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一波三折

无影有踪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秦梵音懵逼了好一会儿。

    这叫什么……天道好轮回?

    好吧,是她删人家在先,容许他嘚瑟一次。

    秦梵音发送好友申请,备注:上次的事是个误会,我不是存心删你,我是怕引起误会。

    三分钟后,没有回应。

    十分钟后,依然没有回应。

    一个小时后……

    还是没有回应。

    秦梵音把手机甩到一边,脑袋埋进枕头里,闷闷的睡了。

    小气鬼邵墨钦……讨厌的邵墨钦……

    “墨钦……墨钦……”

    “乖,叫我墨钦哥哥……”

    “不要,就叫你墨钦……我要做墨钦的新娘子,不要做妹妹……”

    “你怎么还没找到我……”

    “墨钦……你是不是忘了我……”

    “你跟其他人一样忘了我……”

    “墨钦——救我——”

    女孩的尖叫仿佛要穿破耳膜,邵墨钦猛地由梦中惊醒,睁开眼,额头冷汗涔涔。

    大提琴声依然在缠绵回荡,房内笼着层淡紫色的光线。

    他坐起身,在黑暗中点了一支烟,扣动打火机时,手指在微微发抖。

    烟点燃,他用力抽了一口,浓厚的烟草味道沁入心肺。

    接连抽了几口,他仰靠在床头,浑身如虚脱了般。

    .

    接下来几天,邵墨钦那边没有任何动静,没通过微信申请,也没有助理来联系秦梵音。

    秦梵音很郁闷。她到底是哪一点惹到他了?就因为删除他微信吗?可是他也删了她啊,她没介意,又去加他,还解释了呀。这还不能给他顺毛?

    她见义勇为悲天悯人的偶像,为什么那么小心眼小心眼小心眼呢?

    秦梵音不太甘心,又无可奈何,只能哀叹:“曾经有一个机会摆在我眼前,我没有去珍惜,我把它花样作死了,从此偶像成为镜中花水中月……”

    春末夏初,空气带了些燥热。秦梵音努力平心静气,修身养性。

    这天,乐团在大礼堂的演奏结束,才三点多,同事们相约下午茶,秦梵音想到自己的易胖体质,忍痛跟甜点说再见,背着琴独自漫步前往江边。

    江滨公园沿江而建,是一个开放式带状公园。秦梵音坐在树荫下的长椅上,拿出手机,又一次打开微信页面。

    怎么办,她好想再发一次好友申请。

    点开,又退回去,给好友肖颖发消息:“如果你被人删除好友会生气吗?”

    微信发出提示音,肖颖回复:“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再见/zj]”

    秦梵音垮下脸,输入:“如果他删了你又加你,你怎么想?”

    肖颖:“他咋不上天呢[逼视/zj]”

    秦梵音:“……”

    她嘴角抽了抽,再次发送:“你就不能大气点?可能人家对你产生了什么误会?”

    “直说吧,你对谁干了这么脑残的事儿。”

    秦梵音有种被看穿的尴尬,从手机上移开视线,一辆黑色迈巴赫驶过眼前,在前方酒店停下。

    她正要收回目光,跟肖颖解释下,迈巴赫的车门打开。这几天一直盘旋在脑海里的人影,长身玉立的从车里走出来。

    秦梵音直怔怔的远观了邵墨钦几秒钟,蓦然站起身。

    既然遇到了,为什么不当面解释一次?

    秦梵音背起大提琴就往前跑。虽然偶像对她很高冷,爱理不理的,可她就是觉得偶像有一颗温暖柔软的心,他一定不像外表看起来那么冷酷。为什么呢?大概这就是偶像光环的魔力……

    “邵先生——”离得近了,秦梵音开口叫道。她背着琴,跑的不快,气喘吁吁的。

    邵墨钦迈上酒店台阶的大长腿顿了下,回过头,看向秦梵音。秦梵音对他微笑,“上次的事可能有误会,关于教学的事,我们能再聊聊吗?”

    每次对上那双墨般深黑的眼睛,她就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紧张,伴着微微加速的心跳。

    秦梵音穿着演出时的白色连衣裙,别致的蕾丝刺绣,古典又飘逸。风过,拂动她的衣裙与长发,她站在那里对他微笑的画面,令周遭男人都看直了眼。

    然而,邵墨钦看着她,漠然的神情多了一丝凛冽,甚至有种隐隐的厌恶。

    秦梵音还想说什么,他回过头,迈上台阶,头也不回的进了酒店。

    秦梵音愣在原地。女人的直觉很敏锐,她可以肯定,邵墨钦讨厌她。

    为什么?

    难言的委屈浮上心头,秦梵音的鼻子有些发酸。

    几位随行助理和一队保镖陆续跟进了酒店。有人忍不住回头看了她几眼。美人眼圈泛红,无措僵立着,分外楚楚可怜。

    难道他们老大真是无性恋?连这种我见犹怜的清纯玉女都征服不了他?

    秦梵音轻咬下唇。其实她真的很想冲进去,追问他为什么讨厌她?

