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V章

无影有踪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她仰起头看他,他墨黑的眼睛里,仿佛落入了漫天的星光,正朝她不断逼近……

    在两人足够近时,他看着她,薄唇微动。

    她可以清楚分辨出他的嘴型:我娶。

    秦梵音心湖波动,很简单的两个字,她却仿佛受到了蛊惑,特别的,特别的想要他的唇落下来,吻到她唇上,就像承诺过后的一个仪式。

    秦梵音双眼亮晶晶的看他,“你要吻我……空口白话不算……”她伸出手,碰上男人的脸,指尖在他脸上缓慢的划过,细细感受他皮肤的纹路。

    邵墨钦紧紧盯着她,任由她抚摸,眼神不断转深。她浓密的眼睫毛像是夏日雨后不停颤动的蝉翼,下面那双眼是娇怯的,可爱的,再往下的那两瓣樱唇,在月光下饱满,红润,诱惑,对他发出品尝的邀请……他抽了抽极其干渴的喉咙,手撑在一侧石桌上,身体不断的往下压。

    他呼吸粗重,喷薄在她脸上,她看着他跳跃着两簇火苗的眼睛,突然想到了早上,那个冰冷到令她遍体生寒的眼神……

    这双漂亮的墨黑色眼睛,可以是最深沉的情人,将她迷的神魂颠倒,也可以是最残酷的刽子手,将她剐的遍体鳞伤。

    他的唇就要碰到她唇时,她轻轻开口,“以后不要那么看着我,我会很难过……”

    邵墨钦停住,眼里闪过疑惑。

    她的手抚上他的眼睛,缓缓道:“那一瞬间,我真的失去了嫁给你的勇气。”

    她埋在心底的脆弱和悲伤,随着这句话浮现出来,溢满她水光朦胧的眼,在月光下,被他看的清清楚楚。他心里某个不知名的角落,有种细微的疼痛被牵扯出来。

    “我扛得住一次,可能扛不住两次,三次……”她的唇瓣喃喃开合,“我害怕有一天会彻底丧失勇气,我不想做个丢盔弃甲的懦……唔……”他突然堵住了她的唇,就在她启齿说话时,蛮不讲理的将舌头喂入她的小嘴中。

    男人火热有力的舌头缠上时,她整个人一愣,脸色轰然爆红。

    她虽然幻想过无数次他亲她,想象着那会是什么感觉……可……可那毕竟只是想想……一切都停留在纸上谈兵自我yy的阶段……她几次三番撩拨他,也只是撩撩而已……

    现在突然就……就……

    秦梵音吓到了,男人如狂风暴雨般在她口中肆虐,她感觉自己像是要被吞掉,她心跳狂跳,神经紊乱,刺激的极致是恐慌,下意识的死命推阻他,想要避开。

    邵墨钦扣住她的脑袋不让她逃。他就像极度干渴的人拼命汲取她口中的汁液,舌头在她小嘴里的每个角落扫荡不肯放过每一寸。没有章法,没有技巧,只有最原始的需求索取。

    一个惊慌失措,一个野蛮掠夺,她被吻的快要窒息,丝丝暧昧的湿润由红肿的唇角滑落。

    她挣脱不开,难受的发出呜呜声,他放开她,她才缓过半口气,他突然又压上来,一秒也等不及的撬开她的牙关探入进去,抵着她的舌头纠缠,狠命的吮吸。

    邵墨钦粗重的喘息着。几次三番被勾起的冲动在这一刻疯狂爆发,原来想要的感觉远远比不上真实的索取。他浑身每一个细胞都被唤醒,都在叫嚣着不满足。这是他第一次吻一个女人,吻到他理智失控,欲罢不能,浑身血液不停上涌又下行,汇聚在某一点。

