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峰回路转

无影有踪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秦梵音迅速发微信过去:“哦,没什么事,就是向他道谢,感谢他上次见义勇为。”

    发完甩掉手机,生无可恋的埋进被子里。

    宽敞的卧室,房顶悬吊着瑰丽缤纷的水晶灯,辉煌的灯火把室内每一寸照的亮如白昼,处处透着欧式风情的典雅装潢,小到每个物件都是精雕细琢的艺术品。

    邵璎璎靠在沙发躺椅上,拿着手机玩游戏。

    浴室的门被推开,邵墨钦穿着白色浴袍出来,毛巾搭在脑袋上,擦着湿漉漉的短发。

    邵璎璎乖乖的暂停游戏,点开微信页面,把手机递给爸爸,“爸爸,有人在微信上找你。”

    邵墨钦接过手机,看到最上面秦梵音的一条未读信息。他的微信好友不多,就如同他那个私人电话,知道的人也不多。他点开这个昵称“梵音”头像是大提琴的人的对话框。

    “你好呀,我是那天晚上被你救的人,还记得吗[可爱/ka]”

    “哦,没什么事,就是向他道谢,感谢他上次见义勇为。”

    邵墨钦一眼扫过,表情无波无澜,把手机放到一边,目光看向邵璎璎。

    邵璎璎知道,爸爸这个眼神的意思是,她该回房睡觉了。可是她想跟爸爸在一起多呆一会儿。邵璎璎一本正经的说:“爸爸,你还没有回复那个人。老师说过,不理人是不礼貌的行为。”

    邵墨钦微晒。好吧,给女儿做好表率。

    他拿起手机,再次看向微信。由于前车之鉴,为了避免麻烦牵扯,他很少跟救过的人有直接联系,尤其是成年女性。

    邵墨钦随手输入:“举手之劳。”

    发送。

    系统弹出消息:“梵音开启了好友验证,你还不是他(她)好友。请先发送好友验证请求,对方验证通过后,才能聊天。发送好友验证”

    邵墨钦:……

    加上他说声谢谢,然后就删除?

    这些年轻女孩的路数,他也是不懂了。

    邵墨钦放下手机,抱起邵璎璎,去她的房间。邵璎璎被放到圆形的公主床上,还依依不舍的环着爸爸的脖子,一双大眼睛亮晶晶的看着在她心中如神祇一般光辉伟岸的爸爸。

    邵墨钦坐在床边,揉了揉她的脑袋,示意她好好睡觉。

    “爸爸我爱你。”小女孩脆生生的声音,饱含她小小世界里全部的情感。

    邵墨钦低下头,亲吻她的额头。

    邵璎璎幸福的笑了,一脸满足。

    邵墨钦回到自己房间,关掉水晶灯,四壁亮起很淡的紫色光线。房内仿佛笼上一层清浅朦胧的薄纱。有助于睡眠的光影色调,驱逐噬人的黑色深渊。

    他躺到房中央的大床上,拿起一侧遥控器,古典壁柜里的立体环绕音响启动。

    低沉醇厚的大提琴声流泻而出。

    邵墨钦闭上眼,大提琴的乐声淌入他的血骨,随着他的血液缓缓流动,那些阴暗的肮脏的不堪的一切,都被柔软又强大的乐声驱散,思绪渐渐空明,得以入睡。

    .

    不多久,金融行业年度峰会在c市会展中心盛大开幕。

    本届活动由亚洲金融协会主办,寰融集团旗下联合文化新传媒公司承办。相关部门重要领导、金融行业权威专家、行业内精英代表们齐聚一堂,共谋金融产业未来发展。

    寰融集团是金融界老牌猛将,邵氏家族里的精英们向来倍受媒体追逐关注。此次会议,集团副总经理邵墨钦,旗下公司寰融贵金属总经理邵世晖皆出席在列。除了邵氏军团,还有一个年轻人备受瞩目,这几年在风投领域玩的风生水起的汇元资本董事长季沅。

