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V章

无影有踪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三天时间很快过去,领证的头一天晚上,秦山和王梅帮女儿整理着东西,眼眶里泪水直打转。

    虽然说邵家家大业大,什么都有,但他们做父母的嫁女儿,不可能不准备点什么。秦梵音的出租房里,堆满了新婚物件,床上用品,箱箱柜柜,花盆摆饰,各种各样。这些都是他们这段时间陆陆续续买的,准备着婚礼那天,新郎那边人来接新娘时搬走。

    在他们老家那边结婚,女方家里置办的嫁妆越多,新娘会越有面子。秦山叹了一口气说:“以前还说咱们音音出嫁怎么也得陪嫁房车,现在就这些不值钱的东西……是爸妈对不住你……”

    秦梵音坐到爸爸身边,挽着爸爸的胳膊,靠在他肩膀上,撒娇道:“你和妈辛辛苦苦把我养这么大,让我学音乐,做自己喜欢做的事,一路走在现在,已经很伟大很了不起了!”

    “你以后当了父母就知道了,自己吃的穿的再差都没事,只恨不得把所有好的都给儿女……”

    秦梵音弯起唇角,“你们给了我生命,健康,学识,在这个社会独立生存的能力,一个人最宝贵的东西你们都给我了呀!”

    王梅望着那些红红绿绿的物件,抹去眼角的泪花:“一眨眼孩子都这么大了,女大不中留啊,要出嫁了……”

    秦嘉阳今晚特地从学校回来,看到爸妈这幅哭哭啼啼的样子,心里发酸,梗着脖子道:“你们至于吗?姐是出嫁又不是丧偶,嫁人了还是你们女儿啊,又跑不了。你们还当这是封建社会啊,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一年都不能回家一次?”

    秦梵音噗嗤一声笑了。王梅含泪瞪了儿子一眼。

    秦梵音抱着她妈笑道:“以后你们不仅有个女儿,还多个儿子孝顺你们,多好呀。”

    “但愿那邵家大少爷好好对你……”王梅抹着泪道,“就怕你嫁过去受委屈……”虽然想攀龙附凤,可两家终究是差距太大,怎么会不担心。

    “妈,你就放宽心,他们家人都对我很好呀。”秦梵音安慰道。

    邵家把婚礼定在巴厘岛举行,由于邵家的地位举足轻重,邵墨钦又是寰融继承人,他的婚礼可大可小。即便邵家打算低调的办,不能不请的人也是不少。婚礼上的定制婚纱礼服,宾客时间的协调,统筹安排各项事宜,都得花费不少时间。婚礼至少有一两个月的筹备期,才能风光又得体。

    但秦家不愿意领了证就把女儿送去邵家,总觉得不像正式过门,怕以后出了什么变故吃了哑巴亏。于是两家商量后决定,明天上午秦梵音跟邵墨钦去领证,下午邵家人上门迎亲,晚上两家人和要好的亲友一起吃家宴,算是先举办一个小型婚宴,让她名正言顺的住进邵家。

    邵家别墅。

    三楼,邵璎璎的房间里,hellokitty的主题装饰了整个房间,入目皆是可爱的少女粉。

    圆形公主床上,邵墨钦靠在床头,陪邵璎璎看动画片。

    邵璎璎枕在爸爸胳膊上,看动画片看的津津有味。以往这时候,邵墨钦都是坐在一旁做自己的事,但今晚,他什么都不想干,就这么放空的盯着液晶屏幕里的卡通人物。

    脑子里渐渐勾勒出那个女人的身影……

    其他杂念都消失了,只有她……她白净的小脸,她笑起来时浅浅的酒窝,她那双柔软的红唇……

    邵墨钦喉结滚动了几下,感官的记忆在苏醒,女人唇舌的味道,香甜的津液,柔软的身体……

    他顺着那晚被打断的事继续深入想象,体内聚起一股燥热,邵墨钦觉得不对劲,垂眸一看,睡衣下支起了帐篷。因为是夏天,穿的不多,睡衣的袍子是轻薄的丝绸,内裤是宽松的四角裤,这样看起来实在明显。

    邵墨钦有点心虚,瞟了眼靠在她胸膛上看动画片的邵璎璎。还好,小女孩看的专心致志。邵墨钦松了一口气,小心翼翼的伸手,将那个东西拨到一旁,迅速坐起身。

    “爸爸?”邵璎璎见爸爸突然起身,跟着坐起来。

    邵墨钦一只腿折起,挡着某处,对她打手势:“爸爸还有事,你自己看。”

    邵璎璎一脸失落,但还是乖乖点头。邵墨钦站起来时,她突然拉住了他的手,一脸期待的看着他,“爸爸,你跟阿姨结婚后,还能陪我吗?”

