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邵氏夫妇

无影有踪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再也不让他碰她的手了,混蛋,混蛋……心里的怨念还没发泄完,肩膀突然被扣住,她一声低呼,被迫转过身,视线正对着手机屏幕,上面有一行字。

    “婚姻不是儿戏,不准任性。”

    秦梵音将那句话反反复复看了三遍,唇角微微扬起。这是他第一次主动跟她交流,用他独有的方式……没有悦耳的声音,那句话也是硬邦邦的教训的语气,可她还是觉得很开心是怎么回事?

    秦梵音敛起眼里的笑意,抬起头看邵墨钦,很认真的说:“我没有把婚姻当儿戏。我只是要你跟我在一起时,牵住我的手。因为……”

    他看着她,等待她的下文。

    她轻轻笑起来,目光温柔似水,“你不牵着我的手,我怕我会跟不上你。”

    车厢里很安静,只有她低柔甜软的音色在他耳边徘徊。他看着她的眼,陷入到那一汪温柔清澈的春水里,忘了收回目光。

    气氛不经意间暧昧起来。刚刚被摸手指的异样感再次涌上来,本能在沸腾,想要亲密接触,秦梵音倾过身,缓缓的朝他靠近……男人性感的薄唇,精致的下巴,上下滚动的喉结,无一不在撩拨她的神经……

    邵墨钦似是感觉到什么,盯着她花瓣般的红唇,目光转深。

    相距分毫时,秦梵音停下,没再主动往上凑,只是看着他。邵墨钦微微眯起眸子,似有一丝意味不明的烦躁。

    两人目光胶黏,谁都没动,一个眼波流转等着鱼儿上钩,一个目光幽暗深如黑洞。短短几秒钟时间,像是一场漫长的拉锯战,两.性间的原始渴望蠢蠢欲动,两个人却纹丝不动。

    秦梵音再凑近一点,就在两人的唇快要碰上时,她脑袋一偏,在他耳边吐气:“记住了哦,下次一定要牵手。”她目光往下扫过,唇角抿起弧度,若无其事的退回去,靠在椅背上,望着窗外。

    邵墨钦眼底闪过异样,微微侧过身,对着另一边。硬起来的某个部位,令他拧起双眉。以前从没有这样过。没有哪个女人距离他这么近,敢用这种眼神、这种姿态挑逗他。而他竟然这么轻易就……

    邵墨钦把秦梵音送到小区外,自己没下车。秦梵音也没介意,笑吟吟的跟他挥手再见。

    秦梵音转过身,悠然往小区里走,唇角得意的扬起。呵,只有夫妻名分?到时候看谁比较想要夫妻之实。她还没到三十如狼四十如虎的年纪呢,难道熬不过一个精壮的男人。他保证了对婚姻忠诚,除了她别无选择,她就不信他能一直憋着。就刚刚,她还看到那一大包鼓起呢……

    唔,肖颖以前说过,手指长的男人那方面很厉害,秦梵音想到之前牵手时的画面,邵墨钦那白皙修长的手指……她脸色微红,掩唇偷笑。

    在她身后,黑色路虎迟迟没有开走,邵墨钦坐在车内,盯着不断走远的婀娜背影。女人穿着白色上衣和浅绿色长裙,腰间的宽腰带将那盈盈一握的细腰收的仿佛一折就断。纤腰下是明显翘起的弧度,风过,裙摆轻扬,露出一截白皙的小腿。

    男人目光幽暗,喉结滚了滚,身上某个部位不仅没有消退,更加涨了。

    .

    炎炎夏日,阳光热烈。

    秦嘉阳翘了课来到市中心,一下出租车就热的直抹汗。

    寰融大厦落座在这个城市的核心cbd,造型霸气又独特,犹如一柄出鞘的银剑,直刺云天。全镜面装置,反射着灼热的太阳光,秦嘉阳抬头看去,差点被闪瞎眼。

    走进寰融大厦一楼大厅,凉爽的冷空气扑面而来,舒服的他长出一口气。

    “这位先生,你找哪位?”他在原地站了没一会儿,两个保安到他跟前问话。

    “我找邵墨钦。”

    保安脸色一变,犹疑的看着他,“有预约吗?”