    邵墨钦跟季沅没有过直接接触,在会场遇到,经人介绍,互相颔首,算是打过招呼。

    大会开幕前,承办单位特地为与会者准备了一场别开生面的演奏会。

    随着《d大调大提琴协奏曲》的乐声响起,会场前方中央舞台,一束追光灯亮起,灯光打在拉大提琴的乐手身上。她身穿一袭斜肩红裙,波浪般的裙摆迤逦在地。一手按弦,一手拉弓,大提琴在她纤细的两臂之间,似以最温柔又亲密的方式与之相拥。

    周遭一片幽暗,其他伴奏的乐手隐在暗处,只有那一束从上方打下的灯光,仿佛是黑暗的苍穹破开一道口子,漏下一缕缕光芒,笼罩住这个美到令人叹息的女人。

    四周坐着的人,都是精英人士,其中不乏古典音乐发烧友,他们挑剔的耳朵都为之沉醉。

    邵时晖惊讶的看着演出台上的秦梵音。

    她要给他多少惊喜和意外?

    他知道她是拉大提琴的,但没想到她已经有水平在这种大场面上独立演奏。他对音乐不敏感,给不了深入的评价。他只知道,这么看着她,听她拉琴,是一种莫大的享受。

    邵墨钦坐在邵世晖身侧不远处,同样看着台上的女人,一贯沉静如水的目光有了些许波动。

    一曲终了,全场爆发出热烈的掌声。

    掌声停寂,舞台上灯光一层层渐次亮起,伴着水声、竹笛声,营造出空灵优美的古风意境。大提琴起调,一首缠绵悱恻的《女儿情》缓缓拉出。

    经典熟悉的旋律,诉之不尽的悠悠情感,由音色浑厚丰满的大提琴奏出,优美得令众人如痴如醉。

    大提琴与竹笛合奏的《女儿情》,将会场浓浓的商业属性、浮躁的逐利氛围淡去。这一刻,他们忘了此行目的,忘了大盘上的数字,忘了汇率指数,全身心沉醉在乐声中,滋养埋藏在心底的柔软情感。

    得成比目何辞死,愿作鸳鸯不羡仙。邵世晖沉迷的看着秦梵音,在缠绵的旋律中脑补了一出他与她轰轰烈烈山盟海誓的爱情大戏……

    演奏结束后,秦梵音在潮水般的掌声中谢幕离去。

    秦梵音离开会场,正要跟乐团的人一起回去,杜若琪来找她了。今晚有个慈善晚宴,她希望秦梵音能做开场演奏。

    秦梵音不喜欢那些浮华的社交场合,在她看来慈善晚宴就是一群豪商富贾打着慈善的名义做着财色交易的勾当。但这次演出拿了高额报酬,现在临时多出一个项目,也不好拒绝,只能答应下来。

    杜若琪唇角的笑容意味深长。

    这是邵墨钦亲自交代,由秦梵音演奏晚宴开场曲。

    她的想法果然没有错,既然他钟爱大提琴乐,演奏大提琴的女人更容易受他青睐。

    .

    夜幕降临。

    大型宴会厅内灯火辉煌。

    秦梵音身穿白色衬衣、黑色长裙,与乐团的同事在大厅一侧的演奏席上低声交流。

    今晚的主题令她有些意外——关爱救助被拐卖妇女、儿童慈善晚宴。主办方给他们指定的曲子不是欢快优雅的,而是略显忧伤沉重的《沉思曲》。

    身着美衣华服的宾客们陆续进入会场,秦梵音和乐团开始工作。

    不多时,邵墨钦在众多媒体的簇拥下,众星捧月般走入。

    媒体们知道邵墨钦有发音障碍,是以提问时都把话筒对准了他身边的发言人。

    “听说有犯罪组织扬言要买你一条命,面对死亡威胁,您有没有考虑过停止现在所做的事?”

    “邵总,您每年投入巨额资金运作关爱儿童慈善基金会和援助组织,有没有引发集团股东的不满?这会对你寰融继承人的身份带来阻力吗?”

    “据不完全统计,去年一年经由邵总您的援助组织成功寻回近千名失踪人口,平均每天有2个被拐卖儿童获救。邵总您对这个成绩单满意吗?”