    邵墨钦揉了揉她的脑袋,对她肯定的点头。邵璎璎开心的笑了。

    邵墨钦进了自己卧室里的浴室,解决问题后,用香皂洗手。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脸色突然沉下来,眼底斥满了厌恶和嫌弃。

    回到房里,手机恰好响了。

    除非是重要的急事,很少有人打电话跟他沟通,上一次还是秦梵音因为她弟弟的事找他。邵墨钦低头一看,果然又是她。

    他本就阴沉的脸色,在看到这个名字时,更加沉了几分。

    铃声持续响着,手机在桌面上震动,他盯着来电显示上的名字,迟迟没有接起来。

    铃声停止,手机安静了。他站在原地,没有挪动步伐,依然看着手机,眼神晦暗不明。

    很快,手机铃声再次响起。这一次,他没有任何迟疑,迅速接了起来。

    手机那端很安静,没有人说话。

    不多时,大提琴的声音响起。

    低沉醇厚的声音,渐渐抚平了他内心深处涌动的阴霾。

    一段前奏过后,清甜的女声伴着大提琴的旋律低唱起来。

    “鸳鸯双栖蝶双.飞

    满园春.色惹人醉

    悄悄问圣僧

    女儿美不美

    女儿美不美……”

    邵墨钦走到窗边的躺椅坐下,手机开外放,放在茶几上。他轻轻阖上眼,像是累极的人终于得到放松,仰靠在躺椅上。

    女人的歌声伴着大提琴声,在耳边缠绵缭绕。

    “说什么王权富贵

    怕什么戒律清规

    只愿天长地久

    与我意中人儿紧相随

    爱恋伊,爱恋伊

    愿今生常相随

    愿今生常相随

    常相随……”

    歌声停止,大提琴还在演奏,他缓缓睁开眼,眼底水光浮动。

    大提琴的声音停止时,他眼底的晦暗彻底散去,平静,安宁,细微的波澜不止。

    “我唱歌好听吗?”天籁般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

    他拿起手机,只听她又说,“你敢说不好听,你就完了哦。”

    他微微掀动唇角,在她看不到的地方,无声笑了下。

    “你猜我现在在哪儿?”

    他微微敛起眉。

    “我在你家别墅外面哦。”她压低的声音带着偷笑,“你想见我吗?”

    邵墨钦当即由躺椅上站起了身。

    “我就在外面这片树林里,一个人。我等你十分钟,十分钟你没来,我就回去了……”她还在电话那端絮絮叨叨,邵墨钦已经大步迈出了房间。

    邵墨钦下楼时,一步跨过两三级台阶,步伐迅捷。

    客厅里,邵老爷子跟儿子媳妇和几个得力干将,正聊着有关明晚家宴的安排,眼看着他们邵家年近35的单身汉终于要娶媳妇了,氛围一片欢欣喜气。

    楼梯上响起急促的脚步声,众人抬头,只见向来沉稳淡定的邵墨钦,步履匆匆的下来,往大门疾步行去。

    “墨钦,你要去哪儿啊?衣服都不换?”杜若琪问。

    邵墨钦头也没回,更没跟他们解释,走到门边,拉开门,大步离去。

    “怎么了这是?穿着个拖鞋睡衣就跑出去了?”

    邵墨钦的反常引起了他们的关注,邵老爷子赶忙吩咐下属:“你们跟去看看。”

    邵家主宅的别墅很气派,院子很大。夜空繁星点点,月光泻落,院子里亮着柔和的灯光。邵墨钦走出大门,目光一扫,加快步伐出了院子。

    在这寸土寸金的地段上,别墅并不多,绿化覆盖率很高,犹如隐匿在城市里的世外桃源。邵墨钦走到附近的一片林子里,打开手机电筒,边走边找,绕了一圈不见人。

    通话没有断开,可手机那端迟迟没有传来声音,邵墨钦停下脚步,站在木椅旁,手机移到手边,手指用力敲了几下木椅。

    沉闷有力的敲击声,似在表达他的焦灼和不满。

    女人清甜的声音终于再次响起:“你到哪儿了呀?我怎么还没看到你?哎呀,有人了,前面有个人影走过来,是不是你呀?”

