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峰回路转

无影有踪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邵墨钦三个字,突如其来的,冲破两个世界的壁垒,进入她耳中。

    秦梵音指尖微颤,下一秒,抬起头,很轻易的捕捉到那个男人。

    他穿着黑色立领西装,款式与他内敛又强势的气场极为贴合。聚光灯下的他,一如初见,无论是打架,还是面对媒体,眼神都是冷静的沉稳的,以绝对主导者的姿态掌控一切。

    明明宴会厅那么大,那么多人穿梭往来,明明他被一群人围住,她还是一眼就看到了他。

    开场曲结束,秦梵音的工作完成,她像其他宾客一般,流连在宴会厅里。

    慈善晚宴正式开始,邵墨钦在雷鸣般的掌声中走上台。

    秦梵音一瞬不瞬的看着他。

    邵氏,邵墨钦……原来他是邵氏的公子……

    对了,初遇时他坐在名贵的豪车上,而邵时晖一看就是富家子弟。他们俩怎么会是普通人家。秦梵音并不关注富豪的世界,因为这次演奏,才对邵氏主宰的跨国金融集团彰显在外的名誉和财富有所了解。

    邵墨钦站在辉煌灯火下,目光扫视全场,依然是那从容不迫的气势。秦梵音忽而失笑。有妻有子的男人,她本来就不抱有任何遐想,知道他高大上的身份,也不算雪上加霜。

    会场安静下来,台上的邵墨钦,抬起手,比划着什么。

    秦梵音错愕的瞪大眼,然后,只听见站在他身侧不远处的男人对着话筒发声。

    “很高兴大家由百忙中抽出时间,出席关爱救助被拐卖妇女、儿童慈善晚宴,对此我表示由衷的谢意……”

    秦梵音愣愣的看着打手语的邵墨钦,又看了看一旁说话的男人,很显然,那是“同声翻译”。

    ……

    这个男人不会说话?

    ……

    他是哑巴?

    秦梵音有种五雷轰顶的感觉。

    明明应该是天之骄子,聚所有光环于一身的男人,怎么会是哑巴?

    台上的讲话还在继续,秦梵音突然间特别难受。就像自己很喜欢很完美的东西,眼睁睁看着它被摔坏,心疼到难受。

    其实发言人可以对着准备好的稿子讲话,而在其他商务场合,邵墨钦的确只是坐在一旁,由助理代为发言。他很少与人直接沟通,更不会轻易用手语,只有一个例外。

    在慈善事业上,无论是像这样的慈善晚宴还是去捐建的学校剪彩,他都会亲自登台。可能下面的人看不懂手语,但他仍然会站在那里,认真的比划。这是一种象征,一种影响力。

    台上,发言人配合着邵墨钦的手语说:“在拍卖正式开始前,请大家看一个短片。”

    会场灯光暗下来。巨大的幕布落下,片子开始放映。

    伴着一幕幕触目惊心的画面,低缓的陈述响起:“据统计,中国每年有800万人口失踪,有近千万的人群在寻找中。这其中,被拐卖的妇女、儿童是不容忽视的庞大群体。而这触目惊心的数字背后,是多少家庭无尽的悲剧……

    被拐卖的孩子失踪后会去到哪里?被卖到偏僻的农村家庭,从此开始另一种人生,与自己亲生父母永世隔绝,这是最好的一种情况。还有很多不幸的孩子,被非法组织致残,被迫上街乞讨;被卖去黑砖窑做童工,一辈子不见天日;被卖到国外做雏妓,直至染病死亡;被摘除器官,砍掉手脚,生生活埋……”

    伴着沉痛的声音,现场死一般的寂静。

    秦梵音看着那些可怕的画面,克制不住发颤的双手攥紧了裙摆。

    “中国已成为全球最大的儿童拐卖市场,人贩子有组织有计划的犯罪,形成一条完整的贩卖产业链。而孩子一旦失踪,想要找回无异于大海捞针。在父母眼中,孩子就是一切。有的父母在孩子丢失后,可以几年不工作,天南海北日夜寻找,耗光所有积蓄甚至负债累累。有的父母在一次次希望失望绝望的循环中,出现精神异常,无法再履行社会职能……”

    顾旭冉及时扶住她快要站立不稳的母亲。顾夫人紧紧抓住身侧顾心愿的手,眼里滚下泪来,她低头拭泪,反复念叨:“还好……还好……”

    短片里穿插了几个受害者和家属的陈述,即使他们再三克制情绪,仍是声泪俱下。得以找回孩子,庆幸的父母……永远失去孩子,伤心欲绝的父母……逃离魔窟的女孩……从非法卖银组织里救出的女人……发生在他们身上,那些阴暗的残酷的可怕的事,是现场这些站在金字塔顶端的人从来不会触及也没有关注的社会另一面。名媛们惶恐又震惊的捂住嘴巴,脸色发白。

    “当我们在新闻里看到孩子遇难,我们会义愤填膺,会在微博点蜡烛祈福,会在朋友圈说天堂没有痛苦。可是,难道我们除了祈福、哀思、愤怒,就真的不能做些什么吗?”