    邵墨钦停下脚步,看了身旁的发言人一眼。发言人心领神会,回道:“相比中国每年庞大的走失、拐卖人口总数,这个数字只是杯水车薪。所以我们要联合社会各界,发动每一个爱心人士,贡献出自己的力量,众志成城,与贩卖人口作斗争。我们最终的目的是无一人可救,无一人需救。”

    “邵总……”一名女记者不顾身边同行的不悦,突兀的挤到前方。“提问一个个来。”有官媒发声。女记者牢牢占据着自己的位置,抬头看邵墨钦,刚想说什么,泪水猝不及防的滚出,她胡乱抹去泪,“邵总,我就想亲口跟您说声谢谢……我是个不称职的母亲,工作忙的疏忽了孩子……孩子走丢后,我跟孩子他爸没有一天睡过安稳觉,整整一年到处找人……那些绝望煎熬的日子,能把人逼疯……”

    周遭的人都安静了下来。邵墨钦从随行助理手里拿过一条手帕,递给那位女记者。男人墨黑的双眼,如水般沉静,又如山般厚重。

    女记者接过手帕拭泪,哽着喉咙说,“谢谢你们把我女儿救回来……谢谢你,你救了我和我女儿的一生……”

    在邵墨钦被媒体团团围住时,邵时晖跟顾旭冉一道步入会场。邵时晖看了一眼包围圈中的邵墨钦,调侃般笑道:“我这个大哥,就算不发声,也永远是焦点核心。”

    顾旭冉随之看向邵墨钦,眼神有些复杂。他面色沉静道:“因为行动比语言更有力度。他做的事,远胜于那些只会对媒体夸夸其谈的资本家。”

    “哥,时晖。”女人的声音在后方响起。顾心愿与她妈妈顾女士一道步入会场。

    顾心愿穿着苹果绿晚礼服,明丽的色彩,下摆层层叠叠的蓬松薄纱,尽显小女人的可爱娇俏。黑色及肩发,齐刘海,瓜子脸,衬的那双大眼睛愈发黑亮。脚下15cm的高跟鞋成功拉长了她158cm的瘦小身材。

    她三两步上前,挽住邵时晖的胳膊,姿态亲密,笑靥如花。

    顾旭冉看着身边这一对璧人,又看向不远处被媒体包围的邵墨钦,似是想到什么,眼神黯了黯。

    邵时晖陪顾心愿和顾母低声谈笑,母女两被他哄得愉悦至极。

    顾旭冉从侍者的托盘里拿过一杯红酒,百无聊赖的品了几口。

    如果可以,他希望心愿和墨钦在一起,也算有始有终。但墨钦和时晖,一个是冷漠的哑巴,一个贴心又健全。即使邵墨钦是继承大权的长子,也博取不了他不缺物质财富的妹妹的青睐。

    顾旭冉的目光四下游移,落在了演奏区的女大提琴手身上。莫名的,他眯起眼睛,看了她好一会儿。

    这女人很美,美得让人很舒服。身着白衬衣,黑色长裙,黑发垂至一侧,简单干净,没有一丝累赘。干净又典雅的气质,与她奏出的乐声浑然一体。

    顾旭冉看着秦梵音时,邵世晖也看到了。他倒是没想到,慈善晚宴她也在。

    邵时晖的目光忘了收回,顾心愿随之看去。

    心上人盯着美女看,她自然是不高兴。但两人还没有确定关系,就算确定了她也不能表现的那么小心眼。顾心愿拉了拉邵时晖的胳膊,唤回他的注意力,笑着问道:“我最近在想要不要学一门乐器,你说我去学大提琴怎么样?”

    “就你?”邵时晖轻笑着弹了下她的额头,“认为五线谱就是看不出差别的小蝌蚪的人,还想学乐器?”

    “人家想学嘛,都说学乐器的人看起来气质很好。”

    “颜值不够特长凑。你要样样都占全了,别的女人还怎么活?”

    顾心愿被邵时晖逗得脸上笑开了花。

    演奏区内,秦梵音专注的拉着大提琴。大厅里的名流富贾,衣香鬓影,浅言低笑,于她而言仿佛是另一个不相干的世界。她按着琴弦,拉着琴弓,目光微垂,沉浸在《沉思曲》的旋律中。

    “看到那个人没有……就是邵墨钦……邵家大少……”

    “我觉得他弟弟邵时晖更迷人……”

    邵墨钦三个字,突如其来的,冲破两个世界的壁垒,进入她耳中。