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邵氏夫妇

无影有踪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肖颖很自觉的松开秦梵音的胳膊,退到一边。邵墨钦走到秦梵音跟前,秦梵音正想说什么,他微微弯腰,牵起了她的手。秦梵音一愣,他转过身,牵着她的手往前走。

    他走的比她快了半步,她跟着他的步伐,抬眼看他清隽的侧脸,抿唇笑起来。

    有这么一个孺子可教的老公,她对未来的婚姻生活充满了信心呢。

    他们三人走到桌前,老板立马加了几个凳子。桌子只有四边,秦梵音坐到了秦嘉阳身边,秦嘉阳冲她呵呵笑,“姐,你来了……”

    肖颖虽然想近距离观赏美男,又畏于美男周身散发出的冷漠气场,还是很自觉的跟一个土里土气的小嫩肉坐在一起。肖颖是吃货,一坐下马上点了一堆烤串。

    秦梵音把弟弟手里的酒杯挪到一边去,板起脸道:“今晚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要跟人打架?”

    秦嘉阳喝的双颊通红,整个人迷迷糊糊的,闻言摆了摆手,道:“……小事,都是小事……友谊第一,干架第二……”

    秦梵音有点头疼。看样子是喝醉了,今晚没法兴师问罪了。

    “姐……”秦嘉阳倒在秦梵音跟前,脑袋压在她肩上,双臂圈着她,就像是小孩子在撒娇,“姐……你别管爸妈说什么……我不靠你买车买房……真不靠你……你别把我当你的负担……别有压力……”

    秦梵音伸手揉了揉弟弟的短发,语气满是宠溺,“谁说你是我负担了,你是我最亲爱最可爱最乖的弟弟,是我们家小宝。”

    秦嘉阳一脸满足的腻歪着秦梵音,“我姐是世上最好的姐……最美的姐……”

    肖颖一边吃着外焦里嫩的鸡脆骨,一边观赏姐弟温情大戏,余光顺便扫一扫养眼的哑巴美男。不看不知道,一看差点把手里的鸡脆骨吓掉。

    美男盯着那对姐弟的眼神不太对头啊?那种凛冽劲儿是怎么回事……

    “姐……要不你别结婚了,这么早嫁人干嘛啊……”秦嘉阳蹭着秦梵音的肩膀,声音有些哽咽了,“我舍不得你嫁出去……”

    肖颖无语望天。阳阳同学,你可真是喝多了,居然敢在你姐夫跟前拆台。

    秦嘉阳彻底喝上头了,压在秦梵音肩膀上的脑袋,一下又一下的往下滑。秦梵音穿着红色蕾丝旗袍,贴身的剪裁,将她蜿蜒起伏的s型身材勾勒的淋漓尽致。

    眼看着,秦嘉阳的脑袋就要顺着那弧线往下……邵墨钦眼神骤暗,起身,拉过秦梵音,长臂一揽,将她扣入怀中。秦梵音猝不及防,被扯入一个硬实的胸膛里,一双手臂横在她胸前,男人的气息密密匝匝包裹而来。