    他将她由凳子上捞起来,抱住,紧紧贴在怀里,她无措的往后退了一步,抵靠在石桌上。他闭着眼,脑袋变换着角度使舌头更方便在她口中挺进搜刮,高大健硕的躯干不停往前挤压,磨蹭,就像个青涩鲁莽的小伙子。

    秦梵音脸色红的像是要滴血,想躲又躲不开,她从没被男人这么吻过,更没有被这么耍流氓……

    疯狂、晕眩、窒息、浑身痉挛发软,脚不沾地,她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在他怀里呜咽,瑟瑟发颤,承受着他的粗鲁蛮横。

    “大哥?”突如其来的男声,打断了不断蔓延发酵的火热。

    邵时晖走到他们身后,看到这绮丽的一幕,压抑住变幻的眼神,笑着叫了两声大哥。

    从在房里看到邵墨钦陪在她身边,他就看不下去了,鬼使神差的走出来。

    那个沉溺在感官世界中的男人浑然未觉,吻着怀中人似要至死方休。

    邵时晖盯着被吻的秦梵音,她脸颊火红,嘴唇红肿涨血,眼睫毛疯狂颤动,纤细柔软的身体似要被他揉碎在怀里。这个女人的味道该有多好……邵时晖解开衬衣上面的两粒扣子,缓解干渴至极的焦灼。

    邵时晖原地站了好一会儿,直到体内那股火渐渐压抑下去,不再有明显的反应。他走到邵墨钦后方,拍了下他的肩膀,用意外的语气叫了声,“大哥?”

    邵墨钦被迫中断了他的享受,转过头,脸色沉沉的看了邵时晖一眼。

    邵时晖这才露出惊讶又抱歉的神色,“原来嫂子也在啊。”

    秦梵音得以大口喘息,虽然被人看到很尴尬,但她觉得邵时晖来的很及时。她真的承受不住了,这个男人分明就是野兽。

    邵墨钦垂眸,见秦梵音脸带红霞嘴唇肿胀娇喘连连的媚态,身下一紧,毫不犹豫的伸手扣住她的脑袋,将她按在自己胸膛上。他以一种完全遮挡的姿势抱住她,似是不允许其他人觊觎他的东西,连多看一眼都不行。

    秦梵音有点尴尬,被撞见接吻不是该若无其事的打招呼,缓解下气氛比较好么,这么埋着脑袋像个驼鸟一样,愈发的小家子气了。

    她想抬起头,可邵墨钦牢牢按着她。

    邵时晖虽然打断了他们,但在邵墨钦的目光逼压下,还是很识趣的笑了笑说:“出来溜个弯,看到大哥打声招呼。那我先回去了。”

    他转过身,大步离去。

    邵时晖走后,邵墨钦才将秦梵音放开。秦梵音立马后退了几步,与他拉开一定距离。邵墨钦站立原地,好整以暇的看她,姿态从容不迫,眼神却很露骨。

    秦梵音略带不满的看他,想抱怨又红了脸,好半晌才憋出一句,“你……技术好烂……”

    邵墨钦脸色诡异的变了下。

    秦梵音察觉到,再接再厉捅刀子,“活到三十多岁,连接吻都不会,好失败啊……”

    邵墨钦抬步向她走去。秦梵音心中警铃大响,赶忙到石桌前,拿起大提琴,说:“很晚了,我要回去了。”

    他嘴唇扯动了下,像是嘲笑她的胆小。

    她抱起琴,他陪在她身侧,与她一道往别墅楼里走去。两人一路无话,都似在回味着什么。

    回到房间,她拧开门进去,正要反手关上门,他抵在了门口处,拿着手机递给她看。上面写了一句话,秦梵音差点笑出声来。

    “我技术真的很烂吗?”

