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V章

无影有踪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即使他不能说话,她也看懂了这个眼神的威胁和警告:你敢反悔试试?

    秦梵音有点心慌。这种姿势,这种气压,她完全感受到了两人之间力量和气场的悬殊。

    他强硬起来,她当然不能硬碰硬。秦梵音伸出手,环上他的脖子,无辜的看着他,“都说了我是小孩子脾气。小孩子嘛,脾气来得快去的也快,生气了就要哄,哄哄就好了……”

    她冲他眨着眼睛,明澈的双眼波光潋滟,像孩子般纯真无邪,又充满了小女人的性感和诱惑。

    邵墨钦深吸一口气,前一刻被她不负责任反复无常挑起的怒火,瞬间烟消云散。此时此刻,她在身下这么娇媚婉转,另一种火燃起来了。

    房内寂静无声,他们以一种暧昧的姿势凝视着彼此,秦梵音听到自己噗通噗通的心跳声。

    ……好没出息啊!

    她心中快活,又是懊恼。

    为了掩饰这种情不自禁的悸动,她打破寂静,看似蛮不讲理的嗔道:“你哄我呀。不哄我我就要生气了。生气了我就想悔婚!”

    邵墨钦将手臂撑在床上,距离她越来越近,她的心跳越来越快。两人相距咫尺时,她闭上眼,迎接他的吻……

    一只手臂由后脑勺穿过,抬起她的脖颈,将她的身体往上揽。没有意料中的唇舌相濡,她被他抱坐起来,揽入怀中。秦梵音睁开眼,暗暗暴躁。这个笨蛋,哄生气的女孩子不就是按住强吻吗?他还在磨蹭什么?

    一只大掌落在了她后背,一下一下的轻轻拍着。

    秦梵音感受着突如其来的细腻温柔,微微怔住。

    男人修长的手指穿过她的长发,在发间摩挲,从上往下轻轻抚着。

    秦梵音垂眸,眼睫毛不停颤动着,她缓缓伸手,圈住了他的腰腹,往他怀里贴的更紧了些。

    没有激吻,没有火热,只有他无声的轻抚,就像是在哄一个小女孩,纯情的可笑,又认真的动人。她依偎在他怀里,贪婪的感受着这种别样的温柔。

    仿佛是他的小情人,又仿佛是他的女儿,秦梵音闭上眼,一脸满足的依恋。想到要跟这个男人过一辈子,她情不自禁的弯起嘴角。

    邵墨钦抚慰了秦梵音好一会儿,听到她渐渐均匀的呼吸声。低头一看,发现她靠在他怀里睡着了。很满足的睡相,脸上还带着笑,像是在做什么美梦。这是他第一次将一个女人抱在怀里哄。也是除了他女儿之外,唯一一个在他怀里睡觉的人。

    他静静的看着她,脑海里浮现出她说的那句话……

    等到你有喜欢的人,你就会明白,感情就是不问值不值得。它是发自内心的,不顾现实,不问功利,喜欢了就是喜欢了……

    邵墨钦将秦梵音放开,让她躺到床上。

    喜欢?他从没想过要喜欢一个人。他更不需要被人喜欢。

    他是背负罪孽的人,不该有幸福。

    他现在只要婚姻,他答应了他爷爷,言出必行,不能让老人家失望。

    邵墨钦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那些反应和躁动,不过是纯粹的生理现象。这个女人是撩人的妖精,没有哪个正常男人把持的住。

    他看了一眼床上的秦梵音,转身离去。

    .

    次日,秦梵音早早醒来,打扮好自己,背着琴出门。她有每天早晚练琴的习惯。

    她背着琴走到树林间的长椅上坐下。绿树成荫,莺啼婉转,溪水淙淙。大自然的环境,令人惬意,放松。当然,她也从侧面感受到邵家的财力,能在风景名胜区圈出这么大一片地做私人后花园。

    秦梵音扯唇笑了下。这种天差地别的身家条件,说是攀龙附凤还真不冤枉她。

    秦梵音排除杂念,全心演奏《g大调无伴奏大提琴组曲》。低沉的声音,激切律动的旋律,蓄满了张扬的生命力。她拉琴的速度很快,手臂不断挥舞,神情沉醉。

    一曲终了,她抬起眼,看到站在不远处的邵璎璎。她身边还有个十来岁的男孩。

    虽然昨天的见面不愉快,她也为此对邵墨钦发牢骚抱怨。但对方毕竟是个小女孩,面对她的时候,她生不出气来。

    秦梵音放下大提琴,对邵璎璎挥手,俏皮的微笑,“璎璎早上好。”

    那个男孩突然扬起手,手中攥的石子朝秦梵音砸过来,骂道:“不要脸!小三!璎璎讨厌你!邵叔叔不会喜欢你!你快滚出邵家!”

    男孩手法很准,秦梵音猝不及防,一阵尖锐的痛感袭来,额角硬生生挨了一下。秦梵音弯腰躲避,又一颗石头砸在脑袋上。男孩兜里装了满满两大袋特地挑选的有棱角的石头,连二连三朝她砸去。

    “住手……”秦梵音抬起手臂挡脸,朝男孩快步走去,作势要抓他。男孩拔腿就跑,边跑边骂,“……不要脸!狐狸精!小三!”