    短片在一个问句里结束,大厅内再次亮如白昼。可即使此刻灯火辉煌,也驱不散刚刚那刻骨的寒意,场内好一会儿寂静无声。

    直到邵墨钦走到台前,发言人再次讲话。

    秦梵音看着聚光灯下的男人,眼眶微微泛湿。

    原来他不是她一个人的英雄。他救过那么多的人。

    秦梵音没有因为失去那份独特而失落,相反,她因为他的崇高和无私,内心充满了感动、钦佩。

    在她眼里,他不再仅仅是一个男人,他代表着一种力量,一种精神。

    众人心有戚戚焉时,拍卖会正式开始。资本家们被带动了情绪,拍卖物件价格一路走高。

    有一副邵墨钦亲笔作的字画,秦梵音特别想买,但她买不起……

    她第一次嫌弃自己太穷。

    另一边,邵时晖远远看着秦梵音。她高挑纤细的身影,白衣黑裙,在人群中很打眼。因为顾心愿在身边,怕引起不必要的误会,他没有特地去跟她打招呼。

    他并不忌惮秦梵音会对邵墨钦动什么心思,虽然这么想不太厚道,但一个带着六岁女儿的哑巴,还有一段说不清道不明的过去,跟他这种黄金单身汉完全没有可比性。所以他很大方的把邵墨钦的联系方式给她。

    然而,有时候,老天就喜欢跟人开玩笑,有些事总会在你预料之外,猝不及防的驶向另一条轨道。

    拍卖结束后是舞会,现场气氛渐渐回复轻松。

    秦梵音对舞会不感兴趣,而那个男人,也在拍卖结束后离去了。她跟乐团同事告别,打算先走一步。

    才出大厅,秦梵音被人叫住了。

    “您好,我是邵总的助理。邵总非常欣赏并认同你的专业水准,想要聘请您做他千金的大提琴老师。您有这个意愿吗?薪资待遇方面,你尽管提。”

    “邵总?”秦梵音犹疑的问,“邵墨钦?”

    “是。”男人点头。

    秦梵音略作思忖,说:“我可以跟邵总面谈吗?”

    “可以。邵总在休息室,我带您过去。”

    秦梵音背着琴,跟在助理身后,垂下的双手微微收紧。

    上一次,她说了谢谢后,删掉他的微信和手机号。她不想再跟他有任何交集,哪怕只是一个联系方式都不要留。这是平生第一次,一个只见过一次的男人,带给她难言的悸动。

    她害怕,怕自己陷入无可救药的单相思。

    “秦老师,邵总就在里面,您自己进去吧。”助理轻轻打开门,恭敬的站在外面。

    秦梵音咽了下喉,步入室内。

    与走廊外的灯火通明截然相反,室内很暗,大提琴的乐声在幽暗的室内回荡。

    秦梵音站在原地,对面有一面很大的落地窗,窗外万千星辉渗入,适应之后并不觉得暗。

    在满室星光中,她看到仰靠在沙发上的男人。

    “邵总。”她低低开口。

    没有回应。

    她走近两步,正要再次出声,发现男人闭着眼,像是在睡觉。

    她试探性的轻轻开口:“邵总?”

    依然没有回应。她确定,他真是睡着了。

    他很累吧?白天忙峰会,晚上又要忙慈善晚宴。

    秦梵音就着月光,近距离看邵墨钦。看他沉睡的脸庞,他微蹙的浓黑眉头,他搭在扶手上好看的手,他挺拔的身材……看到男人修长的双腿时,秦梵音猛地收回目光,低下头,有种犯罪的不安。

    非礼勿视。有妇之夫,不该这么肆无忌惮的打量,更不该产生不恰当的遐想。

    她别过脸,决定给自己找点事做。

    秦梵音把音响的音量渐渐调低,直至静音。随即打开琴盒,拿出大提琴,坐到沙发斜对面的椅子上。

    既然他听着大提琴入睡,她给他演奏现场版。秦梵音选了她弟弟睡前最喜欢听的曲子《memory》。

    静谧悠扬的曲子,在房内缓缓流淌……

    沙发上的男人,眉头渐渐舒展。

    “墨钦……我学大提琴了……”

    “我拉琴给你听……”

    女孩背光而坐,黑色长发被镀上一层温暖的光晕,笑得眉眼弯起。

    “墨钦……我拉的好不好听……”

    “很好听。”他的声音低柔富有磁性。

    女孩放下琴弦,忧伤的看着他,“墨钦,我想家了……”

    他心口一窒,被揪起狠狠的痛。

    她的身影渐渐后退,虚化,“墨钦,你要找我……一定要找到我……”

    “告诉我,你在哪儿!”他冲上前,想要追逐那一团虚化的光影。

    邵墨钦猛地睁开眼,大提琴声还在耳边回荡,跟梦里是同一个旋律。

    仿佛由一场冗长的过往里缓缓抽离,睁开的双眼晦暗、焦虑、痛苦。他动了动手指,缓缓坐起身,目光一抬,看到了坐在窗边拉大提琴的女人。

    她身后是巨大的落地窗,那一片辽阔深邃的星空,成为她的点缀。她在如瀑的月光中,颔首垂眸,神情专注、恬静,奏出如水般温柔的乐章。

    这是梦里?还是梦外?

    邵墨钦起身,缓缓走上前。

    直到一个高大的阴影笼罩而下,秦梵音方才警觉的抬起头。

    猝不及防的,撞入男人深黑的瞳孔里。

    琴音戛然而止,她怔怔的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