的恨不得刨个地洞钻进去。

    她居然让他蹭着她嗨了,而她自己也嗨了……这都是有多饥.渴……

    秦梵音生无可恋的推开邵墨钦,走回到房里,一头栽到床上。好心烦,真的好心烦。她怎么这么肤浅,这么没有节操,对那种粗暴野蛮的吻毫无抵抗力不说,对那个男人的都产生了浓浓的兴趣……

    邵墨钦走到床边,俯在她身侧,转过她的身体,一看到那张放大的俊脸,秦梵音吓得立马伸手挡住自己的脸,“不准再亲我了!”她的嘴巴很酸舌头很痛啊……

    手背被压上冰凉的东西,她知道是手机……这一次,她乖乖的松手,拿起手机,看他写的话。

    “不能悔婚。我要对你负责。”

    呵……负责?秦梵音问道:“对我耍流氓了,要负责吗?”

    邵墨钦很认真的点头。

    秦梵音:“……”这男人倒是实诚。

    邵墨钦拿过手机,又输入一句话,“换衣服,出去吧,大家在等着我们。”

    “我可没要你对我负责。”秦梵音甩开手机,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邵墨钦又一次压在她身上,她赶忙伸手捂住他的唇,威胁道:“你敢亲,我要你一辈子都负不了责!”

    他抓住她的手,亲了下她的掌心,将她揽抱着坐起来。

    他的双臂蛮横的将她圈住,使她靠在他怀里。秦梵音懒得挣扎,经过今晚几次角逐,她充分彻底的认识到男女体力上的差距,尤其是她跟他,无异于螳臂当车。

    对于这样的男人,不能力敌,只能智取。

    秦梵音眸光流转,略作思忖后,说:“总之,你要我现在乖乖跟你领证是不可能的,因为我对你没信心了,我不想做你的妻子。”

    邵墨钦眼神黯了下去,心里有种不知名的难受在折磨着他。

    “但是,看在你爷爷的份上,我愿意给你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

    邵墨钦偏过脑袋盯着她的眼睛,像是急切知道她的答案。

    “我可以配合你,做你名义上的妻子,应对你的家人。我给你三个月时间,三个月后根据你的表现,决定要不要跟你领证,做你真正的妻子。”

    邵墨钦皱起眉头,一脸不悦。

    “不乐意?那就另一个方案。我现在就出去跟你爷爷说,我们俩没戏,拜拜。”

    邵墨钦脸色一沉,抓住她的手,用力捏了下,似在表达抗议。

    “两个方案你自己选。”秦梵音呵呵,“选择第一个方案,还有附加条件。你今天让我很不高兴,你必须写出一万字的检讨书,仔细深刻深入的反省你今天的错误。”

    邵墨钦那张清隽的脸上,表情变幻莫测……

    “对了,要手写哦,钢笔字。打印的不算。”

    邵墨钦:“……”

    “快点选。”秦梵音催促道。

    邵墨钦拿起手机输入,不同于以往的干脆利落,这一次他输入的很缓慢,很缓慢……

    秦梵音在一旁睨着他,总觉得在他眼里看到了一种壮士断腕般的悲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