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V章

无影有踪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碰杯时,她脸上笑靥如花,对着另一个男人绽放。

    邵墨钦眼神沉下去,不自觉间攥紧了双拳。有一股莫名的火气从心底窜出来,猝不及防的,烧的他五脏俱焚。

    邵墨钦双手指骨捏的咯吱作响,他站立原地,对抗着这种极度愤怒又陌生的情绪。

    秦梵音戴着手套,将剥掉尾壳露出嫩肉的大虾送入嘴里,香辣、嫩滑、鲜美的口感,享受的她微微眯起眼。接连吃了几个,她端起酒杯闷下一大口冰啤,火辣辣和冰凉凉交替,爽的她通体舒畅,脸颊火红。

    邵时晖没有她吃的那么投入。对他而言,看着眼前的美人比吃吃喝喝更有诱惑力和享受感。他的目光甚至不舍得从她身上移开,嘴角始终噙着那抹情不自禁的连自己都没察觉到的浅浅笑意,眼神温柔的痴痴缠缠。

    秦梵音放下酒杯,微微皱起眉头。有种说不出来的怪异感,甚至是压迫感,令她如芒在背。她目光一转,看到了站在不远处的男人。

    他站在街边的暗处,明明轮廓不甚清晰,只能隐约看到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影。可她就是在一瞬间知道,那是他……

    有的人,不需要用肉眼去分辨,他身上仿佛有种特别的磁场能连通到你的心,让你无论在何时何地,都能迅速将他找出来。对秦梵音而言,邵墨钦就是那么一个人。

    秦梵音佯装没看到他,别过脸,若无其事的拿起一个油焖大虾,拿起来才发现自己没戴手套,又放下,重新戴上手套,再次拿起,剥壳,正要送到嘴边时又不想吃了。吃这种东西好麻烦,样子看起来肯定丑极了……

    她放下龙虾,取下手套,没由来的舔了舔唇角,像是不知道干什么,目光在桌上逡巡一圈,端起酒杯,抿了一口酒。

    邵时晖发现秦梵音突然间好像无所适从,毛毛躁躁的。

    “有点辣……”秦梵音自言自语的说了句。她夹了个扇贝,放到自己碟子里,埋着头,慢条斯理的挑着粉丝吃。

    “大哥。”邵时晖的声音在对面响起。

    秦梵音手下一僵,心跳陡然快了几拍。

    邵墨钦走上前,拉了个塑料凳子,坐到秦梵音的左手边。秦梵音右手拿着筷子,正在挑着粉丝,左手虚扶在碗碟旁。身边响起动静,她并没有抬头。

    她心乱如麻,不知道该用什么开场白面对他,左手突然被抓住。

    她转过头,只见他面色平静的看她,动作很自然的将她的左手捏在他宽大的掌心里,顺势往下拉,放到自己腿上。

    男人手掌的温度,深邃的目光,都使得她心跳愈发快了。可她不甘心就这么被他牵手,暗暗使劲,想要把手挣出来。他松开了些,她正要逃脱,他却是趁机将五指插.进她的指缝里。两人十指,紧密贴合交错,他以一种强硬到无法撼动的力量紧紧扣着她的手。

    秦梵音咬唇,懊恼的低斥:“不要你牵我了。”

    他拉了下凳子,坐的离她更近了,换左手捏住她的左手,右手手臂伸出,揽上她的腰,微微用力,她柔软的身体被迫贴靠上他硬实的胸膛。他把她的手放到自己腿上,在她手上轻捏轻摸,指尖在她掌心里滑动,贴着她指上的死肉缓缓摩挲,一旦她想逃,又会被他紧紧抓住。

    秦梵音脸色比刚刚还红,她很生他的气,可是被他的男性气息笼罩,被他这么摸着手,她心脏酥麻的一抽一抽的,连耳根子都烧红了。明明是毫无知觉的死肉,在他手里,竟然变得这么敏感……

    对面的邵时晖压抑住内心的翻腾,一言不发的看着他们。

    从旁观者看来,邵墨钦只是泰然自若的搂住秦梵音的腰,而她面色羞红扭捏不安,眼角眉梢都带着小女人的娇羞情态,与之前的优雅豪爽判若两人。

    分明是她对他束手就擒,他这个局外人,能有什么立场站出来?

