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V章

无影有踪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她局促不安,小动作不断,一脸不安和犹疑的问,“你们找俺干啥?”

    邵墨钦眼里有种说不出的难过,他打着手语,一旁的下属说:“别怕,我们不是坏人。”

    那女人好奇的睁大眼,说:“你是哑巴啊?”

    下属皱了皱眉,邵墨钦表情很平静的点下头。

    他继续打手语,下属说:“你先在这里呆几天,我们核实你的身份后,会送你回家,见你的家人。”

    “俺家在红安村,你们硬是把俺从家里带出来……”女人说着,蜡黄的脸上带了委屈和害怕,“家里三个娃等着俺回去,小娃刚断奶,俺不在屋里头要哭……”

    邵墨钦脸上表情几番变幻,看向陈磊。

    陈磊低下头,说:“她不愿意跟我们过来,我们采取了一些强硬措施。”

    “俺家没钱,俺男人是种地的,一年收成才够一家人吃……你们把俺带来干啥子,俺要回家……”女人说着哭起来了。

    邵墨钦向女人走近,极度的心疼和愧疚拉扯着他的心,眼里情绪一言难尽。他想抚慰她,让她别害怕,可是他自带的强大气场和那凌厉眉眼的气势,使得女人后退了几步,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哭的更厉害了,“俺要回家……娃儿在家里等俺……再不回去男人要打俺……”

    邵墨钦皱起眉。陈磊适时道:“她身上有常年家暴留下的痕迹。”

    邵墨钦脸色一沉,快步上前,在女人跟前蹲下,拉起她的手,果然在她手臂内侧看到深深浅浅的掐痕。女人吓得迅速收回手,胡乱挥舞着,嘴里骂着粗俗的脏话。她一边挥一边挪着屁股往后退,直到撞到墙角。

    邵墨钦蹲在原地,一动不动,女人的手指挥过脸庞时,指甲在他脸上划出一道抓痕。红色的印记,在白皙的皮肤上分外突兀,他仿佛没有知觉,只静静的看着她,明明没有流泪,眼神却比流泪要悲伤千万倍。

    女人抱着自己哭,边哭边骂。好半晌,邵墨钦站起身,对下属打手语,“带她去酒店休息,尽快做dna检验。”顿了顿,又补充,“安排两个女人陪她,无论怎么做都行,一定要让她开心起来。”

    吩咐完,邵墨钦走向那个女人,本想安抚她,对方的抵触情绪更激烈,“臭哑巴走开……俺要回家……”

    邵墨钦无奈的站起身,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再次叮嘱下属照顾好她,转身离去。

    邵墨钦回到自己的办公室,跌坐在沙发里,浑身如虚脱了般,黑眸里悲伤、痛苦、愧疚、自责、意外种种情绪混杂交替。

    “墨墨,我们过家家,我当新娘,你当新郎……”

    “我以后要嫁给墨墨做新娘……”

    “墨墨要等我哦……不能娶了别人……”

    “我有爸爸,有妈妈,有哥哥,还有墨墨……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邵墨钦眉头越蹙越紧,突然伸手抱住了脑袋,脸色痛苦到扭曲,栽倒在沙发上。

    秘书敲门进入,发现总裁的异状,立马去一旁的柜子里拿药,俯身跪在邵墨钦跟前,给他喂药。

    邵墨钦的症状得以缓解,身体的痉挛渐渐平息。他趴在沙发上,漆黑空洞的眼神,惨白如纸的脸色,仿佛从地狱里爬出来的人。

    邵墨钦独自待在办公室里,恢复情绪后,想到今天还没做完的事,跟秦梵音领证。

    离开办公室的步伐仿佛有千钧重,每一步都带着迟疑和煎熬。

    她很好,好到他配不上。

    最初以为各怀目的,不过是一场各取所需的婚姻,后来发现并不是……

    感情就是不问值不值得,它是发自内心的,不顾现实,不问功利,喜欢了就是喜欢了……脑海里浮现出她在月下说的那句话,他扯唇笑了下,眼里尽是嘲讽。蠢,没头没脑的,喜欢上他这种人。

    既然到了这一步,婚终究是要结的。他的婚事,是邵家提上日程的一件大事,这不是儿戏。爷爷的身体也每况愈下,经不起风吹草动。

    邵墨钦这样说服着自己,联系他的随行助理。助理说,“秦小姐要自己一个人待着。”

    邵墨钦开车赶去了民政局。

    到了民政局,他里外找了一圈,没看到秦梵音的人影。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失落,他以为,她会乖乖在这里等他。

    他给她打电话,手机关机。

    邵墨钦感觉不对劲了,迅速开车赶往秦梵音家里。

    家里他爸妈还等着他们俩回来,根本不知道秦梵音去哪儿了。

    到了傍晚,邵家安排的晚宴快要开始,亲友们都陆续进场了,迟迟不见两位新人回来,邵益清打电话催促邵墨钦。邵墨钦正开着车到处找人。身边能用的人,都被他调出来找人了。

    邵墨钦又急又怒,她不是喜欢他吗?不是要嫁给他吗?为什么要闹失踪?

