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一波三折

无影有踪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夜色深沉,万籁俱寂,秦梵音怎么都睡不着。

    爸妈租住的地方不大,一室一厅的小房子,被整理的简单清爽。秦梵音跟她妈睡在一张床上,她毫无睡意,又怕翻来覆去把疲惫的妈妈吵醒,索性轻手轻脚的起身,下了床。

    北方早晚温差大,她披了件外套,离开房间。

    站在小厨房的窗边往外看,没什么好景致,月光下是钢管、碎石、枯萎的杂草,阴暗处黑魆魆一片。秦梵音站在窗边,吹着凉风发呆。

    从小到大,她都是听话的乖乖女,很少跟父母唱反调,更没有过青春叛逆期。相对的,爸妈也很疼爱她尊重她。她喜欢大提琴,他们就让她去学。她总记得那些年,爸爸忙着挣钱,妈妈风雨无阻的送她去学琴。妈妈说:“我跟你爸小时候家里穷,没念什么书。现在咱家经济条件好了,我们就盼着你跟你弟弟能活得像模像样的,成为受人尊重的人上人。谁说农民家庭出来的女儿就不能当艺术家了?咱们音音一定行!”

    她有多感激她爸妈呢?他们给了她大提琴,赐予她第二生命。这第二生命,使她的漫漫人生路,简单而不贫乏,孤单而不孤独;使她无论是在异国他乡求学,还是形单影只的看着其他女孩与恋人甜蜜依偎,始终安稳淡然;使她无论遇到什么挫折烦恼,都有保持内心平静的能力。

    有一技傍身,有心爱的大提琴作伴,她的人生路越来越顺畅。与之相反的是,顶梁柱的父亲一天比一天衰老,五十多了还得在工地上卖命。从小操心他们姐弟两没吃饱没穿暖的母亲,如今还在继续操心,担心她弟弟毕业后买不起房娶不到老婆。

    你是家里长女,该为家庭分忧了。

    妈妈这句话,重重打在她的心坎上。她不怨她妈想她嫁入豪门,毕竟,这是目前看来最便捷有效的方式。

    次日早上,王梅一醒来,就闻到从客厅飘进房间的香味。

    秦梵音煮了番茄鸡蛋打卤面做两人的早餐,又弄了自己拿手的几样小吃,装在保温盒里,准备给爸爸送去。

    母子俩吃面时,谁也没提昨晚的事,吃过饭后,两人一起去医院看秦山。

    秦山吃着女儿做的东西,赞不绝口,“以后谁娶了我们音音,是他八辈子修来的福气。”

    秦梵音眼神波动,笑着应声:“我能做爸妈的女儿,也是八辈子修来的福气。”

    秦山笑的脸上乐开了花。

    “爸,你把这次工程忙完,跟妈到c市,咱们一家人在一起好不好?我跟朋友开了个琴行,收入还行,你跟妈帮我打理琴行。我一直想扩展规模,就是找不到合适的帮手。”

    “不行不行。”秦山连连摆手,“那能赚几个钱,咱一大家子在大城市吃喝拉撒都要钱,你哪负担的起。你爸还没老,还得多干几年,至少得把你弟弟的老婆本攒出来再退休。”

    王梅接口道:“你这两年颈椎发的越来越厉害,还逞什么能。等阿音嫁入豪门,就不用操那么多心了。”

    “咱嫁女儿不是卖女儿,日子该咋过还得咋过。”秦山顶了媳妇一句。

    秦梵音沉默了片刻说:“爸,妈,我知道一千万对我们家来说意味着什么,我昨晚也想了很久。但我还是说服不了自己。我不想婚姻成为卑微的攀附。”

    她想要一生一世一双人的爱情。

    她想要每天醒来看到枕边人都会笑起来的幸福。

    她想要跟那个人就算日复日年复年腻在一起都嫌不够的婚后小日子。

    这些,一千万给不了她。

    “人家用一千万提亲,是诚心诚意娶你进门。外面那些女人想攀龙附凤攀不上,给有钱人做小三,当二奶。你这是明媒正娶,多少人求不来这种好事,你怎么就想不明白呢?人生有捷径你不走,非得拧巴着?嫁入豪门,一夜翻身,咱们全家都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王梅苦口婆心的教育着秦梵音。

    秦梵音没有反驳,认真的听着她妈妈说话。等她说完后,她才说:“妈,我每个月乐团演出和琴行的收入还不错,好的时候有几万。以后我多参加商演,多接活动,多收学生,努力赚钱,一定把咱们家欠的钱连本带利还清,好不好?还有弟弟买房结婚的钱,你们不用操心,我来负责。”

    “一千万唾手可得你不要……”

    “妈……”秦梵音挽住她妈的胳膊,靠在她肩膀上撒娇,“你女儿很能干的,你给她一点时间。她的事业才起步,以后一定会越赚越多。她不需要依附豪门,她可以靠自己让全家过上好日子。一千万有什么了不起呢?以后我赚比一千万更多的钱孝敬你们。自己女儿的钱,你们想怎么花就怎么花,用起来理直气壮。”

    夫妻两听秦梵音这么说,哪还忍心强逼她做不愿意的事。

    有这么乖的女儿,也是他们前世修来的福气啊。

    秦山表态,“音音不想嫁就不嫁了。”

    王梅面露难色道:“可就这么拒绝,抹不开面子啊,还得罪人。要不先按照他们的意思,两家人一起见个面?”她转头对秦梵音说;“你就当是相亲,看得上就看,看不上咱就算了,怎么样?”

