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义无反顾

无影有踪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几人一行走到车前,两个助理将喝高的秦嘉阳扶上车,陪坐在后座上,肖颖坐到前排,于是秦梵音跟邵墨钦走向另一辆车。

    两辆奔驰一前一后行驶。秦梵音坐在邵墨钦身边,突然想起刚刚秦嘉阳拿凳子轮的那一下子。她看向邵墨钦,紧张的问:“你的背……受伤了没?”

    邵墨钦摇头。

    “真的没事?”她那喝醉的弟弟没轻没重,那一下好像还挺狠的。秦梵音有些担心,“你让我看看。”

    她伸手想去解邵墨钦的衬衣,邵墨钦表情一变,如临大敌,抓住她的手。

    秦梵音不解的看他。

    他推开她的手,表情由紧张恢复为冷漠,警告的看她一眼,身体往一侧避了避。整个人一副防骚扰的姿态……

    秦梵音:“……”

    她只是关心他好不好?

    秦梵音耸耸肩,不看就不看。

    车子开到秦梵音家小区外停下。秦嘉阳已经睡死,一名助理背着他下车,肖颖陪在他身边。秦梵音走过去,对肖颖说:“这么晚了,你今晚就在我这儿睡,别回去了。”肖颖爽快的点头,“行。”

    邵墨钦坐在车上没下去。他们几个人往小区楼里走时,肖颖好奇的低声问道:“你老公怎么不送你上楼?”

    “他啊……”秦梵音回头看一眼黑色奔驰的方向,无奈的笑了笑,说,“要找静静了。”

    “静静是谁?哪个小婊砸敢抢你老公?”肖颖一脸义愤填膺,“我帮你去撕她!”

    秦梵音噗嗤一声笑出来,捏着她的胳膊说:“不要那么多戏。”

    车上的男人垂首,用力揉了揉额头。他今晚喝多了。

    照看她弟弟,牵她的手,都不过是为了维系这段即将开始的婚姻关系,尊重她的身份。

    他一定是因为喝多了,才会产生吻她的冲动……

    助理一直把秦嘉阳弄到家才客气的告辞。肖颖在人走后,忍不住感慨:“你这个老公,真叫人捉摸不透。”

    秦梵音眼里闪过一丝落寞,没接话茬。她把秦嘉阳弄醒,催他去洗漱。

    深夜,秦梵音躺在床上,给邵墨钦发了一条微信。

    “今晚多亏了你。我要怎么感谢你呢?”

    好半晌没有回应,秦梵音打了个哈欠,把手机放在一边睡了。

    邵家别墅。

    邵墨钦一回来,佣人心急火燎的跟他说:“先生,璎璎一直在哭闹,怎么都劝不住……”

    邵墨钦皱起眉头,上了三楼,去邵璎璎房间。他走的时候正在陪邵璎璎玩拼图。打开门,房里一片狼藉,拼图扔的满地都是,地面上还有几个芭比娃娃,不是被剪断头发就是被拆开了躯干,七零八碎的躺了一地……

    粉色公主床上,小女孩趴在床中间不停的哭,佣人在一旁束手无策。

    直到邵墨钦走进房间,佣人如获大赦,赶忙道:“璎璎,别哭了,爸爸回来了。”

    小女孩抬起头,泪眼朦胧的看着走近的男人,“哇”的一声哭的更厉害了,边哭边喊:“爸爸不要我了……爸爸是坏爸爸,不要璎璎了……”

    邵墨钦坐在床边,伸手抱过邵璎璎,手掌缓缓抚着她的后背。不能说话的他,却有一种比语言更抚慰人的力量。邵璎璎圈着爸爸的脖子,抽噎声渐渐变小。

    她蹭在爸爸脖子上,泪眼汪汪的说:“爸爸……我不要后妈……后妈会欺负璎璎,打璎璎……”

    邵墨钦将女儿放到腿上,给她打手势,“她会疼爱璎璎,照顾璎璎。”

    邵璎璎用力摆脑袋,“……后妈是恶毒的巫婆!璎璎不要后妈!”说着,她又哭了,“爸爸不要结婚……爸爸去找妈妈……我要跟爸爸妈妈在一起……我不要后妈……”

    邵墨钦打手势,“妈妈不在了。爸爸找不到她。”

    “我要妈妈……”邵璎璎埋进被子里,不管不顾的哭起来,“我不要后妈……我要妈妈……后妈要抢走爸爸,还要打我骂我,后妈是恶毒巫婆……”

    邵墨钦蹙起眉头,这都谁给她灌输的?

    他起身去拿纸巾来,抱起邵璎璎给她擦鼻涕眼泪。

    璎璎拉拽着爸爸的手,哭的泪水擦都擦不完,眼睛鼻子都红彤彤的,可怜兮兮的哀求,“爸爸不要结婚好不好……爸爸不要结婚……不要丢下璎璎……”

    邵墨钦做手势,“璎璎永远是爸爸的乖女儿。”

    “我怕巫婆……爸爸求你了……不要结婚……”小丫头可怜兮兮的蹭着他,还在抽噎。

    邵墨钦直到把女儿哄睡着了,才从她房间里出来。

    女儿激烈的反应在他意料之外。他原本以为,邵璎璎想要妈妈,会跟他娶的女人和睦相处。现在看来,需要一个接受的过程。

    邵墨钦躺到床上休息时,看到了秦梵音发来的微信。

    他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输入:“我女儿今年六岁。”

    好半晌,秦梵音回复:“哦”

    “她还小,需要一个好妈妈。”