    “没有。你们告诉他,我要见他。”

    “不好意思,经过秘书处预约,才能见邵总。先生,请回吧。”

    “我叫秦嘉阳!你们去问他,看他见不见我!”

    “先生,请回吧。”就连集团中层都不敢冒然打扰总经理,何况是前台这些基层工作人员。对方不仅没有预约,一看就是个毛头小子,没准是来捣乱的。两个保安客气又强硬的推着秦嘉阳往外走,“先生,请先跟总经理秘书处预约。”

    “……艹!”秦嘉阳被轰到大门外,脸都气绿了。

    他怕邵墨钦周末休假,特地在工作日翘课赶来,就为了跟他好好谈谈。结果,楼都没上去,被人赶出来了……

    他骂骂咧咧的离去,对邵墨钦的仇视越发加深了。

    .

    冷气充足的更衣间里,秦梵音在几位专业人士的帮助下,脱下白色婚纱,又换上红色蕾丝旗袍。

    她在挑选照婚纱照的几套衣服,可供选择的礼服太多,要挑的也多,她眼花缭乱,累的不行。第一次发现,试衣服也是个吃力的活儿。本可以做甩手掌柜,把这些交由造型师全权决定,但她又忍不住一件件试过去,仔细品评,还拉上了好闺蜜肖颖陪她一起鉴赏。

    “闭着眼睛,摸到哪件是哪件,拍照而已嘛。”肖颖打了个哈欠,头大的说。

    “不是你结婚哦。”秦梵音对着落地大镜面转圈,“婚纱照可是要留一辈子的,还有一张挂在床头,每晚都能看到。不拍的美美的,我对得起自己嘛。”

    “找你男人来陪你挑啊,到时候婚纱照还得你们一起拍呢。”

    “……”秦梵音抿起唇,眼底泄露了一丝不愉快。

    自从上次分开后,有三天了。这三天,她没找过他,他也没找过她。秦梵音告诫自己说,人不能贪心,要慢慢来,别指望一步登天。

    她调侃道:“他可是分分钟进出上亿的霸道总裁,哪有闲工夫陪我挑衣服。这种小事,自己做就好了。”

    “心态真好。”肖颖竖起大拇指。

    秦梵音正要把那位红旗袍脱下来,换上另一件,放在沙发上的手机响了。

    “喂?”她接起电话,目光扫过眼前的一排衣服。

    “请问是秦嘉阳姐姐吗?”

    “我是。”秦梵音立即收回思绪,“有事吗?”

    “我是嘉阳同学,他跟人起了冲突,在校外杨树林约群架,对方是个狠角色,我怕他吃亏……姐姐你看你劝劝他……”

    秦梵音挂了电话,立马给弟弟秦嘉阳打电话,语音提示已关机。

    她衣服都没来得及换,急匆匆的拉着肖颖离开了。

    上了出租车,肖颖说:“万一他真跟人打起来了,我们过去也不顶用啊。关键时刻还得有男人,你给你家那位打电话啊!”

    “我们报警吧?”秦梵音忧心忡忡。

    “你傻呀!现在还不知道情况,惊动警方校方,嘉阳能讨到什么好?你就赶紧通知邵墨钦,让他赶过去,看看情况。”

    “可是……”秦梵音很犹豫。她不想一段关系还没开始,就给他惹麻烦拖后腿。

    “可是什么呀,你不找他找谁啊?除了你老公,谁有义务管你的家务事啊?”肖颖从秦梵音包里翻出手机,塞到秦梵音手里,“快点,打电话!”