    邵墨钦四处张望,哪里看到人影。他急了,虽然这是高档别墅区,也不排除有人对她见色起心。她本就是个勾人的妖精。

    他点开微信,给她发送信息:把你的位置拍照给我。

    发完,又发了一条:电话不要挂,有人找你搭话,说你在等我。我马上过来。

    邵墨钦出了这片树林,往另一边跑去。微信迟迟没有回复,他发过去一个问号。

    树林里快速逡巡一圈还是不见人。电话那端突然传来女人的笑声,银铃般悦耳清脆,“你出来找我了对吗?你是不是想见我?我听到你跑步的声音,听到你喘气的声音……”

    邵墨钦脸色一变,脚步站定。

    “不好意思哦,我逗你的。结婚前一天,我怎么会跑去见你呢。我爸妈也不同意呀。”秦梵音笑吟吟的说。

    男人眼底的焦虑消失,有怒意浮上。

    “我在家里,坐在阳台上,给你拉琴唱歌,听着你为我奔跑的脚步声……”

    邵墨钦冷着脸,正要挂断电话,秦梵音音调一转,低低柔柔的说:“我想你的时候,也想你恰好在想我……我为你心跳的时候,也想你在为我心跳……我想要每一种感觉,我们都能一起体会……”

    邵墨钦靠在粗大的枝干上,目光看着树梢上挂着的那轮圆月。周遭很安静,很安静,偶尔车辆驶过的声音,夜风吹动树林发出的沙沙声,下人赶过来询问他的声音,统统消失不见,他的耳边,只有她的声音。低柔的,清晰的,有力的。

    “为了一个人,期待,着急,心跳加速,辗转反侧……这种感觉真的很奇妙,我想跟你分享……”

    那喃喃低语的声音,仿佛化作一只温柔缱绻的手,将他见不到人的失落,被戏弄的暴躁,悉数抚慰。

    “乖,不要生气哦。我睡觉了,你也回去睡吧。”秦梵音低低笑着,“我允许你接下来的时间不想我。晚安。”

    电话被挂断,他听着耳边嘟嘟嘟的忙音,久久没有放下手机。

    .

    次日,秦梵音早早醒来,对镜梳妆打扮。她换上一条浅绿色连衣长裙,搭配珍珠项链和珍珠耳坠,长发披肩,娥眉淡扫,红唇轻描,美得清新淡雅,古典温婉。

    出门,走出单元楼,邵墨钦就在楼下等她。他穿着一套合体剪裁的黑色定制西装,天气炎热,他白衬衣的袖子挽起一截,露出白皙结实的手臂,西装外套搭在手臂上。

    两人四目相对时,她对他弯起唇角。邵墨钦看着她含笑走来,听到了自己有力的心跳声。

    秦梵音走到他身旁,亲昵的挽住他的手臂,“走吧。”

    两人一道走出小区,上车,司机开车前往民政局。

    车内,邵墨钦正襟危坐,表情严肃,犹如去参加什么重要的商务会议。秦梵音凑到他耳边,轻轻问了句,“昨晚有没有生气?”

    他转头看了她一眼,眼带愠怒。

    秦梵音得了便宜还卖乖,低笑道:“我也没想到,你那么容易上当呀。”

    邵墨钦双眼微眯,抓住秦梵音的手,用力捏了下。

    “疼……”她娇嗔。他立马松开了。

    她环着他的胳膊,靠在他肩上,“你现在是什么心情呢?有没有紧张?”

    紧张?心脏以非一般的速率跳动算是吗?邵墨钦心道,但脸上表情无波无澜。

    到了民政局外,司机打开门,邵墨钦下车,转过身,朝车里的人伸出手。秦梵音将手搭入他掌心,被他牵着下车。

    他牵着她往里走,随行助理陪同在他们身边。

    两人没有经验的人,完全没料到今天结婚的人居然那么多,登记处前大排场龙。秦梵音吐吐舌头,“果然是结婚的黄道吉日,大家都赶着这一天了。”

    两人手牵手排在队伍后头。

    邵墨钦的手机响了。他的手机很少响起,除了她,其他人只在很重要的事时才打电话找他。

    他接起电话,听着那边人说话,脸色渐渐变了。

    放下电话后,他快速在记事本上打下一行字,递给她看:“我有急事要处理,晚点再过来。”

    秦梵音愣住,难以置信的看着他,“什么急事?非得这时候赶过去?”

    邵墨钦看了助理一眼,开始打手势,助理翻译道:“很抱歉,你可以先回去。”

    秦梵音强撑着平静,问他,“告诉我,什么事。”

    “我要去见一个人。”

    “很重要的人?”

    他点头。

    “有多重要?”她可以清楚看到他脸上外露的激动,他很少这样。

    邵墨钦打手势,助理替他说:“我忙完了再找你。”

    秦梵音:“……”

    邵墨钦抱歉的看她一眼,转身离去,步子迈的很快。

    秦梵音看着他的背影不断走远,就像要这么走出她的世界,快速的,毫不迟疑的。

    从始至终,都是她在努力靠近他。即使是这么重要的时刻,他也能毫不犹豫的走掉。

    秦梵音眼底浮出泪光,上前几步,对着他的背影大声问道:“那个人到底有多重要?比你的婚姻重要?比你未来的妻子重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