    可是她知道,这么做是自取其辱,只会令他更讨厌她。她也不想做那么有失风度的事。

    秦梵音苦笑了下,转身离去。

    两人只有过两面之缘,他救她是出于他的社会责任感,他做慈善是因为他悲天悯人的情怀。这些都不代表,他要对她和颜悦色。更不代表,她可以近距离接触他。

    他的阶级,他的性格,他的态度,都在告诉她,他是只可远观无法靠近的人。

    秦梵音忧郁了一晚上,一直在拉琴。

    一晚过后,她释然了。

    偶像,就是远远欣赏的人。近了就没有偶像光环了。

    第二天正要元气满满的开工,秦梵音妈妈来电话了。她爸爸在工地上出事了,正躺在医院里。秦梵音吓得手一抖,赶忙跟乐团的领导请假,订最近的机票飞回去。

    秦梵音爸爸秦山是个包工头,很早就出来闯荡,带着一批农民工南上北下,渐渐做出名堂,还注册了一家工程公司。前十年是房地产市场的黄金期,他攀上时代浪潮,脱贫致富,由一个从农村出来的打工仔摇身一变成为城里有车有房的小老板。

    可他刚想把盘子做大,由施工队成为开发商,就迎来了房地产的震荡。那一次失败转型,亏的他差点跳楼。咬牙挺过去后,昔日滋润的日子不复存在,身上背着一笔债,稳打稳扎慢慢还。他总跟老婆王梅感叹,“好在咱孩子争气……”

    两个孩子都没让他们多操心。女儿从小温顺乖巧,听话又懂事。念书考学,拉大提琴,一路顺风顺水,出国留学是公派,生活费自给自足。儿子虽然有些顽劣,自己该做的事也不让人操心,顺利考上名牌大学。

    老秦家的这双儿女,可让他那帮朋友羡慕的眼红。他一个农民暴发户咋能生出那种大家闺秀气质的女儿。老天也忒偏心了!

    秦梵音留学归来,推掉帝都的良好发展机遇,前往弟弟读大学的c城。在秦梵音看来,赚再多的钱,没有陪伴照顾家人重要。爸妈的计划是再多干几年,等梵音和嘉阳结婚生孩子了,他们两口子就退休,待在儿女身边养老,给他们带孩子。

    秦梵音当天下午赶到他爸所在的省城医院。饱经风霜的五旬老男人,头发花白了一片,一条腿打着石膏靠在床上。因早年做小工挑水泥,到现在身形还有些佝偻。

    秦梵音看到爸爸,眼泪瞬间就下来了。秦海赶忙说:“没事,没事,医生说了,腿断不了。”

    “爸……”秦梵音坐在床头,挽住爸爸的胳膊,一脸心疼道,“您可是咱家的顶梁柱,为了这个家,你也得照顾好自己啊。”

    “乖丫头,爸好着呢。”秦海是个老大粗,平日里在工地上跟一群农民工打交道,大嗓门粗脖子的呼呼喝喝。唯独在这个女儿跟前,就跟老绵羊似得,说话声音都收了收。

    晚上,王梅带女儿回临时落脚的房子。为了应付那次危机,他们把城里的房子卖了,秦海四处接活,工程一干就是一年半载,她跟在丈夫身边,在工地附近租简陋的房子住。

    回了家,秦梵音忍不住问:“妈,你是不是有话跟我说?”这一路她总觉得她妈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阿音啊,你爸这几年真的很苦……”

    “我知道。”

    “这一路为了供你读书学琴,咱家也没少花钱。”

    秦梵音眼睑微垂,轻轻应了声。

    “以前有人上门说亲,我们都给你打发了,你是受过高等教育的,有自己的想法,我们不想委屈你。可眼下咱家这情况……”王梅叹了一口气,说,“你爸年纪大了,一把老骨头不比以前硬朗,成天在工地上打转,太危险了。我让他换个行当,他不干,说是老本行有朋友有路子。家里还有些债没还清,他怕你们瞎操心,从没跟你们提……还有你弟弟,没几年就毕业了,到时候结婚娶媳妇又是一笔钱。”

    秦梵音心里酸酸的,“妈,我跟弟弟都大了,以后无论是买房买车还是结婚生子,都是自己的事。我们没想过依靠父母,你们真的不用操这份心。”

    王梅抓住女儿的手,“阿音啊,你要嫁个大富大贵的人家,你爸就用不着在工地上拼命,咱家的债不成问题,你弟弟以后也有个依靠……”

    “妈,婚姻不是扶贫。就算我嫁个有钱人,那不是我的钱,我能随意支配吗?”

    “人家说了,只要咱们答应这门婚事,彩礼千万。”

    秦梵音脸色一变。

    王梅殷切的看着她说:“人家花那么多钱娶你,进了门不会亏待你。一千万多难赚啊,你爸一天天辛辛苦苦挣到的钱都去还利息了。这几年你爸为了不让你们姐弟两操心,咬牙强撑着。眼下希望来了,你的婚姻能改变咱家的命运……”

    “可是妈……”

    “你是家里长女,该为家庭分忧了。”

    秦梵音咬着唇,胸口起伏,好半晌没有说出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