    她抬起眼看他,男人的表情一如既往的高冷深沉。要不是手机被他拿在手上,打死她也不相信他会问出这样的话。这个问题应该是被青涩不自信的男孩一脸不甘又犹疑的问出来,画风才对啊。

    秦梵音看着邵墨钦,很严肃的说,“不,我说错了,你技术不烂。”

    邵墨钦脸上表情稳如泰山,眼底隐隐浮出满意之色。

    “你根本就没到讨论技术的层面好吗?原,始,人!”秦梵音鄙夷的看了他一眼,“人家接吻是又细腻又温柔又缠绵,你呢,就跟饿狼扑食一样,你那不叫接吻,是吃人。不得不说,跟你接吻一点都不享受!”

    秦梵音一连串嘴炮,发现男人脸上表情崩了,猛地缩回去,关门,锁门,动作一气呵成。

    她躲在门里,拍了拍乱跳的小心脏,他最后的表情好吓人哦。

    哎呀,打击哑巴好像很有趣的样子?他只能憋屈的干瞪眼,都没法还嘴。

    秦梵音掩唇偷笑,扑到床上去,左翻右滚。

    嗯,她不会告诉他,虽然那个吻很粗鲁,但是很刺激啊。

    刺激的她到现在全身还是软的,手指脚趾都在发麻……

    .

    周末很快过去,次日上午就得回程。

    秦梵音收拾东西时,将邵墨钦再次送给她的大提琴放在房间一角,没有带走。相反,她把另一把踩坏的琴小心翼翼的装起来,搬到车上。

    这把被损毁的大提琴也是邵家为她准备的,她自己的stars她并没有带出来。邵家在一些细节上考虑的很周到很贴心,知道她有早晚练琴的习惯,特地为她备好琴,以免她带着自己的琴舟车劳顿。也还好不是stars……不然她真是想杀人的心都有了。

    两家人在一起吃了顿早饭。席间邵老爷子又笑眯眯的说:“梵音啊,回去可以收拾收拾东西了。结了婚就得搬到咱们邵家来住啊。”

    秦梵音神色腼腆,“我最近有点忙……还是等婚礼以后再……”

    邵老爷子说:“我这呆孙子打了这么多年光棍,好不容易娶上媳妇,总不能还让他独守空房吧?这么多年形影相吊,够苦了。你就当是给他尝尝甜头。”

    秦梵音送到嘴里的一口粥差点被噎住。

    邵墨钦板着脸,不满的看向他爷爷。

    秦梵音偷偷瞄一眼邵墨钦,唔,那座万年冰山好像有了些窘迫?

    接吻技术那么烂,一直打光棍,还零绯闻,他该不会……

    不对,他都有女儿了,以前跟那一位不知道是多么……秦梵音心情瞬间低落,想不下去了。

    邵时晖放下筷子,起身道:“我吃好了,你们慢吃,公司还有点事,我先走了。”

    得到爷爷和爸爸首肯,他拎起椅背上的西装外套,转身离去。

    饭后,大家陆续散去。

    秦梵音上车时,邵墨钦朝她走来,他身边跟着一个下人,那人手里抱着大提琴。

    秦梵音站在车边,看他向她走来,盛夏阳光的燥热被绿荫滤去,笼在他身上,为他本就漂亮的眉眼镶金描边,好看的不像话。她默默的欣赏着他,唇角微微弯起。

    邵墨钦走近,下人在他示意下将琴递过来。

    秦梵音没接,看着邵墨钦说:“我很感谢你们特地为我备好琴,但我没打算据为己有。之前那把损毁的大提琴,我先带走,送去修复。”她不能眼看着它在遭受伤害之后,被当做废品一样扔掉。“一把琴的价值,对于你们来说,可能只是一个价位数字,但对我来说不一样,很不一样。”

    邵墨钦看着她,用眼神无声的说抱歉。

    秦梵音笑了笑,转身上车。

    邵墨钦站在原地,目送她离去,心里有一种很陌生的,类似不舍的情绪在缓缓滋生。

    车里的人通过后视镜看外面那个站姿挺拔又好看的男人,心里默默的想,三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