    邵时晖眼神黯然,努力忽略心里针扎般的刺痛感,脸上不动声色的淡淡笑着。

    秦梵音挣扎了几下,挣不脱邵墨钦,懊恼的低声道:“我不跟你结婚了,你放开我。”

    邵墨钦眼神骤变,前一秒的平静消失,他揽着她的腰将她带起来。

    “干嘛……”她不肯跟他走,他将她打横抱起,裙角飞扬,黑发在半空甩出一道弧度。

    走了没几步,邵时晖拦在他们跟前,对邵墨钦道:“梵音说她不想结婚,你这样不好吧?”

    既然她开口了,他就要维护她到底。

    邵墨钦定定的看着邵时晖,清冷又锐利的眼神,充满着逼迫感。那是高高在上的命令,让他走开。

    邵时晖习惯了这种眼神,从他跟他妈进入邵家开始,他就是万年老二。在所有人眼里,这都是理所当然。他理所当然的要服从这个大哥,跟随他的脚步,做他的奴仆,做他身后的一条狗。

    他隐忍不发,不代表他没感觉。

    这个世界涌向他的恶意,不代表他必须全盘接受。

    邵时晖迎着邵墨钦的眼神,毫不退步,淡淡笑道,“我们邵家的人,不能做出这种没风度的事。”

    邵墨钦冷冷睨了他一眼,不想跟他多纠缠,抱着秦梵音转道往一边走去。

    “大哥,欺负女人和孩子,很没品的。”邵时晖再次拦到他们跟前,伸手扶上秦梵音的肩膀,似要把她拉下来。

    邵墨钦眼里怒意骤起,他放下秦梵音,攥住邵时晖的衣领,猛地就是一拳揍去。动作凶狠迅疾,毫不留情,邵时晖嘴里顿时涌出血来,唇角青了一大块。

    他刚直起身,邵墨钦又是一拳,邵时晖鼻子血流如注。

    邵时晖一直知道这个大哥很能打,他参加过搏击俱乐部,玩过地下比赛,几乎没有败绩。

    由于邵墨钦曾遭遇过危险,做的事又有一定危险性,不少犯罪分子想将他除之后快,家里长辈为了他的安全着想,不仅为他特别安排保镖队,还请了国际顶尖散打格斗高手来指导他,增强他的自保能力。如今的他,武力值足以应对一群犯罪团伙,普通人哪里扛得住。

    暴力来的猝不及防,秦梵音都懵了。她愣了三秒,迅速冲到邵墨钦跟前,拉住他,“你干什么呀!”

    秦梵音紧紧抱住邵墨钦,转头对邵时晖道:“时晖,这是我跟你哥之间的事,你不用管。”

    邵时晖擦去嘴角的血,毫无所谓的对秦梵音道:“你不是说不想结婚了吗?不想的话,谁也不能勉强你。我现在就帮你报警。”邵时晖鄙夷的看了邵墨钦一眼,“当街强虏女人,这是犯罪。”

    秦梵音见邵时晖鼻青脸肿的样子,别提多心塞了,赶忙道:“我没被强虏,我自愿。时晖,你别插手我们的事,我会跟你哥好好沟通。”

    邵墨钦警告的看了邵时晖一眼,不再耽搁,牵起秦梵音的手离去。

    邵时晖站在原地,看着他们的背影,脸上的痛,远没有心里痛。

    他独自坐回到位置上,一杯接一杯的喝酒。一个打扮时尚的女人,坐到他身边,嗲声道:“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嘛。”

    邵时晖睥睨了她一眼,似笑非笑的动了动唇。那双风流的桃花眼,目光一转,就像在诱人上钩。女人心里一痒,贴靠到他身边,挽上他的胳膊,“我陪你……”

    邵时晖不悦的皱眉,将手抽出来,站起身。从没有这么厌恶过其他女人粘着他,那刺鼻的香水味令他恶心。

    他掏出一叠钞票,扔在桌上,转身离去。

    车水马龙的街道,邵时晖独自晃荡,经过的每个女人都不是她,无论她们怎么卖弄风骚,他不想靠近分毫……

    邵时晖苦涩的扯动唇角,爱情真他妈就是犯贱,心甘情愿的贱。

    邵墨钦将秦梵音带到车上,开车前往举办晚宴的酒店。两人一路无话,邵墨钦冷定,秦梵音气闷。

    没多久,车子停到酒店外。两人相继下车,邵墨钦绕到秦梵音跟前,准备牵她的手时,她往后退了一步。

    “既然没领证,没必要参加这个婚宴。”

