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义无反顾

无影有踪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她点开微信,看到他发来一条消息。短短几个字,她蓦地心跳加速。

    “到我房间来。”

    ……

    深更半夜叫一个女人去他房间?

    他想干什么?

    邵时晖见秦梵音看着手机发愣,问道:“怎么了?”

    秦梵音收起手机,笑了笑,说:“没什么,同事在跟我说下周的工作。”

    虽然心里因为那句话起了波澜,似乎不由自主的遐想……但她就算脑补到限制级,也不会去他房里!

    她可不是随便的女人,更不是招之则来挥之即去的人。

    要她去?偏不去!

    秦梵音没有回复,将手机装入口袋。

    楼上的邵墨钦将她的动作看的一清二楚。这个要嫁给他的女人,不接他电话,不回他信息,跟另一个男人在花前月下有说有笑。

    邵墨钦拧灭烟蒂,转身,离开了房间。

    秦梵音问邵时晖:“你能告诉我关于璎璎妈的事吗?”

    邵时晖如实道:“我们也不清楚。三年前,大哥突然把三岁的璎璎带回家,说是他的孩子。至于孩子母亲是谁,他绝口不提。”他想了想,又说,“但他这几年好像一直在找人,可能是找璎璎妈。”

    秦梵音诧异的问:“你们都没见过璎璎妈?”

    “没有。”

    秦梵音轻轻哦了一声。一个无从得知的神秘女人。

    邵时晖再次道:“梵音,我劝你慎重考虑,我哥并不是好选择。”

    秦梵音轻笑:“这么拆你哥台,不怕他教训你啊。”

    邵时晖跟着笑起来,“帮理不帮亲,我可不忍心看着你往火坑里跳。”

    邵墨钦走到他们身后,还没靠近,听到她们的对话,脸色又阴沉了几分。

    秦梵音拨弄着手里的琴弦,自言自语般低笑道:“小时候我想学大提琴,爸妈不同意。他们说学乐器没用,白花钱,浪费时间。可我就是想学啊,于是我想尽办法,省下早餐钱和零花钱去琴行蹭课,有一次上体育课昏倒了,被送去医院,爸妈才知道,从那以后,他们全力支持我学琴……读大学时,竞争公派留学名额,朋友说人选早就内定了,但我没放弃。人家练琴我练琴,人家休假我练琴,人家过节我练琴,人家谈恋爱我还在练琴,最终我赢得比赛,拿到了公派名额。”

    邵墨钦在他们身后不远处,停住了脚步,似是不想打断她说话。

    “总有人问我,学大提琴难吗?其实学乐器何止是难能概括的,其中酸甜苦辣,一言难尽。但是我走下来了,我的爱好成了我的事业,我的事业足以支撑我的生活。再也没人能在我跟前说,学音乐的没出息。”秦梵音抱着怀里的大提琴,微微笑着,“每当我奏响它,心里就无比安定。”

    “你很好。”邵时晖由衷道。

    “对于喜欢的东西,我就是这么固执。”秦梵音转头看向邵时晖,眉眼弯起,“因为我深信,坚持你所想要的,这个过程越艰难,最后得到的会越多。”

    她黑白分明的眼里落满星辉,仿佛一条皎洁的星河,他能看到她的温柔,她独特的自信。可她却是要用这温柔和自信,去征服另一个男人。

    邵时晖心里是说不出的苦涩,连问出的话都酸的不行,“他有什么值得你喜欢的?”

    在他们身后的邵墨钦,墨黑的眸子,直直盯着秦梵音的侧脸。只见她微微一笑,用清甜的声音道:“等到你有喜欢的人,你就会明白,感情就是不问值不值得。它是发自内心的,不顾现实,不问功利,喜欢了就是喜欢了。”

    邵墨钦眼神变了又变,极为复杂。

    邵时晖扯了扯唇,想说什么,喉咙又分外艰涩,什么都说不出来。

    他这些年流连花丛,交往过的女人不少,自己也乐在其中。相较之下,他觉得邵墨钦过的像个苦行僧,不知道享受女人的美妙,枉费在世上走一遭。

    可现在……他觉得自己是白活了。

    原来老天给那个人的好,都在后面。

    秦梵音背起大提琴,“不早了,回去休息吧。”

    邵时晖陪着秦梵音回去,两人各怀心事,一路无话。

    绕过花丛掩映的庭院,走到秦梵音家人住的那栋楼房前,两人同时看到了站在银杏树下的邵墨钦。

    “你……怎么在这儿?”秦梵音诧异的问。

    邵墨钦站姿笔挺,月光从枝叶间的缝隙漏下来,落在他身上。英挺的五官,幽深的目光,不同于邵时晖的风流倜傥,他美的克制又骄矜,带着禁欲的气息。

    对上他们的视线,他将手里的烟掐灭在一旁的垃圾桶里,迈出大长腿,走到他们跟前,牵起秦梵音的手。

    他看了邵时晖一眼,这一眼,冷意沉沉。

    邵时晖不由得解释道:“出来走走,正巧看到嫂子在练琴,就把她送回来了。”

    邵墨钦牵着秦梵音的手往别墅里走。秦梵音转头对邵时晖挥手,“晚安,明天见。”

    邵时晖目送那二人走入别墅里,大门一声脆响阖上,他心里猛地抽了下,有种钝疼在缓缓拉扯。

    门里门外,两个世界。

    他只能站在外面,看着他们进入二人世界。

    他们是准夫妻,她是他未来的嫂子……

    邵时晖艰难的抽了一口气,怎么才能改变这种局面?

