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准备结婚

无影有踪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秦梵音满心窃喜,自以为偷偷的看着邵墨钦发花痴。却不知道,她那看似高冷的目不斜视的偶像,正通过后视镜,定定的看着她。

    邵墨钦的目光由她的眼睛渐渐往下,经过她修长的脖颈,精致的锁骨,蔓延到凸起的弧度。那弧度是很完美的半圆,被皮衣紧紧裹住,带着呼之欲出的张力。柔软,饱满,有弹性。

    当他意识到自己看了秦梵音的胸部好一会儿,迅速收回眼神,转头看向窗外,喉结滚动了下。

    车子驶入一片别墅区,在一栋欧式风格的小洋楼外停下。

    邵墨钦下车,秦梵音跟着下车,助理走在他们前方带路。

    秦梵音知道问邵墨钦也问不出什么,便对助理询问道;“请问这是哪儿呀?”

    “梵帝私人造型会所。”助理应声,脸上带着笑。

    所以……雷厉风行的把她带出来,是因为忍不了她这身打扮?

    当秦梵音坐在镜子前,再次看到自己的脸,顿时对偶像的贴心感激涕零。

    秦梵音在化妆师的要求下,配合的闭上眼,两个人在为她迅速卸妆。顶级造型师dave看着她的脸点评:“对你来说,烟熏妆是极其错误的选择。你是比例极好的三庭五眼,气质清雅古典,糅杂了小女人的妩媚,你只需用裸妆烘托出这份与生俱来的美感,千万不要用过分的妆容毁灭它,那是一场灾难。”

    秦梵音乖乖听着,没做声。她也知道自己不适合浓妆呀,这不是在作死么。

    脸上厚重的妆被卸干净,秦梵音感觉皮肤都透了一口气,他们为她做基础护理后,化了个很清新日常的裸妆,接着打整她的头发。

    她这个头发要弄回来得费一些时间,为了不伤害发质,还要得护理。两个小时后,秦梵音肚子饿了。其间她被带去洗了两次头,每一次目光张望,都没看到邵墨钦的身影。

    心中有些失落。他是把她带到这儿,然后忙去了?

    等的无聊,秦梵音拿起手机,点开微信。刷一遍朋友圈,依然是索然无味。她想给邵墨钦再次发送好友申请,咬牙忍住了。万一又被漠视,太没面子……

    脸上的妆和头发弄好后,dave为秦梵音挑选出他亲手裁制的白色古风刺绣连衣长裙。他将她浓密的黑色长发挑起一部分绾成简单大方的发髻,一根碧玉桃木簪斜插上去。浑身上下只有这一处装饰,却是恰好到处,如墨青丝,肌肤胜雪,一点碧绿。

    dave看着自己的杰作忍不住赞叹:“完美!太完美了!”

    几个助手看着秦梵音,同样直了眼睛。这分明就是工笔画里走出的聘婷美人,芙蓉面,柳叶眉,盈盈浅笑间,动人的神韵气质,洗尽工业时代的铅华,仿佛由两千年前穿越而来。

    秦梵音跟着dave走出那间造型室,她心里犹豫,是打电话告诉邵墨钦她这边处理完了,等他来接她,还是她自己想办法回去……

    “邵总。”dave轻快的声音响起,秦梵音惊讶的随之看去。他没走吗?

    邵墨钦靠在休息室的沙发上,手里在翻阅一本书。他看的很认真,薄唇微抿,修长的手指正翻过一页。

    秦梵音看到他手上的书翻到了三分之二处,茶几上的咖啡杯是空着的。他一直等在这儿?

    邵墨钦抬起头时,dave一脸得意的邀功,“怎么样?这改头换面还满意吗?”

    她静静站着,与他目光交汇,清丽出尘的脸上浅笑盈盈。

    他放下书,做了个过来的手势。

    秦梵音指了指自己?

    邵墨钦微微颔首。

    秦梵音乖乖走上前,在距离他半臂时停下。邵墨钦站起身,比她高出了一个头,她不由得仰起脸看他,眼里写满疑问。

    邵墨钦抬起手,抽出她头上的桃木簪。

    三千青丝,纷扬散开。

    他的手伸入她发里。男人的手掌碰到头皮时,仿佛有电流导入,细细碎碎的,混合着他扑面而来的气息。她轻轻咬住下唇,克制住异样感。

    他只是随手帮她顺了下头发,不过短短几秒钟,对她来说却是差点腿软的亲昵。

    直到两人走出那栋楼房,她的耳根子仍然带着微红。

    室内,dave拿起被取下的碧玉簪,不爽道,“切,没品位!”

    秦梵音跟邵墨钦一道上了车。一看时间,晚上九点了,她打电话给她妈,得知那边的席已经散了。她对邵墨钦问:“你能把我送回家吗?”