    邵墨钦拿出手机,打了一行字,递到她眼前。

    “明天去领证,现在跟我上去,大家都在等着。”

    秦梵音又退了一步,“我不去。我是认真的,我不打算跟你结婚了。”

    他皱起眉头,又打下一句话,给她看,“婚姻不是儿戏,别闹。”

    “这句话你应该对你自己说。”秦梵音笑了下,“等你想清楚,婚姻是怎么回事,再找个合适的人结婚吧。我不奉陪了。”

    说完,秦梵音转身离去。在她身后的邵墨钦,脸色阴晴不定,猛地一拳砸上车壁。

    他沉着脸,三两步上前,将秦梵音扯过身,悬空抱住,不由分说的往酒店里走。

    “你放开我……这算什么……你想走就走……想结婚就非得逼着我结婚……你凭什么啊……”秦梵音拼命捶打着他,气的眼泪都快出来了,“别以为我喜欢你,你就可以这么不讲理……我现在不喜欢你了……我不要跟你结婚……”

    任凭她怎么捶打挣扎,他岿然不动的抱着她往里走。她就像是被锁在铁笼子里的蝴蝶,反抗的力量对他而言可以忽略不计。

    秦梵音气极了,哽咽着大声喊,“救命——救命——”

    来往的服务生感觉不对劲,可偏偏他们又认出了这是今晚被包下的宴会厅的主角。

    没人阻拦,想询问的人,也被邵墨钦强势的立场吓退了。邵墨钦抱着秦梵音进电梯,按下楼层。电梯上到顶层,叮咚一声轻响,停住,开门。

    邵墨钦放开秦梵音,牵住她的手,将她拉出来。

    入目是被装点成一片蓝色花海的大宴会厅,漫天星光从上方的全景玻璃窗洒入,管弦乐队在现场演奏,盛装华服的宾客来往穿梭,衣香鬓影,浅谈低笑。现场一派浪漫,奢华,典雅。

    按照邵家的说法,今晚只是办一个小型家宴,请一些非常要好的亲友一起吃顿饭,表示他们邵家的小子结婚了。可眼前这场面,奢华隆重的程度,远超秦梵音想象,她真的以为只是几个亲朋好友坐一桌吃个饭……

    邵墨钦拉着秦梵音入内时,恰好他父亲邵益清跟母亲杜若琪一起走过来。她们正着急一对新人的动向,打算加派人手去找,眼下看到他们两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邵父没说他们什么,对秦梵音道:“去换身衣服吧。”

    秦梵音没动,眼神歉疚的看着邵父,既然她心意已决,就得把话说明白。还有今天根本就没领证的事,也得说清楚。

    她开口道:“叔叔,对不起,我……啊!”她猝不及防的一声低叫,身体被邵墨钦拉入怀里。他环住她的腰肢,扣上她的后脑勺,低头,吻住她的唇。

    她挣扎,他舌尖用力,强行抵开她的贝齿,横冲直撞侵入她口中,强有力的舌头在她的樱桃小嘴里野蛮扫荡。

    秦梵音身体直发抖,思绪一会儿集中一会儿涣散,浑身软的快要虚脱。在剧烈的感官刺激后,理智渐渐回归,她恼怒极了,想要推开他。他手臂用力,按着她的腰背,将她紧紧贴到他身上,严丝合缝。

    这激烈的拥吻,迅速引起在场所有人的注意。一直在等待新人的宾客们,纷纷走了过来,围观新人热吻。

    人群中的顾旭冉,颇有些意外的看着他们俩。这是他第二次见秦梵音,上一次在慈善晚宴上的匆匆一面,令他印象极为深刻,以至于他瞬间就认出了,她是上次那个大提琴手。

    没想到,墨钦会跟这位大提琴手结缘……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调侃着,“天哪,有生之年能看到墨钦接吻,圆满了……”“我们大少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以前谁说他性冷淡来着,拖出来打死!”“原来大少的热情只对他夫人展现……”“吻了这么久还舍不得停,邵老爷子今晚就得抱太孙子咯。”

    顾心愿听着耳边的议论,脸色僵硬,手指将酒杯攥的死紧。

    不知道是谁带的头鼓掌,最后众人齐齐鼓掌。

    秦梵音听着耳边热烈的掌声,知道自己在被围观,脸红的都要滴血了。可她挣脱不了这个男人,他把她吻得快要窒息,那个地方还越来越硬的顶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