    邵墨钦牵着秦梵音的手,往她房间走。秦梵音想把手挣开,可他的手掌就像铁钳,任凭她怎么使劲都没办法。她抗议道,“你三更半夜进我房间,是骚扰行为!我们还没结婚呢!”

    “……姐?姐夫?”玩游戏玩到肚子饿的秦嘉阳下楼找东西吃,正巧遇到这对拉拉扯扯的人。

    秦梵音就像看到了救星,立马道:“阳阳,你把他赶出去!”

    邵墨钦笔直的目光看向秦嘉阳,秦嘉阳想到他武力值爆表的那一幕,浑身汗毛齐齐竖起,默默的往后退了几步,赔笑道:“姐,你这样不好,哪有把自己老公往门外赶的道理。”

    秦梵音难以置信的睁大眼。这臭小子,胳膊肘往外拐?

    秦嘉阳很狗腿的冲邵墨钦笑道,“姐夫,你跟我姐回房慢慢聊,我去找点东西吃。”说完他就开溜了。

    秦梵音无语的瞪着他的背影。这个弟弟也忒不靠谱了!

    “欸……”她一声低呼,身体被邵墨钦腾空抱起。

    他抱着她上楼。秦梵音挣扎不开,索性不再挣扎,仰起脸看他。男人的下颚线条优美,托着她的臂弯很有力,靠着的胸膛很结实,浓浓的男人味混着独有的墨香气息。

    撇开那些乱七八糟的情绪,其实,她很享受……

    到了房门前,他将她放下,推开门,拉着她进去,反手关上门。

    一转身,女人柔软的手臂环上了他的脖颈。她踮起脚,凑近他,两人离的越来越近,鼻尖几乎相触时,她看着他,轻轻吐气:“你叫我去你房间,干什么?”

    明知道他回答不了,她又问,“是不是想这样?”她出其不意的碰了下他的唇瓣,蜻蜓点水般,他却反应极其明显的痉挛了下。

    她荡漾着水光的双眼,直勾勾的看着他,似无辜又似迷茫。

    男人下腹一紧,原始冲动被勾起,揽住她的腰,另一只手扣入她的后脑勺,低下头,就要堵住那双喃喃开合的红唇。秦梵音脑袋一偏,他的唇擦过她脸颊。

    他扳过她的脸庞,秦梵音及时伸手,挡在了两人唇之间。他带着被戏弄的懊恼和躁意,像狼狗般咬了一口她的掌心。

    秦梵音浑身一颤,轻微刺痛伴着酥麻的感觉,由掌心传到心底,直达脚尖。

    不能再玩了……这个男人很有攻击性。当心玩火。

    秦梵音收回手,推开邵墨钦,半嗔半怒道:“我还在生气呢。”

    秦梵音由桌上拿起一个笔记本和一支中性笔,递给邵墨钦,不满的哼声,“自己检讨吧!”

    邵墨钦看着她那小女人生气的模样,扯了下唇角,像是没由来的笑了下。向来凌厉的脸部轮廓,突然就被柔化了。

    他接过笔记本,写下一句话,递给她。

    “璎璎还小,不懂事。今天是她不对,我会教育她。”

    他来的目的也是为了说这件事。

    秦梵音欣赏着男人苍劲有力的字体,心里仍是很不开心。

    她放下本子,坐到窗台边的沙发上,背对着他,脑袋压在双臂上,带着鼻音闷闷道,“我也还小,我幼小的心灵受到了严重的伤害。”

    邵墨钦坐到她身边,拿出手机,打出一句话,递到她眼前,“不要耍小孩子脾气。”

    “女儿能耍,老婆不能耍,那做你老婆好不公平哦。算了,我不干了。你还不知道吧,我心里年龄才五岁呢,比你女儿还小。我怕她欺负我。你去找个老气横秋没脾气的女人做后妈吧。”秦梵音不满的哼声。

    她站起身,正要撵人走,突然被邵墨钦扯入怀里。

    他捞起她的双腿悬空抱住,走了几步,将她摔在床上。没等她挣扎起身,他覆压在她上方,双臂撑在她两侧,令她无处可逃。他俯身看着她,深黑的双眼带着沉沉迫力。

    即使他不能说话,她也看懂了这个眼神的威胁和警告:你敢反悔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