    邵墨钦点头。

    但片刻后,车子停下来的地方并不是她家,他把他带进了法式餐厅。

    高档雅致的环境,浪漫的壁台烛影,醇厚的大提琴声在空气中流淌。秦梵音看着对面的男人,突然间有了很真实的两人在约会的感觉……

    秦梵音心中羞涩,微微垂首,装作很认真的看着桌面上精致的法餐。

    一顿饭在悠扬的乐声中很安静的吃完。秦梵音偶尔会看一眼对面男人优雅至极的吃相,又低下头,悄悄的弯起唇角。

    不需要语言,不需要交流,甚至不需要做什么,只要近距离的看着这个人,就能叫她无端快活。

    吃过饭后,邵墨钦送秦梵音回家。

    车子在小区外停下,秦梵音面露难色,犹豫着开口道:“我们小区挺大的,里面有一片树林,听说最近有色狼出没,女孩子独行可能有危险……”

    司机拉开车门,邵墨钦下了车,秦梵音在他身后露出得逞的笑。

    两人一路无话,邵墨钦的大长腿迈的不疾不徐,跟在他身边的秦梵音步伐轻快。风过,白裙摇曳,青丝飞舞,月光点缀在她浅浅的小酒窝上。一个由她身侧跑过的男人,傻傻的回头看她,双腿机械的继续往前跑。

    “砰”的一声,男人惨烈的撞上灯柱。

    到了家楼下,秦梵音停住步,仰起脸看他,“邵墨钦。”

    他静静的看她,眼神一如既往的平静淡漠。

    秦梵音轻轻一笑,由柔软的心底漫出的温柔笑意,盛开在那张脸上,“谢谢你今晚陪我。那我回去啦,再见。”

    她朝他挥挥手,背影消失在楼道里。

    他站立原地,眉头渐渐蹙起,眼中有了烦躁。

    秦梵音以为家里人都睡了,轻手轻脚的开门,哪知道推开门,灯火通明。

    秦嘉阳和王梅直挺挺的坐在沙发上,两人表情看起来都不太好。尤其是秦嘉阳,脸红脖子粗的。

    秦梵音进门,换了鞋,问道:“怎么了?”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秦嘉阳起身质问,脸上带着怒容。

    “噢,邵墨钦带我去弄头发,耽误了些时间。”

    “姐!”秦嘉阳见她提到那个男人时脸上流露出的笑意,整个人都快炸了,“你真要嫁给那个残疾人大叔?!你要去给人当后妈?!”

    “唔……我还没想这么远呢。”

    “他们都把日子定下来了,就在下个月8号!”

    “呀,这么快?是订婚吗?”她诧异的问。

    令秦嘉阳感到发指的是,她仅仅带了一丝诧异,没有排斥的意思。

    “结婚!一千万的买卖!”

    秦嘉阳转头对他妈吼,“没有那一千万,咱们一家人就活不下去吗?你有没有为姐姐想过?那么多好男人排着队追她,你非得让她嫁一个带女儿的哑巴?!你当这还是封建社会呢?她的婚姻你凭什么做主啊?”

    “你这是什么态度?跟你妈就这么说话?你姐要嫁过去,你以后毕业找工作,买车买房,全都不成问题了!”

    “别口口声声说为我好,我特么睡马路也不会用卖我姐的钱买房!”

    两人在秦梵音回来之前已经吵过几轮了,眼看着新一轮战火一触即发,秦梵音赶忙上前,拉过弟弟,低斥道:“阳阳,不准顶撞妈妈。”

    秦嘉阳红着眼睛,又是愤怒,又是憋屈。

    秦梵音说:“这是我的事,我自己会考虑。你别跟着瞎操心。”

    她把弟弟赶进房,又安慰了妈妈几句,紧绷的气氛总算缓和下来了。

    “阿音……”

    “妈,你先睡觉,给我一晚上的时间。明天我给你答复,好吗?”

    夜半,秦梵音独自坐在客厅沙发上,拿着手机,给邵墨钦发送了好友申请:听说你要娶我?

    片刻后,申请通过,两人再次成为好友。

    他回复:“是。”

    秦梵音看着那个字,指尖发麻,似有一股热流从血管里涌出来,在四肢骨骸流窜。

    静静坐了许久,她方才再次输入:“你能保证对婚姻忠诚吗?”

    “能。”

    回复的很快,很利落,很简单。

    秦梵音笑了,手指灵活轻快的输入:“那么,邵先生,余生还请多多指教哦。”

    邵墨钦靠在沙发上,一只手夹着烟,一只手拿着手机,他正要把烟蒂往嘴里送,看到这句话时,顿了下。脑海中很清晰的浮现出女孩在月光下的笑脸,他完全可以想象出,这句话由她温柔又甜软的声音说出来的模样。

    邵墨钦恍惚了几秒后,用力抽了一口烟,揉了揉眉心。

    片刻后,他输入:“不问我为什么娶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