    秦梵音知道,不见一次是没法交差了,这已经是能争取的最好结果。

    她爽快的点下头,“行。”

    .

    邵家别墅。

    邵老爷子的专用书房大门紧闭,守在外面的人忧心忡忡。

    房里,邵老爷子抄起拐杖朝邵墨钦抽去,“秦梵音长得漂亮,出身清白,有才华,有气质,过去是一张白纸,这样的女人做你老婆还亏待你了吗?”

    沉默的邵墨钦,站得笔直。拐杖一下下落在身上,他眉头都不皱一下。

    “你都34了,还想拖到什么时候!非得用当年的事惩罚自己一辈子?你对得起你死去的妈吗?你要让她在天之灵看着你孤苦伶仃一个人不得安宁?”

    邵墨钦抿着唇,清隽的脸庞,在书房白炽的灯光下愈发显得面无血色。

    即使他善名在外,这个不能说话的哑巴,是这个家族里最让人觉得冷清、可怕的人,也是最让人看不透的人。

    他独自活在沉默的世界里,无悲无喜,没有感情生活,没有私人娱乐。人生被工作和慈善一分为二,犹如一台按照程序运转的机器。

    “你要不结婚,行……”邵老爷子气的扔掉拐杖,剧烈咳嗽起来,“你……你休想让璎璎得到承认……没有妈,她就是个野……”

    邵墨钦赶忙上前,轻拍老人家的后背。邵老爷子咳嗽着说:“老了……没几天活头了……你要我到死都看不到你结婚生子……我下去了都没法跟你妈交代……”

    书房的门突然打开,守在外面的人见邵墨钦搀扶着咳血的邵老爷子,乱成一团。家庭医生火速赶来处理。

    邵老爷子床边围了一群老老少少,邵墨钦远远站在一边,遥望着躺在床上干枯的老者。那双素来凛冽冷清的墨黑眸子,流露出柔软的情绪。

    邵老爷子醒来时,床边正由他儿子邵益清守着。

    邵益清说:“爸,那个不孝子想通了,他同意结婚。”

    老爷子长出一口气,好像打完一场艰苦卓绝的战役,终于获得胜利,欣慰又激动,“终于想通了……好……那就好……”

    .

    王梅跟那边人约好在c城见面,于是跟秦梵音一起回去。秦山说什么也不肯一起过去,家里人心疼他腿折了行动不便,也没勉强。他倒不是怕不方便,他是怕这怂样给女儿丢人现眼。

    秦梵音把妈妈带到自己的出租房。精装修的两室一厅,是姐弟两在这个城市的小窝。王梅到了儿女住的地方,又忍不住感慨,“你要是嫁过去了,立马就能把这房子买下来。”

    秦梵音嗔笑道:“妈,我还看不上这房子呢,我以后要买花园洋房,够咱们一家人住的。”

    “你这丫头,就能吹,以为钱多好赚。我看你啥时候赚到一千万。”

    秦梵音也不反驳,调皮的吐舌笑了笑。

    秦嘉阳听说姐姐要相亲,还是由老妈陪着一起,说什么也要亲自去把关。秦梵音心想,也好,人多不尴尬。

    没两天,到了约见的日子。见面时间是晚上七点,地方是紫荆大酒店。

    秦梵音吃过午饭就要出门,她妈在后面吆喝,“晚上别耽误了时间,五点半就得回来啊!”

    “知道啦!”秦梵音笑着应了声,跟老妈和弟弟挥手拜拜。

    闺蜜肖颖在琴行的工作室等着她。两人一碰头,秦梵音急切的问道:“你真有办法让他们看不上我?”

    如果对方看不上她是最好了,省的她妈总觉得到嘴的肥肉飞了,心不甘情不愿的念叨个不停。

    “那男人多大了?叫什么?干什么?”

    “除了他是富二代,其他一无所知。”秦梵音从冰柜里拿出一杯酸奶,插入吸管,“我没问,不感兴趣,说了也不想听。”

    “老大,你这个亲相的也太不走心了吧?”

    “谁相亲了?走过场而已。”秦梵音满足的吸一口酸奶。过了今晚,就算给她爸妈交差了。

    “好吧,既然你心意已决,姐现在就动手,进行仙女大改造。”

    几个小时后,两人由商场出来,秦梵音低头看看自己,不自在的说:“好不习惯,这不是我的风格呀……”

    “照你的style,贤良淑德仙女风,老少通杀,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儿媳妇。”

    “说的才夸张哦。”

    “对了,你这说话语气不对。从现在开始,收起你娇滴滴的声音!”

    “……”

    “今晚只要你按照我的指示来,我敢打包票,人家会倒贴一千万叫你滚蛋哈哈哈!”

    肖颖笑得志得意满,秦梵音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这也太拼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