    无论哪个女人,对他来说不重要。但那个人对邵璎璎来说很重要。

    父母影响并决定了孩子的一生,从性格形成到人生轨迹,全靠父母引导塑造。如果他娶的女人,表面一套背后一套,对邵璎璎会是极大的打击。

    秦梵音半夜被微信声叫醒,心想可能是邵墨钦的回复,烦躁没有了,困意没有了,立马拿过手机看,结果他突然提到他女儿……

    这是她一直想忽视想绕过的一个点。

    秦梵音输入:“这方面我没什么经验,但会尽力而为。”

    肖颖跟秦梵音睡在同一张床上,手机微信来来回回的声音,把睡眠很浅的她意识勾回来了。她揉了揉眼睛,翻个身,搭上秦梵音的腿,嘀咕道:“还没睡啊……跟你老公聊的难分难舍呢……”

    秦梵音有点堵心,接口道:“是准老公,嫁不嫁还不一定呢。”

    一扭头,看到邵墨钦的回复:“你必须让她接受你,喜欢你。”

    高高在上的生硬的命令,秦梵音是真不高兴了。

    她不想继续聊,只怕自己带有情绪,说出冲动的话。

    秦梵音把手机放到一边,钻进空调被里,埋着脑袋,闷闷的自言自语排遣:“本宝宝也还小,需要一个好老公……必须疼爱我,照顾我……”

    .

    秦梵音第二天起得早,亲自下厨,做了三人份的早餐。

    餐桌上,肖颖吃着鸡丝面赞不绝口。秦嘉阳听到自己昨晚都做了什么,鬼哭狼嚎,惨叫不止。

    “你确定,我拿着凳子砸姐夫?”

    “不可能啊,这不自寻死路么……”

    “姐夫会不会在心里记着这一笔?我完了……”

    秦梵音无语道:“之前不是还看他不顺眼吗?这就姐夫叫上了?”

    “之前是之前,现在不一样了。经过昨天,我对他彻底改观了。”秦嘉阳想到昨晚杨树林里的那一幕,他以一敌十,矫捷狠戾的身手,把对方踩在脚下的强势霸气,仍是热血沸腾。尤其是对方搬出厉害的后台,他不屑一顾的蔑视,简直酷毙了。

    “被姐夫罩的感觉,真不赖。”秦嘉阳嘿嘿一笑。话刚落音,想到自己抄凳子砸人,“姐……”一脸生无可恋,小眼睛可怜巴巴的看着他姐,“我怎么道歉比较靠谱?”

    秦梵音看她弟弟这狗腿模样,也是很无语,“不是舍不得我这么快嫁人吗?这就迫不及待去抱人家大腿了?”

    秦嘉阳面色一窘,立马道:“谁舍不得你嫁人啊!你赶紧嫁,以后去唠叨你老公,省的天天唠叨我。烦都烦死。”

    肖颖在一旁笑眯眯调侃道,“阳阳,姐控不丢人,咱不害羞啊。”

    秦嘉阳尴尬的快要钻地洞了,但他对姐姐的朋友同事们向来很有礼貌,他忍住对肖颖翻白眼的冲动,撂下筷子快速道:“不跟你们瞎掰了,我去学校了。”

    走在门边,又回过头叮嘱,“下次跟姐夫见面喊上我,我得当面道歉。”

    肖颖撑着脑袋,目送秦嘉阳离去,转头一脸羡慕的看着秦梵音,“真幸福啊,有个活泼可爱的小鲜肉弟弟,还有个man爆的美男相公,怎么好事都让你占全了呢……”

    秦梵音想到昨晚邵墨钦的话,暗叹了一口气。

    哪是什么好事,只是恰好喜欢上那样一个人,没办法罢了。

    秦嘉阳期待的当面道歉的机会很快就来了。

    婚礼筹备在有条不紊进行中,恰逢邵时晖由国外出差回来,邵老爷子决定安排一次休假,让两家人一起共度周末,加深交流,沟通感情。

    秦梵音的父亲秦山上次因为腿伤,还没跟邵家的人碰过头,这次被他们特地接过来。

    度假地点就在c市周边的知名景区缙华山。这里有山有水有峡谷有温泉,夏季的避暑胜地。邵爷爷喜欢这里,邵家便在这儿买了一幢大别墅。

    秦梵音为了第一次见邵璎璎的礼物煞费苦心,她特地托一个懂行的同事带了一块开光的玉牌,上好的和田玉,价格不低。周六下午出发前,她又拉上妈妈一起去逛商场,挑挑选选,给邵璎璎买了一堆进口的精美零食和一套小女孩都喜欢的芭比娃娃。

    邵家安排了司机来接他们,一家人坐在车上,都或多或少有些紧张。

    邵家别墅里,邵老爷子,邵益清,杜若琪,邵墨钦和女儿都在。邵时晖还在赶来的路上。

    邵时晖仰靠在车上,拿着手机刷微博,浏览秦梵音最近的动态。这段时间出国,任务重压力大,他一头扎进工作里,也没心情风花雪月,连他哥的结婚对象都没功夫八卦。

    现在闲下来了,他心里想着,什么时候把女神约出来聚聚。

    他给她发微信:“忙成狗,终于回来了。”

    秦梵音看到这条信息,回复:“恭喜脱离苦海。”

    “别光恭喜啊,秦老师有空给我接风洗尘,洗涤我疲倦的心灵吗?”

    “好啊。”

    邵时晖暗喜,正要回复,她又发来一条,“我们很快就见面了。”

    邵时晖正纳闷时,车子在别墅外的大院里停下。他拿着手机下了车,目光一扫,看到一辆黑色奥迪驶过来。

    奥迪在一旁停下,车门打开,车上的人陆续下车。

    邵时晖看到了黑发白裙,依然美得如诗如画的心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