    秦梵音咬咬牙,翻出通讯录,找到邵墨钦的号码,拨过去。

    电话响了几声后被接通,秦梵音想到那边的人,心里不由得紧张,咽了咽喉咙说:“是我,秦梵音……”

    那边没有声音。

    “你在听吗?”她不确定的问了一句。

    电话里传来两下叩响桌面的声音,像是在回应她的问题。

    秦梵音微微心安,接着说:“我弟弟要跟人打群架,我联系不上他。他人可能在c大南校区北大门外的那片杨树林里。你方便过去看看吗?我现在正赶过去。”

    电话被挂断,秦梵音心里七上八下,不懂他什么意思。

    片刻后,微信来消息了,他发了两个字,“可以。”

    肖颖探头看了一眼,不满道:“这也太高冷了吧,跟批复下级请示一样……也不说抚慰抚慰你。”

    “能去就谢天谢地了。”秦梵音总算松了一口气。

    肖颖无苍天。以前总以为,她闺蜜这温柔美丽大方的可人儿,一定是被另一半捧在掌心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过着小公举般受尽宠爱的生活。哪料想,到她结婚这一天,现实与想象竟然相差十万八千里还不止……

    从她们的所在地赶往c大南校区要横跨两个区,正是晚上□□点,交通高峰期,车子一路堵堵停停。秦梵音急的不行,又无可奈何,一路拨秦嘉阳的电话,始终打不通。

    她给邵墨钦发微信:“你到了吗?我这边堵车。”

    片刻后,他回复:“到了。”

    她赶忙问:“什么情况?”

    这一问,石沉大海,半天没有回应。秦梵音心里着急,又打了个电话过去,没人接。

    快要接近大学城时,终于有了回复:“没事。”

    下车时,秦嘉阳的电话打来了,“姐……我跟姐夫在……在四眼烧烤这里……”

    听他说话的语气,舌头撸不直了,秦梵音皱起眉,“你喝酒了?”

    “就喝一点,陪我姐夫嘛……”

    c大校园外的小吃一条街,露天的眼镜烧烤摊,秦嘉阳和两个同学,还有邵墨钦,四个人坐在一张四方桌上。

    秦嘉阳脸上挂了彩,给邵墨钦倒上一满杯二锅头,又给自己倒了满杯,碰杯,“姐夫,之前我看你不顺眼,是我错了!……你是真牛逼!架能干,酒能喝,我服!”

    秦嘉阳一脸慷慨激昂,邵墨钦表情平淡,跟喝茶一样把一杯二锅头喝下去。“姐夫……姐夫……我也再敬你一杯……”“姐夫,我对你是大写的服!”几个同学轮流吆喝着给邵墨钦敬酒。

    秦梵音跟肖颖赶来时,就看到他弟弟和几个朋友,围在邵墨钦身边,一口一个姐夫叫的亲亲热热,用一种崇拜的眼神看着他,只差跪在地上拜大哥了。

    邵墨钦穿着白衬衣、商务休闲裤,衬衣的袖子挽起一截,露出白皙结实的手臂和手上的机械腕表。即使一言不发,他清贵的外形和强大的气场,都与周遭人群明显区分开来。往来的女学生不由得频频回首看他。路边摊昏暗的灯光打在他身上,都像是镶了金描了边的特写。

    肖颖挽着秦梵音的胳膊,朝他们走去,目光落到邵墨钦身上后,完全无法移开,啧啧叹道:“照片不及真人万分之一啊……我算是懂了,你为什么非得倒贴……”

    秦梵音笑着推了下她的脑袋,“差不多够了啊,别盯着我老公看个没完。”

    邵墨钦像是感觉到什么,转过头。

    两人目光不经意相遇。

    邵墨钦起身,朝秦梵音走去。

    肖颖很自觉的松开秦梵音的胳膊,退到一边。邵墨钦走到秦梵音跟前,秦梵音正想说什么,他微微弯腰,牵起了她的手。秦梵音一愣,他转过身,牵着她的手往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