    小型演奏厅里,秦梵音坐在舞台中央,演奏大提琴。可容纳百人的观众席上,只坐了一个人。

    邵时晖坐在第一排,距离她最近的地方,听着她拉琴。

    厅内灯光都暗了下去,只有一束追光灯打在她身上,黑暗中渲染出的唯一亮色。

    动人心弦的乐声,美如天仙的女人,琴声绵延入骨,一如她的人缠进了他心里。她全情投入的拉琴,他心醉神迷的看着她。

    手机铃声响起。接连响了几次,才将他由痴迷中唤醒。拿出来一看,是顾心愿,他毫不犹豫的将电话挂断。

    没过一分钟,铃声再次响起。他皱起眉头,直接将手机关机。

    手机装回兜里,他再次抬眼看舞台上的女人。

    认识她之后,他竟然有种以前都白活了的感觉。他自以为过尽千帆,阅女无数,早就对情情爱爱麻木了,花花世界,逢场作戏,用女人的软玉温香图个乐子。原来,他是根本没有体会过爱情的滋味。像这样为了一个人失去理智,忘却今夕何夕,不顾身前身后事,甘之如饴的追随,危险又疯狂。心跳、兴奋、渴望,日思夜想,行为不受大脑控制。

    她什么都没干,他却已经陷入进去,不可自拔。

    秦梵音跟邵时晖一道离开演奏厅时,外面天色已经全黑。

    她的手机是关机状态,她不想打开。

    “谢谢你陪我。”秦梵音由衷道,“我好很多了。”

    邵时晖笑道,“是大提琴的功劳,不是我。”

    秦梵音说:“我该回家了,至少得跟爸妈好好交代。”

    “饿了没有?”邵时晖抬手看看表,“现在才七点,我们先去吃东西,吃完我送你回家好不好?”

    七点,秦梵音知道,邵家安排的晚宴就在七点。她关闭手机,没跟家人联系,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

    “不会在我们吃饭的时候,你们邵家的人抓我来了吧?”秦梵音开玩笑道。

    邵时晖半认真半开玩笑的说:“他们要来抓你,我坚决跟你统一战线。就算你跟我哥悔婚了,我们还是朋友。为朋友两肋插刀,在所不辞。”

    “胳膊肘往外拐,你爷爷会被你气死。”

    “帮理不帮亲,这是我的原则。”邵时晖大义凛然道,“想吃什么?伤心的人要走胃,好好吃一顿,心情才能好起来。”

    邵时晖带着秦梵音到一家高档西餐厅,秦梵音摇摇头,把他带去了一家夜排档里。

    邵时晖坐下后,意外的笑道:“看不出来,你还是重口味爱好者。”

    “你不知道的多着呢。”秦梵音回了句,低头看菜单。

    邵时晖笑吟吟的看着她。是啊,不知道的多着呢,她总能给他带来惊喜和意外。她还有多少可爱的迷人的地方等着他去挖掘,去感受。

    以前只有功利和目的性的人生,因为她出现,变得有意思多了。

    暖暖的笑意由男人心底弥漫出来,浮在眼睛里,将那双微微上挑的桃花眼晕染的愈发迷人。隔壁桌位上的几个女人频频回首看他,互相推搡着胳膊,低声叫道:“好帅……”“那个男人好帅……”

    秦梵音看着菜单对服务员说:“麻辣小龙虾两斤,油焖大虾两斤,皮皮虾两斤,扇贝生蚝带子各来一打。”

    服务员善意提醒,“你们就两个人吗?这些吃不完,可以少点一点。”

    “那就……”秦梵音似在犹豫要去掉哪些,邵时晖接口道:“吃不完我们打包,就来这些。”

    服务员走后,他对她竖起大拇指道:“实力干将。”

    “你说的嘛,伤心的人就走胃。今晚我是大胃王。”

    “这你得有多伤心啊。”邵时晖笑着说,眼底却流露出心疼。

    “仅此一次,下不为例。”秦梵音为他们俩分别倒上一杯冰啤酒,“烧烤配啤酒,棒棒哒!”

    邵墨钦将车停在路边,大步走出,看着不远处那对男女。街灯下,他们欢声笑语,一边吃小龙虾,一边喝冰啤酒。碰杯时,她脸上笑靥如花,对着另一个男人绽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