    邵璎璎跑到长椅边,将秦梵音的大提琴摔到地面,踢了几脚。

    音箱震动的声音,使秦梵音回过头。她最宝贝的大提琴摔在草地里,又被邵璎璎磕磕碰碰的踢到鹅卵石小路上,秦梵音心疼的眼泪一下子就涌出来了。邵璎璎跳到大提琴上,用她漂亮的小皮鞋狠狠踩着,一脸示威的说:“不要脸的狐狸精!你别想勾引我爸爸!”

    秦梵音哽咽着吼道:“下来!”

    邵璎璎看到她哭了,更加耀武扬威,又踩了几脚,音箱表面裂开。

    “下来……”秦梵音正要朝邵璎璎走去,头发被男孩扯住。他使劲扯着她的头皮,秦梵音吃痛的皱起眉,她姿态狼狈,挣扎着想推开他,他拽着不撒手。“放开……放开……”气极的秦梵音用力踢了他一脚。

    男孩终于吃痛的松开了她,秦梵音迅速朝邵璎璎跑过去,将邵璎璎从大提琴上用力拽开,哽声斥道:“你干什么!”

    看到被毁的大提琴,她的心在滴血,怒火中烧。

    秦梵音拿起琴弦,抽向邵璎璎的屁股,“谁让你这样的……没教养的小混蛋……你爸都把你惯成什么样子了……”

    邵璎璎边哭边躲,哭喊着:“爸爸……爸爸救我……”

    秦梵音下手并不重,只是为了吓唬她。另一边的男孩跑过来,拉拽着秦梵音的手,“不准打璎璎!坏女人!你放开璎璎!”

    邵璎璎脑袋一转,看向某个方向,声音突然撕裂起来,哭嚎着喊:“爸爸……爸爸……”

    邵墨钦推着坐在轮椅上的爷爷,邵时晖走在他身旁。两人陪着邵老爷子在林间漫步,正巧看到这哭闹的一幕。

    秦梵音拉扯着邵璎璎打她,男孩在一旁拼命阻拦。

    邵墨钦脸色一沉,大步上前,从背后将秦梵音扯开,将邵璎璎抱起来。男人的力气很大,秦梵音一个不防,接连往后踉跄了几步,差点摔倒时被跟上前的邵时晖眼疾手快的抱住。

    邵璎璎紧紧抱着爸爸的脖子,哭着上气不接下气的喊道:“爸爸……她打我……她是恶毒坏女人……她打我……”

    邵墨钦轻轻拍了拍女儿的后背,转头,看向秦梵音,眼神如寒霜陡降,阴冷的骇人。

    秦梵音被他看的遍体生寒。

    “怎么了这是?”邵老爷子急的自己推动着轮椅过来。邵时晖放开秦梵音,轻轻拍了下她的肩,迅速走向爷爷,帮他推轮椅。老爷子的身体每况愈下,可不能折腾。

    邵璎璎一直怕太爷爷,不敢跟他告状,只抱着爸爸哭。

    男孩开口道:“璎璎想跟阿姨学琴,不小心把琴摔了,阿姨就打她!”

    邵时晖看向那男孩,声音冷冷的,“真的是这样?”

    男孩到底受不住来自成年男人的压迫力,他低下头,不敢再与他对视,小声道:“我没撒谎……”

    这男孩是邵家老管家的大孙子,跟邵璎璎关系要好。这次一起跟过来玩,也是为了陪邵璎璎。

    秦梵音轻咬下唇,一言不发,看着邵墨钦。

    “梵音就要做璎璎妈妈了,教育孩子是应该的。”邵老爷子开腔了,明显帮着秦梵音,“璎璎,你要听妈妈话,别惹妈妈生气。”

    “她不是我妈妈!她是坏女人!她打我!”邵璎璎在爸爸肩上委屈的哭道。

    邵墨钦不满的看了一眼邵老爷子,秦梵音刚想说什么,他抱着邵璎璎转身离去。

    “邵墨钦!”她朝他的背影叫道。

    他脚步顿了下,没有回头,抱着女儿继续走远。

    秦梵音站立原地,看着他的背影,心里一寸一寸结冰。

    邵老爷子劝道:“梵音,我知道璎璎不接受你,你很委屈。小孩子的世界非黑即白,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他们不会虚伪逢迎,也不懂分辨好恶。这几年她跟爸爸相依为命,突然有了个后妈,心里上难以接受是正常的。你要采取温和的方式,让她慢慢接受你。太过激烈的举动,会使你们的关系更加恶化。”

    秦梵音回过头,看向邵爷爷,心里难受的没有任何倾诉的。

    邵老爷子怕孙媳妇不高兴,又说:“当然,该管教也得管教,不过火就行。你要跟璎璎好好相处,墨钦会省心很多。你别怪他,他一直疼爱这个女儿,看到她挨打,肯定心疼。”

    “嗯。”秦梵音低低应了声,“我先把东西收拾下。”

    邵老爷子让男孩推他走了,把邵时晖留下来陪秦梵音。

    秦梵音蹲到地上,手指碰上大提琴,逼回的眼泪又出来了。那石头砸在她脸上身上,都没有看到邵璎璎踩踏大提琴那么疼,扯心扯肺怒火灼烧的疼,疼的她失去理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