    是她最喜欢的带着淡淡墨香的男人味,秦梵音脸色微红,心跳快了几拍。等等……哪里不对……目光落在不偏不倚覆在她胸前的手掌上,秦梵音蓦地瞪大眼。

    邵墨钦同样感觉到自己一只手恰巧盖在一团柔软上。就是这里……属于他的东西,差点被她弟弟碰到……占据领地的本能,令他下意识护住了。

    秦梵音浑身犹如过电,白皙的脸蛋霎时火烧火燎,腿都软了。

    秦梵音红着脸,四下张望。这一看她更窘了,附近的人几乎都在行注目礼。

    他们本就引人瞩目,高大挺拔的清贵男子和穿着火红旗袍的妖娆女人,两人这么暧昧的贴在一起,赏心悦目又撩人十足。

    “你放开我啦……”秦梵音窘迫的挣了下,小声抗议。

    与此同时,失去依靠的秦嘉阳往下一倒,栽到凳子上,身体一滑,又跌倒在地。“姐……姐……”他躺在地上叫。

    “阳阳……”秦梵音要去扶,邵墨钦扯过她的身体,拉着她走了几步。

    “欸,干嘛……”灯光照不到的一角,他将她推靠在墙上,扣紧她的腰。

    两人贴的严丝合缝,秦梵音倒抽一口凉气,被那个东西咯的心慌。

    男人浓墨般黑沉沉的眼里,燃烧着跳跃的火焰。他牢牢盯着她,脑袋低下来,距离她越来越近。浓浓的酒气扑面而来,秦梵音这才发觉他的反常由何而来,他喝酒了,喝的还不少……

    她不会知道,男人这几天脑子里反复出现她的身体和她诱惑的双唇……

    今晚带着酒意,看到她穿这身勾人惹火的旗袍,妖娆的火红衬着雪白的肤色,按捺了几天的火被高浓度酒精和女人要命的性感彻底烧起来。

    秦梵音脸色涨红,想动又动不了。她才知道,失去自制力的男人,简直是禽兽,连她高冷的偶像也不例外……

    男人薄唇不断靠近,她紧张的眨着眼,双腿微微发颤,眼睫毛也在疯狂颤抖。

    初吻……她的初吻……

    怎么来的猝不及防,兵荒马乱,可是不管怎样,只要是他给的……她的灵魂在颤栗,灼热的期待着,品尝生命里第一次关于爱情的味道……

    两人相距分毫时,秦梵音闭上眼,心脏快要跳出去,气儿都喘不上来了。

    “姐——”伴着一个高亢的声音,一把椅子砸在邵墨钦背上。正要接吻的人被迫逼停,敏捷的抱住秦梵音,侧身闪躲。

    秦梵音由的灼热中缓过神,偏过脑袋看她坏事的弟弟,一脸懵逼:“……你干嘛呀……”

    “姐……我来救你……别怕……”秦嘉阳再次捞起摔在地面上的凳子。

    邵墨钦被酒精熏染出的迷乱彻底清醒了,他眯了眯眼,看向秦嘉阳,沉沉黑眸里寒气逼人。秦嘉阳没由来的瑟缩了下。与此同时,一队隐在暗处的保镖正要上前,他做了个手势,那些人又隐没了。

    另一边的肖颖捂住眼睛,从手指缝里偷看这惨不忍睹的画面。

    刚刚邵墨钦把秦梵音带到一边,她去扶秦嘉阳,他起身后到处看嚷着找姐姐。

    她也没管他,暗戳戳的欣赏那角落里的激.情戏,正要看到一个火热的kiss,秦嘉阳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居然抄着凳子……抡向他姐夫……好大的胆子啊!

    阻拦不及,她一脸悲壮的捂住眼。

    秦梵音欲哭无泪,正要去抢秦嘉阳手里的凳子,邵墨钦将她拉到身后。他走到秦嘉阳跟前,一个擒拿手,扣住他,凳子哐当落地。秦嘉阳还想挣扎,他将他手臂一折,反剪到身后。

    邵墨钦黑沉沉的眸底带了些不知名的怒意,秦嘉阳毫无招架之力,被钳制的动弹不得,手臂处痛的呲牙咧嘴,“……姐……报警……快报警……”

    秦梵音走上前,对邵墨钦赔笑道:“他喝多了就有点犯浑,脑子不清醒,我们把他带回去吧。”

    “姐……姐……”秦嘉阳不甘的挣扎。

    秦梵音敲了下他的脑袋,“还叫什么呀,回家。”

    肖颖把账付了,那三个同学走之前本来想跟邵墨钦打声招呼,一见他黑着脸,气压低沉,又不敢往上凑了。之前杨树林里那一幕,足以让他们对他跪下唱征服,哪还敢随便蹦跶。眼见气氛不妙,他们跟肖颖打声招呼就走了。

    秦梵音见自己弟弟被邵墨钦扣着一脸痛苦,到底是心疼,对邵墨钦说:“你把他放开吧。”

    邵墨钦松开秦嘉阳,秦嘉阳踉跄两下,差点摔倒,肖颖及时扶住他。

    肖颖说:“这不行啊,醉成这样,怎么把他弄车上去?”

    邵墨钦做了个手势,两个随行助理不知道从哪里走出来,一左一右扶住了秦嘉阳。

    秦梵音正要走过去,邵墨钦牵住了她的手。她抬头看他,他黑眸幽深的盯着她,手下力道加重,似在强调着什么。

    秦梵音眉眼弯起,上前一步,踮起脚,凑到他耳边,轻轻吐气,“嗯,我知道,你很乖,很听话。”

    邵墨钦皱起眉,脸色诡异。

    他长这么大,从没被人用这种又逗又哄的语气说话……

    分明有种被羞辱被戏弄的感觉,可偏偏她的声音,像是一根羽毛,直往人心里挠,挠的人骨头发痒。

    邵墨钦很抗拒,冷着脸,正要松开手,秦梵音眼底闪过狡黠,抓紧他的手,快速亲了下他的耳朵,舌尖在他耳垂滑过,低低的笑,“这是奖励噢。”

    “……”邵墨钦身体僵硬了下。

    肖颖看着右边那一对小动作不断的准夫妻,深深的觉得,自己要赶紧去找男人,找男人,找男人啊……不然会被秦梵音这个小妖精虐死!她明明以前没有谈过恋爱啊,怎么跟恋爱达人一样啊?一定是邵墨钦段数太低了,他一看就是不擅风月的正经男人。

    可是,有个这么高冷带感的man,随时撩一撩,感觉真的太棒了啊!

    秦梵音若无其事的退开,牵着邵墨钦的手,笑眯眯的朝一旁的肖颖和那两位架着他弟弟的助理招呼道,“走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